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事]男人的兄弟连

航四师十二团 收藏 2 44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06年我的电脑里只有一部片子,我反复看了不下十遍——《兄弟连》,个人认为这是近几年来难得一见的好片子,给我的感觉只能用“震撼”两个字形容。

《兄弟连》是HBO斥资1亿两千万美元打造的十集电视剧,讲述了二战期间从诺曼底登陆前到欧洲战场战争结束为止,美国101空降师506团2营E连的故事,以记实、回忆、叙述穿插的手法,客观、深刻地诠释了战争的残酷以及士兵在战争中的心理变化。此剧的制片人和导演分别是好莱坞鼎鼎大名的斯蒂芬·斯皮尔伯格和汤姆·汉克斯。

这部经典的战争巨制,他真正的吸引力在于对战争中的人性和人情进行了一场透彻的剖白。同时,他所极力刻画的是战争的残酷与愚昧,使观者看清战争的本质,从而痛恨、杜绝战争。但是且不提美国现在的种种劣行,就那时而言,那群E连的兄弟们为自由而战,为正义而战,他们代表了那个年代最值得敬佩的一群人……

男人的情谊。

深刻的表现男人之间的情谊是这个片子的主旨,也是片名的由来。空降兵无疑是当时一个时髦又危险的职业,也是想当英雄的男人们渴望的职业。E连士兵来自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地方,因为希望实现自我价值而聚集到一起,在经历了生离死别和残酷环境考验之后,他们之间结下了终生不渝的“兄弟情谊”。原著小说中说“这些共同的经历使他们亲密无间,这种关系是任何外人所无法感受到的。战友情比朋友情更亲,比家人情更密,又和恋人关系有所不同。他们相互绝对信任,彼此了如指掌。”

第一任连长索柏上尉严苛的不近人情,正是由于他的压迫,激发了E连的团结一致。二等兵戈登被索伯罚独自登山,当他艰难地跑到半路时,自愿陪他受罚的队友们已赶上来陪着他一起跑。而当索柏排挤深受士兵爱戴的温特斯少尉时,他们竟冒着军法处置的危险,进行了集体抗议,迫使团长将索柏调离了E连。

上战场前,将军对士兵们说:“在战场上,你什么都不能相信,除了你自己和离你最近的战友。”也正是这种信任,他们甘愿冒着巨大的危险也绝不丢下一个战友,即使被机枪扫射,被炸断双腿,被狙击手射击也再所不惜。所以,当“大牛”蓝道曼在一次战斗中掉队,独自困在敌占区时,他的战友冒死重回险地救他出来。而死里逃生的蓝道曼对营地迎接他的兄弟们时,他说的竟是“看!我说E连很烦吧。”

如果说战争是残酷的,而这帮重情重义的血性汉子则让人感到别样的温情。每次到经典感人的场景时,不喜表露感情的我,眼角却总会有些湿润。

男人的战争。

“这是一场漫长的战争,也是一场艰苦的战争。你们骄傲地为祖国勇猛作战。你们是不平凡的一群,彼此紧密相连,这样的情谊存在也只存在于战斗中。你们象兄弟一样,共同使用散兵坑,在最需要的时刻彼此互相扶持,你们共同面对死亡,一同接受磨难。最后,我想说的是,我为能够和你们一起战斗而感到骄傲,你们有权拥有和平和幸福”。

这段发自内心的话语来自一名已经投降的德军上校之口,在战争行将结束、己方宣告失败之际,部下被遣散前的集会上,他面对跟随自己多年的部属,说出了这样一番感人肺腑的真情独白。

第五集《为何而战》片头几位E连老兵回忆到:“新闻宣传中德国人穷凶极恶,于是我们来到战场。发现敌人和我们一样,只是一些孩子,我们都是孩子。他们要做的工作跟我一样,都是在尽职做事。或许他们也和我们一样喜爱钓鱼、打猎,我们原本可能成为朋友的。”但是战争没能让他们变为朋友,而让他们变成了彼此仇恨的敌人。人的差别不会是天和地那么大,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抛开政治来讲,战争双方的军人实际上都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就像《亮剑》中的李云龙和楚云飞,虽然惺惺相惜,但是必须向对方开枪,因为这就是战争。

