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的翅膀

中华农民 收藏 0 27
导读: 英子,假若这是个天气晴好的日子,这会儿,沉落的晚照中,玫瑰红的紫荆花正绚烂的吐露着芬芳,在春末夏初的晚风里张着展翅欲飞的“翅膀”。是你说的,那些花,象蝴蝶的翅膀。可是当我出门这会儿,天空落着雨,那些翅膀飞不起来了。 出门前,我刚看过前几天在鲜花港拍的照片。有一张照片我凝望了很久。其时我正坐在身后开满黄色郁金香的木椅上,微笑着等人给我摄取镜头,那会儿,眼前就走过了你的姑姑姑父。有十年了吧,自你从这世界消失,与你有关的一切渐渐离我遥远了。而这几日,你仿佛记起了我,慢慢走近我了。再先前,我订阅的图书目录上,

英子,假若这是个天气晴好的日子,这会儿,沉落的晚照中,玫瑰红的紫荆花正绚烂的吐露着芬芳,在春末夏初的晚风里张着展翅欲飞的“翅膀”。是你说的,那些花,象蝴蝶的翅膀。可是当我出门这会儿,天空落着雨,那些翅膀飞不起来了。

出门前,我刚看过前几天在鲜花港拍的照片。有一张照片我凝望了很久。其时我正坐在身后开满黄色郁金香的木椅上,微笑着等人给我摄取镜头,那会儿,眼前就走过了你的姑姑姑父。有十年了吧,自你从这世界消失,与你有关的一切渐渐离我遥远了。而这几日,你仿佛记起了我,慢慢走近我了。再先前,我订阅的图书目录上,随便哪天,信手翻开,总是停留在介绍柏杨《丑陋的中国人》的页面上。十多年前,是你第一个把这本书介绍给我的。每翻到一回,我就想你一回。连同前些天于茫茫的花海、人海中遇到你的姑姑姑父,我不能不相信这是你冥冥之中给我传来的讯息。你想起我来了。

我也想起了你。

想起了那个你我枕上听竹声的夏夜。

那一夜,是我们高考前的某个夜,你住到了离校很近的姑姑家里。你说,姑姑、姑父文化高,可以帮你辅导辅导。那晚,姑姑、姑父出了远门赶不回来,你一人打着手电神色慌张地跑到我家里,要我陪你一块去睡。你说,姑姑家的房子好大,走一步就不敢再迈下一步,惟恐听见鞋子踢踏的落地声,那种声音空空的,象在证实一个屋子里的清冷。

夏虫嘘落的田埂上,月华无限温柔,你也无限温柔,仰头望着夜空喃喃吟哦: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趁你不备,我在你身后怪声大叫,吓得你捉住我的双手直剁脚,等你明白过来这只不过是我的恶作剧,你的小拳头“狠狠”地捶了我几下,可是我一点也不觉得疼,真的。你总是那么柔,即使生气也带着醉人的笑意。此后我的人生路上再也遇不到比你更温柔的朋友。我看不到你离去那天的表情,依旧淡淡的挂着微笑吗?即使上天过早地要把你和我们分隔,你也没有怨恨吗?

我相信你始终微笑着的。这种品格在你是与生俱来的。那一夜的夏风吹皱了一窗帘布,后院的竹林“簌簌”作响,无休无止。我拿着书本坐立不安,掩耳,闭目,试图躲避这尘世的纷扰寻到一个读书的清净圣地。而你,早知道这种的烦躁只不过是人在尘世的徒劳挣扎。你象和我身处两个境地,表情淡然依旧,静默依旧。临睡前,你从姑姑的书架上给我找出了《丑陋的中国人》。你是认真读过这本书的,说到国人的种种习惯,激情处,你柔弱的声线变得坚定。我记不住你讲的那些,我只是看着你,看着我眼中另一个新的你。你就是棵竹,纤细的外表下跃动着潜藏很深的坚韧。

后来的我们是听着竹叶互相拂掠的响声入眠的,声音细碎又密集。你转过头来问我,可曾闻到了竹叶香。我深深吸了口气,我说没有。“绿叶半含箨,新梢才出墙。雨洗娟娟净,风吹细细香。”你说你有闻到的。

雨洗娟娟净。英子,这样的季节里,天空飘着雨,那片竹林风里一定是吹着细细香的。英子,这个时候的竹子正是绿叶半含着箨的,象你那时孕育着你的孩子,而新梢未及出墙,旧木已经坍塌。

我还记着那条通往你人生新旅程的路的。一路上,弯弯曲曲的小桥竟有四五座,路也是来回迂转的,回头望去,绵远不绝。可是你的幸福竟不象它们一样绵远,你倒下了,没有任何征兆,带着你来不及来到人世的孩子。

我拿出我们的合影看你,看你。母亲说,活着的人和死去的人应该分开。俗世的离分显然是不够的,她要我再把我们的照片剪开。我了解她的良苦用心。照片上,你的一只手正搭在我的肩头,我若把你与我分开,那个你还会完整吗?我不忍心,悄悄地藏了起来,牢牢地藏了起来,以至于我后来自己也找不到它。

找不到了,英子,我找不到它了。在这个雨洗娟竹的日子,我只能去看看你喜欢的紫荆花,那些象蝴蝶一样充满了梦想的花。你也知道这个芳菲四月,紫荆花已开了么?可是这会儿,雨落无声,蝴蝶一样的花飞不起来了,“翅膀”上挂着夺目的晶莹,一颗,一颗,滑落,滑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