纪念上海劳动妇女战地服务团,女团长被授予少将军衔

mtmt1314 收藏 1 1035
导读:  这是一个关于战争与女人、关于青春与爱情的故事。   [b][color=#ff6600]青春的誓约[/color][/b]   [color=#333399]谨以此文纪念上海劳动妇女战地服务团成立七十周年[/color]   [color=#333399][img]http://vip.bokee.com/authorEdit/userimg/XM3713277/s8tl3rq2-1171813619.jpg[/img]   [/color]   [color=#333

这是一个关于战争与女人、关于青春与爱情的故事。


青春的誓约


谨以此文纪念上海劳动妇女战地服务团成立七十周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海劳动妇女战地服务团成立时合影)


1、


那时候,她们正年轻。


秋日的阳光温暖而灿烂,十位姑娘一起脱下旗袍,兴高采烈地穿上了画家李香君为他们缝制的米色咔叽布衬衫和西装裤,站成整齐的两行。和十位姑娘站在一起的不仅有她们的团长、著名作家、妇女活动家胡兰畦,还有上海革命妇女团体的领袖人物史良、沈滋九、陆礼华等著名人士。随着镁光灯的闪烁,这一珍贵的画面定格成为历史的永恒。


这一天是1937年10月5日——上海劳动妇女战地服务团成立并开赴前线的日子。


这也是一个很不平常日子。就在这天,从8月13日开始的淞沪抗战,已经进行到白热化的阶段。日军参谋本部接到日本天皇的命令,向上海增派了三个师团,并向上海的中国军队阵地发动了空前猛烈的进攻。隆隆的爆炸声连南京路上都可以听见。就在有钱人纷纷躲进租界,老百姓们也都开始惊慌地四散逃难的时候,却有这么一群正值青春的姑娘将旗袍换成了戎装,即将开赴前线。


虽然时光已过去半个多世纪,当年服务团尚健在的几位老人还清楚地记得那天的情形。拍完照片,他们就乘上军用卡车到了霞飞坊霞飞路,向一位尊敬的老人辞行。


这位老人就是何香凝,上海劳动妇女战地服务团就是在她的关心成立起来的。团长胡兰畦曾是她的秘书。,这一天,和老人在一起的还有鲁迅夫人许广平,接到报告,抱病卧床的何凝香连忙拄上拐杖,在鲁迅夫人许广平的扶持下走到的姑娘们面前。


十位姑娘挺起胸,在何香凝老人的客厅里站成一排。胡兰畦向老人一一介绍着她们的名字。除了秦谷秋之外,姑娘们来自上海各个工厂,都是共产党领导的女工补习夜校的学生。


何香凝老人在年龄最小的李亚芬面前站住了。


“你多大了?”


“16岁了。”


“我一看就知道这里面数你年龄最小。前线打日本鬼子,你怕不怕大炮、飞机?”


“不怕!”李亚芬回答得很干脆。


“别看他小,在工厂表现可不错,还敢跟工头斗争呢!”


胡兰畦对何香凝说。


“这很好,工人阶级就是好样的。不过,到了前线,环境变了,接触的人不同了,尤其在军队里可得小心。”说到这,何香凝老人的神情一下子变得很严肃:“你们这些小姑娘真的有决心去战地为抗战服务吗?大炮会把人的耳朵震聋的,你们不怕吗?不要到了战地,很快就当上官太太,不但不能为抗战服务,还要老百姓用滑竿来抬你们。你们考虑考虑再回答我。”


对何香凝老人突然提出的问题,姑娘们毫无思想准备,大家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客厅里顿时出现冷场,静得连自己的呼吸也能听见。


“我们记住了!我们昨天就开过会定了十条纪律,其中一条就是抗战期间不谈恋爱!”


胡兰畦团长连忙替姑娘们解围。


“对!我们上前线是抗日打鬼子,决不谈恋爱,更不做官太太!”姑娘们不约而同地大声回答。


何凝香老人满意地露出了笑容。


许广平帮着老人拿出了早已为姑娘们准备好的行装:被子、毛巾、牙刷、针线包、干粮等物品,送给他们每人一份。何香凝慈祥地望着姑娘们,语重心长地叮咛着:


“你们是劳动妇女中有志气的青年,到前方战区要为国尽忠,要为抗战胜利战斗到底!”


