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第三卷 铁血征程 第20章 战友重逢1

flxlrh303 收藏 26 9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URL] [内容简介] 原来冷剑的身上有追踪器,冷剑把所有的衣服都除下,扔到小溪中,站在几米外的邓报国手中仪器的红灯还在狂闪。 邓报国叫冷剑跑远一点,他手中仪器上的数据随着冷剑的跑动不断变化,箭头的方向始终指着冷剑奔跑的方向。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435.html


冷剑隐隐听到高个子说:“邓上校,我就是上头派来监督你的人。上头怕你知道任务后会倒戈一击,已做好准备。上峰命令我,如果发现邓上校有什么不轨的行为,我可以代表军团执行军法。”

高个子的话冷剑竟然有熟识的感觉,但一时又想不起是谁。

邓报国用国语沉声说:“我们都来自中国的部队,你能忍心杀我?”

“杀了你,我就可以坐上射击教官的位置,我就可以官升一级,做上校了……”

高个子的话还没有说完,突变又起,丛林里突然飙出四个身材十分高大的、一看就知道外国人的身影,他们也是身穿丛林作战服装,全副武装,他们都把手中的M16突击步枪举起来,既不是指向冷剑的方向,也不是指向投降的邓报国,而是全部对准挟持邓报国的高个子。

“你们要干什么?”高个子嘶声大喊。

冷剑这次听清楚了,这个高个子赫然就是霍襄以前的保镖,和那个泰拳高手的泰坤先生一起的姓高的中国人。高个子以前就对冷剑说过他们雇佣兵团射击教官是一个姓邓的中国人,他是射击助教,只是冷剑想不到邓教官居然就是他的战友邓报国罢了。

不知道那个泰拳高手泰坤在不在?看另外四个雇佣兵的身材就不在,有没有隐藏在隐瞒比地方没有露面呢?冷剑不敢确定,所以继续趴着静观事态的发展。

这四个身材十分高大的外国雇佣兵没有听高个子的话,手中的枪还是紧紧地指着高个子。

“你们不知道军团处置叛徒的手段吗?快放下枪。”高个子大声命令,边说边把手中的手枪向空中一划。

“砰”的一声枪响,在高个子的手枪离开邓报国脑袋的时候,有人开枪了。高个子头飙出一股鲜血,“嘭”的一声摔倒在地上。

开枪的不是冷剑,现在他即使开枪,也不能做到准确的点射,开枪的是高个子的同伴。

那四个佣兵在击毙高个子后,也把手中的突击步枪和插在大腿上的手枪扔下,也学邓报国一样脱光上身,举着双手面向冷剑的方向。

邓报国回身向四个佣兵说了一句话,四个佣兵重新走入树林。一会儿,四个佣兵扶着五个手上没有武器的伤兵出来,站在空旷的草地上。

冷剑知道他们是诚心言和,于是他也从乱石杂草丛中站起来,枪口向下,慢慢走向这些和浴血奋战了一整夜的佣兵。

十个来自不同国家的职业佣兵,都瞪着这个令他们死伤惨重的中国军人慢慢走向他们面前。

冷剑喝了瓶水,吃了点饼干,休息了一段时间,体力渐渐恢复,抓枪的手也不抖了,虽然现在他的战斗力还不到平常水平的十分之一,但他也知道这些佣兵绝不敢再向他挑战。

疲惫之下的冷剑凌厉的杀气减弱了许多,只是脚步还很稳,最特别的只有眼睛,那布满血丝的双眼寒冷如冰,犹如珠穆朗玛峰上的冰川。这个中国军人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为什这么厉害?外国佣兵心里都在纳闷。

邓报国盯着冷剑,用英语说:“他们是和我出生入死的战友,是兄弟,他们什么也不知道,只是执行任务,请冷大……你放了他们,我留下,我们之间的事情可以待后才说,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冷剑也清楚这些佣兵只是神秘幕后老大的马前卒,是杀手,杀黄菲也怪不得他们,他们确实什么也不知道的,没有必要为难他们。冷剑现在也没有本事和能力能把他们全部留下来,如果不是他刚才的神勇,他们若是集体反抗,以他现在这样的状态,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冷剑默言,点点头。

