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假说 假说系列一 历史"假"说系列十四---南北朝皇帝都被驴踢了脑袋!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2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24/[/size][/URL] 南北朝时期是继我国的五胡乱华的十六国、东晋之后的又一个黑暗时代的高潮,其间,不但大江南北政权更替频繁,而且一个政权内部也是如儿戏一般的更换着老老少少、形形色色的皇帝。从公元420年开始,到公元589年结束,共历169年。 东晋之后,中国历史进入了南北分裂、南北对峙的阶段。在南方,有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24/


南北朝时期是继我国的五胡乱华的十六国、东晋之后的又一个黑暗时代的高潮,其间,不但大江南北政权更替频繁,而且一个政权内部也是如儿戏一般的更换着老老少少、形形色色的皇帝。从公元420年开始,到公元589年结束,共历169年。


东晋之后,中国历史进入了南北分裂、南北对峙的阶段。在南方,有宋、齐、梁、陈四个朝代先后在建康建立了政权。刘宋是其中疆域最广大、国力最强、统治时间最长的一个政权,共历四代八帝;南齐国脉最短,仅有二十三年,但是由于杀伐频繁,竟然经历了三代七位皇帝,是我国历史上帝王更换最快的朝代了;到了梁和陈时期,版图急剧缩小、狭窄,人口孤弱,力量单薄,加之统治腐败,最终灭亡于北方的强敌之手。这就是南朝。


十六国后期,祸乱中原的“五胡”纷纷衰败,一支原本落后的拓跋氏鲜卑部落却逐渐强盛起来,他们打败了后燕进入了中原后,建立了北魏政权,又逐渐消灭了其他割据的势力,结束了中国北方的长期混战局面,北魏共历148年,经历了九代十二位皇帝。北魏末期也开始了规律性的腐朽,后分裂为东魏和西魏,这两个都是短命的小国,东魏只有一位皇帝在位十六年,西魏也好不了哪去,只有三位皇帝共二十二年;再之后,北齐代东魏,历三代六帝二十八年,北周代西魏,历三代五帝二十四年。这就是北朝。


公元581年,北周外戚杨坚夺取帝位,建国号隋,之后杨坚统一了天下,结束了大分裂时代。


本文的题目,是在我怀着极度的对历史的困惑下写成的,原因以及假说的线索有如下几点:


1、 南北朝时期的绝大多数皇帝都一个一个的重复着上一搁失败者的覆辙,不厌其烦地循环着自相残杀的悲剧,他们的智商均小于等于零,似乎小时候在不同时期都被驴踢坏过脑子啊!


2、 南朝的宋和齐都出现过瞬间的闪光,宋是刘裕和刘义隆,齐是齐高祖,他们都能够做到吸取前朝的教训,励精图治,都有北上的心愿,但是很不凑巧,与此同时的北魏也处于鼎盛时期,双方均有消灭对方的意愿,交战各有胜负,但都损失惨重,使得南北双方都无力再发动大规模战争了。这个时候的南北朝皇帝们,好像是集体参加过政治学习,都有着明君英主的形象,甚至可以去踢驴子的脑袋了。


3、 到了齐的后期,以及梁、陈两代,北边的北魏也逐渐没落,两边的皇帝们都无心也无力去谋取对方,于是各自都关起门来,开始比着看谁更昏庸,看谁做傀儡做的最投入、最形象,看谁杀自己亲人更多、更狠、更残忍、更彻底,全体皇帝不分老幼,不分南北,不分国力强弱,集体弱智到了排队挨驴踢脑袋的地步了。


4、 南北对抗,真成了全面的对抗,对抗在各个方面展开,好的要对抗,不好的也在互相比赛着。不仅南北双方在对抗着综合国力,而且连黑暗的腐朽也在做着对抗。这种情况下,其实只要南北双方的任何一方稍加约束自己,把精力放在正经事上,不论是“南吞北”,还是“北并南”,都是有可能发生的,提前结束黑暗的分裂年代。可惜啊,现实中的历史,恰恰是“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皆受与国之苦”!


5、 南北朝之初,双方都有一些好转的迹象,北有孝文帝的汉化改革,南有宋简文帝刘义隆的元嘉之治,但最终都是一个原因,都因为自己的继承人不能很好的继续推行下去,刘义隆更是被逆子所杀。双方都失去了南征、北伐的机会了。


历史中可以令后人扼腕叹息的实在是太多了,史书一般都有后世朝代的饱学之士来书写,都应该是出自比较客观的记载了,作史书者经常是伴随着书写的过程而使自己醒悟,人生和笔下的历史是一样的,都在犯着重复的错误,而只有在身后的时候,才能由别人来为自己悔悟。假说,这就是假说,劝人以实,借用以史,言论以虚,唤醒以今。


