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临大敌》第一季 第六章 8

刺客之如临大敌 收藏 46 8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5/


8

赵百合没有惊讶,注视着面前的韩光。她决心挖出这个男人内心的秘密,除了工作需要,还有一点是自己的好奇……这个冷热不侵的“刺客”,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精神世界?他的坚韧、顽强和冷酷,从哪里来?

现在,她已经触碰到谜底的边缘。

韩光目视前方,眼泪已经消失,恢复了往日的冷漠。他的声音低沉,嘶哑当中带着特殊的磁性:

“我的父亲母亲,用一个词来说,叫做青梅竹马。他们在一起长大,我的母亲上山下乡,我的父亲则加入了军队。他也是一个神枪手,来自我祖父的教导……我的祖父不仅是翻译,他还曾经和张桃芳并肩作战,是狙击兵岭的一个志愿军狙击手……我的母亲在云南边境的一个知青农场,那是一个美丽的地方,但是在我母亲的知青时代,却是一个地狱……”

赵百合看着他:“为什么?”

韩光看她:“当一个弱女子,被强权操纵了未来,你——能够抗争多久?”

赵百合被问住了,她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那个年代很疯狂,很难用什么词语来形容。”韩光继续说,“为了能够回到城市,我的母亲……用尽了一切的办法。当然,她没有告诉我的父亲。因为她知道,他的个性……我的母亲终于能够去上大学,但是她也怀孕了,那就是我……”

“是谁的孩子?”赵百合斗胆问了一句。

“关键就是——不知道。”

赵百合不敢再问了。

“他们俩以前就发生过关系,所以我的父亲没有多想。然后他们就结婚了,我的父亲继续在部队,我的母亲上了大学,很快有了我,我的奶奶把我养到四岁。然后我回到父母身边,母亲随军在驻地医院工作。日子就这样过去,在我的记忆当中,那是春天……”韩光陷入回忆。

“你的父亲,知道了?”赵百合问。

“对,在我五岁的时候,我淘气受伤了,需要输血。我的父亲掀起自己的袖子,说,这是我的儿子,抽我的……”韩光说的很平静,声音却变得哽咽。

赵百合看着韩光。

“所有的一切在那个春天的下午都改变了。我母亲告诉了我父亲,一切的一切,都没有隐瞒。我的父亲,没有说一句话。那天下午是射击训练,他带着一把步枪,走入了树林…….”韩光惊恐地睁大眼。

砰!

枪响,惊起树林的无数乌鸦。

韩光闭上眼,眼泪无声流淌。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什么叫做苦难。那是我人生当中最苦难的日子,我的祖父……一个老将军,从遥远的北京来到边疆,收敛儿子的遗体。他知道了全部真相,却没有责怪我母亲一句话,只是一声叹息。

“后来我成年以后,我的祖父告诉我,那是一个民族的苦难,一个民族的疯狂。作为个人,还是个弱女子,在这样的漩涡当中,很难有什么更好的选择。所以他不想说什么,只是默默收敛儿子的遗体,默默地抱起来我,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你一直跟着你的祖父?”赵百合问。

“是的,他和奶奶抚养我,没有说过我一句重话。”

“你妈妈呢?”

“我的祖父没有阻拦我见她,每个暑假,我都会去看她。”韩光说,“她没有再组织家庭,对我很好,只是我们之间好像隔了什么似的。……那就是我的父亲没了,自杀了……他是一个高傲的军人,也是一个优秀的军人……他的军事素质非常好,战士们也都喜欢他……也是因为他太高傲了,所以他不能很好地面对这一切……还有就是,他太爱我的母亲了……他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你从此以后就变得沉默寡言?”

“嗯。”韩光说,“有一点你说的没错……我自卑,因为我很小就知道我是私生子。虽然我的祖父一直保护我很好,但是我还是自卑,只是不表现出来。为了掩饰这种自卑,我必须比任何人都强。我的祖父是个军人,是个狙击手出身的将军,所以我很小就开始学习射击……我加入了射击队,一直是第一名;我在学校的学习成绩,也是第一名……我渴望成为第一名,因为我希望得到尊重,掩饰我的自卑。只有我自己知道,这第一名,当的太累了,太累了……”

赵百合看着他:“为什么你没有参加国家射击队?而考了军校?”

“因为……我不想让我的祖父失望。”韩光看着她,“他当了一辈子兵,虽然在部队历经了无数磨难,但是我永远忘不了……在我高二的时候,他退休,必须脱下军装的悲伤。他也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所以他的悲伤就更让我震撼……我在内心埋下这个愿望,一直到高三,我真的接到了陆军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我才把通知书悄悄放在他的书桌上。第二天,我发现他在书桌前坐了一夜……我就这样成为军人,成为特种兵,成为狙击手……”

“你的祖父一定为你成为‘刺客’而骄傲。”

“他去世了,前年。”韩光低沉地说,“那时候我军校四年级,刚刚下部队实习,他去的很安详。我回到干休所奔丧,他给我留下的遗产,是……一米多高的手写的外军狙击手资料,全部是他从内部英文资料翻译而来的。他为了给我留下这些,准备了三年。从我考上军校的那天起,就开始悄悄地去翻译……”

赵百合闭上眼,眼泪刷地流下来。

“从此以后,我不再是为了我的自卑,而是为了他——我不能输。”韩光低沉地说。

“你是最好的狙击手。”赵百合睁开眼,“没人可以胜过你。”

韩光的眼睛看着看不见的阴影:“所以,我比狙击手连的所有官兵都累。当最好的,太累了……”

“你有女朋友吗?”赵百合突然问。

韩光摇头。

“也许你有了女朋友,会好很多。毕竟你会不再孤独,会有个人能够理解你,关心你……”

“我的命运就是孤独,所以我是一只山鹰。”韩光起身戴上黑色贝雷帽,“你见过成双成对的山鹰吗?那是鸳鸯——不是山鹰。谢谢你,我现在好多了。下午我还要继续训练,告辞了。”

韩光退后一步,军靴一碰,敬礼。

赵百合傻傻看着他,没有还礼。

韩光转身要走。

“山鹰!”

韩光站住了,没有回头。

“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赵百合说。

韩光还是没有回头:“我从决定告诉你那一刻起,就没想过,你会告诉别人。”他径直出去了。

留下傻傻看着门的赵百合,她的脸上在默默流泪。

赵百合奔到窗口,掀开窗帘的一角。

韩光瘦高的穿着迷彩服的背影,在军营里面挺拔地走着,不时跟对面路过的官兵相互敬礼。冷峻,冷酷,冷漠,标准的军队狙击手作风。而没人知道,在他的冷峻,冷酷,冷漠下面,隐瞒了多少压抑的痛楚。

赵百合的眼泪再次慢慢下来:“你吃了多少苦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