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外祖父在朝鲜战争经历的几件轶事

waxili 收藏 19 1622
导读: 今天中午和外祖父吃饭时,碰巧聊到朝鲜战争,外祖父曾经参加志愿军入朝作战,具体的番号他回忆了好久,最后记起来是高射炮第65师613团,当我问他是那个军的时候,他有点骄傲的说:“那个时候高射炮兵部队可是稀罕物,是单独划分建制的,不属于任何军”。 说起防空作战,他说到:“那个时候我们的空军和防空部队都不强,高射炮太少,老美的飞机多,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敌机的空中火力打的我们吃了老大的亏,苏联的飞行员为保卫鸭绿江大桥,打击敌机作出了很大的贡献,鸭绿江大桥附近就有很多苏联的战斗机护卫,这在当时是严格保密的,后

今天中午和外祖父吃饭时,碰巧聊到朝鲜战争,外祖父曾经参加志愿军入朝作战,具体的番号他回忆了好久,最后记起来是高射炮第65师613团,当我问他是那个军的时候,他有点骄傲的说:“那个时候高射炮兵部队可是稀罕物,是单独划分建制的,不属于任何军”。

说起防空作战,他说到:“那个时候我们的空军和防空部队都不强,高射炮太少,老美的飞机多,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敌机的空中火力打的我们吃了老大的亏,苏联的飞行员为保卫鸭绿江大桥,打击敌机作出了很大的贡献,鸭绿江大桥附近就有很多苏联的战斗机护卫,这在当时是严格保密的,后来我们才知道,苏联人秘密的派出了不少优秀的飞行员,进行援朝作战。”……“老美的飞行员很狡猾,有经验,对防空阵地进行轰炸的时候都挑早上十点多,背对着阳光飞,我们很难进行瞄准。”……“鬼子的飞机还会假装中弹,从高空关了发动机进行俯冲,拉出一长串黑烟,我们一看敌机冒了黑烟,就以为打中了,眼看着敌机栽着栽着,忽然就扫射,然后飞起来”……他还讲了一个让我有点晕的故事,“敌人的炸弹炸出的大坑,里边经常渗水,有时候炸个深三四米的大坑不成问题,就有一个炊事班的炊事兵躲避敌人的轰炸躲到弹坑里了,(有经验的人知道,两颗炮弹击中同一弹坑的机率很小,所以躲在弹坑相对安全),里边时有渗水的,他可能不会水,发现他时,已经淹死了。”

敌人轰炸机扔下的定时炸弹也是让我军头疼的问题之一,这些定时炸弹我们并不知道什么时候爆炸,看到横七竖八的栽在路边,很是糁人,威胁很大,工兵为了排除这些危险,不得不冒着被炸成碎片的危险,硬着头皮上,很多工兵因此被炸的粉碎。

外祖父对吃饭很谨慎,一般最多也就是吃八分饱,问他为什么,他说吃怕了,原来,在朝鲜的时候,一次在阵地上,炊事班送饭,送的是烙饼,大伙儿都嫌炊事班送得不及时,便想了个法子,几个人就使劲的吃,送多少吃多少,感觉饱了就到交通沟里跑跑跳跳,消化消化继续吃,非要气气炊事班的班长不可……北方的朋友都知道,烙饼用的面不是发面,而是实面,吃不多就感觉很撑……到了晚上几个人撑的在阵地上直打滚,险些被烙饼撑成烈士……

外祖父在解放战争的时候就有抽烟的习惯,刚到朝鲜时,物资紧张,香烟供应更少,而师首长团首长们都是一帮烟筒,开会时扔下的烟头,大家都很注意,悄悄的踢到一个犄角旮旯里,开完会后再仔细捡起来,每次都能拾到一大堆,拆烟头卷成烟抽,后来物资供应不紧了,尤其是志愿军慰问团从国内带来的很多免税的东西,外祖父一个月十几块的津贴都拿去买烟了,而且都是好烟,一个月买三条中华。问他为什么买那么好的烟,他说:“是好烟,不过因为没税,很便宜么,钱留着没什么用处,所以就都买了烟了。”

最惊险的一个故事还要从外祖父的门牙说起,外祖父年轻时长得很帅气,不过有一个小缺点,一颗门牙是假的,问他怎么弄得,他总是笑笑说:“算是负伤吧”……那一次,外祖父绘制了战地地图,由于他熟悉情况,所以团长让他亲自骑马把地图送到对面的一支部队,“骑了不久就看到几个南朝鲜的步兵,这是我就大喊'八粒、八粒'(朝鲜话快点的意思)一加鞭子就冲过去了,几个南朝伪军还没反映过来,刚叽哩咕噜的问了几句,我就跑没影了”就在快到的时候,他以为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可就在这时候,马摔倒了,他从马上摔了下来,磕掉了一个门牙……