国民革命第18军派来的军车在路边已经等候多时,姑娘们不得不向何香凝老人辞行。临到门边了,何香凝老人又特意大声地叮咛胡兰畦:


“兰畦,兰畦!你也不要谈恋爱!不要谈恋爱……”


胡兰畦微笑不语,向老人挥手告别。这位毕业于黄埔军校,又留学德国多年,还因参加革命活动在德国女牢中度过三年铁窗生涯的女作家,早已过了而立之年,相信自己能关住感情的闸门。多年以后,她才知何香凝老人之所以这样殷殷叮咛她们不要谈恋爱是事出有因的。这支上海劳动妇女战地服务团刚成立时,人们就有这样那样的担心,还有人认为这些年轻女子到前线会动摇军心。何香凝老人希望姑娘们以实际行动证实中国妇女参加抗战的决心和勇气。要知道,这是中国第一支开赴抗日前线的女兵队伍啊!


姑娘们能守住自己的青春誓约吗?


2、


军车载着姑娘们驶向炮声隆隆的战场。


姑娘们抵达国民革命军第18军军部后,立即换上军装。18军军长罗卓英显然对姑娘们在这种时候赶赴前线十分感动,他大声对姑娘们说:“古时候有个花木兰替父从军,今天你们是一群花木兰为国从军,我代表前线将士们热烈欢迎你们!”


军部特务连的刘连长还是第一次集合女兵队伍,他看上去显得有些慌乱。当他的目光盯住姑娘们样式各异的长发时,不由皱起了眉头:


“长发统统要剪掉!”


姑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吭气。


“剪吧!”还是团长胡兰畦最先下定了决心。


刘连长当即叫来了理发员,毫不客气地把姑娘们的头发剪得象男孩一样短。


现在,这些扎上武装带打上绑腿的姑娘们,看去象真正的战士了。要不是她们象银铃似的声音和胸前掩不住的青春峰峦,一眼看去,她们和其它战士并没有什么两样,到前线的第二天,姑娘们就开始工作了。


罗卓英的18军将士多是广东人,在前线最大的困难就是同当地群众语言不通。长期的军阀纷争、兵荒马乱,老百姓畏兵如虎,战事一起便纷纷逃避。守军在前方作战,后方却得不到百姓支援,要什么没什么,其状苦不堪言。服务的姑娘们在团长胡兰畦带领下走村串户宣传抗日。姑娘们大都来自上海,一到村里便“张家妈妈”、“李家嫂嫂”地同当地的群众攀谈上了,百姓们大概还是第一还是第一次在军队里看见如此和蔼可亲的女兵,很快打消了对她们的疑虑。


老百姓向姑娘们诉说了军队对老百姓的祸害,许多当兵的见什么抢什么,吃的用的随手就拿,这样的军队老百姓能不害怕吗?


当天晚上,服务团团长胡兰畦将姑娘们了解到的情况如实报告了罗卓英,罗卓英十分震惊,他让服务团的姑娘们挨家挨户统计百姓们受损失情况,然后照价如数赔偿。当姑娘们前去赔礼道歉、赔偿损失时,许多百姓都感动得哭了,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原先逃走的百姓也纷纷回到了各自的村子。在姑娘们的动员下,青壮年们迅速组织起担架队、运输队支援前线。将士们士气大振。


初战告捷,使18军的抗日将士对服务团这些年轻姑娘们开始刮目相看了。不管她们走到哪里,都会吸引许多充满爱慕和敬意的目光。


这些女兵不仅能动员群众、救护伤员,还能唱歌、演戏,代战士们写家信、缝补衣服,很快就赢得了前线将士们的尊敬和爱戴。


淞沪前线的战事越来越吃紧。


1937年12月下旬,日军在大量的飞机及坦克掩护下向中国军队猛攻,战略要地大场镇失守,守军18师师长朱耀华羞愤自杀。


11月12日,日军占领上海。中国军队全部撤离淞沪地区。服务团的姑娘们同后撤的军队一起开始了艰苦的跋涉。到武汉后,战地服务团又进行了扩充,一批经过严格挑选取的青年学生加入了她们的队伍……


