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阵亡士兵的家信

“我并不想战死疆场,但是世事难料。”


“我爱你,希望有朝一日你能明白为什么我不回家了。请以我为荣。”


“我并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天真地以为自己可以改变这个世界。我只想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做一些有价值的好事。但愿我付出的行动和信念到最后被证明是对的。”


“妈妈,我得出发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里奥纳德·考禾 少尉,22岁 阵亡日期:2004年4月 写信日期:2004年4月


致母亲:噩耗比卡片抢先一步到家


里奥纳德来自美国维吉尼亚州的卡尔佩珀镇(Culpeper)。今年5月1日美国母亲节前,身在伊拉克的里奥纳德掐准时间,寄了一张母亲节卡回家,预期妈妈在节日当天收到一个来自远方的惊喜。就在卡片从伊拉克飞往美国的途中,里奥纳德在战场上战死了。


噩耗比母亲节卡更早到达里奥纳德的家。


里奥纳德的母亲先等到了儿子的尸体,然后才等到了那张母亲节卡。尽管她早有心理准备知道有这么一张卡,但母亲节当天,当她从邮递员捧过印有儿子笔迹的卡片,心里的巨痛仍不能自已。


“当我看着曾经如此熟悉的笔迹的那一刻,我全身的力气都消失了,一下子跌坐在地上”,玛丽·安·考禾回忆当时的情景。


里奥纳德今年22岁,毕业于西点军校的他在第一次被派上战场就永远倒下了。里奥纳德是在今年4月初在卡尔巴拉执勤巡逻时,被狙击手伏击而死。


这张母亲节卡是里奥纳德死前寄出去的最后一封信,文笔一如以往的深情。里奥纳德在伊拉克期间,一直很勤快地和家里保持联系,或者写信,或者发邮件。家里除了父母外,里奥纳德还有一姐二兄,其中一个是双胞胎兄弟,而且里奥纳德刚结婚不久,家里有一个新婚娇妻莎拉。


他在给莎拉的信中写到军队中战友的情况:“莎拉,这里许多人其实还是未成熟的小孩。假如你看到他们的身影在卡尔巴拉的街道上出现时,你会觉得他们是属于和平城市的年轻人——和朋友们在电影院门外溜达玩耍,经常陷入一些青春的烦恼和迷茫中,做着年轻人应该做的事——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把他们的生命交给这条每分每秒都充满着危险的大街。”


在送给母亲的母亲卡上,里奥纳德回忆往年一家子与母亲共贺节日的三步曲:先去大教堂祈祷,然后四兄妹给母亲送上一束康乃馨,最后一家人到饭馆好好地撮一顿以示庆祝。里奥纳德还记得,他们常常选择去吃中国菜。


关于自己在营中的生活,里奥纳德引用了一句圣贤的话作概括:“我打了一场漂亮的仗,我尽力完成了比赛,我没有丢掉我的信仰。”


玛丽需要一天一天地慢慢接受失去儿子的事实。“我已经重返工作岗位”,玛丽是当地一名幼儿园教师,但即使如此,“每天还是会因为一些细小的事让我哭起来。”玛丽把母亲卡一直折放在钱包里,每日不离身。


里奥纳德死后,玛丽不知疲倦地在各地讲述儿子的故事,她希望把这些故事整理出来,作为儿子生的证据,死的纪念。除了在HBO朗读儿子的信外,玛丽还打算这个月去里奥纳德的母校,主持学校新建礼堂以里奥纳德名字命名的冠名仪式。


不过,对于里奥纳德的名字传遍当地,却让妻子莎拉感到有一点讽刺:“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站在聚光灯中央的人。从小到大,无论他在学校,还是在军校得奖封衔,他的家人和朋友都是从第三者身上得知消息。”


里奥纳德最让人难忘的是他的好人缘,无论是在正式舞会上与俄罗斯贵族交谈,还是在母亲任教的幼儿园被一群五岁大的小孩包围着,他都应付得如鱼得水。


在闲暇的时候,里奥纳德喜欢和朋友到户外运动,看电影,他还喜欢看书,尤其是关于美国内战时期的书。里奥纳德的家人和朋友们都希望把他的为人性格这些超越战争,超越政治的内容添加到记录片中,“无论是否支持战争,观众都应该了解一个士兵的战死,对他的家庭带来何种影响。”


