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叫做放弃

Macdef 收藏 91 386
导读:[B][face=楷体_GB2312][size=12] 斌是在一客户引荐下极其偶然认识的,我们还是同行。   初次相见,很普通的一个男孩子,没什么特殊的印象,那次会面后也就没怎么接触过,在接近遗忘的边缘时,有天晚上我接到了他的第一个电话,原来是在市场角逐中碰到了我的同事,斌当作一个笑话讲给我听,第一次在电话中交流,聊得很欢快也很轻松。   从那次后,我也偶然打电话给他,抱怨工作中的不顺,因为是同行,大家都很好理解并可以相互安慰。有天,斌从JN出差回来后告诉我他失恋了,女友是一个在JN读书的女孩子

斌是在一客户引荐下极其偶然认识的,我们还是同行。

初次相见,很普通的一个男孩子,没什么特殊的印象,那次会面后也就没怎么接触过,在接近遗忘的边缘时,有天晚上我接到了他的第一个电话,原来是在市场角逐中碰到了我的同事,斌当作一个笑话讲给我听,第一次在电话中交流,聊得很欢快也很轻松。

从那次后,我也偶然打电话给他,抱怨工作中的不顺,因为是同行,大家都很好理解并可以相互安慰。有天,斌从JN出差回来后告诉我他失恋了,女友是一个在JN读书的女孩子,两人相识于网上,网上恋了三个月,网下又恋了三个月,等感情成熟时女孩子希望他能到JN与她相守,但斌的事业在QD,他不可能履行女孩的要求,所以就凄凄惨惨地分手了,那次在电话中我不停地安慰他,能感觉得到他的心痛与落寞,也许这个时候的人是最愿意找到一个倾听者,一解他的烦闷,而斌就在此时牢牢抓住了我,多次找我陪他聊天,压马路,出于对他的同情,我不忍回绝,如果没什么重要事尽量遂他愿。记得那时最晚陪他压马路到凌晨一点多,之所以还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那天晚上斌忽然问我:“其实像我们这样的年纪都挺渴望感情的滋润,难道你就不想吗?”

因为我一直在扮演倾听者的角色,对于我自己的事他没怎么问我也只字未提,当时我一愣,但也没怎么在意,只简单的说曾经经历过,但现在不想也没精力想,说完我就走了,他在背后目送着我回家,眼里有些复杂的东西。

没过几天,就逢五一大假,因为平时工作极其忙碌而紧张,便很想在大假时好好休整一下,我想到了好久没去的酒吧,便约了一个同事同往,因她叫了她的男友,所以我又想到了失意的斌,正好趁这时拉他出来解解闷,打电话给他时他很爽快地答应了。

那晚,我们先在KFC用完餐然后约上我那个同事一起前往城隍庙附近的一家“老兵”酒吧,进入久违的环境,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醉酒是隐藏在心里很久了的一个想法,所以那天趁好心情我自个自灌了好多啤酒,直到出现晕乎乎飘飘然的感觉,才打住,当时我那个女同事被我这突然的举动吓住了,一直问我有没有事,是否醉了,其实那时我的意识相当清醒,虽然当时脸己扉红扉红,而斌在一旁也一直问我有没有醉,在他们一再怀疑的目光下,我很知趣地喝了解酒茶,脸终于退下去了,走出酒吧,己尽凌晨,但大家都没有要结束的意思,所以就沿着马路茫无目的的逛,当时,我的女同事与他男友走在前面,我和斌跟在后头,走了一段后,我们自嘲像两个小跟班,斌提议说不如我们玩失踪,我击掌为盟,俩人就偷偷溜了。

