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日本为什么成不了政治大国?

4444shuaku 收藏 7 1069

最近,美国对外关系理事会会长理查德·哈斯(Richard N·Haass)著文“被忽略的亚洲强国”,对于“有实力承担更大国际责任”的日本,却未受到国际足够重视而感到不平和婉惜,并责怪“人们往往忽视了日本,或至少是低估了日本。”


其实人们并没有忽视或者低估日本。众所周知,日本目前是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GDP多达5万亿美元,大于中国和印度之总和;人均GDP是中国或印度的10倍以上。不仅如此,十年来日本的军费开支始终在全球名列前茅,在亚洲甚至名列于首,可以说是亚洲可数的军事大国,也“是世界上兵种最多、装备最现代化的国家之一”。当然,人们也没有“忽视”还有“将近1000名日本军人驻扎在伊拉克及其周边地区。”


无疑,在美国的庇护和帮助下,日本在经济和军事上的崛起是二战后亚洲所有国家中最成功的。日本不仅是亚洲大国,也应该是世界大国,理应在国际事务中承担更大和更多责任。可是,日本除了美国需要它一起承担一些军事费用或者什么捐助之类,而慷慨出钱出人以外,日本所缴联合国会员费还多达20亿美元,约占总额的20%。可以说,日本对国际事务所尽义务颇多,但遗憾的是在国际事务中,日本却确实常常被凉在一边,很少能够听到它作为“大国”应有的声音。甚至当日本积极申请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时候,也没有几个铁杆国家真心支持它,连美国都并非真愿让它“入常”。被大国们忽悠来忽悠去,最后无果而终。


理查德·哈斯说:“世界还要考虑到日本的重要性。日本不应该再由于60多年以前的事件而受到不公正的对待。不允许日本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获得常任理事国席位是没有道理的。”


难道真的是这样吗?笔者认为事实并非如此。从最近发生的几件事情就可以看出,原因不在外部而在于它自身。


事实一。


据新华网报道,美国国会众议院于7月30日以口头表决方式,一致通过了一项谴责日本在二战期间强征亚洲其他国家妇女充当日军“慰安妇”的议案。这项最初由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国会众议员迈克·本田提出的议案说,日本政府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直至二战期间,批准强征妇女作为日本军队的性奴隶,即“慰安妇”。日本政府的这种“慰安妇”制度极其残忍、规模巨大、史无前例,导致大量自杀和死亡现象发生。国会众议院认为,日本政府应以正式、明确的方式承认“慰安妇”问题,就这一问题进行道歉,并承担相应的历史责任。


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汤姆·兰托斯在表决前还发表讲话说,一个国家在被迫去面对其历史上“最黑暗篇章”的时候,最能检验出这个国家真正的力量。日本政府不愿向二战期间被强迫充当日军性奴隶即“慰安妇”的妇女进行正式道歉,与日本在当今世界上的角色形成鲜明对照,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兰托斯表示,二战后的德国面对其在历史上犯下的罪行做出了正确选择,但日本却在历史问题上屡犯“健忘症”。日本军队在二战期间曾强迫数以万计的亚洲国家妇女,主要是韩国和中国妇女,充当性奴隶是一个毫无疑问的事实。日本一些人一直在试图歪曲和否认历史,把过错推到受害者身上的做法“令人恶心”。


他还特别指出,日本政府一些人于6月14日在《华盛顿邮报》刊登广告,诋毁“慰安妇”幸存者,令人震惊。这则广告愚蠢之极,令人愤怒。


结果,这一议案在美国国会众议院仅用了35分钟就获全票通过。它反映了美国政治家们的仗义执言和真实良知,也客观表达了受害者“慰安妇”积怨胸中六十余年的心声。而世界则更希望日本能够以全新面貌展现其政治勇气和“真正的力量”,对其历史进行全面清算,向受害国和受害人由衷道歉,让人们看到一个作为真正政治大国的新日本形象。


可是日本的态度实在让人们失望。包括日本首相、内阁官房长官、外相等在内的日本政要对此却纷纷表示强烈不满,或“很令人遗憾”。日本驻美大使在此前还专门以强硬措词致信众议院包括议长在内的多位领袖,向他们发出警告,强烈反对通过关于要求日本政府就慰安妇问题道歉的决议,威胁称该决议的通过将会给日美关系造成严重和深远的不良影响,并要挟说,现在美国国会就此事通过决议,日本将不得不重新考虑其作为美国在伊拉克问题上忠实支持者的立场。


原来日本追随美国,是需要美国付出正义作为代价的,确实“令人恶心”!


