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战而亡-----伊拉克战争中的伊拉克空军

赵子龙大将 收藏 1 128
导读: 对于很多直接卷入其中的人,还有许多感兴趣的观察家,2003 年 3 到 4 月份的伊拉克战争期间最令人惊奇的是伊拉克空军的彻底缺席。在美国和英国军队消灭其主要的军事力量并征服伊拉克的三个星期中,伊拉克空军没有出动过一次,而伊拉克防空军的抵抗事实上完全无效,尽管其中一些进行了英勇的战斗。   在英美的入侵中,伊拉克空军的消失和伊拉克防空军可怜的回应甚至让他们的对手感到吃惊。对于可能的原因有相当多的猜测,一些联军指挥官推测伊拉克飞行员由于害怕被强大的联合空军击落而拒绝起飞;还有人认为伊拉克空军和防空军已

对于很多直接卷入其中的人,还有许多感兴趣的观察家,2003 年 3 到 4 月份的伊拉克战争期间最令人惊奇的是伊拉克空军的彻底缺席。在美国和英国军队消灭其主要的军事力量并征服伊拉克的三个星期中,伊拉克空军没有出动过一次,而伊拉克防空军的抵抗事实上完全无效,尽管其中一些进行了英勇的战斗。


在英美的入侵中,伊拉克空军的消失和伊拉克防空军可怜的回应甚至让他们的对手感到吃惊。对于可能的原因有相当多的猜测,一些联军指挥官推测伊拉克飞行员由于害怕被强大的联合空军击落而拒绝起飞;还有人认为伊拉克空军和防空军已经在入侵前的大规模空中打击下完全瘫痪了。


但是上述理由并非全部事实,许多伊拉克飞行员和军官准备好了战斗,尽管对于他们敌人的绝对优势有着清醒的认识,他们在战争开始前几个月进行了集中训练。但是,由于来自政权高层的一系列混乱的命令,空军和防空军上层的一些不同政见者(或者说“叛徒”)的存在,以及美国有效的信息战,伊拉克的防空系统未经任何认真的抵抗就崩溃了。


在这个国家正式独立之前,伊拉克空军就于 1931 年 4 月 22 日在英国的帮助下成立了,原先的伊拉克皇家空军在 40 年代是最老资格也是最大的阿拉伯空中力量之一。但是在 1941 年 4 月英国针对拉希德·阿里·盖拉尼发动的军事政变进行的干涉行动中,这支空军的大部分遭到毁灭,并最后解散。


因此,伊拉克空军在 2003 年的消亡是其历史上第二次被完全摧毁。下面就是伊拉克空军最后几年的故事。


反对政府的空军


伊拉克空军衰落的原因既简单又复杂。简单,因为萨达姆·侯赛因统治下的伊拉克的特殊机制不允许空军在战争中进行任何不同寻常的部署。复杂,因为这些机制的基础是伊拉克前政权自然而复杂的结构。

萨达姆·侯赛因从掌权之初就一直怀疑伊拉克空军的忠诚,但是这些怀疑并非毫无来由。伊拉克空军或多或少的卷入了 1941 年以来伊拉克的每一次政变企图,仅在 2002 年就有超过 50 人!


有多位伊拉克空军高级将领卷入了在 1968 年将复兴社会党和萨达姆推上权力顶端的政变中。因此空军受到了来自内部和外部的多个秘密机构的密切监视,任何在空军内外太受欢迎或被认为不忠的军官都会遭到杀身之祸。以至于在两伊战争期间空军的任何主要军事行动都必须预先得到巴格达独裁者的授权。这个惯例仅仅在 1986 到 1989 这三年间有所松动,1986 年伊朗的攻势几乎打断了伊拉克军方的背梁,萨达姆在军方(特别是空军)将领的强大压力下被迫允许他们按照自己的方式战斗。1986 到 1987 年伊拉克空军进行了彻底的改编和重新训练,到 1988 年成为了高效率的军种,对伊朗军队和经济造成了严重打击。事实上正是伊拉克空军对伊朗石油生产及出口设施和工业基础发动的大规模进攻迫使伊朗神职人员接受了毫无保证的停火,并最终结束了这场漫长而血腥的战争。

