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24/


从今年的7月17日,我推出了历史假说系列一秦异人之死,到昨天8月29日,除去周末和个别日子我犯懒,三十天的时间里,我每天有一篇历史假说发表在“历史杂谈”版区。在此,我首先要感谢我的封楼帮的兄弟姐妹们,是他们的无私点击使我的文章得以很快的转正,另外,由于我的封楼帮一般活动在水区,所以在回复中多少会有一些水区的特点,还请斑斑们见谅。其次,我要感谢杂谈区的斑斑们,月沧海、雁去衡阳、知松,还有我们以前的小雪号航母,感谢你们辛勤的工作。第三,也是我要在这篇“历史假说完结篇”中要重点感谢的人,那就是所有点击过我文章,并留下与我有不同意见的朋友们。


之所以要写这篇“完结篇”,不是单纯的因为要宣告什么的结束,而是我希望再一次用另一种说话的方式来表达我,对历史假说其真正存在的意义。诚然,历史是过去的事情,是不由现代人意志转移的既定了的事实,假如一万次也对过去的史实毫无影响。于是,有的朋友会说我无病呻吟、废话连篇,等等。


那么,我想问一个问题,在我们古老的国家过去的几千年的历史中,有没有人在看到前朝历史时,因为过去的昏暗、腐朽、弊政,等等,而感到扼腕痛惜的?有没有人在看到当时的种种前车之鉴被忽视于当权者的眼中,一而再、再而三的重复着过去,为此感到当权者的无知?于是,有的人开始假说了,也有的人开始批驳假说了,各有说词,假说的人希望通过假说来告诉现在的人,所有事情都是有可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只要选择是正确的;批驳假说的人也在说,对于都已经过去的事情,你还假说什么,这样的废话会有用吗?


这就是批驳假说的人的历史感。假说对过去的历史没有一点作用,一丝一毫也改变不了过去,而且我本人也没有异想天开到要改变过去的地步,但是,假说对现在的有作用的,想想看,我们的历史是不是惊人的相似,前几天还有朋友以此为题在杂谈区发表过文章。为什么惊人的相似,就是因为许多人漠视了,当年的假如变成了明日的后悔药,可是你早干什么去了?


我本人非常非常喜欢历史,二十四史我已经同读了一遍,有些本册已经不止三遍了。在我看到书中的兴衰治乱、朝代更替、皇权纷争、分分合合之时,我内心中总会有一种莫名的冲动和压抑,也有一些对古人的敬仰和埋怨。我为我们的国家,拥有如此辉煌的过去、如此精细准确的史料记载而兴奋的冲动;也对历代中,那么多有规律的劫难、争斗,而对古人的漠视规律、大得失而小天下小苍生的做法而埋怨;同时对我无力也决不可能有力去改变过去的命运而无病呻吟式的压抑。


周武王搞分封,是因为诸侯们以其跟着他推翻了商纣王,而且那个时候中央的控制能力、交通状况,不足以使中央政府能控制到那么大的地区,所以当时的分封是正确的选择。可是到了汉朝,刘邦打天下的时候,自己的部队驰骋中原,当时的汉朝廷的能力绝对能够媲美秦王朝,以汉朝的实力控制自己广大的疆域是没问题的,而且交通也得到了长足的提高,而刘邦却以嬴政忽视宗室,无人护卫京畿为理由,再次恢复奴隶社会初期的分封制,导致日后的七王之乱。到了西晋,又捡起了分封制的衣钵,干脆连封国的座位都没坐热乎呢,就来了个八王之乱,痛痛快快的把国家给折腾灭亡了。刘邦和司马炎不是明白人吗?不能这么说吧。他们都是开国的皇帝,政治经验丰富、军事手段高超、人力资源管理的也到位,就是因为他们漠视历史的规律。


胡亥从小是由赵高陪伴长大的,因此他宠信赵高,宦官当政,这或许有的可说。汉桓帝为什么也要宠信宦官,刘禅为什么要宠信宦官,唐肃宗为什么要宠信宦官,明神宗为什么要宠信宦官,慈禧太后为什么要宠信宦官??这么多宠信宦官的统治者,他们应该比我们现代人更了解宦官啊。宦官是封建统治者剥削压迫甚至是虐待被统治阶级的产物,宦官是受害者,也是苦命的结果,但是他们一旦在历史的舞台上出现唱了主角,那势必会生出祸乱。宦官由于后天的缺陷严重影响了他们的心理,在宦官身边的帝后们难道不知道吗?同样,他们也一而再、再而三的漠视了历史的规律。


吕雉乱了汉初,杀了不少刘姓的王侯,刘盈像皮影一样坐在长安;贾南风乱了西晋,倒是没杀什么人,却和更多的人上了床,弱智的晋惠帝只知道这个好玩、那个好玩,西晋灭了;武则天成功了,唐高宗是惧内的祖师爷,几个儿子废了立、立了又废、废了又立,上上下下的坐电梯一般,姓李的死了不少,姓武的猖狂了不少,后来姓武的又死了不少,国家的实力就这样内耗着;叶赫那拉氏,祸乱大清朝,居然提出了“量中华之物力,皆与国之欢心”,她是怎么一步步登上了最高的权力宝座。我没有歧视女人的含义,后党在政权中的把持,对国家影响也是十分巨大的,毕竟在封建社会的帝制中,国家是皇帝家的,是男人的,如果后党当权,势必要镇压皇室宗亲,才能使自己的脚跟更稳定,女人们嫁给了皇帝,她们相信的人是谁,会是三宫六院的皇帝吗,她们应该更相信自己的父兄家人,因此,后党的当权带来的是“鸡犬升天”。皇帝们一次次的又漠视了历史的规律。


汉初的霍光,东晋的刘裕,接下来的萧衍、萧道成、陈霸先逐个称帝,北朝的高欢、宇文泰各自篡位,唐代的杨国忠、李林甫乱政。一个个要么是窃国之人,要么是奸佞之徒,要么是权高震主,权臣的实力过于强大了,直接影响到了封建制度下的帝王,一言堂变成了外姓旁人的了,君臣猜忌,直到君臣互杀,同样是内耗着自己的国力。


刘邦的白登山被围,险些丧命,一辈子都恶心这件事;西晋王朝被匈奴、鲜卑、羯、氐、羌“五胡”追的跑到了江南,大分裂再次降临中国;隋唐时期的突厥南侵、安史之乱、回纥人劫掠长安;契丹人强逼北宋签订了澶渊之盟,给岁币一直给到了南宋向女真人称“父皇帝”;到了明朝,明英宗在土木堡作了八年的俘虏。元、清两代也都是少数民族的政权,但是人家统一了中国,作为中华大家庭出现在历史中,这里就不多说了。刚刚说到的这些中原被游牧民族侵略,为什么每次都要以几乎同样的理由输给人家呢?难道就不能从作战战法上有什么创新吗?难道就不能借鉴以往我们胜利的经验吗?中原政权一定要打不过游牧民族吗?没人去想啊,历史的规律被漠视习惯了。


假说的故事结束了,但是假说的意义没有消失,别让现代人再犯“历史敏感症”了,也别犯“历史规律神经末梢坏死症”。


今明两天,会把历史假说的合编版整理出来,发在历史杂谈区,以供大家随意“唾骂”!


再次感谢大家的点击。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