侧身警界-一个选调生的警察生涯(长篇小说) 连续ZT

jojowut_110 收藏 3 135

今天看了这篇小说,写的真好。发上来大家一起欣赏,每天一章

内容简介


大学毕业时,正直而又充满正义感、理想化色彩比较浓厚的戈冰剑,为了实现警察梦想,抛弃了留城的机会,作为一名优秀大学生被组织上分配到县一级公安机关锻炼培养。他先后在农村派出所干过外勤,在局机关做过秘书,当过副科长,到派出所当过指导员,在这个警察的世界里,他履行起了一个人民警察的职责,克服了夫妻两地分居、生活条件差、地方排挤等重重困难,艰难地生活和工作着,尽可能地发挥着自己的特长、优势。在侧身警界和基层官场中,他一方面经历着梦想在警界和现实中被挤压着一边生长一边变化的心路历程,一方面始终坚守自己的人生信仰,守卫自己的精神家园,虽然最终没能真正融入当地的警察体系,但由于这种距离与矛盾的存在,恰恰给他提供了观察真正的警察生活的最好焦距。在后来选择离开奋斗了数年的付出过泪水与欢笑的地方时,戈冰剑不是庆幸不是不得已也不是伤心,而是一种挥之不去的惆怅…

小说通过戈冰剑当警察的切身感受,包括主人公及一批选优生面对职业的抉择、事业的追求、现实的困惑等,真实地记录了选优生在基层公安机关锻炼培养的工作和生活。通过反映基层警察群体中的那些平凡而又平淡的一些事情和情感,将现在基层民警在工作生活中所面临的诸般困惑、苦闷,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出来,真实再现了一批具有人性基本情感的普通警察形象。小说结合现实生活中的很多案例和现象,揭示如今警察体制、干部体制、管理体制中很多发人深思的问题,衍射了社会政治、经济生活的诸多方面,毫不避讳地揭露了社会的某些丑恶现象,再现了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期我国公安战线的基本运行状况。小说真实可信,是反映当前警察生活的一部真实小说。




第一章 选 择

1

1995年一开始,班上的每个人仿佛一下子都变清醒了,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当班里第一个人签了工作时,大家心里都 “咯噔”了一下,知道自己的半只脚已踏出了校园了。

在何去何从的问题上,大家心里都没谱,幸好今年的分配形势还不错,作为我们在J省师范大学学教育管理的,专业相对而言还是不错的,再加上我们班上这28个人都是当过最起码两年以上小学教师过来的,算得上是有工作经验,找工作也就多了一份资本,所以有些同学在阳春三月就基本有意向性的地方可去,但也大部分是到大中专院校去当老师。

对于去学校当老师我就有些不大乐意,因为在高中毕业时没考上大学凭着母亲的一点面子到一个镇的村小当了三年的“孩子王”,觉得天天跟学生打交道真无聊乏味没多大意思,如果要是再当老师就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可我们又读的是师范大学,如果不是有什么特别“情况”,当老师是逃脱不了的。

我从大三一开始就被选到学工处帮助工作,干得倒也很有起色,处领导对我的能力、工作作风评价挺高,多次明确地传出了毕业时要留下我在学工处工作的意思。所以留校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即使我不留校,学工处肯定会帮我找一个好的接受单位,毕竟学工处是大学里的一个权力部门,管招生还管分配。

后顾之忧是没有,但我总觉得有点不大甘心,一想到到时候还是“老师”“老师”地叫,住着那黑乎乎的筒子楼、骑着破自行车上下班、为了职称到处发表所的论文,日子过得那么紧巴、单调、平淡,而且高校又是藏龙卧虎之地,要想出头肯定不是那么容易,这时心里面就不免有些泄气。

想转行便成了我的奋斗目标,我便私下里拿着举荐材料到一些媒体到处毛遂自荐,几年大学下来因为喜欢“涂鸦”,多少发表了一些文字,便试图转行当一个记者、编辑,但事实证明我是盲目的,基本上都是石沉大海,有的单位口头上说我素质不错但可惜不是中文系毕业的,顶多算半路出家,有些名不正言不顺,每每这样,我就有些失落,但尽管如此,我还是有些不甘心,仍然在偷偷地寻找着机会。

终于,机会说来就来,这两天,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在校园里流传:公安厅到学校来要人了,要选派一批优秀大学生到基层公安机关去锻炼培养,三年后当副局长!