人们由此清楚地看到,日本对于有助于它的亲密盟国的真诚忠告,尚且如此强烈不满,那么它对于曾经受尽其害的邻国所作的道歉是否真诚,以及它对于自己的历史是否有过重新认识和真正反省,人们有理由提出疑问。


事实二。


日本防卫大臣久间章生于6月30日在千叶县丽泽大学演讲时说:长崎遭美国原子弹袭击后,的确经历了悲惨的灾难,但二战由此而宣告结束,从这个方面想,美国向日本投原子弹是无奈之举,而且美国投下原子弹有阻止苏联参加对日作战的目的。


作为当年已经无条件投降和接受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东京审判”的二战战败国日本,它的现外相久间章生对于美国以投核而加快结束二战的历史评说,已经是斟酌再三,降调八度,无论于法理、于历史事实都是四平八稳,无错之有。可是在声称与美国具有同样价值观,同时也是发达的现代民主国家的日本,此话一出,朝野大哗,立即导致大范围的抗议和遣责。


迫于日本全社会压力,7月3日,这位大臣向日本社会、向长崎市长作出正式道歉。同一天,久间章生向首相递交辞呈,安倍晋三当即接受。


值得关注的是,外相的辞职并未完全平息抗议风波。7月4日晚在首相官邸,安倍晋三代表日本政府向记者郑重声明:日本不能原谅美国投放原子弹,这一态度不会改变!


显然,安倍晋三以明确无误的态度向世界宣布:对于日本在历史上受到的伤害,日本决不原谅!


那么中国、朝韩等国家被日本皇军杀戮的无辜百姓何止千万?三光政策横扫东北亚大陆,被破坏和摧毁的城市、村庄难以计数,腥风血雨,陈尸遍野!美国在二战后期的珍珠港事件中所遭受的袭击与现在伊拉克的汽车炸弹恐怖袭击又有何异?被日本“飞机炸弹”炸死的年轻美军冤魂至今仍在太平洋海空游弋,不得安息。当人们理所当然地要求日本正确对待其历史问题时,却又被称之谓“不公正的对待日本”,这又是什么道理和逻辑思维?日本如此态度,难道人们不可以不原谅吗?


勿庸多言,这就是日本固有不变的历史观。它不仅拒绝承认发动侵略战争和屠杀无辜百姓的严重罪行,而且对于因发动战争而遭受的惩罚倒是耿耿于怀,“不能原谅”!毫无疑问,日本与同是所谓民主国家的美国,只存在所谓的共同利益,并不存在共同的价值观。美国在战后占领、援助日本,并最终与日本结盟的长达六十余年间,它影响并赋予了日本现代民主和所谓普世价值观,在经济上帮助日本得以崛起,并在军事上武装了日本。但美国并没有有效改造日本错误的历史观,帮助日本正确认识自己的历史。所以日本接受的价值观是建立在它固有历史观的基础上的,具有极端扭曲的双重性。造成的结果是,日本当今的政治表现,“与日本在当今世界上的角色形成鲜明对照,让人感到不可思议”。这一日本特有的现象真是给远去的历史与现代的民主一个莫大的讽刺与嘲弄。


一个在本质上对自己的历史行为都不能承担责任的国家,人们又怎么相信它在现代国际事务中能够承担更多和更大的国际责任!?


事实三。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8月23日结束对印度为期三天的访问后,即乘专机由新德里飞往加尔各答。安倍在此拜访了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称日本战犯“无罪”的印度法官帕尔的长子。安倍此举的政治影响不亚于对靖国神社的参拜,韩国和日本媒体由此质疑,安倍的加尔各答之行,难免给人们留下有意替“东京审判”翻案的印象。


1946年1月19日,经盟国授权,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成立并公布《法庭宪章》,规定法庭有权审判犯有反和平罪、普通战争罪和反人道罪的日本甲级战犯。审判团由来自美、中、英、苏等国11名法官组成。帕尔法官是当时仍属英国殖民地印度的代表。