但是这个事实不能阻止多疑的萨达姆在战后故态复萌,在 1989 到 1990 年间他再次清洗了伊拉克空军,大部分高级军官和大批军衔在上尉和上校之间的中级军官被处死或投入监狱,特别是那些在战争中由于其英勇的行为和取得的功绩而变得非常著名的飞行员和军官。另外旧的组织规章和训练战斗条例也重新启用,除非得到独裁者的同意,否则空军根本不能飞行。早在入侵科威特的时候,还有“沙漠风暴”行动期间,伊拉克空军和防空军就已经相当虚弱了。在与美国空军战斗机的空战中损失了不少有经验的飞行员,飞行基地遭到系统的破坏,苏联顾问撤出,150 架战机飞到伊朗“避难”而被扣留,还有 90 年代初数十名飞行员的大规模叛逃,进一步削弱了伊拉克空军。实际上大部分叛逃者(最初逃到叙利亚)都带着他们的飞机和直升机,特别是“撤退”到伊朗的飞机中有 130 架是伊拉克空军最好的飞机和直升机,还有大量设备、武器和零部件,都包扎整齐地装在 15 架伊尔-75MD 运输机中送到了伊朗。这些当然不是值得高兴的事儿。



复活大计

的计划,试图将其变成令人恐惧的有力武器和毁灭敌人经济的工具。除了从苏联采购约 140 架米格-29(实际订购并建造 137 架,但最多交付 40 架)和 36 架苏-24 战斗机用于取代老旧的米格-23MF/ML、图-16、图-22 和米格-25RB,伊拉克空军还对获得苏-27 和“幻影”2000 显示出了浓厚的兴趣。此外新成立的 SAAD-25 组织(也被称为“伊拉克航宇工业”)同时投入了发展自己的空中预警系统(“巴格达”和“阿德南”-1/2)和伊尔-76 空中加油机的计划中,后者可以对“幻影”F.1EQ 和苏-24 进行空中加油,还有安装了法制空中加油探头的米格-23BK。当时伊拉克空军正在寻找新的空战装备,因此与法国进行谈判启动多个重要的项目,包括在未来提供“幻影”2000 和“米卡”空空导弹。SAAD-25 还准备对现存的“幻影”F.1EQ 进行中期改进和升级,使其具有发射 Kh-29L/T 这样的苏制精确制导武器的能力;以及将米格-23BN 提升到米格-23BK 的标准。稍后还将开始组装并合作生产至少 134 架“阿尔法”喷气机、20 架“幻影”2000D 和数量不明的 SA.365“海豚”2直升机。


Salaheddin电子制造厂也进行了扩建,为“幻影”和米格制造所需的电子设备。在这里还用许可证制造 AS.30L 和 KH-29L/T 精确制导空地导弹。


另外伊拉克还为法国 ASMP 超音速巡航导弹的常规弹头型号和巴西的 MAA-1“锯脂鲤”热寻的空空导弹的发展提供了资金,两种导弹都计划最后在伊拉克生产。所有这些项目的基本问题是钱,由于极度缺乏资金,1989 年伊拉克放弃了关于“幻影”2000 的谈判,因为法国人坚持伊拉克必须首先偿清债务。在米格-29 方面也进展缓慢,巴格达转而与莫斯科谈判试图获取苏-27。但是所有项目都被对科威特的入侵打断了,其原因同样是伊拉克欠下的大笔债务。


随后的海湾战争(伊拉克称之为“第二次波斯湾战争”)彻底粉碎了所有这些计划。更糟的是,萨达姆对失败的空军非常

尽管与空军内部的“背叛”行为进行了长时间的争斗,在1989 年末到 1990 年萨达姆仍然为伊拉克空军的未来制定了宏大 随后的海湾战争(伊拉克称之为“第二次波斯湾战争”)彻底粉碎了所有这些计划。更糟的是,萨达姆对失败的空军非常残忍,用自己的手枪打死了当时的空军司令,他对自己的表现倒没有什么不满,尽管他本身才是失败的主要原因。1992 到 1993 年间空军又一次遭到清洗,只有少数被认为对现政权最为忠诚的军官留了下来,其余大部分人被处死,尽管他们具有相当的战斗经验。结果伊拉克空军落入了非常凄惨的境地,过了很久才恢复训练和飞行,可是后来又遭到无知政权的削弱,从 70 年代起就已经相对独立的防空军这时干脆被完全分离了出去,这个军种常常拒绝承认和空军有任何的联系。


