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玩枪是在新兵连的时候,冬天那么冷,我们每天早上5点就起床开始叠被子啦,新被子那个难叠哟,起码要一小时才能叠成豆腐块似的.第一个月就是在队列训练和军人军姿中过去的,那个日子叫难熬......第二个月开始训练操枪,拿着那沉甸甸的八.一式全自动步枪,用各种各样的电影里经典的造型摆遍了酷丝,心里那个美啊....班长在旁边冷冷的来一句:别高兴,有你们好受的.一丝寒意从我的脚跟直冲头顶.接下来的日子,印证了班长的话,每天没完没了的操枪队列动作,10几斤重的铁疙瘩在两手和身体上变换各种各样的姿势,我当时就感觉是吃饱了撑的,会打打了准不就行了嘛,但是我错了,后来才知道为什么中国的军人操典是世界第一的,原来是这样练出来的.还有,大冬天的,地上还有积水,我们就拿雨披铺着趴在上面练瞄准,一练就是半天,真TMD不是滋味.不过严格的训练带给我很好的回报,第一次实弹射击5发子弹我就打了3个10环2个9环,从那以后我就爱上枪了.



1992年在上海武警5支队的服役时候,一日部队去打靶,第一次打79式微型冲锋枪。打靶结束,按常规要验枪,就是查看枪里是否有子弹没有打掉,以免发生危险。(枪口朝天,拉一下枪栓,然后击发,如果有子弹也就打上天了,伤不到人了)于是我顺手拿了一支枪,站在最后一排。当时我也没有注意,枪口也没有对天,就斜斜的对着前面,要知道我前面站了好几排的人啊,随着验枪的口令下达后,就听见噼里啪啦的枪栓声,然后就是击发扳机,我没有拉枪栓,就想扣动扳机的,不知道当时怎么忽然又灵机一现,想了一下还是拉了枪栓,结果看见了一颗子弹从枪膛里面退了出来,绝对把我吓楞了,要知道如果我不拉一下的话,我前面的战友不知道哪一个要牺牲在我的枪口下了,而我就要到监狱去蹲点了。也许到现在还在里面呢,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们国家也就少了一个党员和三等功臣了。:)幸亏我的运气还不赖,天大地大我命大也。


本文内容于 2007-9-4 22:46:40 被上海武装警察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