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战俘的悲惨遭遇:艾森豪威尔一声令下 百万德军受虐亡

卿云至上 收藏 1 1509
导读: 1945年,在反法西斯同盟国打击下,德国和日本先后于5月和8月宣布向同盟国投降。由于艾森豪威尔实行了一套美国“战俘新思维”,大量德军战俘死于人为地饥饿、疾病和无医无药。虽然对于受虐致死的德军战俘数量,几十年来都有不同的说法,但有一点勿庸置疑——很多战俘都遭到非人待遇。 詹姆士·巴克切:一百万德国战俘被虐待致死   加拿大作家詹姆士·巴克切的1986年去法国访问二战时法国抵抗运动英雄RAOUL LAPORTERIE。 在查找了众多的资料和访问了众多的当时人后,他意外发现了一个惊人的,却很少为人所

1945年,在反法西斯同盟国打击下,德国和日本先后于5月和8月宣布向同盟国投降。由于艾森豪威尔实行了一套美国“战俘新思维”,大量德军战俘死于人为地饥饿、疾病和无医无药。虽然对于受虐致死的德军战俘数量,几十年来都有不同的说法,但有一点勿庸置疑——很多战俘都遭到非人待遇。


詹姆士·巴克切:一百万德国战俘被虐待致死


加拿大作家詹姆士·巴克切的1986年去法国访问二战时法国抵抗运动英雄RAOUL LAPORTERIE。 在查找了众多的资料和访问了众多的当时人后,他意外发现了一个惊人的,却很少为人所知的秘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在美军的德国战俘集中营里,有一百万已经投降的德国战俘死于人为地饥饿、疾病和无医无药。他用了三年时间查访了当时盟国(美,英,法,苏等)的政府档案,与当事人谈话。记录了以下事实。



至1945年五月,德国向美,英,法三国投降人数的分布大致是:蒙哥马利的英军受降50万德国俘虏,英国-加拿大联军受降二百万人,这些俘虏大多数在德国投降后放回了家,其中有30万人被送往法国作为“重建法国”的劳动大军。美国在欧洲和北非受降五百二十五万人。美国处理德国战俘的作法不同于英、法、加等国。


当时驻欧洲盟军最高统帅部司令是艾森豪威尔将军,不愿与英军合作处理德国战俘。因为英国人按照日内瓦公约处理战俘,即:战俘在吃饭,住宿等基本生活条件方面不能亚于俘虏他们的军队的士兵待遇,有与家人通信的自由,红十字会定期访问战俘营地。


艾森豪威尔决定自搞一套。在1945年4月,他提出一项建议,建议将德国战俘分成两种等级:1、投降的战俘。2、缴了械的敌对武装力量。第一类人按日内瓦战俘公约处理,第二类人,按照艾森豪威尔的指示,仍旧按敌对武装力量处理,即,即使他们投降了,也可以杀死他们。实际上到了1945年8月,所有的德国战俘都归入了第二类,即缴了械的敌对武装力量。英国拒绝了这一建议,美国就在他们自己的战俘营开始执行艾森豪威尔的指示。


从1945年五月国际红十字会的材料表明,所俘获的德国战俘的健康状况,除受伤者外,基本上是健康的。但是在美军的战俘营里,情况迅速地恶化。


詹姆士·巴克切在《其他的损失》一书中宣称,在二战结束前后,在所谓“解放”欧洲大陆的美国军队的战俘营里,有接近一百万德国武装部队战俘由于饥饿和美军的故意虐待而死亡。


这个数字在西方历史学界引起巨大震动,对巴克切的数字提出肯定或者质疑的论文大量出笼。但无论这些论文的作者同意或者否定巴切克的具体数据与否,他们最终也不得不承认如下事实:“美国人曾经像纳粹分子那样残忍地对待德国战俘”。