1948年11月12日,法庭对25名甲级战犯公开宣判。东条英机等7人被判处绞刑,其余18人分别被判处无期或有期徒刑。判决结果由11名法官投票决定。帕尔是唯一对审判结果持有异议的法官。帕尔不顾国际法中有关战争罪行发展的相关法理,以不能在事后追溯定罪为由,主张25名甲级战犯全体“无罪”。


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所谓“帕尔判决书”。虽然这一判决书只是从“法理”层面质疑有罪判决,并非要正当化日本的战争罪行。该判决书也特别指出,日军在“南京大屠杀”中的暴疟行为,有“压倒性的证据”。


帕尔关于“战犯无罪论”的逻辑并没有得到其它10名法官的认同,但在此后却得到一部分日本人的热烈追捧,成为他们断章取义、歪曲历史和逃避战争责任的“救命稻草”。在日本战后不时掀起的“翻案”恶浪中,这些人总是捧出“帕尔判决书”,以此否认“东京审判”的正义性。2005年6月,祭祀有14名甲级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还专门立起一个帕尔的“表彰碑”。


日本《朝日新闻》说,与帕尔后人会晤是安倍本人的“强烈愿望”。报道指出,安倍过去就因对“东京审判”的暧昧立场招致外界不安,这次会面有可能引来一场“风波”。


从日本固有不变的历史观看安倍最近的政治“表演”,安倍拜访帕尔的后人,就不会令人感到特别惊奇。事实上安倍的印度之行也并不是单纯拓展经济。


8月22日,安倍在印度议会两院联席会议上发表了题为“两洋汇合”的演讲,表示日本将致力于在欧亚大陆外围建立“自由与繁荣之弧”,并提出所谓“大亚洲外交”。


值得关注的是,安倍的“大亚洲外交”还把美国和澳大利亚拉入“弧”内,形成所谓同一价值观的日美澳印四国联盟。据报道,安倍访印后不久,日本、美国、澳大利亚、印度将于九月在孟加拉湾举行联合军事演习。


安倍说,“太平洋和印度洋将诞生充满活力的‘自由与繁荣之弧’,一个超越地理区域的‘大亚洲’正开始呈现其独特的形态。”


不难看出,这个由岛屿之国日本挑头建立、跨越两大洲、汇合两大洋的“自由与繁荣之弧”,其以经济、政治、和军事为共同战略目标的“独特形态”,虽然有来自时空渐远的“冷战思维”之嫌,却不禁让人联想起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也是日本倡导的“大东亚共荣圈”。正是在这个“大东亚共荣圈”理论的掩护下,日本发动了那场侵略战争,使几亿亚洲人遭受痛失家园、妻离子散近十年的苦难。现在,此“弧”较之于彼“圈”在“超越地理区域”和“拥抱”中国方面,实在有更明显和更大的发展。彼“圈”倒是将中国也圈于其中,此“弧”则似乎是正对中国汹涌而来。人们不禁要问:这个“自由与繁荣之弧”究竟想干什么?但愿这是个“狼来了”的梦魇,而不是“狼又来了”。


依照日本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它早已经是世界大国,可是人们为什么总是怀有这样的担忧和疑虑,难以认同?


笔者曾经在拙文“大国游戏与台湾地位”中指出:“对于历史问题,中国并非要求日本天天道歉,但日本应该明白,纠正它固有的历史观,对于它自身来说有何等重要,否则它必将走向反面,成为东北亚乃至全球新的不稳定因素。”


也许这就是问题的答案。


当然,这个答案可能会令日本愤怒,人们也不并希望这样。人们希望日本能够成为真正的全球性大国,成为地区乃至全球和平稳定的一支重要力量。为此,日本必须克服一点痛苦和愤怒,战胜自己,勇敢地面对历史并承担责任。


所以问题的关键是在于日本自身。理查德·哈斯在“被忽略的亚洲强固”一文中又说:“危险的不是日本军国主义的重新抬头,而是日本不能或不愿为迎接亚洲所面临的地区和全球性挑战而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不过笔者认为,根据人们的观察,此话不符事实。似乎对此话略作修改就可能比较切合实际了,也即:“危险的不是日本不能或不愿为迎接亚洲所面临的地区和全球性挑战而承担起自己的责任,而是日本军国主义的重新抬头。”


兵法曰:“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警世之言,愿天下共勉。


中国南京 雨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