德军上校向温特斯投降的时候,说:“我在想,当战争结束时,像你我这样的人命运将会如何。”温特斯望着他,不知如何回答。这时他把自己的手枪拿了出来,交给温特斯“请你收下这个,当作我正式的投降, 我宁愿把它交给军人。”温特斯回答到:“你可以保留你的手枪,上校。”这里,手枪已经超越了武器的概念,代表了军人的一种尊严,作为一个职业军人,他们给了对方足够的尊严。

战争已经结束,一等兵韦伯斯特站岗时,遇见一名腿部残疾的德军士兵回乡,便帮他找了辆便车,并把车主放在后坐的行李都扔掉,让那名士兵坐上去。军人之间的情感是相通的,给战争中的敌人以尊重,才称得上真正的男人。

男人的语言。

印象最深的是第六集《突出部之役》,在比利时森林冬季的严寒中,101师在巴斯通被5倍于已的德军包围长达一个月,他们缺衣少食,没有弹药,没有补给,甚至连御寒的冬衣都没有,但是他们挡住了德军的进攻。当圣诞节来临,德军指挥官劝他们光荣投降时,师长麦考利夫准将回答了二战中最著名的那一句话: nuts!(操!)

在进军巴斯通时,迎面而来的是被撤下来的溃军,他们惊魂未定的说:“你们会被包围的。”温特斯回答道:“我们是伞兵,天生就是被包围的”。这种平淡的回答里,蕴含着一种气魄,一种自信。

在阵地上,德军开始轰炸,利普躲在散兵坑里,望着爆炸的炮弹,笑着回忆小时侯制作炸药的事,同时另一边,乔·托伊的腿被炸断,倒在血泊中痛苦地喊叫。不久,第二次轰炸袭来,利普顿再也笑不出来,而瓜内尔为了救乔·托伊也被炸断腿,被抬走前依旧坚强风趣地向托伊说:“我说过我会比你先回美国的。”

第一集《新兵训练》,乔·托伊摆弄着手中的匕首,说:“如果我将这把刀刺进希特勒的喉咙,罗斯福(美国总统)肯定会把感恩节改名为乔·托依日,每月还得付给我一万美金至到60岁。”

第三集《卡朗唐》,突入卡朗唐小镇时,利普小腹被炸伤,医务兵检查他的裤裆后,宽慰地说:“没事,一切东西都原处呢。”

派康提向布洛依伸出手,解开袖口,炫耀他的战利品——4块手表,然后说:“它们都还能走,不像他们的前任主人。””

史毕尔上尉开导布洛依:“我们都很害怕,你唯一的希望,就是接受你已经死了这个事实,这样,你才能像一个真正的战士。不能怜悯,不能同情,不能心软,所有战争都依靠他。”

第四集《补充新兵》,“淋病先生”葛奈瑞来到一帮新兵的身边,与他们套近乎。新兵说他坐了别人的位置,葛奈瑞耍起了大爷脾气:“是吗,就算是艾森豪威尔(美军司令)的位置,我也照坐。”

索柏上尉后来调回为团部担任后勤长官,可E连的看见他时,对其厌恶程度丝毫不减。“大牛”蓝道曼对新兵加西亚说:“哼!还那副德行!”

第七集《关健时刻》,胡布勒打死一名骑马巡逻的德军军官,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鲁格手枪。他四处向人炫耀,希福蒂问他那只马怎么样了,胡布勒说:“不知道,可能还在跑,希望他没事。”

戴克连长问利普:“是什么让你决定参加空降部队的?” 利普说:“我在生活杂志上看到一篇文章,上面说训练有多艰苦,还说,想成为一名伞兵,你必须是最优秀的。我想和最优秀的人并肩做战。”

第九集《为何而战》,赫胥给了来接班的派康提一本书,说:“我刚读完”,派康提一边翻一边说:“好看吗,有没有关于性的描写。”

第十集《点数》,已升为少校的温特斯在路上走,看到索柏上尉从对面走过来。索柏看到温特斯,低下头,没有敬礼就走了过去。当索柏走过一两步时,温特斯大声说:“索柏上尉,我们可是对职位敬礼,不是对人。”“是,长官”索柏一边回答一边立正敬礼。旁边的韦伯斯特和马丁高兴坏了,韦伯斯特说:“我喜欢看军官们互相比职位高低”。

每一集的开始和结束,都有当年E连的幸存成员——现在都已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在讲述。最后一集的最后,温特斯说道:“我的孙子问我,爷爷,你是英雄吗?我告诉他,孩子,我不是英雄,但我曾经和英雄一起战斗过……”



