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雯的故事:求爱信一封没回 读书是多年的情结

zhao2365192 收藏 0 13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虽然不再上场踢球,但孙雯的生活离不开球场。图为日前她参加北京奥运开幕倒计时活动





孙雯


生日:1973年4月6日


身高:1.63米


体重:60公斤


项目:女足


位置:前锋


技术特点:善于组织、技术细腻、意识好、传接球准确。作为中国队的主力前锋,她的门前得分能力强,同时又善于回撤中场接应。


历史战绩:


1996年奥运会亚军


1999年世界杯亚军


女足世界杯来了!孙雯也来了!


她不再叱咤足坛、不能驰骋赛场,略略发胖的体型已难让人联想起当年矫健而又轻灵的身姿,她不再是那个足场上的“太阳”。


她做过学生、当过记者,她的“征婚事件”被炒得沸沸扬扬……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退役后的生活很复杂”。现如今,她又是女足世界杯组委会的一名工作人员,以另一种姿态征战足球场。


关于求爱信,她说,一封都没回!


关于学业 读书是多年的情结


新京报:怎么想到了读书?


孙雯:其实人就是这样嘛,每一段时间都有不同的想法。从我个人来讲,读书是自己多年的情结,很想体会一下。另外这也是一种需要,在球队里面哪怕你书看得再多,知识面也是很狭窄的,需要进一步拓宽。


新京报:第一次进学校有什么感觉?


孙雯:还是和想象中不一样,在年龄上毕竟和那些小孩们还是有差距的。人家都说三年一个代沟,我和他们都已经相差10岁了,代沟就更深了。相对来说在球队里那种亲密无间的友谊在学校里就不太可能会有了,校园中毕竟是学生之间的友情,我感觉在这方面建立起来还是比较困难一些。第二个在知识层面和学习能力上,能力和这些小孩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这些小孩都是佼佼者,再加上一直在学习,他们对学习的驾驭能力就像我踢球一样,这方面我肯定比不上他们,差距还是蛮大的。


新京报:有同学找你签名吗?


孙雯:刚入学时比较多一些。他们有很多高中同学,他们会跟自己的高中同学说:哎呀,我跟孙雯一个班……这两年相对来讲比前两年平静多了。


新京报:上课的时候,老师有没有叫你回答问题?


孙雯:很少,但也有过。当我站起来的时候,大家都盯着我,弄得我很紧张。没有比这更紧张的事情了。能感觉到大家在注意听我的发言。当时觉得压力特别大,不过一般老师都不会叫我发言的,呵呵。


新京报:现在还差多少个学分?


孙雯:140多个吧,大概还需要两个学期才能修完。忙完女足世界杯后我就回学校,这一个学期再加上明年春节之后的那个学期基本上就差不多了,争取吧,呵呵。


关于职业 做记者只采不访


新京报:上海有很多大学,你为什么选择复旦?


孙雯:是这样的,我1995年的时候就已经是复旦中文系的学生了,但当时因为国家队有比赛就一直没有去上。那个时候办了休学,等退役后自然就回到了这个学校。


新京报:你现在在复旦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


孙雯:2002年的时候是国际关系,现在又换成新闻、广告。


新京报:这两个专业跟足球的关系都不是很大。


孙雯:我觉得未必要学很专业的,我在足球这块已经不需要再过多学什么了。我现在就是花很多工夫在其他方面打基础,这是我所欠缺的。


新京报:你当时是一边上学一边做记者。


孙雯:记者是一个比较自由的工作,我本身在读书,他们一般安排我写点儿稿子,写点儿视角,像什么奥运会啊、欧锦赛之类的大赛会安排我去现场采访。


新京报:还记得第一次采访的是什么项目或者球队?


孙雯:记不清了。我当记者的时候还不像你们这样,找人进行面对面的采访,我一般都是以我的观察或者看法来写些东西。


新京报:你的文笔怎么样?


孙雯:还凑合吧。


关于生活 现在没时间小资


新京报:你平时都喜欢看什么书?


孙雯:以前还行,现在总是没时间。以前像什么《老舍全集》、《林语堂全集》……还有很多很多,但是有一个缺陷就是《红楼梦》始终没看过。


新京报:这是你的遗憾吧。


孙雯:还不是遗憾,是被里面复杂的人物关系和名字所困惑,每次都是没有耐心看下去。


新京报:打算什么时候耐下心来看完《红楼梦》?


孙雯:没想过,我觉得读书也是有一定阶段性的。像《红楼梦》它不是你想看就能随便捏来的,需要一个比较安静的心态,坐下来静静地去品味,我觉得我现在的状态还不够。


新京报:有人说孙雯平时的生活非常小资。


孙雯:现在不小资了,都没时间小资啦……


新京报:以前挺小资的?


孙雯:以前有大把时间啊,除了足球以外的生活都由自己安排。


关于婚姻 征婚不是我本意


新京报:有个媒体给你刊登过一篇公开征婚的文章。


孙雯:嗨,那不是我的本意,我也不赞成这件事情。


新京报:据说当时收到了1000多封邮件?


孙雯:这我倒没问过,毕竟不是我策划的,也不是我去做的。


新京报:那些邮件你都看过吗?


孙雯:他们给我看过一两封,他们后来又发给我几十封,但我都没怎么仔细看过。


新京报:你给他们回过邮件吗?


孙雯:没有,一封都没有。


新京报:最后这件事好像又不了了之了。


孙雯:对啊,呵呵。这本来就不是我本意,但做这件事的人是我的长辈,他也是出于好意吧,为了我着想。所以我不反对,也不支持,这就是我的态度。


新京报:你现在在感情方面怎么样了?


孙雯:没变化,还是老样子。


新京报:是不是你要求太高?


孙雯:要求高也是,低也是。反正……说高也不高,说低也不低,就是这么个状态。


新京报:你心目中的理想对象是什么样的?


孙雯:没理想,碰上哪个对上眼、有感觉的就好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