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中华 第一部分 第十一章 贪玩风流的三皇子(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7/



宰相索尼和三皇子老师魏承谟虽然对三皇子玄烨要求十分严厉,但是还在为官上还算刚正不阿,因此,深得那帮阿谀奉承的佞臣的嫉妒。

天底下皇帝没有几个不风流的,即便你是丰功伟绩如同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也不能例外,顺治皇帝当然也不能例外了。

宫里养着几个身份很特别的相当国色的汉家妓女,专供皇帝享用。之所以说她们是特别的妓女,因为她们的特殊身份,她们都不是从妓院里找来的,而是从京城最大的妓女市场“玉女胡同”里尖上选尖的挑选来的。玉女胡同里面全国各地贩卖来的美女应有尽有,她们虽然同样从事卖淫活动但与妓院里的妓女传统卖淫有所不同,玉女胡同里面有自我吆喝卖肉身的自由娼,有被人贩子贩卖逼良为娼的外地女子,有虽是京城但由于一定的原因被家人卖给人贩子的良家女子,买淫的男子可直接与自我吆喝卖肉身的自由娼本人直接联系,被人贩子架空了权力的卖淫女,则务必要和人贩子联系,进行一番交接,谈好价钱,买卖方才能够成功。胡同里的妓女普遍都被公认比妓院里的要卫生得多。直接和自我吆喝卖肉身的自由娼谈好了价钱,买淫的男方需要给胡同相关负责人、玉女派掌门人(相当于妓院里的老鸨,但是比老鸨管辖的妓女要多得多),交纳一定的税费和保护费,方才可以把自由娼顺利的带出胡同。否则,不懂行业规矩的,必然要吃大亏,非青头资脸,身无分文光蛋一人走出胡同不可。

小太监黄敬为了讨好太子就把宫里隐藏这种特别的汉家妓女的所在地点告诉了太子,太子起初不愿意,后来被说的心动了就在黄敬指引下去会晤了这种身份特别的汉家妓女,那里,然后又在黄敬怂恿下去了玉女胡同。

这一切都让海大富瞧在眼里,此刻海大富正在向孝庄皇太后禀告实情。

“回禀太后,事情是这个样子的,昨夜里,太子爷让黄敬领着,乔装打扮,偷偷摸摸出了一趟紫禁城。去了玉女胡同。”海大富道。

“什么?玉女胡同?”孝庄皇太后仿佛被大黄蜂螫了一口,浑身一抖索,紧张地问,“海公公,你怎么提到这个龌龊地方?太子爷怎么会去那种地方,你听谁造的谣言?这一定是后宫里的某个妃子,想让皇帝废掉太子,让自己的儿子当上太子使的诈,母后千万不可轻信。”佟妃是无论如何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儿子会是那么一个人的。

“啊?去哪儿?海公公,你说玄烨去哪儿?你再说一便。”孝庄皇太后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回太后,太子爷去了玉女胡同。”海大富又重复说了一遍。

“海公公,你听谁说的谣言?切不可轻信,这分明是别有用心的妃子,趁着皇上得了痨病,已经没有多少时日了,想挑拨皇上对太子的不信任,让自己的儿子做太子而散布的谣言,阴谋,简直是阴谋,海公公,你可是个明白人啊,千万不要相信。”佟妃实在不愿意接受自己亲生儿子的太子会去那么一个地方。

“不是造谣,老奴听了几个盯梢太子爷的小公公的回报后,说什么也不愿意相信。于是就在一个小公公黄敬的带路下,跟踪了太子爷,千真万确,几个盯梢太子爷的小公公的回报句句属实,没有半点搀假。太子爷还真去了那么一个地方。老奴再三叮嘱那几个知道真情的小公公严把口风,不要对宫中的任何一个人说。那几个小公公都发下如此如此毒誓:绝不会把这件事情泄露出去半个字,只当是没有看见一般。”海公公道。

现在,听了海公公的话,孝庄皇太后和佟妃都打了一个寒噤,浑身都直打哆嗦。

顺治是这号人物,现在并着呢,太医的说法不一致,大多数说的都是花柳病,是由那些看似比妓院里要卫生得多的妓女传播给皇帝的。

现在小太子又迷上了那种地方,莫非上天要灭亡大清朝的江山?

那时,吴良辅这个混蛋太监,受到干爹鳌拜的唆使,经常勾引皇上去那种脏地方。

现在,该死的吴良辅还没有死,小太监黄敬居然又成了吴良辅第二。

海公公是司礼监的掌印太监。宫内太监称为内宦,机构庞大,共有十二监、四司、八局等二十四衙门,打头儿摆在第一的就是司礼监。而掌印太监又是司礼监第一号头儿,因此也是太监的大总管。地位显赫,素有“内相”之称。他的话在宫内有一定的威信,而且,他几乎没有说谎的历史,所以,他的话权威性是非常大的。因此,孝庄和佟贵妃都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这件事若是传了出去,朝中文武百官,该如何看待玄烨?天下百姓该如何嘲笑我大清朝,说书的还不知道会怎么添油加醋的乱说一气呢。”孝庄皇太后一腔怒气,强忍着不便发作。

这时宫女小翠送上两小碗滚烫的参汤来,佟妃身子不适,不想喝。

孝庄皇太后取一杯呷了一小口,缓缓说道:“做出这等下流事来,不知是玄烨自己糊涂呢,还是受了黄敬唆使。”孝庄皇太后怒气攻心,嫌参汤太热,吩咐侍女另沏一杯花茶。

孝庄皇太后问:“妓女究竟有什么好玩的,孩儿,你说宫里的美女应有尽有,玄烨这孩子为什么偏偏要自我堕落去玩弄妓女呢?造成我孙子今日的这般堕落,我这个皇祖母有一多半责任,你这个皇额娘的有一小半责任,他那个不成材的皇阿玛就不提他了。”

佟妃脸一红,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

孝庄皇太后一阵恶心,想要呕吐,可是又呕不出什么东西,接着说道,“自古以来,皇帝最不成材的地方莫过于找窑姐了。任何一个朝代都不例外,我大清朝刚开国不久,入关第一任皇帝就给子孙开了个不好的先例,也难怪玄烨这孩子会和他皇阿玛一样。放着好端端的宫女不去临幸,却偏要去吃野食,野食又什么好的,不干不净的,这不,当老子的吃出病来了,儿子还要冒这个险!我实在想不通。可是,在几个孙子里面,又没有比玄烨这孩子更有才华的,所以,我一时实在舍不得废掉他这个太子啊。只盼他能迅速回头是岸!”

“玄烨以前不是这样的,他出宫回来怎么变化这么大啊,居然私自出宫逛玉女胡同来了。母后你不觉得这里面有什么蹊跷吗?”佟妃紧张而又带着几分疑惑地道。

说起这黄敬带金清龙去逛玉女胡同找妓女,此事已经有三五个月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