3、


战争没有让女人走开。


上海劳动妇女战地服务团开赴前线的时候,上海的各大报刊都在醒目的位置发表了消息,当时很有影响的《妇女生活》杂志,还在封面上刊登了一张服务团姑娘们集合去前线的大幅照片。胡兰畦先后在上海和武汉又招收了两批团员,半年之后,这支服务团已是一个30多人的女兵队伍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授予少将军衔的战地服务团团长胡兰畦)


这是一支充满青春活力的队伍。


姑娘们毫无畏惧地走进战争,出现在战场,这本身就是对抗日将士无声的激励。在这群女兵出现的部队里,将士们常以她们为榜样来训斥那些胆小怯懦的官兵。


服务团的女兵们唱歌、演剧、开会、救死扶伤、慰劳军属、缝洗血衣、打扫战场……还冒着生命危险深入敌后宣传抗日,动员民众。服务团的出色表现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她们的团长胡兰畦被国民政府授予少将军衔。但是,连她也没有想到,这些姑娘之所以有这么大勇气,这么顽强的精神,完全是因为服务团里有一个秘密的地下党组织。这个党组织直接受新四军负责人陈毅领导,一群年轻的共产党员在里面发挥了至关重要的战斗堡垒的作用。


1939年夏,19集团军在赣北奉新、高安、上高一带与日军作战大获全胜。但打胜仗的部队并没有得到公正的对待,抗日将士情绪大受影响,以致战事结束一个多月才开始布置打扫战场。


炎炎盛夏,未经打扫的战场一片狼藉。国民革命军第19集团军,把这件艰苦万分的工作交给了战地服务团。据说,这是该集团军秘书处长罗伯麓的主意,他早就对这群天不怕地不怕的姑娘存有戒心,觉得她们像共产党。他一直找机会想收拾一下这些平素对他从不买账的女兵。


战地服务团的姑娘们赤手空拳地上阵了。残酷的战争虽然已经让她们早就习惯了死亡,但她们走进那片死寂的战争焦土时,还是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荒野上,到处都是尸体——敌军的、我军的,混杂在一块。激战过后,这里已经成了人间炼狱,所有的尸体都已经高度腐败,蠕动的蛆虫和肥大的绿头苍蝇覆盖了每一具尸体……


在一座残破的农舍里,姑娘们无意间发现了令人发指的一幕:


在屋内的床沿上,倒挂着一个农妇赤身裸体的尸首,她旁边是一个已经死去的婴儿,看样子是一个还在吃奶的男婴,孩子的肚子被刺刀捅了一个大洞,而在农舍的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看来刚发泄了兽欲就被我军击毙的日本士兵的尸体。


姑娘们含泪掩埋了这一对母子,又极不情愿地埋掉了日本兵的尸体。


打扫战场的日子,每一天都是生与死的考验。


军部并没有服务团员配发任何防护用品,没有口罩,没有手套,姑娘们只好用露双手去搬运,掩埋那些尸体,手一碰上那些尸体,腐烂的皮肉就脱落下来,粘在手上洗都洗不掉。对姑娘们来说,比掩埋这些恶臭的尸体更难受的是吃饭。搬运一天这样的尸体,一见到饭菜就开始反胃,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就这样,她们整整干了七天。金敏玉、秦秋谷、李惠英、周文南几位姑娘都发起了40度的高烧,是被同伴们抬着回来的。私人中年龄最小的姑娘周文南一病就没有再起。这是服务团最美丽最机灵的一位姑娘。胡兰畦团长在《战地一年》一书中这样描绘她:“这是一位非常聪明的女孩,她做文章很美丽而富有诗意,我们都叫她小诗人。”就这么一位美丽而聪明的姑娘,把青春和生命永远留在了抗日战场上……


4、


战争的硝烟还是没有挡住丘比特的金箭。


服务团这些年轻而又活泼的姑娘,在军营这个男性世界备受瞩目。姑娘每到一个部队,都会有许多年轻的国军官寻找各种理由来服务团串门,向姑娘们表示好感。这些国军军官中也不乏年轻英俊的热血青年,但姑娘们严守着自己的青春誓约:抗战期间,不谈恋爱。


面对一个个求爱者,姑娘们想出了各种巧妙的办法。特务连一位连长,看上了在他连队教唱爱国歌曲的一位服务团姑娘,不断夸奖她歌教得好,多次提出要请这位姑娘吃饭。服务团的其他姑娘知道了就跟着起哄:要请就大家一起情,大家教歌都教得不错!


