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英雄 第二章 让人吃惊的真相 边城剿匪战

为自己工作 收藏 1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21/[/size][/URL] 第一章 边城剿匪战 磺山市是兹旭国南部靠近武佑国的一个边境城市,方圆六百余公里,在兹旭国的地区级城市里面,属于中上等规模。这里雨量充沛、森林茂密、风景秀丽,上百条大小河流穿越磺山全境,数百个大小湖泊点缀其间,更有奇峰怪石、原始地貌的搭配,是兹旭国著名的旅游城市。最为出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21/


第一章 边城剿匪战

磺山市是兹旭国南部靠近武佑国的一个边境城市,方圆六百余公里,在兹旭国的地区级城市里面,属于中上等规模。这里雨量充沛、森林茂密、风景秀丽,上百条大小河流穿越磺山全境,数百个大小湖泊点缀其间,更有奇峰怪石、原始地貌的搭配,是兹旭国著名的旅游城市。最为出名的旅游景点要算磺山森林公园了,它占地近五十平方千米,里面参天古树林立,地上草地软绵绵,冬暖夏凉,空气清新,是磺山市的天然氧吧。珍禽异兽出没于森林间,给人一种回归原始的感觉,加上森林里的几处古迹被发现,更为森林公园增加了神秘色彩。来旅游避暑的人相当多,不少国内外的富人甚至不惜成本、不远千里地来到这里,只为领略森林公园那种令人心旷神怡的美妙感觉。

磺山市全市人口400多万,其中属于市区的磺山区、磺东区和边磺区共有人口130多万(其中城区人口70多万),全市的国内生产总值在兹旭国内地区级市里排在前十五强,属于兹旭国比较富裕的地区,但是大部分财富集中到了旅游经营者手里,穷人们并没有受益。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里的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穷人的生活越来越艰难。所以拥有大量金钱援助的反政府武装——“天狼军团”在这里受到了穷人的支持。

磺山的另一特色是军人特别多。由于这里处于边境地区,驻扎着大量的边防部队、地方部队和特种部队、武装警察部队,虽然兹旭国的军纪很严,但总不免有人要滋扰百姓。“天狼军团”的袭击,武佑国特工的渗透,使战斗在这里随时发生,几乎天天都有人流血,军人和警察不断被调进调出,使得这个富裕的边境城市并不平静。

三月三日的太阳不算太烈,阳光照在人身上暖烘烘的。13:20分,天空突然出现红色彩云,并伴有悠长的嘶声,这是兹旭国特有的警报信号,表示边境有敌人袭击。在磺山这个边境城市,这种情况经常出现,倒不是因为别国的侵略,而是“天狼军团”经常在边境沿线制造血案。“天狼军团”的“司令”叫巴尔多,是兹旭国前上校军官,因在部队犯错被强制退役。“天狼军团”的不断发展被兹旭国认为是邻国武佑国在暗中支持,兹旭国外交部为此多次照会武佑国,但武佑国每次都予以否认。

“天狼军团”在磺山地区制造血案一年多。当地驻军和警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都没能完全剿灭敌人,形势对兹旭国很不利。兹旭国高层经过仔细研究,决定组建专门的反恐特种部队参加战斗,以便能尽快消灭这股顽匪。于是在一年以前成立了磺山地区反恐特种部队,这支部队为团级建制,下辖三个作战大队,每个大队为营级编制,外加司令部所属机关,共有1,300多人,成员全部从国内各军区特种部队中层层精选,全体官兵都比普通部队高一个级别。可以说,磺山地区反恐特种部队集中了兹旭国军人的全部精英。

反恐特种部队直属于国家反恐部队总司令部,在战斗时有权命令磺山地区所在的南方军区所有部队给予配合,权力相当大,就是南方军区的上将司令都得买反恐特种部队的账。兹旭国是拿出了自己最好的家当,下定决心要彻底消灭“天狼军团”。但是,形势的发展却让反恐特种部队和兹旭国渐渐陷入了困境。

