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背死猪”战法让日军胆战心惊

冷面周渝民 收藏 6 1328

日军侵占河南西部后,中共地下党新安县负责人之一的赵耕郊,奉党的指示成立了武工队,并任队长。




新安县的铁门镇,是交通要道。侵华日军的红部司令部(红部司令乃政治部主任角色)就驻扎在这里,司令是田中角荣。铁门镇和附近棋盘山、凤凰山的日军驻扎呈三角之势,三地相互呼应,给抗日活动造成极大威胁。




日军烧杀抢掠,强奸妇女,无恶不作。铁门镇柳河村的王永庆是个威望很高的开明绅士。






他有个16岁的女儿在洛阳读书。这年夏天,姑娘放暑假回家时,被日本兵抢到棋盘山上,强奸了七天七夜。几天之后,该镇洪阳村有个孕妇,也被日本兵奸污,抬回家就死了。




数十名群众代表找到武工队,要求伸冤报仇。武工队只有百余号人马,硬打不行,赵耕郊经过反复思考,制定了一个“背死猪”计划日本人驻扎在三个点上,相互联系需要走一段路程,这些道路拐弯地方多,便于隐藏。在拐弯的街巷或道路旁设下埋伏,等日本兵走过时,从背后用绳索套住脖子,使劲一拉,日本人脚一悬空,无声无息就给“背”死了。




“背死猪”行动持续了三个月零四天,共背了28头“死猪”。日本人胆战心惊,轻易不敢出据点,三个据点间不能正常联络,活动能力严重削弱。




田中角荣被折服




田中大为恼火,让特务队长单振声(兼日军翻译)联系,双方会面谈判,如果武工队不再“背死猪”,日本方面便不再报复。否则,将这一带杀光、烧光。




日本人将谈判地点定在铁门镇。受着领导和百姓重托的赵耕郊决定深入虎穴,和田中斗智斗勇。谈判那天,全镇戒严。下午5点,汉奸翻译单振声领着100多名荷枪实弹的日本兵,大开南门出迎谈判代表。赵耕郊便衣轻装,只带4名武工队员来到铁门镇。




谈判的焦点是围绕如何处置强奸妇女的日本人。赵耕郊说:“我坚决要求处理这些日本人,田中却反问我知道不知道这是铁门,我说铁门街的土有几尺厚我都清楚。”田中站了起来,拿起酒杯摔在地上。性子刚烈的赵耕郊照着桌子拍了一巴掌,身后的警卫也握紧了枪和砍刀,谈判陷入僵局。




厨子丁金生是赵耕郊安插进来的卧底,他收拾桌上菜盘时,赵耕郊轻轻咳嗽一声,丁金生会意,不大一会儿抱一个小男孩进来交给赵耕郊。单振声一见孩子,大惊失色。他只有这一个宝贝男孩,在随时可能兵刃相见的场合,怎么能把孩子抱来呢!单振声急了,赵耕郊明确地说:“单振声你是聪明人,我不会自己走的。放心,我只把孩子抱到南门城楼处就归还你,前提是我们要安全出去。”




单振声赶紧劝说田中。田中走过来向赵耕郊的警卫敬了一杯酒,赵耕郊的警卫把酒喝下后,一把将酒杯捏碎了。田中对赵耕郊竖起拇指,连说几声“佩服”,说毕手一挥,一个日本兵端出一个托盘,盘上放着四把崭新的盒子枪。“小小礼物,不成敬意,咱们交个朋友吧。”田中说。




最后,田中同意逮捕强奸中国妇女的人,交国家军事法庭,按照国际法处理,并在一个月后向群众公布处理结果。




1972年,田中首相特意到洛阳西边的铁门镇参观。故地重游,他特别想见当年的武工队队长赵耕郊。由于特殊原因,赵耕郊无法前来会面,使田中角荣惆怅不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