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青”误国的实例——英阿马岛之战

fhwmh999 收藏 140 17892

在经历过海湾战争的高技术风暴之后,我们现在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制海权和绝对制空权的国家怎么敢向另一个比自己先进且强大许多的国家发动一次赌博式的挑战。的确,没有十足的把握,即使是大国,也不敢对另一个小国肆意发动战争。当年越南在中国边境频频挑衅,但是中国政府并没有象一个大国一样立即作出强烈的反应,虽然按照今天某些愤青同学的观点,中国应当对一切挑衅都施加更为凶狠的反应和最为残酷的报复。不过战争就是战争,一场局部战争所消耗的人力物力财力甚至可以把俄罗斯这样的大国搞得精疲力竭,就更不用说经济形势风雨飘摇的阿根廷了。


阿根廷人一直坚持自己对马岛(也称福克斯群岛)拥有主权,而且试图通过外交手段来解决问题。而且事实上阿根廷人也曾经控制过马岛,只是后来在美国人的一次洗劫中丧失了对马岛的控制权,而英国人渐渐认识到了这片岛屿的重要性,在19世纪初占领了这个战略位置极其重要的群岛。而恰恰是因为拥有了这个群岛,英国海军有了一个重要的远洋基地,从而在一战的时候沉重的打击了在这附近出没的德国舰队,保障了海上交通线的畅通。


多年以来,阿根廷人一直试图通过影响国际舆论的方法来夺回对马岛的主权。然而在那个时候,号称“日不落帝国”的英国是绝对不会轻易的交出马岛主权的,况且连阿根廷人自己也对要回马岛没有什么信心,马岛上的岛民都是英国移民。在马岛海战之前,英国人在马岛的统治一直持续了140几年。


阿根廷人似乎不知道什么叫战争,好象近百年来阿根廷人只是在内战中体会了所谓的战争。他们缺乏和大国军事接触的机会,只是偶尔从美国人法国人那里得到一些相对落后的军事装备,并由他们帮助训练一些兵员、建设一批军事基地。


阿根廷没有一个象样的空军,尽管他们的飞行员在日后的马岛海战中被证明十分出色。阿根廷的幻影、天鹰、超级军旗飞机根本无法和英国的海鹞舰载机对抗,而且阿根廷人的航弹是13年前从美国进口的,质量已经无法保障。


阿根廷的海军也并不怎么象样。仅有的一艘航空母舰仅仅是二战时期的水准,阿海军的第二大战舰——一艘叫“贝尔格拉诺将军”的大型战舰排水量为1.1万吨,仅仅是轻巡洋舰的水平,阿海军的其他战舰无论从质量上还是从数量上都无法和英军抗衡。


至于阿根廷的陆军,士气低落,战斗力低下,士兵缺乏训练。在日后的马岛之战里,被精锐的英国特遣舰队陆战队大了个落花流水。


不管怎么说,阿根廷人是战争的发动者。难道他们一直看不出来自己的劣势?他们有什么根据自信的以为,只要出动一支军队,占领了马岛,然后以逸待劳,就足以击退从万里之外远洋跋涉而来的英国特遣舰队呢?是仅有的五架‘超级军旗’攻击机和那仅有的五枚‘飞鱼’式反舰导弹?还是海军里仅有的那几艘落后的大型舰只?抑或是他们数量占优势却质量低下的一万多名陆军士兵?


要解决这个疑团,就要从阿根廷当时的总统、军人政权的领导人、陆军司令加里铁尔说起。


阿根廷当时是军人执政,军队的领导人就是政府的领导人。当时,阿根廷经济一团混乱,军人政权残酷的军政措施尽管控制了阿根廷混乱的局势,却也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白色恐怖”,人心惶惶。为了转移国内民众的视线,把国内民众的不满转移到其他地方,这位军职任期将至的总统着实下了番苦心。


不能不说,这个并不年青的总统却具备了和今天我们国家中一些愤青同学一样的心理:轻视困难,主观臆断,妄自尊大。他蛮有信心的以为,象英国这样的大国是绝对不会为了争夺马岛这个小地方而劳师袭远,跑到南半球的马岛来和阿根廷打这么一场劳民伤财的大战。而且,他过高的估计了自己军队的作战能力,认为即使英军来到马岛,就凭借马岛为基地,阿军完全能够击退他们,迫使英国承认阿根廷对马岛的主权。


加里铁尔和后来在海湾碰了一脑袋血的战争狂人萨达姆有些相似,都是过高估计了自己军队的实力。但是又略有不同:萨达姆十分重视外交手段的运用;加里铁尔则连外交手段都懒得运用。和一些愤青的行为举止很相似,加里铁尔做事情易冲动,不计后果。阿根廷在对马岛用兵之前,一直没有去争取国际舆论的支持,甚至没有去争取美国——这个阿根廷的重要盟友—— 的支持。美国国内舆论呈现对英国一边倒的趋势,当然这和美英之间的历史渊源有关,但是也不能忽视阿根廷人没有主动出击占领这块宣传阵地所带来的消极影响。阿根廷驻美大使起初试图改变舆论上一边倒的局面,也曾经使报纸上出现了相当一部分支持阿根廷的文章,然而当他发现同情英国的舆论依然占据主流的时候,他就放弃了继续争取下去的举动,而转入放任自流的状态。同时,在其他国家的阿根廷外交官们也并没有做什么成功的外交努力,这和加里铁尔总统的领导不力有直接的关系,倘若他能动员一切宣传机器、使用一切外交手段来争取稍微有利的国际舆论,那么阿军也不至于落入后来的境地。


