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三生石上的夏天(旧作系列)

年微漾 收藏 9 68
导读:2006年初发表于榕树下网站,使用权归作者自己所有。 《三生石上的夏天》 第一章 丫头 一 去年今日,江南上空飘过夏天初醒的呼吸 它们拍打着翅膀,声音汇成骊歌 我选择在那夜与你别离,我的长剑 劈半月圆,碎成满天的泪珠 丫头,我记得你当时还在灶上打盹 药罐里菊梗三钱,黄连一两 我的伤未痊,却愈了我的回忆 四月,你于旷野之上支配我的情绪 甚至于一些梦的走向 马蹄捆在你的筝线上,剑气 凝成你腰间的环佩声响 从此无法张扬 丫头,这些药苦甚于甜,难以入喉 你

2006年初发表于榕树下网站,使用权归作者自己所有。

《三生石上的夏天》

第一章 丫头

去年今日,江南上空飘过夏天初醒的呼吸

它们拍打着翅膀,声音汇成骊歌

我选择在那夜与你别离,我的长剑

劈半月圆,碎成满天的泪珠

丫头,我记得你当时还在灶上打盹

药罐里菊梗三钱,黄连一两

我的伤未痊,却愈了我的回忆

四月,你于旷野之上支配我的情绪

甚至于一些梦的走向

马蹄捆在你的筝线上,剑气

凝成你腰间的环佩声响

从此无法张扬

丫头,这些药苦甚于甜,难以入喉

你说,良药苦口

最终获利的却只有思念,它们

以顽强的生命力潜滋暗长

吸噬所有的黑夜

丫头,你知道吗,有所牵挂的人在江湖

永远不是第一

永远只是游鱼在炉火上的熬煎

夏天的气味漫过了潮汐的额头

席卷来一轮明月,以梦为镜

折射出一些忧郁的脸庞

诗人分辨不清干将莫阿

他们的身上衣满字句,冲散我茫然的章节

丫头,你该梦见我了

那么丫头,你也该消瘦了吧

请寄给我那面青铜镜,好让我

见证和细数你侧脸上淌过泪水的鸿沟

季节穿过牧童的箫孔,它们上当受骗

从此封印于尘世轮回

我们的情节被一度传唱,从江南到漠北

快过了英雄的马蹄

五月,一只荷包从桥头出走

为我捎来你亲手采摘的艾草

它芬芳得与邪恶划清界限

思念在月夜潜伏过境

我解透你绣成的诗绢

我望穿你燃起的炊烟

这个夏天,我疯狂地寻找一张

葬在杜鹃丛中的红颜

丫头,那一地残红

是你咳了多年的血吗?

第二章 沿河岸走到殇

从夏姑娘身上散发出的体香有如清新剂一般

弥漫成昆羽的清唱,冲开了

絮絮思念叨叨闺怨的瘴气

我从此用影子承载你的脚步,不愿你

离开我身旁

我们可以一直这样走着,沿着河岸种植生活

且歌且行

献给岁月 献给爱情

今夜,夏虫开始歌唱

这自然的交响乐团用天籁写诗

所以诗绪在一瞬冲向我的梦境

古老的字形舞蹈一般,束缚了它们许久

的诗题被捆在铜柱上,等候炮烙

月儿的形状缓缓解离,空气中所匿藏的黑

被寸寸融解,白昼拉长

而夜晚,我把多发生的一些事

写成了诗

烛光记得我的脸,那么深刻

十二岁那年夏天,我在故乡的木兰溪中游泳

溪水冲逝了我晾在水面的年轮。它们随河流

东流而下

我于是抄了一条近路,来到闽江边

等待打捞溺水的往事

我所苦行的路途给地表造成伤害

脚步被暑气烙上去,变得刻骨铭心

它痛苦地扭曲表情,变幻出一些仓海桑田

我沿着河岸却走到了殇

阳光苍白而迷茫

为什么我们,皆是咎由自取!

