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引子:一项二战纪录

出于对《兄弟连》的酷爱,在反复地看影片的同时,我收集了大量关于二战的资料,无意中发现的这样一个记录: 1944年6月6日诺曼底登陆日,德国国防军士兵海恩•;塞弗罗1人至少杀死2000名美国士兵,成了二战中一天内杀死杀伤敌方士兵最多的人,战后被冠以“奥马哈海滩之兽”之称。

二、事件:最长的一天

在诺曼底登陆当天(也就是著名的D日),塞弗罗用MG42机关枪连续扫射了9个小时,他的机关枪枪管最后变得通红烫手,当更换过的火红枪管扔到一旁时,碉堡旁边的干草立即被剧热引燃。就这样他用光了12,000发机关子弹,海水被美军士兵的鲜血染红的通红。打完了所有的机枪子弹后,他又用自己的步枪继续射击,接着打光了另外400发步枪子弹。

在他藏身的奥马哈海滩WN62碉堡前,共有4184名美国士兵中弹倒下,而其中至少一半死亡人数都应该是由塞弗罗一人的机关枪包办。

三、人物:“奥马哈海滩之兽”

海恩•;塞弗罗(HeinSeverloh)当年只有20岁,对他来说战斗在1944年6月6日那天同时开始和结束,最后他藏身的碉堡被一枚手榴弹击中,他的指挥官被炸死。塞弗罗成了美军的俘虏,当了3年战俘。如今的塞弗罗已成了一名80岁的垂暮老人,生活在汉堡附近米特兹根村的一个木房子中。中风使他说话有点口齿不清,当他的思绪再次回到那充满血腥的日子时,他用手拍着自己的大腿,强忍住不让泪水流出,塞弗罗显然对那天自己制造的“超级大屠杀”充满悔恨,他流着泪道∶“但我应该怎么做?我当时认为自己绝不会活着逃出那里,我认为我在为自己的生命而战,要么你死,要么我活。我们隔着500多米的距离朝他们射击,在那个距离中,敌人就像蚂蚁一样,纷纷倒在我的子弹下。”

如今,塞弗罗当年枪下的美军亡魂全都埋葬在了奥马哈海滩上的美军公墓中,在9368块白色的十字架墓碑下,几乎四分之一的遇难者都是被塞弗罗一人射杀。

获得自由后的塞弗罗曾多次找到戴维•;西尔瓦——一个在奥马哈海滩上受了三次伤的美国幸存老兵。当上世纪60年代这两个曾经是生死对头的男人在德国会面时,他们互相拥抱了足足5分钟。西尔瓦回忆道∶“他从来没有请求我原谅他,然而事实上,我已经从心里原谅他了。”

四、感想:人性的扭曲

士兵,通常会被说成“国家机器”、“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保家卫国的英雄”……。 战争开始时,人们通常在关心着双方的军事实力和战略谋划,分析着战争对生活及经济的影响,急论双方战争的正义性,关注着无辜平民的死亡数字。但只要一提到双方参战的士兵,我们总是说:“这是他们该做的”,“他们会胜利的!” ……,战前我们只是因为守护自己的正义,就很自然的把他们送上战场,战后发给他们荣誉勋章和不菲的奖金,不幸战死的会被称为“英雄烈士”我们一直认为这些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人们也许经常忘记在穿上军装前,他们也是和你我一样的人,世上并没有什么人是特殊材料炼成的,我们从没有去主动了解在战场上作战的士兵在想些什么,战争给他们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兄弟连》中 ,主线人物温特斯对开枪射杀一个还是少年的德军士兵一直耿耿于怀。刚到战场时,人们都叫德军为“鬼子”,仿佛他们已经不再是我们的同类了。战士们奋勇杀敌,一点也不觉得内疚。“他们是恶魔我们在挽救人类,主持正义”——战士们的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但每当温特斯脑海中浮现出那个德国少年幼稚的脸后,他才会觉得自己杀人了,自己也和“法西斯鬼子”一样手上沾满了鲜血。他知道自己也是有罪的,甚至他还知道自己也许杀了一个家庭的支柱,一个母亲期盼的儿子,一个女孩的另一半生命。当我看到温特斯在澡盆里迷茫又麻木的发呆时,我的心里深切的感受到战争对于一个有良知的军人内心所造成的创伤,这是一辈子也挥不去的。

战争是最为残酷的事情,他让无数青年在一瞬间成为枯骨,战争的创伤对于幸存者也许可更为刻骨铭心,记得以前看过一个电影,讲的是未来国家之间的争端是以双方各派一支球队对决胜负来解决,我想这未尝不是一个好方法,尽管有人会说我是矛盾调合论者。