雷切尔·博斯维尔德 威斯康辛州奥什科什人,陆军一等兵,19岁 阵亡日期:2004年10月26日


致母亲:“妈妈,我学会开坦克了”


在10月26日的一次迫击炮袭击中丧生。这一天离他20岁生日仅有12天。他在给家人的最后两封信中写道:


妈妈:


我在这里的表现很好,但还是出了一点小意外。有一次,一枚火箭推动榴弹击中了我们卡车的充电器和油箱。卡车顿时起火。我的颈部扭伤了,肩膀也肿了一块,整整两个星期都觉得很疼。而且在此后的好几个星期里,我的左耳失去了听力。总而言之,我的听力没有以前那么好了。我用照相机把那辆卡车拍下来了,其中也有我和卡车的合照。现在我正把胶卷寄回家,当照片被晒出来的时候,你们会看到照片上的我已经恢复过来了。


现在白天很热,但到了晚上却很冷。你们可以把那件带有帽子的运动衫寄给我吗?


我现在正在用热水泡脚。因为白天穿着长靴执行任务,我的双腿累得不得了。但现在总算好多了。我觉得这个月我并没有很好地照顾自己。不久后我们要进行体能训练的测试。但这个月和上个月我们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来做体能训练。


噢,妈妈,我的脚已经泡了20分钟,总算泡完了。我爱你。不要太担心我。我的直觉已经救了好几个人的性命,当然还有我自己。


2004年10月14日


这一周我的表现非常出色。在执行任务中,我避过了许多子弹,睡得很少,而且军队里的伙食很糟糕。但我还是坚持住了。


妈妈,我学会驾驶坦克了!我已经学会了所有操纵坦克的技巧。


由于在上一次的意外中受伤,我与同组的八个人都将会得到紫心勋章。我们这里的人总是经常受伤。到目前为止,我所在的军团中,还没有人阵亡,只是有很多人受伤。


你们好吗?离我的生日还有18天。我等不及了!可能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战争到底什么时候结束。


再见了。只是想让你们知道我很好,也很想念你们。


爱你们的雷切尔 2004年10月20日


约书亚·拜尔斯 陆军上尉,29岁 阵亡日期:2004年7月23日


致父母:“我们没希望回家了”


南卡罗来纳州安达逊人,7月23日被置于他军车下的炸弹炸死,这是他给父母的最后一批家书:


亲爱的爸妈:


我得承认我真的不安,要领着120人去执行战斗任务,我只能祈祷能胜任。我会尽我所能——我早已爱上他们了,只因为他们是我的部下。我衷心祷告愿我能在这儿的任务结束后,把他们每一个人安全地带回家。


2004年6月5日


我好像在这儿已好久好久了,过去的日子好像已很遥远了。从某方面说,我不认为我能完全像过去那样生活了。我觉得战争会把你的部分拿走,或者可能给你一些东西改变了你的观念。


2004年6月20日


这儿的生活仍然艰苦,但我们都挺着。前几天部队指挥来探视时,令我们的士气大受打击。他说我们在九至十二个月内都没希望回家了。天,那简直是骗人。我们已连续第四个月服役了,已好像我们会永远留在这儿了。


我仍喜欢当指挥官,我爱带领部队照顾他们。那是巨大的责任,我每天都感受到那种压力。我每一天每一晚把我在这儿的最爱———我的部下———送到危险的境地。我只能尽力保证他们做足心理准备、受到足够训练、有充足装备和在一切情况下做好我的带头工作。


爱你们的约书 2004年7月18日


霍莉·麦克乔 陆军预备役女兵,19岁 阵亡日期:2004年1月31日


致母亲:“妈妈,你也要坚强”