第三章 今夜,给你去一封信

月光驾驭上远山的背脊

夜凉如水,河流开始抽搐,吞噬了沿岸的

景色,以及鬼魅

今夜,思念闭门不出,我紧握住你名字的两个音节

三更时分了,七颗星星在天际转动石磨

把喧嚣的昆羽浓缩成一地露珠

从此滋生我缱绻的呓语

我呼唤你的时候

我没听到,你也没听到

只有夏天听到了……

月色引渡了一夜的失眠

思念不分青红皂白,谩骂一些

造成相隔的因素

我在这时以一首情诗典当了一壶美酒

我想到了关羽温酒斩华雄

这些与我无关,我在温酒间

只考虑着能否在醉后梦见你的模样

酒肆里的琵琶女还未休息

你和她一般年纪,你会弹古筝

琴声哀怨地让夜晚窒息

阮郎归 阮郎归

最好是驾着潘车

从你的歌喉深处,路过银河仙境

回到江南

夏天占领了清明的时令

人们开始误解悲伤,我思念缠身

无法在高岗上为你轻歌曼舞

然后意料中地进入你的梦乡

你醒来的时候,最后一缕春风

在你的脸上描出倦懒的神态

这时,你打水梳妆

莺莺燕燕从窗外经过,衔起

你眼角的美人痣和一些泪水

泼墨了我十年未尽的画卷

你说你盲了,青铜镜与你为难

你对着它,却看到了

我在远方流泪

从我左手出发的一些爱恋

作为呼唤,注生于你右手上的对应

夏天在这些寻觅的气流中诞生

五月,杜鹃花荼靡盛开

而我想为你描述的

是我的信笺如何艰难地渡过这片花海

它们要承受引诱,或者蛊惑

我的思念一路颠簸

穿针引线般的步履,在夜幕中绣出

廿四桥的明月

明月下的柳梢

以及,柳梢的你……

第四章 十音八乐的忧伤

夏天被提前到达的潮汐卷上江岸

接着漂移过嶙峋的屋顶。三更时分

壮年农夫与田地交配,繁殖出四月楚楚的稻穗

那些谷粒里草稿了轮回的章节,然后释放

关于你我之间的关系,毋疑置疑是一对词组

我们站到一起

从他们口中便吐出了——“爱情”

这个季节,暑气被旋转的风扇滤成一缕一缕甘醇的味道

我醉了

我的青梅竹马也醉了

童年乘着风拜访微醺的双眼

然后又以歌声的形式从口中回归过往的岁月

我要歌唱,雨水表达了你们的感动

切割过五谷的茎杆,收获十种音乐

我的腰间泼墨了血腥的音符,它们

凝成佩玉和铜铃,撞击出一些鼓舞人心的号召

思想开始侵略回忆,无人理睬的叹息

在古老神庙的蒲团上邂逅你,以及你的祝祷

春天暂时失忆,我寄存的思念没有讯息

今夜我写了一封信,邀请来

夏姑娘手下的八位长老,他们高唱赞美诗

曾经我为你写下的章句

如今借代了尘世的爱情

那时我们还在故乡,惊叹于一些天籁

它们可与锣钹笛箫锁呐八角琴相媲美

婉转悠扬的岁月拥有比河流更美的曲线

填充了我在你家门口留下的足印

长老们都退位了

他们隐逸成艺人,面向八个方位

迎接新生:肌肤,或者笑声

他们站的地方,夏天陷了下去……

第五章 故事

江南有些委屈

阳光毒打了他的躯体。他只是一个包身工

打理烈日之下隐隐作痛的思念

而这时,他委屈地

紊乱了我的情缘,月老将一声叹息

绣上月亮

季节风干了你曾奔跑其间的花海,如今剩下的

是我一度藏匿的追寻的目光,它们

是空气的一些伤口

暗恋的神经隐隐作痛

讳疾忌医的原因,你明不明白?

只有敷上你的笑语,我才能痊愈!