德国战俘的悲惨遭遇


后来一个美军战俘营卫兵在他的《艾森豪威尔的死亡战俘营》一文中,回忆了在莱茵河附近的一座关押德军的战俘营中的见闻:五万多名德国俘虏被带刺的铁丝网圈在无遮无掩的野地上,他们被迫在潮湿多雨而且寒冷的天气里,在泥地上睡觉。吃的饱饱的美国士兵眼看着德国人吃着用野草做成的汤,同时在没有厕所的情况下,像畜牲一样在自己的粪便中睡觉,然后开始慢慢地悲惨死去。当有些美国士兵将食物扔过铁丝网后,美国军官们甚至威胁要枪毙这些“不守纪律”的战友和部下。而当德国妇女们向铁丝网那边的德军战俘们投掷食物时,美国军官则玩起了真格的:一直把枪里的子弹全部打完才肯罢手,他们把这叫做“打靶训练”。纳粹德军在东部战线对付苏联战俘和敢于向他们提供食物的苏联平民的手段,美国军人无师自通的全会了。


这种情况在美国人的众多德军战俘营非但不罕见,而且是及其平常普遍。众多见证人描绘的不同的美军的战俘营,几乎全都是一个样子的:德国们战俘们被赶到露天下用铁丝网围起来的黄土坡上,既没有给他们营建遮蔽风雨和太阳的房屋和帐篷,也没有提供有树荫的场所,甚至连一床毯子都没有。德军战俘在多数情况下,只能自己用手在地上刨洞,然后象地老鼠一般蜷在里面躲避风雨和烈日的侵袭。而那些身体孱弱,无力刨洞的人,就只能在露天里任凭风吹雨打,为了抵抗彻骨的寒冷,惟一的解决之道就是一堆人挤在一齐以彼此的体温取暖。但那些有洞住的人有时也不值得羡慕,碰上大雨,土洞的泥土松动而塌方,他们就被活埋在里面。


这还不是主要问题。主要问题是战俘们得不到食物和饮水。当时的情况并不是食物缺乏,由当时盟军和国际红十字会披露的材料,美军在欧洲的食品总部有大量食品囤积,国际红十字会有十万吨食品储存在瑞士,但是饥饿却在战俘营里蔓延。


一位当时只有18岁的德国战俘,战后成为历史学家的Charles Von Luttichau回忆道:“我们住在周围围着铁丝网的,非常拥挤的露天土坡上,食物异常缺乏,一天吃一顿,数量只有美国士兵的十分之一,很多人迅速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我向一位美国军官说,他们这样作违背了日内瓦公约,他回答我:‘日内瓦公约与你们无关,你们没有任何权利。’”


有两位曾经在美军驻欧洲医疗队工作的医生James Mason和 Charles Beasley曾视察过位于 Rhine的战俘营,在1950年他们写道:“大约十万名衣衫褴褛的人挤在齐膝盖深的泥浆里,肮脏,憔悴,瘦弱,目光无神……”疾病很快在德国战俘营里蔓延,主要是痢疾、伤寒、坏疽和肺炎。


美国的军医还有记载“极度营养不良”和“衰竭”而死亡的。由于营地里没有厕所,患痢疾和伤寒的病人,能动的还走去铁丝网内大便,走不动的就只能就地解决,躺在泥地上的病人常常是全身糊满自己的大便。这无疑加速了疾病的传播。国际红十字会要求视察战俘营的要求屡次被美军拒绝,战俘在无医无药的情况下,生命“自动地消失”了。这是造成战俘大量死亡的主要原因。


另一位战俘Wolfang Iff回忆道:“在我所在的战俘营里有一万人,每天有三十至四十具尸体被抬出营地。我曾经作抬尸体的工作,我们把尸体放在手推车上运出营门外,脱去他们的衣服,一层层地装进铁皮车厢码放起来。”




美国人的生财之道




精明的美国人很快就从这些德国战俘身上发现了生财之道,他们开始用救命的食物和对某些德国战俘来说比食物还宝贵的香烟来搜刮战俘们身上他们认为值钱的东西,或者说“纪念品”。


在战俘营外也是如此,德国男人一面向美国占领军抱怨俄国人是怎样打死了他的男孩,强奸了德国妇女,一面把自己的妻子和女儿献上以换取在恶劣条件下急需的物资。


一位德国妇女曾在日记中愤怒地指责俄国士兵在强奸了她之后只留下了一个烟盒(按一个苏联老兵的说法,一般只给一个肉罐头)。在美国人身上,他们能得到的更多。


几十年过去了,大量的战俘最终消失了,他们的相关档案材料也被销毁。在这种情况下,很难判断詹姆士·巴克切所谓“百万战俘”死亡之说是否准确,但大量德国俘虏由于美国“战俘新思维”而死去的事实则是确凿无疑。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