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假说 假说系列一 历史"假"说系列二十九---“维新”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2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24/[/size][/URL] 假说了快两个月了,从第一篇的“秦异人之死”,到昨天的“奕訢皇帝”,假说到现在,我越来越觉得没劲,因为很多人误解我的用意,甚至用短信来诬蔑我,我不去争什么了,以内今天的这个“假说”是本系列的最后一部了,明天就要写“假说”完结篇。 喜欢历史的人,我觉得都是要有历史感的人,历史感就像下围棋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24/


假说了快两个月了,从第一篇的“秦异人之死”,到昨天的“奕訢皇帝”,假说到现在,我越来越觉得没劲,因为很多人误解我的用意,甚至用短信来诬蔑我,我不去争什么了,以内今天的这个“假说”是本系列的最后一部了,明天就要写“假说”完结篇。


喜欢历史的人,我觉得都是要有历史感的人,历史感就像下围棋的人拥有的棋感,落子之前的运筹帷幄,落子之后的胸有成竹,哪怕是遇到了高手,也不能输在棋局中,而是败于最后投子认负的时候,水平的高低不能和棋感的深浅相提并论。


养成了历史感有什么用?就是要成一家之言。


假说是假说,市面上还有一本书叫《中国历史大反串》,那写的前后颠倒、善恶互换,没有一定的历史逻辑感的人是根本无法表达出来的。


我没有那么高强的造诣,所以充其量说些YY的小文章,博自己一笑罢了。


今天的假说是围绕着我国近现代史上,到底谁才能救中国来展开的。我不想做何种势力的吹鼓手,我只想说说自己的看法。


大家在上中学的时候就在历史课上学过,“公车上书”和“百日维新”,这是清末极少有的小亮点,是带有资产阶级初期改良性质的一次自上而下的政治运动。说到这里,我们不得不说说光绪皇帝,光绪皇帝载湉,同治十年(1871年8月14日)出生于北京宣武门太平湖畔醇王府,其父奕譞是道光帝的第七子,其母是慈禧的胞妹,这种特殊的家庭环境,使他在同治病故之后被指定为皇帝,他在位34年,光绪三十四年病死,终年38岁,庙号德宗,葬于河北易县崇陵。同治十三年(1874 年)皇帝载淳病死,无子嗣继承皇位。按常规嗣皇帝应从载淳下一辈近支宗室中择立,然而慈禧太后却一意孤行,选择了载淳的叔伯兄弟醇亲王奕譞之子载湉,她也成为当然的养母,从而使她可以再次垂帘听政。慈禧的安排注定了载湉悲剧的一生。


光绪帝说实话是一位比较有想法的皇帝,但是悲剧的一生和傀儡的角色,使光绪帝充满了无奈。中日甲午战争,光绪帝是极力主战的,反对妥协,但终因朝廷腐败,而以清朝战败告终。痛定思痛,他极力支持维新派变法以图强,颁布《明定国是诏》宣布变法。由于变法直接触动了以慈禧太后为首的后党利益,而以光绪帝为首的帝党因无实力又未能控制政局,反被后党发动戊戌政变,导致变法失败。政变后大权再次落入慈禧太后手中,对外宣称光绪帝罹病不能理事,实将他幽禁于西苑瀛台,成为无枷之囚。后来,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沦陷。慈禧太后携光绪帝逃往西安。支持变法的光绪宠妃珍妃,力主皇帝应留京抗战,慈禧太后对她早有切肤之恨,临行前令人将她推入井中溺死,后被留守宫内的太监捞出,葬于西直门外。慈禧为了钳制社会舆论,伪善地宣称珍妃因随扈不及,殉难宫中,并追封其为恪顺皇贵妃。而此时的光绪帝竟只能下跪恳求而无力阻止慈禧太后的肆虐!第二年自西安回銮后,光绪帝仍居瀛台,形同废帝,惟行光绪年号而已。