这次就写这么多吧,不是照片,由于我没有扫描仪器,只好等有机会再给大家看了……

昨天发了一篇我的外祖父在朝鲜战场上的几件事情,行文算不上流畅,不过可以保证那是事实,外祖父今年81了,属兔,身体不错,昨天写着关于他的故事,我忽然想起了我的爷爷和他的大哥(我们这里喊大爷爷)抗战中的一些小故事,他两位老人家都已经去世了,爷爷在2005年夏去世,享年79岁,大爷爷在2006年去世,享年95岁,可以说他们俩的故事更多,给我也讲过不少,现在写出来,跟大家分享。

爷爷说过,鬼子的封锁严,基本上部队不大批行动的,顶多20多号人一起,免得被敌人包饺子。那时还是在老家(山区,属于八路军自己开辟的小型根据地),廖荣标司令员有一个命令要传到一个区队,那个区队在敌人和根据地之间,敌人盘查的严,战士们很难行动,任务就落在了爷爷的肩上,(他那个时候很小,只有十五六岁,由于长得瘦小,不容易引起敌人的注意)。还是个半大小子的他,怀里揣了个手榴弹,拿了个破碗和棒子,化装成小叫花子就上路了,在过卡子的时候,爷爷故意跟在一个人屁股后头要饭,口里说着“大爷,给点吧,行行好,积德行善啊”,那个人一边掏证件让“三本”(我们这里发音“二”和“日”不分,“日本”就叫做“二本”,汉奸伪军,就叫他们“三本”)检查,一边说,“一边去一边去”。就这样混了过去,就这样到了接头人的家里,吃了个窝头,那个联络员就说“你先睡,晚上区队有几个人准来”。就这样爷爷怀里揣着一个手榴弹就睡了,半夜里忽然听着房顶的草顶子呼哧呼哧的响,爷爷一想,坏了,有情况了,马上扯出手榴弹弦准备拉火,后来进来人才知道是区队的几个民兵翻墙进来的,“我当时看着他们腰力都是一水的短家伙,怕他们欺负我小,故意唬他们说,你们怎么也不支一声,我要是搂了火打着你们怎么办?”……交完了命令,第二天到了中午,他回去了,过敌人卡子的时候还是那个老法子,敌人也没注意,他很轻松的溜了出去,只是还没赶回根据地,天就黑了,他一个人钻进一个草垛里,在野狼出没频繁的山坡上睡了一晚上。我问他怕不怕,他说“太累了,没顾得上”……

还有一次,侦查行动,爷爷和另一个半大的小子(也是小侦察员)到敌人的炮楼摸情况,他俩借着给炮楼送水的机会,俩挑着两担子水,到了炮楼,进了炮楼送了水,趁机数了数伪军的人数,就在拎着水桶和扁担出了炮楼往回走的时候,站岗的伪军忽然问起来:“你们村子里头有八路吗?”另一个小战士一听有点慌神,这时候爷爷灵机一动装起傻来:“老总,俺不知道啥是八路啊,是不是你这样的就叫八路啊?”伪军一听火了,一脚踹在了爷爷的胸口上,爷爷一个趔趄差点滚了山(敌人的炮楼是修在山头上的),两个人趁机就跑了……爷爷后来说,那一次如果不装傻被踹,要让三本看出什么不对头的地方,估计就要挨枪子儿了。

还有几次是他给我讲得我们的部队出的事,一次在撤退的途中,战士们边退边埋设地雷,忽然一声巨响,就看到一个战士倒在地上了,原来这个战士过于紧张挂弦的时候扯了一下,地雷炸断了那个战士的一条腿,由于情况紧急,他们只好用衣服一包伤口,两个人架着他就开始飞奔,最让人惊奇的是在条件十分恶劣的情况下那个受伤的战士居然没死……另外一次爷爷和几个战士在一所草屋子里睡觉,不知怎么着忽然着火了,外头站岗的战士赶紧把他们喊起来,一帮人七手八脚的抓起枪就往外跑(那个时候战士们睡觉不脱衣服),出来以后检查装备,一个战士说:“坏了,一包手榴弹还在墙上挂着”,爷爷说“不行,别进去了,太危险,撤”。对面山头上就是伪军,他们也看到了火光,出来看热闹似的大喊:“哎呀呀,快来看啊,烧了八路的鳖窝啦!哈哈哈……”当时爷爷听后差点起得背过气去,心想“这帮婊子养的狗三本,真他妈xxx”不过骂归骂,七八号人快速的撤离了草屋,仅仅几十秒的功夫就听到草屋的方向响起了爆炸声,“多亏没回去拿,要不然非炸死不可……”他说。