在接下来的八年里伊拉克空军得到的钱刚够发工资,它的状况由于联合国的禁运而愈加恶化。虽然伊拉克努力获得零配件,比如 1995 年就得到了一批“幻影”F.1EQ 的零配件,但是没有新飞机、武器或任何可以改善其现有状况的设备系统。

到 1995 年伊拉克空军战斗机和战斗轰炸机的平均完好率很少超过 50%,还严重缺乏训练有素的飞行员。即便是比空军更受宠的防空军,也只剩下约 60%的地空导弹和相关设备,早期预警雷达网(80 年代中期由法国建造的“Kari”系统)也只有 70%能够运作。状况在迅速恶化,特别是 1998 年 12 月美英发动的为期四天的“沙漠之狐”行动中,伊拉克空军和防空军遭到异常沉重的打击。1999 年末美国空军的报告中断定伊拉克空军只有 10%的飞机能够飞行,还没有足够的有经验的飞行员;2000 年 CIA 报告伊拉克只有 20%的地空导弹设备能够完全运作,而雷达网只能覆盖 30%的伊拉克空域。


绝望情绪开始在整个伊拉克军队中蔓延,甚至发展到空军和防空军指挥官冒生命危险公开向独裁者进言的程度。


在 1999 年夏初萨达姆与军方高层的一次会议中,独裁者被告知军事装备到了必须更新的时候了,至少要有更多替换的武器和零配件,此事的进行应不计成本,否则就不得不面对他的政权无法抵抗任何外来侵略的事实了。经过十年的连续使用,伊拉克大部分重装备的状况都相当糟糕。老旧的苏联武器,包括所有型号的导弹、雷达、战机和直升机,都即将服役期满,不堪再用。大部分武器都是在两伊战争期间匆忙采购,在伊拉克军队手中维护不佳。萨达姆这才意识到应该找找看有没有国家能够无视联合国的禁运,为伊拉克提供武器——在硬通货的引诱下。

2000 年 3 月,伊拉克国防部长苏丹·哈希姆·艾哈迈德将军在访问俄罗斯期间,接触了白俄罗斯一些特殊的强力人士,用一个封面报道表示伊拉克对于和白俄罗斯在贸易和金融领域建立合作关系很感兴趣。在与俄罗斯政府关于向伊拉克销售武器的谈判以失望告终之后,经过一些预备谈判,艾哈迈德在从莫斯科返回的途中访问了白俄罗斯,拿出了一个急需项目的“愿望清单”。在一次短暂的会晤中清单被提交给了白俄罗斯政府副总理弗拉基米尔·扎梅塔林。扎梅塔林匆匆审视了清单后回答说还不能确定是否能够通过,但是可以深入考虑。当天一家为伊拉克在全世界转移资金的瑞士金融控股公司将 330 万美元转入了扎梅塔林所属政党的账户。


一天之后扎梅塔林对艾哈迈德将军表示由于联合国的禁运白俄罗斯政府不能向其提供所需的项目。但是当天晚些时候,白俄罗斯国防部又联系了这位伊拉克将军,告知他某种有限的合作是可能的。白俄罗斯国防部拥有自己的情报和安全机构,由于这个国家表面上不断的政治混乱,看起来不完全受其政府的控制(我倒觉得是一出双簧)。当然两国政府不会签署正式的合同,甚至与白俄罗斯技术出口公司也没有,但是很快第一批武器和零配件就被送往伊拉克。


2000 年 10 月份一些苏制监视雷达的零配件和 SA-3 地空导弹使用的军用电子组件分两批空运到了巴格达。最初发货量很小,属于试探,之后就愈加大胆。随着一批米-24 直升机零件的抵达,伊拉克陆军航空兵的七架米-25 恢复了运作。随后而来的还有更多,2001 年 10 月,至少 20 台米格-21MF 使用的图曼司基 R-13 和 R-25 发动机、22 台米格-23 使用的 R-29 和 R-35 发动机、8 台米格-25 使用的 R-15BD 发动机被送到伊拉克,一同抵达的还有数量可观的其它零部件。不过本来计划在下一个月抵达的另一批苏-22M 使用的 30 台 AL-21 发动机和 12 套米格-25 的电子对抗系统升级组件由于不明原因停止发货。某些消息来源指出这可能是由于 CIA 发现了之前的交易并准备用更高的价钱将这批货物截收,主要是出于对这些电子对抗系统的兴趣。后来白俄罗斯人又在 2002 年 1 月向伊拉克交付了 200 台坦克发动机和一些俄制夜视设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