连长被弄得没有办法,只好请服务团其他姑娘也一起去。队长胡瑞英还故意叫了几位会喝酒的姑娘,去对付那位连长。总之,根本就不让他有单独说话的机会。


还有一位军官,三天两头给服务团的姑娘写情书,姑娘们起先对他的情书还采取“冷处理”的办法,后来见他越写越起劲,就把情书贴到了墙报园里,这位军官发现后狼狈地把情书撕下来塞进口袋,后来再也不敢写情书向姑娘们求爱了。


英姿勃发的战地服务团姑娘们甚至还吸引了来自异国他乡的热血青年。


在服务团活跃的战区里,有一支朝鲜义勇队。他们被服务团员的演出所吸引,几次来团里看望服务团的姑娘们。在夸赞他们演出的同时,个别义勇队的军官们也委婉的表达了他们的爱意,结果当然可想而知。


就这样,战地服务团的姑娘们紧紧包裹着自己的芳心,让丘比特的金箭纷纷坠落。


对那些想打歪主意的国军高级军官,姑娘们则用“敬而远之”的办法来对付。


那些找借口来服务团“视察”的高级军官们,每次一到服务团,队长和副队长就大喊“立正!敬礼!”,而且故意装出一脸的严肃,不问不开口,即使回答,也是简短的几句话。让这些军官们总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去。


青春与爱情原是遮挡不住的,但姑娘们牢牢记住了自己出发时立下的誓约。


当时,服务团团长胡兰畦已是三十六七的“老姑娘”了,因为抗战,因为何香凝老人的嘱托,她把自己的爱情深深地埋在心底。胡兰畦与一位新四军将曾领是青梅竹马的恋人,但为了那一声殷切的叮咛,她错过了海誓山盟的这段姻缘,从此后便终身未嫁,孤独地走完了自己漫长的一生。


服务团里最年轻的姑娘李亚芬,在8年抗战期间坚持不谈恋爱。后来她到了新四军,经历了皖南事变,奇迹般地突围后又为抗战作了许多工作。不幸的是,这位优秀的反法西斯女战士,没有死在日本侵略者的枪口下,却在抗战胜利后不久,被一伙匪徒残酷地杀害了。


服务团员之一的尹峰,是一位能歌善舞的姑娘、聪慧美丽的姑娘。因为偶然的机缘,她与朝鲜义勇队的同志们一同奔赴延安。在漫长的旅途中,义勇队的朝鲜同志文明哲与她结下了深厚的友情,但是,就因为遵守着这个誓约,她始终没有流露自己的感情。直到有一天,她在延安知道了文明哲在前线英勇牺牲的消息,这才忍不住流下了悲痛的泪水。这段经历成了她心中永远的痛楚,直到五十多年后,中韩建交,文明哲的亲属们知道了这段往事,仍然不远万里来中国寻找这位他们心目中的亲人,演绎了一段跨越世纪、跨越国界的传奇故事……


1940年,战地服务团的姑娘们在上级党组织的指示下,有计划地撤出了国民革命军第19集团军。她们有的经历千辛万苦,徒步奔赴延安;有的则辗转奔赴皖南,走进了新四军军部。


上海劳动妇女战地服务团的姑娘们,把青春岁月毫无保留的献给了中国人民伟大的抗日战争。


她们守住了自己青春的誓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99年,全国政协主席***会见伍洪祥(福建省政协原主席)、尹峰夫妇。尹峰是上海劳动妇女战地服务团年龄最小的团员之一,至今也是八十多岁的高龄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