去年圣诞节前,霍莉给家里去了一封信,信寄出去几个星期后,霍莉在伊拉克北部城市基尔库克巡逻时,所乘军车遭到炸弹袭击。又过了几个星期,也是霍莉的20岁生日之时,家乡亲友为她举行下葬仪式。霍莉在给母亲的最后一张圣诞卡中写道:


“嗨,妈妈!祝你过一个愉快的圣诞节和新年。我知道今年的节日和往年不一样,我要度过有史以来第一个独自庆贺的圣诞节,但我将勇敢而乐观地面对,希望你也一样。”


2003年12月


罗伯特·弗朗茨 陆军二等兵,19岁 阵亡日期:2004年6月17日


致母亲:“每晚枪声都响个不停”


圣安东尼奥人,今年6月17日被手榴弹炸死。以下是他于6月15日寄出的最后一封家书:


亲爱的妈妈:


我收到你寄给我的信和第一个邮包了。我要为没给你勤写信道歉。我每天要当值十二个小时,从晚上七点到早上七点,余下时间偶然还得上街巡逻,不当值的时间大多是睡觉。


自从到了这儿,每一晚枪声都整晚在你一百公尺范围内响个不停,初时令人害怕,但慢慢就习惯了。


妈妈,我得出发了。告诉所有人,我爱他们,很想念他们。


永远爱你的罗比 2004年6月15日


杰西·吉文斯 陆军一等兵,34岁 阵亡日期:2004年5月1日


致遗腹子:“我永远无法见到你了”


密苏里州斯普林菲尔德人,到伊拉克前,与妻子梅里萨和六岁大继子达科塔一起生活。在5月1日,他所乘坐的坦克因堤岸崩塌而掉进幼发拉底河淹毙。这封信是他写好放在身边,以防自己阵亡后让军方寄给家人的。他的遗腹子于5月29日出生,他预早为他取名比恩。


我的家人:


亲爱的梅里萨,达科塔和比恩,很抱歉我这一辈子都不能尽到做丈夫与父亲的职责。从你们身上,我看到了生命的奇妙和梦想。请原谅我不是一个好爸爸,我甚至不会收拾床铺,但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刻都是与家人度过的,我永不会忘记这些时刻,当你面对困难淡然一笑的态度,孩子们的欢声笑语,我们一家一同对一个快要出生的婴孩的期待……你永不知道你们令我的人生多么丰富,你们令我不再孤独,教会我关心别人,教会我怎样生活和怎样去爱,打开我的眼界,让我看到一个我从未梦想过的世界。


达科塔,你在我心目中永远不是别人的孩子,我很自豪你选择了我做你的父亲。你教会了我如何擦干眼泪再次微笑,你教会了我生命并不沉重,有时我们需要游戏人生。你有宽大的仁爱胸怀,今生你都要保持这种宽大仁爱,不要害怕忠于自己。我永远会在我们的公园里等你,好让你入梦时我们能一起玩耍。我希望你长大后也有自己的孩子,让他们像你一样有阳光的笑容。我爱你,希望有朝一日你能明白为什么我不回家了。请以我为荣。我会在你生命的每一处,无论阳光底下,阴影下,还是梦里,都将默默地看着你,守候着你。


比恩,我永远无法见到你了,但我心底知道你一定很可爱,我知道你会很强壮很仁厚,像你妈妈和哥哥。我永远记得你妈妈肚子里那轻柔的踢动,及在知道你快要诞生时的喜悦。我每天晚上都梦见你,以后也一样。不过请你明白我为什么来到这个遥远的国度,为了我们的生活,我不得不来。我爱你,比恩。


梅里萨,在认识你那天之前,我从未那么幸运过,你是我的天使,我的灵魂伴侣、妻子、情人和最好的朋友。请原谅我,我真的不想写这封信,我要讲的话太多了,要跟你分享的也太多了。那值得付出一生,我要跟你厮守一百万世。请原谅我丢下你一个人……教导我们的孩子过园满的人生,也告诉你自己要过园满的人生。