那些佣兵向邓报国敬个礼,向冷剑也敬个军礼,俯身拾起武器扶着受伤的战友转身就离开。冷剑回个军礼,张张嘴,却又没有说话。

邓报国毕竟是冷剑的战友,明白冷剑的意思,说:“武器是军人的第二生命,叫他们放下武器就是对军人的侮辱。他们现在是和你握手言和,并不是投降。”

邓报国说出冷剑的心里话,在中国军人的字典里只有“宁死不降”这个词,中国军人只要一息尚存就要拿起手中的武器战斗到底。就是因为中国军人有这种宁死不屈的热血军魂,所以在几十年前能凭借非常落后的武器把强大的日本帝国主义者赶出中国的国门。

邓报国默默地帮助面沉如水的冷剑打扫小溪边茅屋的战场,茅屋已经化为灰烬,只剩下那些大滚木的残骸,空气弥漫着烧焦肉类的焦臭味道。

那些滚木把黄菲的尸体覆盖住,冷剑就这样用手把还在冒烟的大滚木推开,黄菲的尸体惨不忍睹:一根还在冒着青烟的大滚木压在黄菲仰面向上的尸体上,把黄菲的头颅都压扁了,白白的脑浆流出来被烈火一烤,凝结成一团焦炭的模样。除了滚木压着和地面部分,全身其余的地方被烈火被烧成烧猪的样子,她的一条左大腿被手雷炸中,大腿下面的部分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唯一保存完好的地方就是被滚木保护起来的一截右手。

冷剑面无表情,用条木棍在火堆里寻找黄菲身体的组件,这么小的地方,经过五六枚手雷的轰炸和烈火的焚烧,黄菲断掉的那截大腿早就灰飞烟灭了。

冷剑除下衣服,小心地把黄菲的尸体包起来,然后小心地抱到小溪边,用清凉而纯洁的溪水最后一次为黄菲美容。他的动作只要大一点力,烧熟的肌肉就会一块一块地剥落下来……(太残忍太恶心,不写了。)

即使见惯死亡的邓报国也觉得心里一阵恶心,冲到小溪边狂吐,再用清凉的溪水洗把脸,才觉得舒服。

两个战友就坐在小溪边默默无言,还是邓报国首先打破沉闷的气氛:“你问吧,问出所有的疑问后,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你们为什么这么准确地知道我野营的地方?”冷剑问。开始杀手能跟踪追击,他不觉得奇怪,因为当时黄菲的手机一直开着,现在他们已经根据陈部长的指示,把所有旧的东西都丢弃了,佣兵又怎能这么准确而快捷地追杀过来呢?

“就是这个接收仪器的帮忙。”邓报国从高个子的背囊里拿出一个像微型游戏机的东西出来,它有一个大屏幕。“游戏机”的中的一个红灯在狂闪,闪的频率非常的快。当移近冷剑身边时,红灯不闪了,一直瞪着通红的眼睛,就像二郎神的天眼,屏幕上显出一组数据:0.2M,当邓报国后退几大步时,红灯又开始高速地狂闪,屏幕上的数据是:3.5M,还有一个箭头指明具体的方向。

原来冷剑的身上有追踪器,冷剑把所有的衣服都除下,扔到小溪中,站在几米外的邓报国手中仪器的红灯还在狂闪。

邓报国叫冷剑跑远一点,他手中仪器上的数据随着冷剑的跑动不断变化,箭头的方向始终指着冷剑奔跑的方向。

“追踪器在你的身上。”邓报国大喊。

冷剑身上已经身无寸缕,追踪器到底藏在哪儿呢?邓报国拿着仪器在冷剑的身上到处移动,当移动到冷剑后背时,邓报国欢快地叫起来:“追踪器安装在你的后背。”