另:这部片子如若只看一遍,大部分人物肯定分不清,最好找原著小说看一下。虽然我称为男人的兄弟连,并不是说排斥女性,里面确有一些血腥场面,但是我认为那是在常人承受能力之内的。据我所知,网上就有女孩子疯狂的喜欢里面的医务兵尤金。

还有,我始终偏爱原声字幕版的,去年中央台播了一次,十集给改成了十四集,配音也不咋的,真是暴殄天物,大煞风景……



附1:影片背景:

2002年12月11日,二战时的美国老兵莱斯特·哈什伊悄然逝世。他曾是美国101空军部队506团著名的E连里最年轻的士兵。直到离开人世的那一刻,莱斯特都珍藏着作为盟军在诺曼底登陆先锋中的一员的难忘经历,还有和E连的战友并肩作战用血泪凝结的珍贵回忆。

在荷兰,他第一个把关于E连的一切告诉了一个叫做史蒂芬·阿姆布罗斯的老人,于是有了一本叫做《兄弟连》的书。1998年,为电影《拯救大兵瑞恩》宣传期间,一个参加过二战的老兵亲手向汤姆·汉克斯赠送了这本小说。读完之后深受感动的汤姆·汉克斯又把书转赠给了史蒂芬·斯皮尔伯格,因此两人决定将其拍成电视剧。长达10个小时,耗资1亿2千万美元号称世界上最昂贵的电影电视系列剧《兄弟连》就此诞生。

剧情简介

1942年,一群美国年轻人自愿入伍,组成了美军最新的作战单位———伞兵。严厉的长官索柏对他们进行了近乎残酷的训练,把E连的这群新丁变成了全军最优秀的作战精英。在训练过程中,全连官兵对索柏的憎恶也成就了大家对下级军官温特斯的一致爱戴。

1944年6月6日(D日)E连在二次大战盟军登陆日的黎明跳伞进入法国北部,不但参加了“突出部作战”,还围剿了希特勒位于西特斯加登的大本营。作者曾对E连的幸存者进行过长时间的访谈,并参考了当年战士们的日记和家书,最后他以《兄弟连》一书,记录了这个死伤率高达150%的E连的英勇事迹。

附2:

101空降师

现称美国陆军第101空中突击师,由于其臂章上有一个正在嚎叫的美国鹰鹰头,被称为“呼啸山鹰师” 或“鹰师”。它主要依靠直升机实施空中突击,速度快,火力强,作战能力全面,是美军进行快速部署和实施应急作战的重要力量,被誉为陆军“全能师”。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西方盟军总司令艾森豪威尔将军曾这样评价过麾下的这支部队:“无论何时,只要你说明你是101师的士兵,那么,每一个人,无论他是在大街上、在城市里、还是在前线,都会对你寄予绝对不同寻常的期望

几天前的一个晚上,我刚看了一点上一期《读书》杂志里关于电影与政治的文章。《读书》上之前还有两篇类似的文章我都没在意,此刻忽然想起。

大概意思是电影(也应包括电视及其他传媒形式)怎样为政治服务。

当然,那种明显的政论片的形式是非常明显的,也比较好理解。

另一种不明显的,其实也是被非常努力的在应用。

日本统治朝鲜与台湾期间,他们拍了很多反映当地山川风光、卫生教育之类的影片,朝鲜太子作为人质被挟去日本,日本人拍了太子在日本的众多影像来放给当地人看。这些影片起到了与当地人亲和、并展示日本先进文化的作用。日本人还把在台湾的一些战役拍下来,用来展示其军威。

我此前想,关于英雄,我们要到海明威与美国大片中去找,其实,从政治的角度讲,这些看似轻巧的文化与商业的东西,未尝不是在美国战略视野中占有重要位置的。

我听到一个所谓演说家的讲演,他运用亲情等人所敏感的元素,辅之以催眠术,一场讲演下来,多数人都流下泪来,每个人的情感得到了渲泄,便觉得这个讲演非常之好,非常之成功,而没有人去在意,演讲的主题得到怎样的深入分析,人们所获得什么实在的东西。

美国电影之成功,首先是得益于这些元素的成功运用。

不过,当然了,看恐怖片时,要时时想着那画面后台的摄像机就没意思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