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假说 假说系列一 历史"假"说系列二十二---朱标“即位”!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1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2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24/[/size][/URL] 朱标,朱元璋的嫡长子。我们来看看在百度贴吧上的描述吧: “朱标(1355年—1392年),明太祖长子,因先于太祖去世,未即皇位。谥称懿文太子,明惠帝即位后追尊为明兴宗。陪葬于南京明孝陵。” 就上面这么多内容。 大家可以看出了吧,朱标在历史中由于过早的离开人世,在中华帝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24/


朱标,朱元璋的嫡长子。我们来看看在百度贴吧上的描述吧:


“朱标(1355年—1392年),明太祖长子,因先于太祖去世,未即皇位。谥称懿文太子,明惠帝即位后追尊为明兴宗。陪葬于南京明孝陵。”


就上面这么多内容。


大家可以看出了吧,朱标在历史中由于过早的离开人世,在中华帝王史上,甚至连沧海一粟都难以称得上。但是,今天我就要拿朱标来开始假说。今天的假说其实不是假说,确切的说,应该是一次比较,将久远以前已经尘封在历史档案中的大汉王朝,与“现如今”的大明帝国,做一下比较,你会发现历史的轨迹差一点摒弃了时空而完全重叠在了一起。


朱元璋,明太祖。幼名重八,又名兴宗,字国端。安徽凤阳人。出身贫寒,少年时在皇觉寺为僧。元末,参加红巾军郭子兴部下反元,旋称吴国公,后称吴王,灭陈友谅、张士诚,出兵北伐,克燕京,历15年而成帝业。年号洪武。


刘邦, 汉高祖。出身农家,早年当过亭长,为人豁达大度,不事生产。曾在咸阳服徭役。秦末,为沛县泗水亭长。统一天下,即皇帝位于定陶。


两位“祖”都出身低微,通过了不懈的努力而夺取了天下,即位后分别对前朝的各项弊政施加了改革,使得老百姓得到一些切身的好处,也对与自己一起生里来死里去的一批功臣、曾经的兄弟,大开杀戒,屠戮功臣,同时各自有一位性格和自己迥异的继承人。


朱标和刘盈,两位太子都是嫡出的长子,都和自己的父亲有着性格上的差异,也都是那么的柔弱。刘盈是幸运的,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身体比朱标好,没有早殇,关键是刘盈的母亲吕雉是个人物。当然,不是说朱标的母亲马氏不是人物,相反,马皇后成为了母仪天下的楷模,她对朱元璋的帮助,那何止是不可计算的,马皇后是全天下皇后的模范,但是她并不善于在铁与血的宫廷斗争中施展,因为她天生心地善良、温良恭俭。总之,刘盈顺利即位了,而朱标却撒手而去了。


刘盈之后的文景之治是封建社会初期的一段经典佳话,但是也有七王之乱的阴影。朱元璋也和刘邦一样分封了二十多个儿子和一个从孙做了藩王,也都让他们手握重兵,或戍卫边关、震慑蒙古,或拱守京师,屏障外藩。之后的“靖难之役”是以藩王身份的朱棣成功夺取王位而结束,但是如果结果相反呢,朱棣被杀呢,“靖难之役”是不是也会被史官们记载为“N王之乱”呢?不好说啊!


辉煌的大汉王朝和铁与血上建成的大明帝国,都拥有各自的铁腕式的开国皇帝,刘邦和朱元璋的智商、情商,以及“帝王商”都是很高的,都有各自的用人之道,也能够把天下的一切按照自己的意愿勾勒出来,太子的柔弱也都给了叔叔伯伯们以可乘之机,中央皇权在千年后受到了同样来源的挑战。这难道不是历史的轮回和必然吗?为什么深谙帝王之道的朱元璋仍然要分封自己的儿子做藩王,难道仅仅是因为儿子太多吗?为什么朱元璋明知朱标和朱允文柔弱的性格,难以扛起江山社稷,还要将皇位传给他们?


大家都知道汉初时,晁错的“削藩”,也应该听说过建文帝身边的黄子澄,两位大臣都是饱学之士,都有一腔爱国、忠君的热血,结果呢,那一腔热血倒是都喷出去了,只是晁错的血喷的有些价值,而黄子澄的血简直就是喷到了地上,随着土壤的缝隙渗下去,最多是做了肥料了。


假说逐渐的开始,仍然是在与大汉王朝的对比中进行的。朱标有了一幅好身体,这比什么都重要。朱元璋驾崩了,帝位虽然不成章,但是也算是比较顺理的传给了嫡长子朱标,弟弟们作为藩王,虽然都手握重兵,但是成熟的封建礼教,仍然影响着藩王们的野心,谁都想坐上龙椅,但是谁也不能先挑起来事端。


