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狐

人们都说:文学和艺术是相通的。喜欢文字的我,对音乐有着同样的热爱。喜欢在文字中轻舞飞扬,也喜欢在音乐中轻舞飞扬。



一直以来,自己对于流行歌曲没有多大的兴趣,总觉得流行的东西往往也是短命的,来得快,去得也快,就象流行感冒。可是时隔很久,《白狐》那幽幽的旋律、那淡淡的哀怨一直留在了我的心中,那只情深意重的白狐总是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




在这样的一个清凉而清静的晚上,听着电脑里一遍又一遍播放的《白狐》,陈瑞那轻柔婉转的声音撞击着我的鼓膜,那缠绵悱恻的情感撞击着我的心扉。遗憾、惆怅、无奈、哀伤,各种感情一齐涌上心头,使人久久低回,甚而泣下。空间里弥漫着一种异样的气息,有一种东西象水一样流过我的心房,深入我的灵魂深处。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千年修行,千年孤独。夜深人静时,可有人听见我在哭?灯火阑珊处,可有人看见我跳舞?”




也许我们心中都有一只白狐的形象,它早已不是动物,而是神,是狐仙。蒲松龄笔下的狐仙集中了很多女性的优点:她心地善良,妩媚动人。她嫣然一笑,颠倒众生。她真诚仗义,解人危难。她千年修行忍受千年的孤独,只为彼时一只援助的手。




“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千年等待,千年孤独。滚滚红尘里,谁又种下了爱的蛊?茫茫人海中,谁又喝下了爱的毒?”




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有着复古情结,我们每个人的身体里都住着某个古老的灵魂,以至于这样一只千年前深夜孤灯下等爱的狐狸让我们如此痴迷。只是这样一只千年前美丽的狐狸,不可避免的中了一种蛊,不可避免的中了一种毒,不可避免的爱上了一个她不该去爱的人。




“我爱你时,你正一贫如洗寒窗苦读。离开你时,你正金榜题名洞房花烛。”




这哪里是歌词,这应该是聊斋中的故事。这哪里是故事,这应该是一个女人含泪的诉说。千年之前被放生的一只白狐为了报恩,她化作一个白衣飘飘的女子,来到了人间,来到了她的恩人——一个书生的身边。此时的书生一贫如洗寒窗苦读。红袖添香,伴郎夜读,她爱上了那个寒窗苦读的书生。白狐在山林里独自修行的时候,她怎么知道世人善变,人心险恶呢。十年的寒窗苦读换来了书生的金榜题名,也换来了书生的洞房花烛。只是洞房花烛的女主人,不是她,而是皇帝的女儿,当今的公主。




曾经用心良苦的爱情,曾经朝朝暮暮的相爱,曾经以为会天荒地老的誓言,都化作了泡影。海誓山盟,天长地久,在他和另一个女人洞房花烛的时候,都宣告彻底的结束。世上的感情,最残酷的莫过于亲眼看着自己最爱的人成亲,而新娘却不是自己。




“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海誓山盟都化做虚无。”




白狐爱上书生,是注定要被伤害的。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书生有了更多的选择,书生有了更好的选择。锦绣前程、荣华富贵,对于男人有着太大的吸引力。在功名利禄面前,海誓山盟又算得了什么?




“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只为你临别时的那一次回顾,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天长地久都化做虚无。”




错误的爱,就意味着痛苦与伤害,爱愈深,伤愈切。白狐注定得不到爱,她只能在灯火阑珊处起舞,在黑暗中一个人哭泣。如果它千年的等待只是为了与那个人一世的会见,等到的结果却是以后将有万年永远的孤独。白狐只有黯然而默默地离去。




对爱只付出而不求回报是伟大的爱。悄悄离开是必然的结局,也是最好的结局。白衣胜雪,如梦似幻。从此世间再没有那个白衣飘飘的身影,从此世间多了一个凄婉的故事,多了一段美妙的音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