我们在一家还没打佯的店里买了点东西,然后他啃苹果,我嚼冰激淋边走边吃,不知不觉就踱步到西湖公园,此时西湖己几乎没人了,偶尔也碰到几个夜里乘凉的人。走得累了,我们便在湖边找个了石凳相依坐下,收拾完各自手里的东西,我们就天南海北地聊天,后来因冷风的关系,身上单薄的夏衣己无法抵御凌晨的寒意,我坐在石凳上一个劲地喊冷,把坐在一旁的斌搞得手足无措,因为当时他身上就一件衣服,而我一直打颤,斌没办法只好试探着来抱我,我没拒绝,坦白说我喜欢他的那种拥抱,可我不知道自己是从何时真正喜欢上他的,后来熟了,斌就顺势把我揽入他的怀里,用臂枕着我的头,那时睁开眼刚好可以看到满天的繁星,所以我们就谈星星,谈月亮,渐渐感觉有点乏了,我提议回家,可斌明显的恋恋不舍,一再称再坐会就走再坐会就走,一拖又拖了一个多小时,一次次的催促都被他挡了回去,我就索性在他怀里闭目养神,虽然眼睛闭着,但我能感觉得到他在注视我,感觉得到他的脸正向我的脸靠近,最后用他的下巴蹭我的脸,我笑说胡子好扎人,但斌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而是我越笑他越扎,我就用手去挡,但却被他一把攥住手腕动弹不得,看我这样,斌趁势俯下脸,我怎么躲也躲不开他的唇,他极其温柔地吻了我,脑子一下子出现空白。

后来,在我的一再要求下斌终于肯放我回去,走在路上,可能是酒精起了作用,我一个劲地打着寒颤,斌就走一段抱我一会,有时也吻我,那晚真得被他的如此温存搞得有点晕乎乎了,自己的意识己很淡薄,说不出是种什么感觉。

那个西湖之夜,我们被彼此所吸引,两天后他找我去他的单身宿舍,因他想回绍兴的家探亲,我没有理由拒绝,便欣然前往,没聊上几句天,斌就怪怪地盯着我看,我被他盯得由莫明其妙到很不好意思,就装着要去打他,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把我揽入怀,不由分说就来堵我的唇,我又一次的不知所措,推开斌后我故意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却涨红着脸不好意思直白,那样子可爱到了极点,其实什么都不用说我早心知肚明,于是又笑着去捶他,他没躲,又把我揽入怀中,从那天开始,我们就开始交往。

因为工作的缘故,我跟他都挺忙,大家只能在周末聚一下,但是因为有了期盼,每天都会开心,聚在一起时,常常两个人去菜市场买各自喜欢吃的菜,然后一起烧一起吃,那种感觉很温馨,简单而快乐,不在一起时,也会在网上碰到或互致电话问候偶尔发些短消息,工作再忙一想到有他在,也会感觉很轻松。可快乐的日子往往都是转瞬即逝的。

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争吵是缘于我对他的一次玩笑性质的试探,但没想到的是这次己失败告终的小测验竟引燃了潜藏在我们之间的信任威机,因当初走到一起时,我们并没对对方有较深入的了解,小小的别扭让矛盾升华,是我们始料不及的,那次的矛盾就像一堵无形的墙隔开了彼此的距离,斌发手机短信说希望能好好审视这段感情,而我也随之陷入思考中,我们就这样沉默了近半个月,事实上我一直在等斌的电话和短信,但斌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惶惶然下,我决定由我来揭开谜底虽然我己猜出最终的结局,但我还是一无反顾地做了,与其这样拖着不如早一点让我们看清彼此在各自心中的位置。

当时正值六月份的世界杯热,而那天正好有中国对巴西的球赛,我们相约下班后在我所在的写字楼下面见面,斌提议说先去看球赛,那晚从来不看球赛的我耐着性子陪他在我公司附近的KFC餐厅看完整场球赛,走出KFC,我们踱步到临近的三江口,路上谁也没说话,我知道该表明的东西最终还是需表明,选了个水池边入坐,我和斌促膝长聊,斌说了他的顾虑和感受,他认为自己目前是创业阶段,而当时公司正陷入困境,己无力再去涉及感情的事,他还是怀念以前自由式的单身生活,但希望以后我们还是朋友,我不知他这席话是不是他的真心话,我无从去辨别,但是我知道我所能做的唯有接受,我对他说我尊重你的选择,但丢下一句:“无从开始也无从结束。”

