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难忘的日子--我最得意的班

永远做中国军人 收藏 22 39095
导读:1975年,当时我当班长。连长的父亲是我父亲的老战友,同时也是总参某部的副部长。连长大我五岁,当兵早我两年。从团作训股来我连当连长。新兵连结束那天,一大早,连长来叫我,“我今天要分兵了,你去看看要哪几个”。这也算是连长给我开后门了。当时新兵还是进行上午的训练,我挨个的看。我挑兵,不看花名册,只看本人,身高要1.75左右,形象不错,人看着机灵。当时我挑了五个新兵。下午分兵时,这五个兵都分在我们班了。 五个新兵分别来自河南、湖北。其中一个河南兵,父亲是某地级市的公安局长,一个河南兵的父亲是一军某师后勤部长,一

1975年,当时我当班长。连长的父亲是我父亲的老战友,同时也是总参某部的副部长。连长大我五岁,当兵早我两年。从团作训股来我连当连长。新兵连结束那天,一大早,连长来叫我,“我今天要分兵了,你去看看要哪几个”。这也算是连长给我开后门了。当时新兵还是进行上午的训练,我挨个的看。我挑兵,不看花名册,只看本人,身高要1.75左右,形象不错,人看着机灵。当时我挑了五个新兵。下午分兵时,这五个兵都分在我们班了。

五个新兵分别来自河南、湖北。其中一个河南兵,父亲是某地级市的公安局长,一个河南兵的父亲是一军某师后勤部长,一个河南兵的父亲是郑州一个大国营厂的翻译,两个湖北兵是武汉附近县里的农民的儿子。

我当时当班长,也是全团“臭名昭著”的班长,骂人,军阀作风。只是在这个班上体现的更为明显。

由于我们班是连队训练的先行班,这是为了更好的训练而实行的一种临时措施。就是在训练课目进度上要早于全连,通过一个班的训练,发现训练中容易出现的问题,然后研究解决方案,再在全连推广。

记得在进行单兵战术训练时,我考虑到在操场练习卧倒起立,会比较疼。而人在疼的情况下很难保证动作的准确性。所以我开始带着全班出了营房,在老乡犁过的地里练习。那里土地松软,一点不会疼。经过一周的训练,全班的动作已经很准确并且很熟练了。第二天,我早上说了句“今天还去地里练习吗”?一个老兵说,就在操场吧,当兵哪那么多怕苦怕疼的“!我一看,正好,就带领全班在连队旁的操场上练习。练习前,我特别强调:“今天是在操场上练习,会疼,要发扬两不怕的精神,认真练习”。但是,坚硬的操场,那是每天早上连队出操的地方,土地硬棒棒的,怎么可能不疼呢?第一个动作下去,大家的动作就变了。我继续指挥练习,但大家仍然是动作变形。我那时也是年青,因为不到20岁,也是血气方刚的,一来气,就喊着口令:“卧倒,起立,卧倒,起立----”,就这样,一直指挥全班通过卧倒起立直到宿舍的屋里(卧倒后再起立时要上前一大步,所以一个动作完成后人会前进两三米)。进屋后,我让全班围成一圈坐下,我说“我今天只讲一个问题,这样训练有没有必要”?全班都不吭声。我又说“训练要不要从难从严”?还是没有人吭声。最后,一个老兵说话了“我觉得没什么,就应该这样练,打起仗来,哪有那么多松土让你卧倒”!我问大家“是不是这样”?全班回答“是”。我说“那好,现在再出去练”。重新回到操场后,我一遍一遍的下口令,其中也纠正战士的动作。全班没有一个人的裤子上没有血的,那是膝盖磕破了流的血,斑斑点点从裤子渗出来。当时,二连的兵正在修他们连到厕所的路,看着我在那训练,都在那嘀咕“他们七班长好野蛮啊”!当然这是事后告诉我的。

当时,在训练匍匐前进时,我们班一做就是一公里多。因为在日常训练中,许多班都只是在操场作动作,距离很短,这样根本不可能真正把动作练到位,稍微距离远一点就变形了。而我们是从营房爬到营房外的训练场,再从训练场爬回来。坦率的说,在我们班当兵,要比在别的班排苦的多。

训练射击时,我们全班都是枪上吊三块砖,一端枪就是半小时,因为这样才能真正练出臂力,据枪很稳。

一天,连队通知,团训练队让我们班去做战术动作示范。当我带着全班来到训练队操场时,全班一出场,训练队的干部都在说“哇!这个班真整齐”!那时,连队、排、班都是从高到矮列队,由于身高不同,所以整个队形都是从高到低。而由于我是挑的兵,站成一排,齐刷刷的,成一条直线。示范完毕回连队后,连长说“不错,他们都说你们班很整齐,动作很标准”!。

那一年,全团训练内容上增加了一项“战斗射击”,并且每个连只参加一个班,然后全团比赛。战斗射击,就是以单兵或班为单位,在预定的场地范围内,自行前进,对突然出现的不同距离的目标进行射击,是最接近实战的射击训练。当然难度也很大。当时,我们营一连是个红军连队,是有大功的连队,也是军师的先进典型。他们训练时,平均一个战士打了一百多发实弹(十多次)进行练习,而我们只有两次实弹练习(二十发子弹),结果正式实弹射击比赛时,我们班仅次于一连那个班。

那年冬季,武汉军区杨副司令带队下来考核。我们班抽的课目是反坦克地雷教学法。被抽到的班都在练习,而且一个人一个人的固定程序,张三回答什么问题,李四回答什么问题。而我并没有这么做。我只要求大家认真练习,掌握基本理论和动作要领。因为我知道,不可能没有人出错,有人出错,我就纠正,这就是教学法。正式考核那天,我带全班上了山上训练场,我先讲解一遍,然后分组练习,完后集合,抽问,当然有答对的有答错的,我及时进行纠正。最后是动作训练。我刚下令分组练习,随行的副军长过来了,“班长啊,你说的那个不对,多次引信是防止核爆炸的,你怎么讲坦克的负重轮呢”?我当时立即预感到,我不能认错。如果我一认错,考核讲评时,考核团就会说“看看,班长自己都没弄懂,怎么训练”?我当即立正“报告副军长,我是按照军区工程兵反坦克地雷教材讲解的,通过坦克负重轮来解释引信发火原理,同时强调多次压发引信的防核爆作用”。副军长没吭声。果然,军区考核团考核结果,全团优秀的包括本人。

那一年,我训练训得他们很苦,有时也出言不逊。记得有一次,我在批评一个战士,忘记是因为什么事了,我当时说”癞蛤蟆跺一下还蹦一下,猪圈里的猪听到哨子还知道拉屎撒尿呢,你属什么的?连猪都不如?----------”。没想到,说这话时,正好团政委从后面经过,被他听到了。不几天,全团干部会上,政委说,要注意管理教育,某连一个班长,骂战士连猪都不如,这怎么行?你们连队回去要教育--------”。不过尽管我训练训得很苦,有时训人厉害,但我没有坏心眼,一心为大家着想。我也在要求自己,如果星期天谁去出公差,他的衣服肯定是我洗。夏季拉练时睡老乡家,房顶漏雨,或者哪块地不太干净,那个地方肯定是我睡。所以,严是严,但大家都很团结。

让我最感到欣慰的是,当年挑的五个新兵中,三年后,有四个都提干部了。所以,虽然我有些象“军阀”,但我觉得我还是对得起他们了。这是我当班长最得意的一个班。我也感谢他们跟我共同度过难忘的日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