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乱弹]读闲书一得

航四师十二团 收藏 1 20

今天是正月二十,按照传统计算,纷纷攘攘的春节正式过去了,虽然耳边还不时响起鞭炮声,那也只是个别意犹未尽者的余兴了。

年前,admin兄在博客中希望大家多读一些书,多写一些随感。说来惭愧,断断续续二十天的假期中,只觉得有时间吃喝玩乐,没时间看书。人的劣根性在他人和自我的纵容中找到了充分的借口——过年嘛,幸好开始上班了。

上礼拜六在华藏书店消磨时间,找到了一本《古代世情故事》,这两天挤时间看完,觉得略有收获,也算是补上了一课,对admin兄和自己有个交待。

这本书主要选录了魏晋南北朝时期文人作家笔记及史家传记。包括东晋裴启《语林》、郭澄之《郭子》、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南朝梁沈约《俗说》、南朝殷芸《小说》、魏邯鄣淳《笑林》、侯白《启颜录》、晋葛洪《西京杂记》、《抱朴子》、晋王嘉《拾遗记》、北齐颜之推《颜氏家训》等。

提起魏晋南北朝,总是与峨冠博带,大袖飘拂的名士联想起来,竹林七贤的不羁,扪虱而谈的洒脱,不由得让人心向往之。仔细阅读才发现,这和当时的谈玄之风有关,谈玄者崇尚虚无,标榜超脱,把儒家的名教与老庄的“自然”结合起来,视声誉为生命。有的名士自比清流,言行中竞有了一些固执,表现出了迂腐味儿,比如嵇康由于不满意于司马氏王朝当政而隐居深山,情愿以打铁为生,这是可以理解的;可是他对当时去见他的名士钟会不予理睬,只顾打铁,就有点不对了,待钟会去时还要问“你听到什么而来,又见到什么而去”,就更有点过分了,惹得钟会进谗言,白白丢了性命,再如有一个叫阮光禄的,他有一辆车子,有人想借用但没敢说出口,他知道后竟把车子烧掉了。这类行为看上去似乎是注重德行的自名清高,但实际上已近于迂腐不合时宜了,嵇康和击鼓骂曹的祢衡被当权者所杀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世上可能也有真正的隐者,我想大部分名士还是既出世又入世的,既希冀有清高的声誉,又渴望通过声誉博得帝王青睐建功立业。但是道德上的无懈可击并不能代表治国理政,鲁迅曾说过:个人这样闹闹脾气还不要紧,若治国平天下也这样闹起执拗的脾气来,那还成什么话”。(而已集•;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

日三省其身,养浩然正气对个人来说无可厚非, 能结交这样一位人物做朋友绝对是一件幸事,但在政治和生活上过分注重名节就不太妙了,有如明朝的海瑞,正像黄仁宇在《万历十五年》中所写,他一芥不取,两袖清风,极端的廉洁,极端的诚实,对于这样的一个道德完人,名相张居正始终不曾重用,因为这样的人根本不会相信为人处世有阴阳的分别,人的所说与所做会有差距,任何事情只会非正即反的看待,搞得自已和他人都无比痛苦,还达不到预期效果,上奏疏骂皇上,把嘉靖活活气死是政治上的佐证,遵从孝道,奉母令两次休妻,最后正妻病故和小妾自杀几乎同时发生是生活上的佐证。

所以宁可当一个富有情趣和欲望的俗人,也不要当一个道德上的完人,这样的人为人父,为人子,为人夫乃至治国理政都不会称得上一个“好”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