朱标面临的问题和当年刘盈的问题很相似,天下初定,百废待兴,经过父亲的一番整治,已初见成效,留给自己的工作则是继续恢复民间的经济。秦末,由于大兴土木,不计后果的征发劳役,使得刚刚建立起的封建小农经济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坏;元朝,由于蒙古统治者不顾中原的植被,以及自身奴隶制的底子,也使得唐宋以来已经发展到高潮的封建自给自足的经济模式再次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朱标的任务就是恢复民间对自给自足封建社会的经济体制的自信。


其实朱标要比刘盈幸运,因为朱标没有吕后。父辈们的功臣让朱元璋杀得差不多了,朝廷里留下的都是听话的、以愚忠为护身符的“乖臣”,启用新的势力也是摆在朱标面前的当务之急。权且将黄子澄“借给”朱标一用,也是能够担负起这一历史重担的。


“削藩”是汉、明两朝都面临的棘手问题,只不过汉朝的“七王之乱”是从刘邦算起三四辈后的事了,而“靖难之役”则是朱元璋的儿子和孙子之间的战争。从时间上看,历史中真实的“靖难之役”应该与我的假说中的“朱标削藩”发生的时间段差不多,都是朱元璋死后的不久。


我们不做无意义的假说,因此我也不说假说中,到底是“朱标削藩”胜利了,还是“朱棣靖难”成功了。不论是谁胜利,谁成功,天下还是姓朱的,这是更改不了的,那个时候没有蒙古复国的可能,也没有再次农民起义的必要,有实力的朝臣已经被杀光了,所以就是朱家的内部矛盾。


朱标的即位,我认为几乎改变不了什么,就像汉惠帝刘盈一样,关键是位自己的儿子能顺利当上皇帝做铺垫。明初的时候,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皇帝?因为蒙古人的北撤,国家的外来威胁也就来自于北方,蒙古人仍然不能忘却美丽的大都城,不断地袭扰着北方的边境,因此,刚刚诞生不久的大明帝国需要能打仗的铁腕皇帝;因为国家初定,社会上的矛盾仍然集中于温饱问题,以及肃清吏治,让百姓安居乐业的问题,因此,国家需要能够使人民安定的皇帝。这些都是矛盾,但是打仗不是皇帝的工作,治理国家、管理官吏才是皇帝的职责,因此我觉得,大明帝国需要沉稳的皇帝和铁腕的将军。朱标的即位,如果能使国家安定,生产力得以恢复,我想不见得是件坏事,至于北元的袭扰,倒是很棘手的问题,能征惯战的将军死的死、废的废,留下的都是美怎么打过仗的,藩王如果再削了,那么护卫边境的军队都要无人指挥了,蒙古的骑兵就会沿着桑干河的源头,找没有长城的地方跑进来,以蒙军的速度,袭扰到河北南部再回去,都没什么问题啊。


这藩得削,这长城还得修,这边境还得有人守,朱标难啊,只有一个从“历史”上借来的黄子澄是无论如何也不够用的啊。于是,只好暂缓削藩,将矛盾转移到藩王与蒙古人之间去,着令燕王、秦王、晋王三路北伐,以战为守,以战为削。那个时候,别的不说,藩王们与蒙古人之间作战还是应该卖力气的,你不卖力气也不行啊,人家蒙古人可是都憋着和明军拼命呢。


这样的话,内部整顿吏治,发展生产,对外北击蒙古,拓疆开土,也许能让朱标把皇位稍微顺利一些的传给明朝的“文景之君”,再仿效“推恩令”,使藩王实力从自身开始消化,逐渐缩小藩王们所控制的地盘和军队,平缓的完成千年以前大汉王朝已经完成了的任务。


然而,假说不会成立的,朱棣成功的夺得了皇位,朱棣上台后凭借自己的军事势力,开始了强硬手段的削藩,从此之后,皇子们只封爵位,而没有军队,坐在宝座上的皇帝们也逐渐的对自己的兄弟叔侄失去了信任。慢慢的,大明帝国又一次在和大汉王朝靠拢,那就是宦官当政,而且明朝的宦官比以前哪个朝代的宦官都厉害,组织特务机构,虽然不能随意的废立皇帝,但至少对朝中的大臣们来说,宦官的势力和天差不多大啊。


历史以无所谓的态势向前发展着,怪就怪在,执掌政权的统治者们,像文盲一样的忽视着过去的教训,一味的把握着历史的方向盘,驶向一次又一次的灭亡,嘲笑着前朝的同时,也模仿着人家的错误。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低级的呢!


下周一请继续欣赏,历史假说系列之崇祯“中兴”!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