今天的假说要从第五条开始说起,至前的四条已经下了定论,南北双方,要好一起好,要弱智也是一起弱智,唯一能够有突破口的就是宋简文帝刘义隆的身后之事。


宋文帝在位三十年,十七岁即位,诛杀权臣,修明政治,“元嘉文学”更是中国文学史上大书特书的时代,更有谢灵运、刘义庆、鲍照、陶渊明等群星照耀;武将赫赫,如檀道济、沈庆之、宗悫等辈,横槊跃马,四击不辍,皆为中国战争史上不可多得的英豪人物。最为史者叹惋的,则是宋文帝盛年遇害,凶手是他自己的太子刘劭,成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逆子弑父的大命案(杨广弑杨坚,赵光义杀赵匡胤,皆是“可能之事”,没有确凿证据,史书存疑。刘邵弑逆是正史明载,有始有终)。统治二十余年时,府库充盈,器杖精良,国家日久无事,也正应了那句“无事生非”之语,恰巧又有彭城太守王玄谟迎合文帝经略中原之意,不时慷慨进言,勾起刘义隆一腔热血。他对侍臣讲,“观玄谟所陈,令人有封狼居胥意。”追慕汉朝霍去病伐匈奴,在狼居胥封山告天,以临瀚海的雄图伟业。正如王夫之所言:“坐谈而动远略之雄心,不败何待焉?”攻略黄河以南之地后,宋军只想守住这些地方。而河南恰恰是四战之地,攻易守难。沿千里黄河屯戍置守,战线过长,每处即可轻松被击破。黄河虽是天险,冬天结冰后就成平地,无船即可冲杀过来。真正想攻败北朝,是要有一鼓作气进攻河北的雄心。


假说一即开始。南方的宋军到了冬天的北方,明显是准备不足,其实宋军身后的是千里的平原,后勤补给应该是没问题的,再加上黄河以南的汉族百姓都是北伐的拥护者,宋军可以利用这些优势条件,采用两种作战计划。第一种,跨过黄河,直捣河北,这种作战方式虽然冒险,但是一定会得到北方广大汉族百姓的拥戴,当时太行山的农民起义军都已经在为迎接南方的北伐军队准备了牛羊和酒肉了;第二种,如果黄河对岸的敌军实力确实强大,也不能在黄河岸边就地防守,河南确实是四战之地,屯驻不利于防守,也不利于士气,既然对岸的敌人不能迅速击溃,那就利用关中(此时关中仍在刘宋手中)为根据地,撤离河南之地,迂回到陕北,东渡黄河也行,回撤河南北渡黄河也行,这样北方之敌根本摸不清要重点防守的地方,南方军想打哪里就哪里,等待北方的则是灭顶之灾。借用几百年之后陆游的诗句,“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毋忘告乃翁”!作为汉族的正统的传承者,刘宋即已提前完成了一统天下的任务,再一次在我的假说里改写了“南方不能统一北方”的历史。“元嘉草草,仓惶北顾”的诗句也就不会再有机会跃然纸上了!


说句题外话啊,为什么南方政权只能在我的假说里来统一北方政权呢?而现实的历史,都是北方的强大军队摧枯拉朽一般击溃南方的腐朽政权。


第二,也是围绕简文帝刘义隆的,就是他身后的太子,刘劭字休远,刘义隆长子,皇后所生。假如刘劭孝悌为本,其皇后所生,嫡子承袭,是天下共推的没有任何疑问的储君。他竟冒天下之不韪,做出如此“天地所不覆载”的逆恶之事,身自横死,妻子屠戮,也属罪有应得。他的弟弟刘骏夺取了刘劭,刘骏有二十八个儿子,宋明帝杀了其中十六个,余下十二个,全被明帝的儿子刘宋王朝的后废帝刘昱所杀,同根同气,相互杀戮不迭。究其本由,大概元凶刘劭的戾狠之气,成为这个家庭的精神遗传吧。本来元嘉之后的刘宋能够扯起旗帜的,被这么一折腾,哪还有好啊。


总而言之,宋简文帝刘义隆在位三十年,聪明仁厚,躬勤政事,朝野敦睦,在元嘉二十七年北代之前,江南的国力达至鼎盛。文帝本性又很俭朴,不好奢侈,连坐辇的皮垫都用很便宜的黑皮,史书美之。可惜他末年好大喜功,轻启战事,致使生民涂炭;加之关键时刻该断不断,废立大事随便谋及妇人,事泄谋激,最后身首异处,遭古今帝王未有之惨祸,确实令后人叹惋。


假说的主人公刘义隆有那么多机会扭转乾坤,都没有成功,谁也不怪,假说就是假说,真不了,还是我的那句话,希望用假的历史唤醒大家真的清醒,不能重蹈覆辙。


明天请继续欣赏,历史假说系列之---千古第一贤王杨广。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