到了45年夏天,鬼子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吃的白米也换成了高梁米,连村里都不敢去扫荡了。那个时候我们的部队连续拔掉了好多炮楼据点,还从伪军的手里缴获了十好几支冲锋枪,就在爷爷他们准备大干一场时,消息传来了,小鬼子投降了,看着昔日不可一世的鬼子低头交出武器,爷爷和他的战友们别提多高兴了,很多鬼子被爷爷他们看管,打谷场子里睡了一地鬼子,他们的伙食成问题了,我们部队明文规定“优待俘虏”,上级发的半只猪,只好自己不吃,先优待鬼子,那帮鬼子还真是不客气,半只猪二十几号鬼子一顿饭就吃出来了,“弄得我心里那个馋哦,别提了……”鬼子要自觉的往一个规定的地方走,以便集中收拢,鬼子临走时提了个要求--还给他们刺刀,因为他们害怕愤怒的老百姓打他们,爷爷他们一听也是,就把刺刀还给了他们,并且说,到了目的地要再次上缴,否则后果自负……

到了解放战争的时候,爷爷他们部队隶属华东三野四纵,莱芜战役的时候打的很激烈,双方伤亡都很大,一次战斗中,高个子机枪手的捷克轻机枪卡了壳,战斗很激烈,急得机枪手尿了裤子,眼泪都出来了,好歹最后修好了,但是修枪的过程中,敌人差点就冲了上来……“那一次我们打着打着,火力忽然弱了,原来高个子的小王的机枪卡了壳,敌人一下子冲了过来,我们平时不舍的打连发的二把匣子全开了连发,十几支短枪一起连发,敌人的冲锋马上退下去了。”

另一次,爷爷到一个阵地上,看到一个重机枪手面容惨痛的在发呆,他就问“咋了?挂彩了?”那个机枪手也不回答,就是发呆,后来人告诉他,那个重机枪手扫射敌人那么多,杀人就跟割稻草似的,杀的伤了心了。原来真正的战争并不是打cs……

渡江的时候,爷爷的木帆船跟一只押军饷的船并着走,敌人的炮弹炸在江面上,激起十多米高的水花,忽然边上一团亮光,巨大的气浪把爷爷掀倒了,站起来一看,边上的押军饷的船被打中了,一船的银元都沉到江里了。

刚刚建国时,大陆还有很多特务,有一次爷爷他们抓到了一个,按照指示要执行枪决,规定要先游街示众,爷爷他们押着那个特务在街上走,特务仿佛知道难逃一死,就对爷爷提出来说:“队长,我要抽点烟”,到了烟摊子(以前做买卖的人有个习俗,死刑犯走到自己的摊子上问自己要卖的东西时,给他的话,自己的买卖会好),四五根烟一起点着,抽了几口就吐掉了,到了点心摊子就说“队长,得吃点东西”,爷爷也同意了,同样,吃到嘴里嚼了两下就吐了出来,唯独要酒的时候喝了下去,走到街口上准备行刑时,这是罪犯看到了给自己准备的亡命旗子(上头写的“反革命特务XX枪毙”),马上躁动不安起来,开始挣扎,摁倒他时他忽然喊起“国 民 党万岁”“蒋总统万岁”等等,爷爷一看,没等行刑的战士开枪,马上用枪抵住他的头顶,开了枪……原来慈祥的爷爷也可以杀人不眨眼。

这些事虽然波澜不惊,但都是真实的,为的是缅怀我的爷爷,愿他在天之灵安息……

(本来还向写一写大爷爷的战斗故事,他的故事更加充满了传奇色彩,今天时间不太允许了,改天再写吧,大家见谅)

相关链接《[原创]爷爷和他的大哥在抗战和解放战争中的几件轶事》http://bbs.tiexue.net/post_2229285_1.html

《[原创]祖父的大哥在那段战争岁月中的几件轶事》http://bbs.tiexue.net/post_2231721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07-9-7 11:25:52 被waxil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