阳海涛此时正在家里吃饭。

阳海涛36岁,少将军衔,长得英俊挺拔,是磺山地区反恐特种部队司令,21岁从国家最高军事学院侦察系毕业后就从侦察兵干起,参加和指挥了近百次特种作战,屡立战功,历任班长、排长、连长、特警中队长、特种兵大队长、特种兵支队长,一年前才调到这里。此前他是首都警备区特种兵支队队长,并从国家最高军事学院特种作战系硕士毕业。阳海涛的经历和表现应该是精于指挥作战的,但一年来的生活却使阳海涛感到憋屈。一年里在磺山地区连续发生了36起血案,死伤百姓432人,为消灭敌人牺牲了特种官兵116人,当地驻军和警察遭袭击牺牲400多人,参与剿匪战斗牺牲600多人,另有864人不同程度负伤。虽说累积击毙了匪徒近4,000人,却始终没有抓到敌人的头目,甚至连敌人所谓的“中队级的军官”都没抓住过,而且“天狼军团”的人数越打越多,从几次俘虏的一些敌人中了解的情况,“天狼军团”从一年前的1,300人增加到了近3,000人,并有愈演愈烈之势。这令阳海涛很头疼。

饭还没吃完,阳海涛不得不把电话打到副司令陈原翟上校那里,要他通知大队级、中队级军官于五分钟后到司令部作战指挥室开会,自己过一会儿就到。

反恐特种部队司令部位于磺东区思援路127号,对外说是司令部,其实只是一个小小的院子,围墙内围着的一座三层小楼加上两座平房就没什么其他建筑了。院子里面有几十个房间,反恐特种部队的机关都设在这里。小楼装修简单,平房更是简陋得像是郊区的农家住所。这个小院子在磺山市区密布的豪华高楼大厦里显得很寒碜。外界不知道的人相信媒体,以为国家把反恐特种部队当宝贝,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反恐特种部队的办公条件是很差的。这个司令部都还是向当地政府借的一座废弃的街道办事处大院,打完了仗还要还的。

不愧为反恐特种部队的军官,不到三分钟,副司令、大队级、中队级军官及参谋共45人就到齐并等着阳海涛了。

阳海涛是一个把时间精确到“秒”的人,他认为提前到场也是浪费时间。刚好五分钟的时候,阳海涛来到了司令部作战指挥室,用很冷峻的眼神望着这群被他紧急召集来、精神高度紧张的军官们。

军官们感到这种眼神很具杀伤力,几乎可以把人的心脏刺穿。他们觉得这位铁血司令肯定要发火。上次有两名中队级军官因为指挥失误,导致匪首逃逸,在这种眼神下被骂为“白痴”、“磺山地区反恐部队的耻辱”而被责令“滚回去守着老婆孩子”、“永久性的离开军队”并真正被强制退役的。

但是这次,军官们的判断或许错误了。阳海涛把每个人盯了一遍,任何缓缓地说:“弟兄们,今天,就在七分钟以前,在磺山市珲琛区通往磺山森林公园公路28千米+200米处,也就是离我们现在的位置56千米+120米处,又发生了一起血案,造成12人死亡、3人重伤。或许你们已经司空见惯了。磺山地区反恐部队组建一年半以来已经发生了37起血案,血案已经不是新闻了。是的,你们指挥很优秀,作战很英勇。但是你们想过没有,为什么乡亲们接二连三的遇害,我们牺牲了这么多的战友却感觉越打越没劲,敌人越打越多,越打越强,越来越多的人支持他们?陈兄,你说说看。”阳海涛说完,点了陈原翟的名。

陈原翟38岁,比阳海涛稍矮一点,但微胖。他看了看众人,一句话也没说,只好继续低着头。因为他平时负责部队管理、会议安排及思想工作,对指挥作战这一套不怎么在行,叫他说比打他一顿都难。

或许陈原翟的表现令阳海涛有些失望,他并没有发火。但是却说了一番令陈原翟十分震惊的话,“陈兄,不是当兄弟的说你,你这样当副司令何时才有出头之日。我需要的是一个好搭档,是左臂右膀,而不是一个传令兵。不懂指挥作战可以学习,可以慢慢去思考总结。你不到40岁,还有很好的发展前途。你看看这一年多你做了些什么,除了通知军官们开会、传达命令外,就是给人做思想工作,当然这些也很重要。但是我不希望你只做这些,你应该花更多的时间去思考作战、如何对付敌人、研究敌人的规律,只有这样你才会成长。才不会荒废光阴。人近中年,时间宝贵啊!”