五、背景

1、诺曼底登陆

诺曼底是法国西北部著名的历史和文化大区。北临英吉利海峡,与英国遥遥相望,面积约3万平方公里,海岸线全长600公里,连绵数百里的海岸几乎都是悬崖峭壁。

1944年6月6日,盟军部队在诺曼底登陆,发动了导致二战在欧洲结束的战役。这是历史上最大的两栖登陆行动,为解放法国和最终击溃法西斯德国发挥了重要作用。“D-Day”(诺曼底登陆日)和“H-Hour”(进攻时辰)也成了战时家喻户晓的代名词。

为实施这一大规模的战役,盟军共集结了多达288万人的部队。陆军共36个师,其中23个步兵师,10个装甲师,3个伞兵师,约153万人。海军投入作战的军舰约5300艘,其中战斗舰只包括13艘战列舰,47艘巡洋舰,134艘驱逐舰在内约1200艘,登陆舰艇4126艘,还有5000余艘运输船。空军作战飞机13700架,其中轰炸机5800架,战斗机4900架,运输机滑翔机3000架。

到7月24日,战争双方约有24万人被歼灭,其中盟军伤亡12.2万人,德军伤亡和被俘11.4万人。

诺曼底登陆的胜利,宣告了盟军在欧洲大陆第二战场的开辟,意味着纳粹德国陷入两面作战、腹背受敌的困境,彻底粉碎了德军企图以西线部队挫败美英登陆后再抽出50个师转用于苏联战场的如意算盘。到了1944年8月,德国的最后失败已不可避免。而诺曼底的胜利,就是敲响了纳粹德国的丧钟。

2、奥马哈海滩:美军选择了从5个比效平缓的海滩做为登陆场,代号分别为“犹他”、“奥马哈”、“金”、“朱诺”、“剑”。

奥马哈海滩是五个登陆滩头中损失最惨重的,有“血腥的奥马哈”之称。正因为如此,1994年纪念诺曼底登陆五十周年的会址就设在奥马哈海滩上。

奥马哈海滩损失惨重的原因一是恶劣的天气使美空军投弹命中率极低,德军的防御工事和火力点大都完好无损;二是是计划伴随登陆兵上陆提供及时火力支援的水陆坦克,32辆中有27辆在下水后的几分钟里就因风浪太大而沉没,美军失去了火力掩护。三是因为海中有一股向东的潮汐,以及岸上迷漫的硝烟,使得士兵难辨方向,队形也变得混乱。上陆时士兵们要先趟水涉过1米多深,50—90米宽的浅水区,再要通过180—270米宽毫无遮掩的海滩,才能接近到堤岸,而且这一切都在德军密集而猛烈的炮火下。所以在最初的半小时里,士兵根本无法投入作战,只是在浅水中、海滩上为生存而苦苦挣扎。

3、D日:是美军常用的军事术语之一,和D日同样常用的另一个军事术语是H小时。这两个字母用来表示特定作战与行动的开始时间。这种表示有两个意义,第一是表示作战时间尚未确定,第二是表示行动计划高度保密。

D与H两个字母分别源于它们所代表的单词———D=Day,H=Hour,通常,D日用来表示攻击日,H小时则表示作战开始的具体时间。在一次特定的作战行动中,D日和H小时都是惟一的。据考证,美军第一次使用D日这个军事术语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二战欧洲战区最高统帅艾森豪威尔将军最终将诺曼底战役的D日确定为1944年6月6日,这一天通常被简称为D日。

4、最长的一天:德国防线司令官隆美尔元帅说:“登陆的头24小时是决定性的,无论对于盟军或德军,乃是最长的一天。”

5、MG42机枪: 7.92mm通用机枪原称为M39/41式标准机枪。1942年德军开始装备该枪,命名为MG42式机枪。它是1939年由德国的格鲁诺博士根据波兰设计图纸研制的。格鲁诺博士的主要贡献是大量采用冲铆件,大大地提高了武器的生产效率。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该枪已生产100万挺。

性能数据:口径----7.92mm;初速----755m/s;理论射速----1200发/min;自动方式----枪管短后坐式;闭锁方式----中间零件(滚柱)式;发射方式----连发;供弹方式----弹链;容弹量----50发;全枪长----1219mm;枪管长 ;533mm;膛线----4条,右旋;全枪质量(含两脚架)----11.05kg;瞄准装置----机械瞄准具;配用弹种----毛瑟98式7.92×57,mm枪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