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距离接触:偶然闯进神秘金三角"毒王"老大家

山坡的记忆 收藏 8 2037
导读:   我们的新闻采访车越过中缅边界,到缅甸佤帮特区的勐冒县绍帕区。在这里,我们竟然意外地独家采访到了佤帮“老大”,前佤共中央主席、现缅甸联合党中央主席、曾被联合国通辑的“大毒枭”赵尼那。   对于我们要越境采访,沧源县领导极为重视,除了与边防军郑重协调以防不测之外,还特别让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毕定龙和副部长字国耀亲自陪同我们前往。他们如此谨慎,是因为对方社会治安不容乐观。所谓佤帮就是缅甸的佤族,与中国的佤族语言、文字、风俗习惯相通。多年来两国边民互市贸易甚至通婚,边境管理十分复杂。佤邦特区曾经是缅甸共


我们的新闻采访车越过中缅边界,到缅甸佤帮特区的勐冒县绍帕区。在这里,我们竟然意外地独家采访到了佤帮“老大”,前佤共中央主席、现缅甸联合党中央主席、曾被联合国通辑的“大毒枭”赵尼那。


对于我们要越境采访,沧源县领导极为重视,除了与边防军郑重协调以防不测之外,还特别让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毕定龙和副部长字国耀亲自陪同我们前往。他们如此谨慎,是因为对方社会治安不容乐观。所谓佤帮就是缅甸的佤族,与中国的佤族语言、文字、风俗习惯相通。多年来两国边民互市贸易甚至通婚,边境管理十分复杂。佤邦特区曾经是缅甸共产党的根据地,与缅政府对峙多年,1989年缅共与缅政府“和平谈判”,“一国两制”,佤帮划为特区,缅共改称“联合党”。毕部长说,这里就是著名的金三角,种植罂粟、生产毒品被政府视为合法。这里毒品泛滥,社会治安极差,几乎人人都有枪支,打死个人比杀头牛还简单。


我们漫步绍帕街头,轻易不敢将镜头对准当地人,因为他们看我们眼神都不太友好。气氛变得融洽是在见到当地学校的两位女教师后,当时她们正在街头对学龄儿童进行统计。一搭话,发现她们的汉语水平比沧源的有些人还好,一问,原来她们都是沧源民族中学毕业的----这里的佤帮有钱人都送孩子到中国沧源甚至昆明接受教育,这里的学校也是实行双语教学,汉语和佤语。而毕部长和字副部长都曾是民族中学的老师,师生相见,分外亲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佤邦"老大"赵尼那(左)虽然贵恙在身,但不言自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临出国门前,与边防武警战士合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越过中顷边境线进入佤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佤邦儿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佤邦街头即景


终于可以自由拍照了。我的摄像机将全区的各个角落拍了个遍。一座高踞半山腰的豪宅引起了我的注意,毕部长说,那是佤帮“老大”、联合党中央主席赵尼那的别墅,绍帕是他的家乡,最近几年他身体不好,大部分时间在此休养,佤帮中央的常务工作由副主席和佤帮军队总司令负责。


我提出想要见见赵“老大”,毕部长有些犹豫,想了想说,试试吧。我大轰油门就往山坡上开,到了大门口稍一减速,卫兵立即持枪敬礼,二话没说就挥手放行,字副部长说:你开的这车子挺唬人的,六缸三菱,他们总司令也就没这个待遇。


佤帮老大府邸非常气派,一幢奶黄色的欧式三层洋楼,楼前一片宽阔的小广场,从这里可以俯视绍帕全景。洋楼门口停着一辆丰田V8沙漠王,“W0001”号车牌不严自威地显示着霸气。楼东侧的一小块平台上,因为脑血栓后遗症休养在家的佤帮老大、联合党主席赵尼那正在大儿子赵岩那的陪同下,享受着温暖的日光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赵主席的"W00001"号座驾,是一辆八缸丰田陆地巡洋舰


身穿美式作训服的赵尼那不能起身,他用手势和不错的中文对我们的来访表示欢迎,他说他是第一次接受中国记者的采访。这位62岁的老共产党,对中国有着很深的感情,他愉快地回忆起50年代初他带领部下,同败退缅甸的国民党残部几次交手,最后全歼包括匪首李弥在内的全部“国军”。那段历史使得佤帮在很长时间内与中国保持着良好关系。现在赵尼那的家庭也和其他佤帮家庭一样,与边境那边的中国有着割舍不断的联系,他的几个孩子都曾在沧源、永和、昆明读书进修过,回缅后从事着重要的工作。


从原来反政府到现在归顺政府,这对于前佤共中央主席不是一个愉快的话题。可老人还是回答了我们的提问。“有什么办法呢?我得为我的60万人民着想。无论谁跟谁打,谁胜谁负,倒霉的总是老百姓。佤帮人民太穷了,我不能看着佤帮人民再穷下去。与缅甸政府和平谈判,就是让佤帮人民远离战争,远离贫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赵主席欣然与第一个采访他的中国记者合影


在来佤邦之前,我们就已经听说这里经济落后,普通机关职员每月只能发到30斤大米和20几元人民币(人民币是佤邦的通用货币,而缅币却不能流通),部长级的也只能发到100来块钱,他们的收入全靠“做买卖”,就是做海洛因生意。沧源与佤帮有长达140公里边境线,禁毒形势十分严重。沧源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每年都要有几百人因为吸贩毒而犯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赵尼那主席的小孙子与我不眼生.赵尼那希望下一代不再有战争


我们小心翼翼地提到了毒品的问题,赵尼那并不回避:“我们已经与联合国禁毒委员会签署协议,改变种植结构,逐步减少罂栗种植面积,2005年彻底消除罂栗。我也想立即禁止种罂栗,可是我的人民还得吃饭啊。”


佤帮2005年消除罂栗的消息我们早已听说了,同时还听说联合国为此要每年付给佤邦1500万美元的补偿。消息是令人振奋的,但实际效果有待观望。因为我们还得到一则确切的消息,佤帮的果敢县早在3年前就与联合国签署协议,许诺在2000年彻底根除罂栗,可直到现在,果敢的罂栗还在公开地种,毒品还在大量流入中国及缅甸周边国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丽的罂栗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离开绍帕前,我们特地到了路边一家农户的自留地里,正是罂栗花盛开的季节,遍地都是美丽的罂栗花。我们在这些美丽的毒品面前呆了好久:是否因为它有着美丽的外衣,世人才难以拒绝她的诱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