陈原翟一边听着,一边不住地点头。也难为老陈了,他原来是国家军事学院部队管理系毕业的,专门从事部队日常管理工作的。在担任这个副司令以前是磺山地区某边防团主管思想工作的副团长,要他讲指挥也是勉为其难了。考虑到他在磺山地区任职近10年,而且兢兢业业,对磺山地区的民情和地形熟悉,是难得的人才。上级基于需要一个对当地情况熟悉的军官帮助反恐特种部队,才任命他为副司令的。

“陈兄,今天我当着这么多人说了些伤你自尊的话,希望你不要生气,更不要把这种情绪带到工作中去,希望下次开会时你能说出点有价值的东西来,当然我阳某也不是万能之士,很多地方还得仰仗陈兄帮忙。”阳海涛末了不忘说点客气的话,算是照顾一下陈原翟的情绪。

“阳司令放心,我陈原翟也不是孬种,你今天一番话把我惊醒了,我再也不能浑浑噩噩地工作了。我一定会把你的话当做自己的行动标准,做一个新人。我绝对不会生气的,更不会把不良情绪带到工作中去。”陈原翟也是男人,也有血性,终被阳海涛一番话激活了,从此开始发奋图强,真正成为阳海涛的得力助手。

“好了,今天开会不是来批评人的,我来把任务安排一下。由一大队一中队负责到现场控制秩序,那里已经有我们的人接应了。一大队二中队负责从出事地点到磺山森林公园道路的清理和封锁,分配当地驻军和警察的任务,并伺机作战;一大队三中队负责从磺山市区到出事地点的道路的清理和封锁,分配当地驻军和警察的任务,并伺机作战;由二大队负责空中监视和作战,具体一中队负责空中监视,二中队、三中队负责空降后进入森林公园作战,估计敌人已经逃逸到那里了;由三大队负责司令部防守及指挥人员安全保卫;陆军协调处联系森林公园南面的边防军,协助堵截敌人;空军协调处负责联系南方军区空军飞行师,由他们出动战斗机拦击敌人可能逃逸的飞机,出动轰炸机在可能条件下对地面敌人及其防空火力实施轰炸。各部希望在20分钟内到达指定区域,到后立即联系并报告情况,希望这次能有大的收获并能抓住敌人的重要头目。你们有信心完成任务没有?”阳海涛见陈原翟被“激活”了,才把话题转移到今天的真正主题上来。

“保证不辜负阳司令和磺山地区乡亲们的期望!”全体军官表了态。

“好了,现在散会!各部马上按命令迅速到位!”

“陈兄,你可以抽时间研究一下历次血案的作战总结,我敢肯定你绝对会有惊人的发现。”阳海涛给陈原翟安排了真正有价值的任务。

“好的,我现在就开始!”看来陈原翟被真正“激活”,变得雷厉风行起来,这才有点军人的味道,男人的味道。

看到陈原翟突然的变化,阳海涛偷偷地笑了。

只过了十分钟,一大队一中队乘飞机到了指定区域,中队长柳云橡少校命令发报员向阳海涛发出电报:“001,001,我是011。我部现已到达案发现场,血案共造成12人死亡,3人重伤。当地警察已经对现场进行了封锁,医务人员也对受伤人员进行抢救,生还的可能不大。死者全部头部中弹,而且是一发即亡,估计是敌人的狙击手干的,而且我们还发现另外一个现象。就是死者从外表来看都比较富有,开的都是自驾车,初步判断是自行组团到磺山森林公园去旅游,我已命令二排和三排沿现场周围一平方公里范围进行警戒和侦察。”在特种部队里一般都用代号进行联络,磺山地区反恐部队的代号是这样分配的:从001到010为司令部及大队长的代号,阳海涛作为司令员,当然就是001了,陈原翟是002,003是陆军协调处的代号,004是空军协调处的代号,005是一大队大队长的代号,006是二大队大队长的代号,007是司令部情报处的代号,008是三大队大队长的代号,009地方协调处的代号,010是训练处的代号,从011开始到045为各中队长及中队级参谋的代号,从051到110为各排长及分队级参谋的代号。士兵代号为四位数,从0701到1999。

“001已收到。很好,继续进行调查,有新的发现马上报告!”阳海涛对于自己部下的出色表现是很满意的,收到信息后马上命令作战秘书谢宏桐上尉发送了回复电报过去。

“011收到!”

“001,001,我是012,我部现已到达指定区域,现已完成道路封锁,请指示!”一大队二中队中队长柯铭阳少校在阳海涛收到一中队电报后两分钟向阳海涛发送了电报。

“001已收到!按原定计划继续行动。”

“012明白!”