可怜的光绪皇帝,空有一腔抱负,到头来也只能落得忧郁而终的结果,画像虽然上了太庙的大殿,成为了列祖列宗,然而,也只有这样了。


那么,“百日维新”到底失败在哪里了呢?戊戌变法又名维新变法,其高潮则为百日维新,这次变法主张由光绪皇帝亲自领导,进行政治体制的变革,希望中国走上君主立宪的近代化道路。这是光绪皇帝的希望,起初慈禧太后对于变法也不是全盘否定,甲午失败后,对于这位老佛爷的触动其实也是很大的,谁不知道挨打疼啊,谁不知道有好好的日子为什么要给人家两亿两白花花的银子啊。


据费行简《慈禧太后传信录》载,早在变法之初,慈禧太后即对光绪帝说:“变法乃素志,同治 初即纳曾国藩议,派子弟出洋留学,造船制械,以图富强也。苟可致富强者,儿自为之,吾不内制也。”光绪帝帝素怕慈禧太后,待到慈禧太后坦露心迹,抑郁顿释,也就在几个书生的簇拥下放胆行动起来,恨不得把一千年的任务在一个礼拜之内便大功告成。欲速则不达,反而适得其反,得罪大批既得利益者。光绪帝和维新派全变、大变的急进变革主张,造成整个社会结构的强烈震荡,使许多与现存社会有利害关系 的社会集团和政治势力觉得受到了威胁。百日维新期间,上谕达一百一十多件,令人目不暇接。各地方官员都怨声载道。光绪帝严惩阻挠变法的官员,树敌太多。至于废除八股改革科举制度,又在庞大士人群体中引起普遍恐慌。


大家想想看,这样的改革一定会触动一批人的既定利益,有时甚至会影响三、四代人的生活轨迹,因此一定要记住忌急用忍,而光绪帝身边的这些书生,根本没有什么政治经验可言,读圣贤书得到的功名的书生现在要用圣贤的理论去武装带有资本主义性质的君主立宪,实在是拿短处去拼啊。


其实中国当时的资本主义萌芽早就有了,之前的恭亲王弈訢倡导的洋务运动就已经带动了各省一批工场的出现,从军工产业入手,武汉等地从织布开始,到了光绪末年,我国每年从外国少进口洋布上百万匹,因此,全国各地要求改革、改良的呼声是很高的。



但是,为什么皇帝有决心要改革,全国各地也有改革的需求,各地也萌发出不少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萌芽,可是最终会失败呢?


关键是因为中间的断层。各省的督抚大员们,常年当着满清的官,拿着朝廷的俸禄,冷不丁说要改良,要裁撤官员,要成立新军,要改革税制,要改革建立国家专卖产品,要废除科举,等等。想想看,有多少总督、巡抚在同一城市做治所的官员要被撤销,有多少游击、参将、杜尉、校尉、提督、表同等武将要重新安心是军队的官制划分,有多少镍司、藩司衙门要关门,有多少盐道、河道、漕道大人要撤职,有多少布政司、宣课司衙门要撤销,有多少已经取得了秀才、举人功名的读书人的努力和希望成为泡影,这么多原本在封建社会上处于优越地位的官员、士绅,因为改良而失去了利益,那么,这些人能够执行朝廷的指令吗?而光绪皇帝和变法的核心成员,下发的各种上谕都是传递给这些官员,这些人要么根本不执行,要么执行起来拖拖拉拉,或者暗中积攒实力,准备造反,有的甚至提出了“宁可亡国,不可变法”的口号。


另一个关键的因素就是军队。光绪帝和那些上书要求变法的书生,手里没有一兵一卒,说白了吧,就是一批知识分子在用文件的传递来进行全国的改革,而且这个国家是一个有着两千年封建社会历史的古老厚重的农业国家、是一个内忧外患的苦命的国家、是一个被列强视为盘中美味的国家、是一个每年都要背着沉重的战争赔款的贫穷国家、是一个已经闭关锁国千年的封闭国家、是一个不论什么都要有枪的战乱国家。就靠几个知识分子,在紫禁城利用巨人般的文字把已经傀儡了几十年的光绪帝说得热血沸腾、心潮澎湃,在光绪帝的脑海里,如此这般就可以恢复昔日的“康乾盛世”,就可以救黎民于倒悬,挽国家于狂澜。光绪帝太幼稚了,虽然已经是而立之年,但是由于青少年时期长期在慈禧太后的“垂帘”的影响之下,根本就没有得到政治上的锻炼,更谈不上指导了。(其实慈禧本人也不具备统治者应有的素质,说到修铁路,她说破坏风水,说到火车,她说需要很多牛去拉,不合算,没办法,无知造成的啊。)