梅里萨,我会永远与你一道,我会永远需要你,离不开你,爱你,在心中,在脑海,在灵魂里。请为我做一件事,在你把孩子们送上床后,代我拥抱和亲吻他们。当你想我的时候,走到屋外仰望星空,数一数星星。别忘记微笑。


永远爱你的丈夫杰西


詹姆士·考利 海军陆战队,上士,41岁 阵亡日期:2003年3月29日


致儿子:“你要照顾好妹妹和妈妈”


在考利阵亡后两天,他最后的家书到达了他家。信是写在美军前线士兵配给的快餐包装纸上的。信中有用日文写给妻子的留言,还有一封是给姐姐朱莉,一旦自己阵亡,托付她照顾妻儿。考利是一名老兵,他服役12年,跟随着美国军舰走遍了世界各地。就是在美军驻日基地冲绳,他遇见了美丽的日本姑娘深雪,并结下良缘。


给儿子塞西尔和女儿惠子:


当我写这封信的时候,你才8岁。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受袭击之时,我便知道我终究是要走的,我为此感到深深的悲哀。那天晚上,当你和惠子熟睡之际,我看着你们的小脸蛋,强忍着眼中的泪水。


我知道接下来的日子对你们会是艰难的,因为我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当我还是一个6岁的孩子的时候,我爸爸,也就是你们的爷爷考利,被派往越南参加那里的战争。我还记得当时我也是多么地想念他。我非常难过不得不离开这么长时间。除了与你和惠子在一起,我哪儿也不愿去。你们俩是我生命中的光芒。你们俩来到这个世界后的这几年,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我希望还可以和你们一起度过更多的岁月。如果因故我不能再回到家里,我需要你来照顾你妹妹和妈妈。你将是考利家族的男人。乖一点,我的孩子,如果上帝将我收回,他会照看你的。我会焦急地等待着我们全家重聚的那一天。


我全部的爱,爸爸


给姐姐朱莉:


首先我想感谢你和兰迪给予深雪的帮助。有可以让她依靠的亲人在她身边。我知道我会没事的,我并不想战死疆场,但是世事难料,所以万一我不能回来的话,我有一些事情要交待。首先,请保证让深雪得到她所需要的所有东西。海军陆战队可以负责大部分事情。联系人是海军陆战队储备中心的多尔蒂上尉,他是和平时期战争后勤小组的官员。请陪着深雪,如果她有什么问题请帮助她。他们会解释所有的事情。她和孩子可以得到社会保险、军人集体人寿保险、死亡抚恤金以及丧葬费用。


我希望安葬在离爸爸妈妈不远的罗伊公墓。军方会负责大部分开支,但我想墓地应该不包含在内。我希望得到军队颁发的奖章,海军陆战队应该提供。我想让盐湖城警察部门SWAT小组的好友们参加我的葬礼。我还想在葬礼仪式上演奏《拯救大兵瑞恩》里的主题曲《阵亡者之歌》。我还想让考利家的姐妹唱《我时刻需要你》。我还想让塞西尔和惠子给我朗诵基普林的诗《如果》。


爱你的弟弟,吉姆


皮埃尔·皮克 101空降兵,上尉,29岁 阵亡日期:2004年11月


致妻子:“我一定会活着回家”


去年11月,皮埃尔在一架直升机上执行任务时与另一架飞机相撞,飞机起火坠毁。皮埃尔死后,母亲把他的骨灰放在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用绳子穿上,围在脖子上。


亲爱的利萨:


老婆,我很想你,快想疯了。来到伊拉克我才知道时间的宝贵,我痛恨在这里所浪费的日子。我现在每分每秒都在盼望着和你过上繁琐而甜蜜的平凡生活。我保证,我一定会活着回家,我爱你,我们不会再分开了。


我以参加伊拉克战争为荣,但我并不愿意往后的10年、15年都呆在这里,如果说每个人都尽到他对国家的义务,那就足够了。所以,如果上头下命令,我在伊拉克的服役期满了,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收拾包袱回家。


我并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天真地以为自己可以改变这个世界,我只想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做一些有价值的好事。但愿我付出的行动和信念到最后被证明是对的。


2004年11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