消息很快通过院党委书记在院里召开的动员会上予以了证实,书记在会上拿出一份由中组部、人事部、公安部三家单位联合下发的文件念到:“…在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过程中,必须建设一支坚强战斗力的公安队伍,并且当务之急是要提高公安机关各级领导干部的政治、业务素质,目前,各级公安机关尤其是县市公安机关领导文化程度班子普遍偏低的问题比较突出,在一定程度上制约政治、业务素质的提高。为此,决定划出专项编制,从全国高校选拔部分优秀应届毕业生,以指令性分配计划的方式充实到县市公安局,并采取跟踪培养的办法,加强县市公安机关领导班子后备队伍建设…”

我心跳加快起来,我看了看其他同学,有的和我一样的脸色专注,有的却好像无动于衷,

“…锻炼时间一般不少于三年。锻炼期满后,由地市公安机关商县市委组织部,进行全面考核,并提出使用意见。对其中符合条件者,按照干部管理权限,任命为县市公安机关领导干部…”这段话我听得格外的仔细:“锻炼三年后进县级公安机关领导班子,不就意味着三年后可以…?”

其实对于我来说,从小时候起,便对警察有种崇拜的感觉,甚至觉得只要与警察有关的东西便会自然地流露出一种肃然起敬的威严和庄重,于是,便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也能穿上警服,去匡扶正义,去打抱不平,虽然说由于种种原因,当初高考没有机会去实现这种梦想,但潜意识总想找这样那样的机会去实现这样的梦,没想到,机会居然不期而至,当警察!恐怕就是我圆梦最合适的一种选择了!更何况到时候还是有一定权利的警察,意味着我尽可以拥有一定权力去实现我的英雄梦!

我沉浸在兴奋之中。仿佛就看到了一身警服的我英姿勃勃地傲立在蓝天白云之下,招徕了一片羡慕的目光…

末了,书记说:“通知说准备在全国选拔3000名优秀大学生到基层公安机关锻炼培养,计划分三年实施,一年选拔1000个,我们J省三年100个,今年分到了34个指标,我们学校分到8个指标,同学们,这是一件很光荣的事呀,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都对这次选派优秀大学生进公安队伍的新闻进行了报道,希望大家踊跃报名参加选拔。”

相对J省师范大学一千多个毕业生来讲,八个指标明显太少,学校党委对这么多年少有的一次选拔和输送人才活动异常的重视,在党委会上还作了专门研究,各个系也非常重视,大力宣传,毕竟能够选上还可以算上系里的光荣。

我蠢蠢欲动,忍不住将想法和学工处的欧阳处长说了。欧阳处长显然没想到我有这个想法,他有些诧异地看了看我,忍不住叫了起来:“你可要考虑清楚,我们正准备要上报留校名单的,你是其中一个的!。”

我不假思索地说:“谢谢处长这两年的关心和帮助,我真的想去当这个警察,我的决心已定,我想去试一试。”

处长估计从我坚毅的眼神看出了我不是一时冲动,他沉默了一会儿,看得出他没有任何思想准备,而且很有些不舍得我离开的样子,他摇了摇头,末了还是向我伸出手:“我预祝你成功!”

当晚,我把我的“宏伟大计”告诉了女朋友苏蓉,苏蓉和我是老乡,都是新安地区祥宁县人,她比我晚一届,学政教的。我是在大二的时候,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和她一见钟情的。原来从我下一届开始,学校就要求要对新生进行为期半个月的军训,当时我读大二,正好担任了校报记者,还小有名气,因为校报要一个反映新生军训的大稿,这个任务就自然而然地落到我的头上,就这样我和参加军训的92级的新生们打成了一片。在采访到政法系的女生们时,我要她们推举一个“轻伤不下火线”的典型,正好苦不堪言的苏蓉被推举出来。那时苏蓉一身军训服装,显得英姿勃勃,而且天生丽质,容貌娇媚,我一下被打动了。就这样我们相识了,一问还是老乡。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们的距离一下就拉近了许多。于是我便有事没事的跑到操场上去看他们军训,美其名曰是“采访”,实际上是去看那个她,看着看着,我们的感情就升温了,不到一个月,我们就确定了恋爱关系。

每每想到这些,我心里不免觉得有些好笑,采访军训采访出了一段爱情故事来,这可是万万没想到的,她也看中了我的沉稳和帅气,就这样闪电般地开始了我们将近三年的爱情之旅。

苏蓉听了以后同样瞪大了眼睛,嘴巴张了几下,“你下定决心了?怎么你突然有这种想法?”