光绪帝政治经验少得可怜,造成了他不能很彻底的看清一些官员的本来面目,导致了用错人、信错人。袁世凯就是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他不仅出卖了光绪皇帝,还出卖了天下百姓向往改革的愿望。


手中没有枪,改革就无从谈起,最后被慈禧太后用血腥的手段镇压下去了。戊戌六君子的鲜血洒在了北京城菜市口的刑场上,虽然谭嗣同死得很壮烈慷慨,但是他们死得又毫无价值,做这种没有根基的改革,不死怎么能给与后人以警示呢。


“百日维新”一是不可能成功,二是即使偶然成功了,也必然不会得到外界的支持。那个时代的世界已经不像更早以前那么相对封闭了,列强们对世界的瓜分已经基本完成了,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中国这个大肥肉从嘴边溜掉,英、法、德、美、日、俄等国陆续进入了帝国主义阶段,对世界的掠夺和贪婪已经到了极致。中国这个猎物,是不可能让她成为猎手的,因此,在整个维新过程中,列强们对变法也是百般阻挠。在内忧外患的环境下,光绪帝提出了变法,然而也在内忧外患的压力下,变法失败了。


假说要有一定假的可能性,这次几乎没有假的可能性,因为无论是书生,还是知识分子,就算他们具有一定的资产阶级性质,也无法改变那时中国的现状。资产阶级作为一个阶级出现在政治斗争的舞台上,还不是那个时代的事情,之后的武昌起义可以说是一次具有资产阶级性质的革命,但是也仅仅是推翻了封建帝制,也没有把中国从半殖民地中解救出来。中国的资产阶级是先天不足的,在萌芽时期被封建势力打压着,稍有发展的时候,又赶上了列强们的掠夺,在惊吓和恐慌中小心翼翼的发展着自己,其间又有不少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因为为了生存,不得不投靠了西方势力,也有的本身就是封建地主阶级的演变,因此,中国的资产阶级革命是全世界最不彻底的资产阶级革命。


中国的近代史是苦难的历史,但是只有有了苦难,才能产生出脱离苦难的想法,才能有为了脱离苦难而奋起的拳头。


我们不是日本,我们地大物博是优点,但是我们人口多,底子薄,同样是吃饭问题,我们要比其他西方国家多付出多少努力!


我们不是英国,我们没有孤悬海外的地理安全优势,我们四面受敌,在抵抗侵略的斗争中,几千年来我们比他们要多付出多少鲜血!


我们不是法国,虽然我们也用更加灿烂的文化和思想,但是我们的文化浸染在封建意识中太浓太久太深了,在历次农民起义中,我们的农民太善良了!


我们不是德国,虽然我们也与德国一样,有着“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国家规律,但是我们的国家不是只靠“铁”和“血”就能统一的!


我们是中国,古老的中国。没有什么比古老这个词更能形容我们了。千年来,耕作的农民换了一代又一代,吃着同样的粮食,受着同样的剥削。农民是我们中国的主旋律,谁能救农民,谁就能救中国。


我不说,大家也知道了。新民主主义革命之所以能替代旧民主主义革命,就是因为无产阶级作为一个阶级出现在了中国革命的舞台上。我们再也不是只要有了土地就可以妥协的了,因为有了土地,还要有能保护我们土地的能力,而只有无产阶级才能迸发出这样的革命热情,也只有这样才能彻底的打碎一切压迫和剥削。


我不当吹鼓手,但是我深信,一切变法、革新、改良,只要没有无产阶级的领导,必将失败。


今天的假说,不成假说,因为没有假说,假不起来。这是最后一篇假说了。



明天请继续欣赏,历史假说系列之终结篇,“假说路上我感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