或许加里铁尔是认为,既然要打了,就要用军事手段说话。那么让我们来看一看他的军事手段吧:


在马岛争夺战中,战争刚一开始,英军的直升机就重创了一艘阿根廷潜艇,而在这个时候,阿根廷的军队居然不知道英国特遣舰队已经来到马岛;


马岛之战开始后不久,在英军封锁区边缘海域,阿根廷一方面过于相信英国人,一方面没有足够的战争经验,海军第二大战舰“贝尔格拉诺将军”号被英国潜艇用一枚和这艘战舰同时代(二战)的老式鱼雷击沉;


在岛屿争夺战中,英军以400余人的兵力,击毙阿军250余人,俘获阿军1400余人,几乎是以一敌四的情况下攻占了南佐治亚岛。而登陆作战的理论创始人认为:登陆作战攻击方必须要有3:1的兵力比,不知道这位将军见到马岛之战的局面会作何感想;


尽管阿军空军沉重的打击了英国舰队,击沉了先进的“谢非尔德”号导弹驱逐舰,还击沉了“羚羊”号护卫舰等、击伤了“朴茨茅斯”号护卫舰等,一共击沉击伤英军18艘战舰。然而他们自己也付出了117架飞机被击落的代价,几乎整个阿根廷空军覆没在了马岛上空,而且,他们13年前从美国进口的航弹,臭弹率高达 50%;


阿陆军缺乏足够的战斗力,没有作出顽强的抵抗,甚至没有制订一个守卫马岛的计划。在没有工事、缺乏有效组织的情况下,一万多陆军士兵没有作出什么有效的抵抗,就在饥寒交迫中放弃了马岛。


而且,阿军并没有等到从西德购近的数艘先进护卫舰到达就迫不及待的发动了战争,根本没有为扭转自己在海空大战之中的劣势而作出积极的努力。


其实不止是加里铁尔总统,整个阿根廷也处于一种狂热的、不冷静的状态中。且不说阿根廷当时收回马岛是否有必要,即使是从双方的力量对比当中也能轻易的看出来阿根廷没有能力收回马岛。而阿民众的狂热影响了阿政府的决策,使得阿根廷军方认为它的军队士气高昂,有决心保卫祖国。在阿根廷决定武力收回马岛之后,阿根廷首都举行了大规模的游行集会,支持政府收回马岛的举动,并把加里铁尔奉为“民族英雄”,这大大刺激了加里铁尔总统,使其大胆的进行了一次毫无胜算的冒险。而在英国舰队来到马岛之后,阿民众依然狂热的支持政府为了保卫马岛而打一场耗尽本国军力的局部战争。这种愤青心理支配下的整个阿根廷,根本不可能客观的分析局面,结果只能是自取其辱。马岛之战,不仅没给阿根廷带来什么荣耀,反而带来了国内局面的进一步动荡和新的耻辱。


那我们再去看一看阿军队的情况吧:


在马岛之战中,阿军军无斗志,组织不力,作战也不积极。使得数量不占优势的英军从容的歼灭了数倍与自己的阿军,而且阿军后勤保障十分不得力,并没有为战争做足够的储备,等到补给线被切断之后就束手待毙,没有组织一次象样的反击。士兵都迫不及待的想“离开这个鬼地方”。


这些士兵,正是最狂热的年龄,也有着最多的幻想。许多和他们一样年轻的在阿根廷国内的的青年们狂热的支持政府保卫马岛。我想,他们进入马岛之前,也一定是狂热的支持政府收回马岛的决定的。这些具备了愤青特征的青年们,当他们在国内的时候,肯定也象今天我们所见到的愤青那样,嘴里说着要如何如何奋勇,如何如何顽强,要和敌人战斗到底。而真当他们见到了马岛,经历了上面的糟糕环境之后,唯一的愿望就是“离开这个鬼地方”以至于军无斗志,没有抵挡住英军的攻击。


青年人的狂热,本身是一件好事,这种狂热使得青年人较老年人更有目标,更有追求。可是,如果不对这种狂热加以控制,就难免变成盲目。如果这种盲目成为了主流,变成了蛮干,那么——马岛上阿军损失掉的117架飞机、11艘舰艇、一万多士兵、以及难以洗刷的耻辱,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它充分的证明了这种蛮干没有什么好下场。


在今天,我时常听我周围的同学发泄对周边和中国有领土纠纷的国家的不满;也时常在网络上看到所谓对日本报复的言论;仇日和仇美,在我所在的理工大学里绝对不缺乏拥护者;对于国家的部分外交政策,认为有点软弱的人在我同学里不在少数。


愤青心理中的急噪,不能也不可能成为一个国家的主流声音,否则,就会祸国殃民。



其实,看一看历史的镜子,马岛前事,就是后人之师!


3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