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24/


到了这时候,本人倍感沉重,因为正在进行的是中华近代的屈辱历史,无论怎么假说也激发不起我的斗志,因为,越是假说越使我痛恨腐朽昏庸的统治者。


其实历史和现实一样,只不过是无法更改的过去,正如我们现实中的许多事情一样,也有很多是无法弥补和改变的,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来不及改正,一切能够改正的斗不能称为历史。现实中的机遇也给我们了很多种选择,正负、对错、善恶、美丑,等等,但是有的选择并不是非黑即白的二选一,有些是需要我们去即时把握的,有的则是做了就绝不允许后悔的。比如关于皇位继承人的选择,不论有多少皇子,只有一个人可以坐到那个座位上去,那选择谁,对历史的发展则影响深远啊!


清帝国的皇位继承,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充满戏剧性,不论是王公议立,还是秘密立储,或者后来的西太后指定,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抉择,要知道,自同治皇帝出生后,紫禁城里就再也没有听到婴儿呱呱坠地的哭声了。


历史上的咸丰皇帝和屈辱结下了不解之缘,有人说咸丰帝是大清朝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昏君,也是唯一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昏君。那么,他的弟弟,恭亲王奕訢,为什么不能坐上皇帝,奕訢早年间被朝野上下称为贤王,多次挽救了咸丰帝留下的烂摊子。我们的假说在我的郁闷中开始了。


清宣宗(道光)生前共有三后九子,长子薨于道光十一年四月,而二、三两子幼殇;道光十一年六月初九日宣宗第三后孝全皇后生皇四子奕詝,即后来的清文宗(咸丰)。如果处在明朝,则“立嫡不立长,立长不立贤”的立嗣规则就已注定了奕詝这位嫡长子的未来皇帝身份,不过就算在以立贤为主的清朝,奕詝的嫡长身份亦使他得到了帝位竞争者中最有利的地位。道光十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在后宫中地位仅次于皇后的静皇贵妃生皇六子奕訢。


道光二十年正月初九,时年三十三岁的皇后驾崩,道光帝亲自为其定谥为“孝全”。在孝全皇后之后,道光帝未再立后,于是奕欣的生母以皇贵妃的身份成为了六宫中之第一人,而年幼的奕詝也交托给皇贵妃抚育。在某些人看来,帝位的天平开始向奕訢倾斜了。


道光三十年正月十四(1850年2月25日) 清晨,清宣宗病笃,遂召宗人府宗令载铨,御前大臣载垣、端华、僧格林沁,军机大臣穆彰阿、赛尚阿、何汝霖、陈孚恩、季芝昌,总管内务府大臣文庆公启鐍匣,宣示御书“皇四子立为皇太子”;但宣宗最终也没有放弃皇六子奕欣,他在生命的最后留朱谕“封皇六子奕訢为亲王”,而这种留双遗诏的情况是罕见的。


奕訢这一生也是有两次机会当皇帝,这和当年的多尔衮颇有相似之处,多尔衮的第一次机会是以皇子的身份继承努尔哈赤的汗位,第二次则是以皇弟的身份继承皇太极的帝位,奕訢也一样。虽然,道光帝将帝位传给了奕訢的哥哥,但是咸丰死后,奕訢由辛酉政变后摄政王的身份也可以做皇帝的。


我们先来说说咸丰帝奕詝。奕詝即位后,面临内忧外患的统治危机,为了挽救统治危机,咸丰帝颇思除弊求治。他任贤去邪,企图重振纲纪。重用汉族官僚曾国藩,依靠其训练指挥的汉族地主武装镇压太平天国和捻军起义。提拔敢于任事的肃顺,支持肃顺等革除弊政。同时,他罢斥了道光朝任军机大臣二十余年、贪位保荣、妨贤病国的穆彰阿,处决了第一次鸦片战争中主持和局、臭名昭著的投降派官员耆英。也就到这里了,咸丰帝就要开始在之后的政治生活中频繁出现败笔了,这是他优柔寡断的性格所致。


咸丰帝统治后期的败笔主要有这些:


第一,咸丰没有下诏决战。他没有作战决心,也没有周密部署。起初,英军18000余人,法军7000余人,陆续开赴中国。咸丰皇帝没有发布诏书,动员军民,积极抵抗;也没有派军队守住天津塘沽海口。却在圆明园庆祝他的30寿辰,在正大光明殿接受百官朝贺,并在同乐园连演四天庆寿大戏。咸丰和王公大臣沉醉在园内的听戏欢乐中,英法联军却加紧了军事进攻。一个大清帝国,数以百万计官兵,难道还不如埃塞俄比亚的11万军队吗?而且,意大利到埃塞俄比亚很近,不像英、法到清朝那么远;埃塞俄比亚是个小国,不像清朝那么地大、物博、人众、兵多!