我是微笑着说这句话的,但一转头我却流泪了,分手时我们沉重地互道再见,却又不约而同地回首相望,心里纵有万分的不舍我也只有紧闭唇齿,我选择放弃,但放弃谈何容易,因为长久以来,斌是我第一个真正喜欢的男孩,逃离那个伤心地后,我一个人直奔迪厅,在强劲的音乐中我放纵着自己,也放纵着汩汩的泪海。

凌晨回到家,我靠着门框,泪又一次的夺眶而出,入睡时第一次为情所伤,为男孩失眠。

第二天是星期天,一上午我盯着电视屏幕不由自主地暗自垂泪,眼睛红得像桃子,回想着以往甜蜜温馨的点点滴滴,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临上班时,心里己渐渐平复,我又像往日一样投入忙碌的工作中,此事也未对人有任何提及,小心的掩饰着内心的伤口。

原以为一切会就此结束,但往往越想忘记一个人时越是对他铭心刻骨,虽然我努力控制自己不去想他,不发他短信,不打他电话,但每次上网都会忍不住去看他的QQ头像,自己也劝自己这又何必呢,可是根本就无从控制。

之后的一个月,有天晚上刮起了特大台风,我家的周围一律断电,当时时间尚早,由于我己习惯于很晚入睡,可又因断电什么事情也做不了,便只有打朋友电话来消解断电的无奈,奇怪的是那天能联系上的朋友却极少,当电话簿的资源几近枯竭时,我想到了斌,便不由自主地拨了他的号码,第一次接通后当电话那头那声熟悉的“喂”传来后我条件反射地挂了电话,我不知该不该打这个电话,接通后我又该说些什么,一番犹豫后我又再次拨通了斌的电话,这次当斌的声音再次从电话那头传过来之后我没挂断,我试着用以前那种欢快的口吻与他聊着,斌对我的电话甚感意外,感觉得出他有丝掩饰不住的惊喜,还略带调侃地说怎么这么久没跟他联系,听得我一头雾水,那次的交谈又似回到了初相识的时候,使我聚集在心头的阴郁缓解了不少,挂完电话,我很庆幸还能与斌做朋友,这之后的电脑故障让我很自然地想到了他。

有天晚上,我又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脑,可当电脑运行一半时忽然当机,怎么重启也无济于事,因当时需赶个工作方案,所以我想到向斌求助,电话中斌很仔细地聆听了我的故障描述,并依依指示我如何排除,但以我的一招半式根本对电脑动弹不得,正在我苦思冥想时,斌很解人心地主动提出安排个时间上门为我检修,对他的如此热情我着实有点纳闷,不过也没想那么多。

第二天,我俩借用午休时间赶往我家,那是我第一次单独带男孩子回家,虽然仅为修电脑,但自己感觉还是有点异样。到家后,我安排斌在楼上修电脑,而自己则在楼下忙乎着两人的午餐,旦斌下楼时午饭也相继出炉。吃饭时,我们又恢复了以往的自然与诙谐,尽管那天斌最终并没把电脑修好,但我还是很感激他那份心意。

电脑事件后,一切又恢复如初,斌照忙他的,我也仍忙我的,两人又一次地断了联系。没过多久,我在工作中碰到一次机遇,可以去外地一家公司更好地发展,因看重了那家公司良好的学习环境,而自己本身的工作也己让我感到心累,是挺想换个环境,稍作思考我便决定跳槽去那家公司。

在临走前的一个星期,我打算把手头上未完的一个业务单子交由斌去做,同时也好感谢他那次的帮助,在QQ上给他留好言,并约好时间,在将离开QD的最后一个周末,我顶着烈日带斌去拜访了那位我己联系得很熟了的客户,到客户那,我和斌又像初相识那会极其自然地谈笑风生,与客户相处得很融洽。谈判结束后,我笑着让斌请客,可他却面带难色地说“要不下周吧”,当时我冲口而出“下周我都不在QD了”,话音刚落,斌一愣,疑惑在看着我,问我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要出远门,我想话即己出口,说出来也无妨,于是就如实相告,斌听说后显得很意外,追问我打算去哪,需多久,当时我并没深究他问话的含义,我随便说了个两年,但去向我保留了。