“陈兄,有个问题你得思考一下了,这次从一大队一中队发现的情况来看,血案死者都很富有,我觉得从这里面能够发现一些线索,肯定有东西值得我们研究。”阳海涛命令谢宏桐发送完信息,向身旁的陈原翟说道。

“我这十多分钟简单看了一下作战总结,发现大部分血案的死者都是富有之人,我冒昧地认为,几乎每次血案的死者都不是贫穷之人。”陈原翟说出了自己的感想。

“就是啊!天狼军团怎么会只对富人动手呢?而且从每次我们所发现的情况看,死者身上还保留有很多钱财,我们抓到的俘虏也对我们说了,他们不是为了抢劫。难道他们是有仇富心理或者是有什么信仰?”阳海涛也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哦!对了,一大队三中队离市区最近,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小谢,你发报给013,看是怎么回事?”阳海涛大脑运转很快,能从一件事情上迅速转到另一件事。他向身旁的谢宏桐命令道。

“是,司令!”

“013,013,我是001。请问你部已到什么位置?为何久久没有消息?速回!”谢宏桐得令后马上发出了电报。

“001,001,我是013。我部已于七分钟前达到指定位置,但一下飞机就遭大股不明武装分子的袭击,预计有200人,战斗打得很激烈。我部现击毙大量敌人,自己牺牲6人,负伤3人。我部被敌人缠住脱不开身,敌人人数众多,攻势很猛,有向市区进攻的迹象,请速想可行对策。”一大队三中队中队长张语寅少校艰难地命令发报员向阳海涛发送了电报。

“司令,形势不妙。一大队三中队遭敌人袭击。现已被敌人缠住,而且敌人有向市区进攻的迹象。”谢宏桐准备向阳海涛报告,却发现阳海涛已在发报机面前。

“什么大量敌人?要有个准确的数据嘛!一个就是一个,两个就是两个,大量是多少?这小张也真是的,回头该好好批评一下了。”阳海涛对什么大概、可能、大量、很多的词语很反感,他要求的是精确。

“也不能怪小张啊!他正在战斗中,来不及统计嘛!”陈原翟出于为部下考虑,说道。

“陈兄啊!我看就是你平时把他们惯坏了,他们才敢这样。做政治工作可以讲个折中,但指挥打仗要讲求准确,对每一种情况都要精确地掌握。你要改变你的习惯哦!”阳海涛是个直来直去的人,就是对陈原翟说话也不顾情面。

“阳司令说得是,我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养成讲求精确的习惯。”陈原翟似乎对阳海涛的“批评”很接受。

“以后就不要司令司令地叫了,大家都是兄弟。叫我阳老弟就行了,你觉得不好。那叫老阳也行。叫司令听起来很别扭!”阳海涛对工作要求很严格,却是个不摆架子的人,还是希望同僚之间随和一点好。

“好的,老阳。我马上就改口!”

“老陈,你觉得敌人是否在给我们搞声东击西,主要目的在于袭击我们的司令部,在通往磺山森林公园的公路上制造血案只是为了吸引我们的注意力?”阳海涛也改了口,并向陈原翟说了自己的看法。

“我看未必,敌人目前有近3000人,但和三中队交火的敌人只有200人左右,敌人知道我们的司令部有一个精锐特种兵大队防守,加上周围的驻军以及警察,要进攻我们的司令部必须派出大部兵力才行,200人连一成兵力都不到。我认为敌人在离市区很附近的地方对我警戒部队进行袭击才是制造假象,目的在于使我们调回兵力,让我们派到森林公园附近的兵力疲于奔命,他们在半路上打伏击。他们的这招可是很厉害的哦!因此我建议联系空军在空中支援三中队的行动,三大队按原计划防守司令部及市区,其他部队按原定目标行动。当然,命令还得你来下。”陈原翟虽然长期从事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但毕竟在军队这所大熔炉里煅烧了近20年,多少还是有点经验的,他对阳海涛谈了自己的看法。

“我同意你的看法,老陈肚里还是有货的嘛!”阳海涛不免对陈原翟夸赞一番,然后对谢宏桐命令道:“发报给003,要求他们联系南方军区空军司令部,要求调派一个中队的战斗机和一个中队的轰炸机,飞往从磺山市区到磺山市珲琛区东援镇之间900平方千米的地域,支援三中队作战。”

“是!”谢宏桐得令后,马上向空军协调处发送了电报:“003,003。我是001,命令你们马上向南方军区空军司令部发报,要求调派一个中队的战斗机和一个中队的轰炸机,飞往从磺山市区到磺山市珲琛区东援镇之间900平方千米的地域,支援三中队作战。发送完电报后请答复!得到空军回复电报后请立即报告!”