第二,咸丰没有政治韬略。咸丰战和不决,小胜即骄。打了败仗,签订《天津条约》;略获小胜,又撕毁《天津条约》;再打败仗,又拒绝妥协;施展猫伶狗俐小技,使得事态不断扩大。没有使天津谈判就地解决,而支持肃顺、载垣、穆荫一伙,将英使巴夏礼等诱擒到北京,导致事态进一步扩大。咸丰帝没有韬略,没有格局,耍小把戏,玩小权术,使主动局面变成被动局面,又使被动局面更加被动。


第三,咸丰没有身守社稷。面对英法联军6000余人犯八里桥,咸丰没有动员兵民“勤王”,全力守卫京师,而是准备逃跑。当年,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原因之一是“天子守国门”,抵御入侵。明朝的崇祯皇帝,在社稷危难之时,既不迁都逃跑,也不巡狩围猎,而是发出“朕死无面目见祖宗,自去冠冕,以发覆面”的哀叹,登上煤山,自缢而死。可是,咸丰皇帝在大敌侵入之时,不尽职守,不守国门,却带领老婆儿子、军机大臣、王公贵族,逃之夭夭,美其名曰“巡狩”。 咸丰皇帝逃到承德避暑山庄做了些什么?是设法挽救国家危亡,还是关怀黎民涂炭?都不是。咸丰皇帝在避暑山庄里贪女色、贪丝竹、贪美酒、贪鸦片!


咸丰皇帝没有国君的使命感,也没有历史的责任感。咸丰皇帝在英法联军侵入北京的历史责任上,不仅有过,而且有罪。咸丰皇帝应是《北京条约》签订的直接责任者。咸丰在外敌入京、义军蜂起、社稷多难、江山危急之时,逃离皇都北京,躲在避暑山庄,而且恐惧洋人,拒不回銮返京,是满清第一昏君。



这些不该都在咸丰帝身上出现了,与他相比,奕訢如何呢。


奕訢可以说是我国近代史上一位颇受争议的人物,他开创了我国洋务运动的先河,兴办教育改革,开办国家所有的工业生产,派出留学人员学习洋人的先进经验和技术。在咸丰帝逃离北京之后,奕訢独自代表大清帝国与众列强周旋,收拾他哥哥留下的烂摊子。在此,我不得不多解释几句,大家都知道“弱国无外交”这句话,在战争中,不论因为什么,清军失败了,让英法联军攻陷了北京城,这是奇耻大辱,无论奕訢如何手段,这丧权辱国的帽子也扣不上他的脑袋,敢于独自面对众侵略者,就是奕訢的大功一件。


如果奕訢做了皇帝,他起码要比咸丰帝有些血性,背祖外逃的丑事他是绝做不出来的,刚才说到的咸丰帝的一系列过失,想一想,不见得奕訢做了皇帝后不会犯,但是多少不会那样窝囊。


对于国内的压力和外来的侵略,奕訢的选择是错的,他认为列强是“肢体之患”,而太平军则是“心腹之疾”,于是比蒋介石更早的“攘外必先安内”的版本就跃然历史的舞台之上,借用洋人的军队,甚至招募外国浪人,直接参与进攻太平天国,虽然最终消灭了太平军的势力,但是外国列强却进一步切入了中华腹地,渐渐的起初只是开放沿海的城市,慢慢的沿江的城市也向列强被迫打开了大门。


咸丰帝死后,年幼的同治帝即位,经过奕訢与慈禧的合作,完成了对国家政务的把持,奕訢当上了摄政王,此时的奕訢由于年龄的增长,渐渐失去了年轻时的斗志,被慈禧这个女人利用了,也弃用了,是奕訢轻敌了吗,我觉得不是,因为奕訢没有把慈禧当作敌人,还是因为奕訢的政治城府不深,导致被阴险狡诈的慈禧利用了。


假说了半天,也说出个所以然,就是因为史至此时,尽是屈辱,历史中的选择,哪怕有一点点向好的方向改变,都不至于落得如此多的辛酸泪。


不管怎么说,奕訢要比他哥哥强一些,奕訢做了皇帝后,至少不必让我们看到日后光绪无奈的“百日维新”,也不会看到溅在菜市口断头台上的“戊戌六君子”的鲜血,中国的资本主义就应该不仅仅是萌芽了。“师夷长技以制夷”也不会仅仅是个口号了,被奕訢派出留学的孩子回国后,那是一股不可小视的力量啊,詹天佑就是其中之一。


历史的消逝不能让它就这样走了,就像水一样,水是宝贵的,不能白白流走,历史也不能白白流走,历史中没有矿物质,但有我们可以提炼的精髓,有能在我们耳边时刻警醒我们的警钟。



明天请继续欣赏,历史假说系列之光绪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