诗人从江南打马而过的时候,给你捎来了一些错误

而我回到江南的时候,你已沐浴更衣

躺进遗憾的棺怨恨的椁

明天,今夜的皓月朗星告示将会放晴

你要被人背上山坡——那人不是你的新郎

然后在夜晚独自数着幼年未测尽的群星

所有故事黯然失色,温暖的旧话

渐次熄灭

人们挥扇的时候,我不经意受了寒

裹紧一单黑暗蜷缩进回忆的床……

我等你的那一瞬

文人的笔尖在青史上滑行了千年

把一些区域的地图

命名为年月、生命或轮回

我甩在路面的一些思念

是否已蒸发到你的心里

阳光在这时挥发尽一切蜜语甜言

沉淀下我最真实的爱恋

你已成回忆,故事的结局

简单得只不过是一声叹息

去年夏天,我在河里打捞起一些红颜

她们自河的上游顺流而下

胭脂浮在水面,灌溉了沿岸的思念

生长出诗句,生长出琵琶和箫声

在季节里研习魂魄的游荡

我的诗被传到很远的地方,送给我未知的新娘

谁在夜里用凤求凰的曲调唱起它

文字被月光染出色泽

被旋律织成华裳

你一面惊叹,一面将我持续的等待

串成婉约的答语

我是个愚昧的诗人

你到底答应我了吗?

第六章 潜伏进清明的忧伤

飞过城市上空的乌鸦,或许是我的前世

那一些灵魂流浪,错误地冲撞了至高的太阳

仓惶灼下烧焦的痕迹

思想变得粘稠,它们淌过黑色的记忆

在女墙上粉刷出我忧郁的影子

在那个界面,一些人称一些人为诗人

他们燃点狼毫祭奠过往,仪式与我无关

我关心的只是神未点眼的石像

缺乏一定的震慑和威力

如何制止这场排山倒海的悲伤

你那时候有点傻

是的,很傻。你总是不了解

我的单车,吉他和棒棒糖

你只是傻笑,就像现在

我一想到你就笑,或者哭

它们相互在表情里篡位

那三个字我于是一直都没有机会表达

季节和时令错位了,纷纷扰扰。在这时

我要回归一种简单。诗人说

如果一切生活都能用文字描述

四月,我开始仰望一些过云的雨水

它们暗度陈仓,叩击地表,并最终

解救出被封印的思念。而此刻

文字开始无能为力地哭泣

那是一个经典的误传——

为了你,我以泪写诗

我的前生寄来了水葬的姑娘

容颜千年不败。我在清明登上河洲

场面被落魄的画家绘进古图

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

我隐于你留下的伤口,不属于轮回

于是我的章节,只是蘸着流水的轻描淡写

骊歌开始破碎,音符溅伤了谁

思念婷婷玉立,她的美

让我的描述口齿不清

整个四月都是我的诗句

却依然表达不了最简单的爱恋

如此,流水开始变得木讷

一世一世的忧伤慢慢洗涤

甚至于你的芳影,还要多少轮回

才能在我的河面浮现

第七章 罗盘

夏天的时候我要一个罗盘

暑气氤氲

我只要找到你的方向,然后呼吸

其他一切不足以阻挡我的生命

你在北纬30的海面,我意想中的情节

应该是一袭白衣

季风从不同的方位前来朝拜,我身份卑微

卑微地不敢觊觎你完美的爱情

我开始写诗,用文字编纂我的历史

意象虚构成王位

我未来的王妃哦

牵着思念颠沛流离到日出的地方

他们深情款款地散步,边走边谈

彼此的心灵在通信,而我

则是半含羞涩的文字

我说,你的感受值得我揣摩

从你的皱眉、摘花、一颦、一笑

我都要花五百年来思量,直到

苍老爬上了容颜,我亦还记得

一些未曾出口的誓言

阳光一朵朵绽放,蜜蜂采到了幸福

你尝到的时候

是否就愿意做我的新娘?

--作于2006年4月8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