冷剑的后背只有一个纹身,纹了朵滴血的玫瑰。那朵妖艳的带刺玫瑰手工精细,玫瑰栩栩如生,如假似真。在朝阳的映照下,那朵滴血的玫瑰正在滴下鲜血,一滴,两滴。两滴红艳艳的鲜血,就像人被匕首刺中心脏,心脏无奈地溢出的两滴鲜血。滴血的玫瑰像是在咧嘴对着邓报国发出阵阵的冷笑,笑得那么妖艳,笑得那么诡秘,笑得那么恐怖。

在晨曦下,看了这朵滴血的玫瑰,邓报国也觉得有一股凉意从的脊梁冒上来,令全身的寒毛倒竖起来。

追踪器就安装在滴血的玫瑰中。

邓报国拿出锋利的格斗军刀,小心翼翼的围着这朵滴血的玫瑰切割,巴掌大的一块皮肤被切割下来。冷剑坐在那儿纹丝不动,就像邓报国在切割别人的皮肤而不是自己的皮肤。

邓报国用手在那块血肉模糊的皮肤上仔细地摸索,然后小心谨慎地从皮肤中挑出一粒像大米般大小的东西来。

邓报国叫冷剑拿着接收仪器,他拿着那颗大米一样的东西向远处跑。随着邓报国的跑动,屏幕上的数字不断跳动变化,那根箭头始终指着邓报国奔跑的方向。

原来追踪器就是那颗“大米”,那颗“大米”早在冷剑回国前就已经“种”上去。这颗“大米”竟然是最新科技产品,因为冷剑在喋血都市受伤医院住院时,国安就秘密地用电子扫描仪把他的身体检查了一遍,居然没有检查出这颗“大米”。

这神秘组织的幕后老大深谋远虑,未雨绸缪,居然还没有接收冷剑,就做好了意外情况出现的对策。冷剑的心狠狠地沉下去,这么毒辣和谨慎的对手,竟然是平生罕见。

在邓报国为他包扎伤口时,冷剑把那颗该死的“大米”放在石头上面狠狠地砸碎。

“接收器的有效距离是多少?”冷剑问。

“七公里。”

“从你们隐藏点到这儿有多远?”

“三十多公里。”

冷剑抬头望着蓝天白云,陷入沉思:这儿绝不是邓报国追踪发现的,他赶来这儿之前,肯定已经有了明确的目的地。这儿人迹稀少,昨天除了嘉瑶来过,就没有其他可以的人经过了,难道是嘉瑶?不可能,若是嘉瑶,她早知道自己的身份,杀自己也不用等到现在,究竟那里出现问题呢?

冷剑百思不得其解,他的头疼起来。

“有没有可疑的飞机经过这片区域?”邓报国问。

邓报国的话令冷剑一个激灵,昨天下午和杨厅长通话不久,就有一辆警用和一辆军用直升飞机在他隐身的这片区域盘旋搜索,难道幕后老大的黑手已经伸到军方或警方的高层?

冷剑打个寒颤,不敢再推想下去。

冷剑马上掏出卫星电话打给杨厅长,刚通话时,冷剑就听到杨厅长长长地吁一口气,冷剑知道杨厅长悬着的心放下来。有战友在暗中关心自己,冷剑的心里涌起一股暖流。

杨厅长的声音很嘶哑,听起来很疲累,这两天的事情确实使杨厅长心力交瘁,单单今天凌晨有组织有计划的不知道原因的恐怖活动也够他受的了。

冷剑把自己的推理和疑虑简单地说出来,叫杨厅长一定要为他的身份保密,除了已经知道他身份的人,再也不能向其他任何人泄露,否则会打草惊蛇,神秘的幕后老大会马上消失在世界上的。

才向杨厅长汇报了一会儿,冷剑就听到几个向杨厅长报告的声音。杨厅长也没有废话,听完冷剑的电话后只说一句“我马上联系肖将军”就马上挂机,看来海滨市发生的事情不是一般的大,肯定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