在回市区的公交车上,斌一直问我要去哪,我含笑不答,只是告诉了一下我的行程日期,他在一旁掰着手指数日子,只是简单地说了句“这么快啊”。虽然斌装的很平静,但我感觉得出他内心正思潮涌动。

车到市区后,斌忽然改变了主意,只字不提公事,隐埋应酬说请我吃饭,我笑着打探:“该不会是为我践行吧”“算是吧。”斌笑笑说。因为当时离吃晚饭尚早,斌就陪着我逛街、逛商店,很奇怪那天他居然有那么好的耐性,要知道平时他对此是很不热衷的,浅意识里我知道斌是想弥补什么,但当时我并没有向他剖析,因不想破坏这难得的气氛。

天暗下来时,我带斌去了一家我很喜欢的川菜馆(我们这里的川菜馆很多的),待菜上桌时,斌一个劲地往我的碗内夹菜,自己却吃得很少,不明白斌是吃不下还是真希望我多吃点,对于他的种种体贴与照顾我一并接受,默默地咀嚼着这最后的而又短暂的幸福。

晚宴结束后,斌并没提议送我回家,原以为他会这样做,那天是周末,街上很热闹,我无目的的边走边看,斌则默默无语地陪着我,那天他出奇的好,对我言听计从,我也乐得享受最后的温馨,走着聊着转眼又到了滋生我们感情的西湖,只是那天因周末人出奇得多,而且多半是情侣,我跟斌找了个较僻静处,在湖边相依坐下,只是这次并没相偎。斌跟我漫无边际地聊着,却只字不提我的即将离去,其实那时真希望他能对我说点什么,从他的不时的低头沉思我也知道他心里有很多想法,但我没勇气先提,后来我也曾试探地问他的一些想法,但斌总是笑而不语,眼角转向远处,感觉目光似深遂又似迷离,最终我放弃询问,我相信斌若是想告诉我,他自然会说。

凌晨一点,我提议回家,斌依然无异。无语地陪着我走在夜幕中的树荫下,又是难忍的沉默,抬首望天,是一片灰蒙蒙的天际,一如我的心情。路上,我突发感慨,很想让斌最后拥抱我一次,于是我跟斌说我有个请求,斌看看我,嘴角出现一条弧线“你说吧”。可是我踌躇了好久依然不知该如何开口,斌见我许久未语,意外地对我说,“其实我知道你想要什么”说着,就附身要来吻我,我一闪,忙说“不是的,只要一个拥抱就可以”言毕,我就张开双臂,也顾不得女孩子的羞涩与矜持给了斌一个暖暖的拥抱,斌也热烈地回应了我,双手紧紧地环着斌,感受着他身上渐行渐远的气息,心里思绪万千,离开他怀抱时,眼睛正好与斌的目光相碰,默契地又一次相拥而吻,这一次我吻得很热切,因我想铭记这一刻的感觉,同时也深知这将是我们的最后一次缠绵。

临分手时,我伏在斌的肩上微微颤抖,斌问我是不是想哭,我无语,尔后对着他耳低语道:“我们往各自的方向走,不要回头。”“好的”斌最后一句话冰凉如丝,好像一把利刃划过心迹,霎时心痛的感觉袭上心头,真希望他这次能持反对态度,但他却什么也不想挽留,我义无反顾地跑开了,随着身体的颤抖,泪潸然而下。没走多远,我还是忍不住回头望斌,他己消失在夜幕中,望着忧忧荡荡的路灯,泪在那一刻泉涌而出。

两天后,我坐在将要离开QD的客车上,用手机最后给斌发了条短信:

“我真得很喜欢很喜欢你,但我会很努力很努力地忘了你”

二十分钟后,收到斌的回言:

“一路平安,你会找到他的…”

呆呆地注视着手机屏幕,伪装的镇静被无情的击垮,顾不得一车人疑惑的目光,泪又一次的溢满眼眶。

我知道,这次是我们真正的分别!

本文内容于 2007-9-4 20:19:45 被Macdef编辑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