五分钟后,从空军协调处传来电报:“001,001。我是003。我已向南方军区空军司令部发送了请求,南方军区空军已派出一个战斗机中队(7架)和一个轰炸机中队(6架)往指定区域飞去,现在离指定区域23千米。”

“但是老陈,我真担心敌人在离市区附近派出了大量兵力,那样后果真的不堪设想。”阳海涛始终觉得今天眼皮有点跳,他怕出事。

果然,“天狼军团”在从市区通往出发地点一带布置了近千人的兵力,由于行踪隐秘,当地驻军、警察和反恐部队都没察觉,一大队三中队面对的不是200敌人,而是近千人,以100多人的力量对付近千人,其战斗可就惨烈了。战斗打得很激烈,由于是特种部队,没有带多少重武器,一大队三中队显得很被动。敌人像发了疯的狼冲过来,官兵们枪管都打红了,还是没阻住敌人的进攻。而且凶残的匪徒还裹挟了许多无辜百姓,反恐部队官兵的战斗力受到很大的限制。从13:45战斗至15:00,三中队打退了敌人10次进攻,击毙了600多敌人,但是反恐部队也损失过半,并且弹药用尽,被包围在一个不到一平方千米的区域里,处境极为危险,不断有优秀的特种官兵牺牲。幸好空军部队来得及时,对敌实施了轰炸,并在飞机上用机枪对敌人进行扫射,敌人的猛烈攻势才被止住。到最后,敌人只剩下100多人四散奔逃,部分被当地驻军和警察击毙,部分被俘虏。但最后三中队也只有20多人安全撤下来,而且大部分都负了伤,三中队中队长张语寅少校、副中队长马寅德上尉不幸牺牲,三中队现在由二排长罗建铭中尉代理指挥,三中队被彻底打残了。

但是陈原翟的判断并没有错,“天狼军团”把剩下的两千人布置在磺山森林公园及附近区域近600平方千米的地域内,而且由“司令”巴尔多亲自指挥,似乎要同反恐特种部队“决一死战”。所以当三中队那里的战事告一段落,二大队的战斗开始了。二大队一中队的官兵乘直升机在空中用机枪对敌人进行射击,但是由于是在密林,大部分敌人隐蔽在树丛中,射击效果并不好。反而是直升机飞得太低,“天狼军团”的火箭弹获得了极大的优势,不少飞机中弹坠地,牺牲了不少优秀官兵。二、三中队在森林里的作战也没占多大便宜,敌人似乎对磺山森林公园里的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这里面简直成了他们的天地。这两个中队在里面损失也相当大,二中队损失了一个排,三中队伤亡近半。幸好在当地陆军的协助下,将敌人团团包围在森林公园不到10平方千米的范围内。17:00,南方军区空军加入战斗,向密林深处实施低空大面积轰炸,投掷了很多巨型炸弹,森林里顿时爆炸声隆隆,浓烟四起,弹坑密布,珍禽异兽吓得无处躲藏,美丽的森林公园变得面目全非。“天狼军团”遭此毁灭性的打击,顿时处于绝望的边缘。到18:00,剩下的敌人终于顶不住了,在“军团司令”巴尔多的带领下,终于投降了。

这次战斗,历时半天时间,共击毙“天狼军团”匪徒2700多人,俘虏200多人,缴获轻重武器2,600多件,最重要的是抓住了其匪首巴尔多,可谓是大功一件。但反恐特种部队为此损失也不小,有两个中队损失过半,尤其是一大队三中队,几乎没有了战斗力。其他中队也有不同程度的损失。反恐特种部队共牺牲官兵180人,负伤140人,当地驻军和警察也阵亡200多人,而且有100多百姓无辜遇难。当部队把俘虏押下来时,阳海涛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不知道该高兴还是哭泣。不过他的心里很沉重,他总觉得有点不对劲,虽然他取得了全歼匪徒的战绩,却总是高兴不起来。他觉得他现在该做的不是去接受别人的祝贺,去领赏,而是去调查事情的真相。从这件事情开始,阳海涛开始体会到军人的真正意义不只是打仗、杀人,而是去维护正义、维持和平的局面,他也开始思考怎样才能做一个真正的英雄。

战斗结束后,阳海涛其实一刻也没消停。他一边派人组织牺牲官兵、家属的抚恤工作及牺牲人员的尸体掩埋工作,同时兼顾被击毙匪徒尸体的掩埋;另一方面,组织人员写战斗总结及进行部队整训,同时展开对俘虏的审问工作以便从中了解匪患的真相,为反恐战争总结经验教训。幸好陈原翟很好的配合,不然阳海涛准得累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