“我很想去试一试,我没有想到实现梦想的机会居然会不期而至呀,我有什么理由不去抓住这个机会?”

我没有理会苏蓉说了什么,我整个人似乎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中,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

苏蓉没有再说什么,几年的感情,她很了解我的个性和思想,她也知道,劝我要放弃我认定了的一样事情,那真是太难了。她叹了叹气,“以后怎么办?”她担心最多的是三年的爱情长跑难道没有一个终点?

“想这么多干吗?你不是还有一年毕业吗?急什么?更何况我能不能选拔上还是一个问题呢。”我全然不顾她的感觉,说了一句:“一切都事在人为嘛。”言下之意,包括爱情。

苏蓉扭头就走了。我也没有去追,女人头发长见识短,慢慢地会明白的。

2

按照选拔规定,首先是由自己报名,各个系按照一定的比例推荐,然后学工处初审、校党委审定后,再按照一定的比例推荐至省公安厅,最后由省公安厅组织面试确定选拔人选。

凭着较好的综合素质,我顺利地“过五关斩六将”,作为学校16名推荐对象中的一个参加面试。

面试这一天风和日丽,我的心也和阳光一样的灿烂。按照2:1的比例,意味着每个人的希望都是50%。但我显得非常的自信,我觉得胜券在握。

面试在昌都大学的培训中心举行。在现场我看到了几十个来面试的学生,他们来自J省好几个大学。看起来,像我这种热爱警察这门职业的还是大有人在呀。

轮到我时,我定了定神走进考场,毕竟是面试,多少还是有些激动和紧张。

在椅子上坐下时,我留意到坐在我面前有四位考官,都穿着橄榄色警服,威风且威严,而且引人注目的坐在中间的还有一个女考官,三十多岁的年纪,一身警装衬托出飒飒英姿。

在简单地问了我一些基本情况后,那个女考官突然问道:“你为什么要当警察?”

其实这个问题在我的预料之中,我觉得这个情节有点象我刚看过的一部电影《雷洛传》。雷洛是香港70年代曾叱咤风云的华人总探长,影片开头就是社会青年雷洛去考警察学校,考官问他,你为什么当警察?雷洛答,为了吃饭。

我当然不能回答是为了吃饭,也不能说做警察的动机是生活上的各类需求使然,更不能说当警察是因为不想当老师,不愿再让别人“老师”“老师”地叫,不愿住着那黑乎乎的筒子楼、骑着破自行车上下班、为了职称到处发表所的论文,而愿意有稳定的饭碗,威风的制服,或者某些不可言说的特权,尤其是更不能干说是想当局长才促使我想当警察的,尽管这恰恰是促使我们义无反顾投身警察事业的最大“诱饵”!

我不慌不忙地回答到:为了实现小时候的梦想。对于我们男人来说,有谁没做过英雄梦?“宁为百夫长,胜做一书生”、“男儿何不带吴钩”、“把剑问天下,谁有不平事”这些描述英雄形象的诗词,足以撩拨起我们的英雄主义情结。

我好像看到女考官眼睛一亮,我知道我的几句文诌诌的词起了作用,我得意地继续我的抒发:“我一直做着那种不畏强暴、匡扶正义的英雄梦,并且总想找这样那样的机会去实现这样的梦,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当警察恐怕就是我们这些年轻大学生圆梦最合适的一种选择了!”

女考官和其他三位交换了一下眼神,看得出他们对我的回答很满意,其中一个看起来有一定年纪的脸黑黑的考官冒出一个问题:“你要知道,当警察很苦的,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浪漫和刺激…”

说实在话,对于这些问题,我不但猜到了,而且费了一定心思设计好了答案,我笑了笑,有点卖弄般地引用了孟子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这段名言,表达了我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在回答有关问题时,我不失时机地“自诩”了在师大的如何如何“优秀”,说本人曾担任过校学生会宣传部长、校报记者、学通社社长、学工处长助理等社会官职、近10万字的文章发表等等,说着这些的同时,我恰到好处地亮出了我几年来的作品的剪贴本和一些荣誉证书,那个脸黑黑的考官更加兴趣盎然,不时地问这问那,面试时间明显比别人长了十多分钟。

在临出来的时候,几个考官的嘴角抿过的一丝笑容被我捕捉到了,我心里想:这下肯定有戏了!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