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一个乡镇政府工作人员的幸福生活

百草止水 收藏 45 198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他和她一同进入某乡镇政府工作,虽然只有中专学历,然而由于家庭背景很硬,便有幸于1998年成为国家在编的吃财政饭的工作人员。据说那年之后,国家就不再允许本科以下学历者直接进入,因而他们有幸搭上了政策的末班车,成为了时代的宠儿。他叫龙有种,她叫凤生凤,进入乡镇不久,便在双方家人的撮合下成为了一对幸福鸳鸯。他和他是中专时的同学,其中的一个他是龙有种,另一个他叫曹无缘。曹无缘和龙有种是在校时的好哥们,虽然学业绝对优秀,因为没有什么社会关系,自然就进入了一家普通的企业里工作。


话题从一家酒馆里展开,在这个酒馆的某豪华单间里,龙有种热情地招待了曹无缘。餐桌上酒菜奢华备至,让曹无缘感到受宠若惊。同学相见分外亲切,尽管大家说话客客气气,但席间的宾主热情却强烈之极。俗话说酒后吐真言,两位男主人公每人半斤五粮液下肚,舌头便开始打卷,思维中的谨慎小心也就消失无踪,大家无拘无束地畅叙真情好不快哉!


友好甜蜜的叙旧刚一完结,龙有种便关切地问,“无缘啊,你现在混得咋样?”“哎……别提了,小工人一个,哪像你有种老兄,都成了国家公务员了。”“公务员?哈哈哈,公务员算个屁,无缘,你这就不懂了。”于是龙有种就耐心地向曹无缘讲解公务员和他们的区别,原来龙有种和凤生凤都是事业编制的国家工作人员,这种编制在龙有种夫妇进入乡镇工作后不久就被省里冻结了。事业编的公职人员总量不准增加,而且原则上也只许出不许进。所有事业编的工作人员都可以干一辈子,除非你违法乱纪后不幸被逮捕了,否则任何人都无权开除你。公务员就不一样了,公务员必须逢进必考,而且是通过签合同的聘任的,合同一旦到期有关部门或领导可以考虑不予续签,也可以因为领导对其工作很不满意而中途辞退。所以同这些公务员相比,他们这些事业编的工作人员才是真正的铁饭碗。


“呃,原来国家工作人员队伍这样复杂?”曹无缘惊愕了,这种惊愕自然有些装的,因为他对公务员还是知道些的,虽然龙有种说得也有道理,但是谁考上公务员不拼命巴结不拼命拍马溜须?“不光这些”,龙有种不懈地挥了挥手,“政府工作人员中还有临时工,临时工也是很多的。”“临时工?政府部门还有临时工?”曹无缘更加惊愕了。“你知道公安部门的协警协管吗?”“知道。”“他们都是临时的,工资很低,不是国家财政支出,没有任何保障。”龙有种顿了顿后继续说,“这些人构成基层警力的最大比重,不仅警察如此,其他政府部门莫不如此。”“都有临时工?”曹无缘困惑地问。“你知道曾经有法院书记员私下办案出事的吗?”“听说过。”“那就是临时工。”“在政府干基层工作的人员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临时工,包括看大门的、打扫卫生的、做饭的、搞维修的、打字员等等,都是从事技术性、服务性、辅助性工作的。”“他们的待遇怎样?我能干不?”曹无缘有些跃跃欲试。“不,不,你别干,而且你也干不上。没有关系,连进政府部门干临时工都难,而且他们工资很低,在我们镇上也就一月四五百元,城市里也就六七百左右。”“工资那么低还有人抢着干?”“嘻,你这就不懂了,我们天天吃肉,他们多少也跟着喝点汤啊,只要能喝点就比那点工资强。”


曹无缘站起来为龙有种续上酒,两人又干了满满的一杯。“那你的工资与多少呢?”曹无缘情不自禁地问。“工资?嗬嗬,这年头谁还拿工资?”突然看到曹无缘表情很是尴尬,龙有种赶紧赔个不是,然后自我解嘲地说,“我的工资比你多点,一个月也就一千七八百块钱,不过我有一年多没看看我的工资卡了。”曹无缘知道他和凤生凤结婚不到两年,看来可能是老婆当家,他没有财政大权。“看来你家的存折都掌握在嫂子的手里。”“她?她也不看,我俩的存折一直躺在抽屉里睡大觉呢。”“那,那,你们不花钱了?”“花钱?我们两口子天天在外头吃,结婚时灌的一罐煤气,快两年了还没用完呢。”“那是,请你们吃饭的很多,但也不能天天吃啊?”“呵呵……我是检察科的,她是审计科的,我们都经常办案查账,送礼的请吃饭的都得排队。”龙有种哈哈大笑了两声,“就说这顿饭吧,名义上是我请你,但是只要我在酒馆账簿上签一下字,他们就会跟乡镇财政要钱。”曹无缘的脸上洋溢着钦佩的表情:“老兄真幸福啊,我真的没得比啊。”“你就吃亏在没有关系,而且人也太老实,如果你会玩,也能玩出名堂。对了,你老婆怎么样?”“下岗了,一直没有工作。”曹无缘羞愧地低下了头。“没关系,这个包在我身上,我虽无法帮你改善工作,但可以帮你老婆找个收入不会比你低多少的工作,我老爸在城里还有些人,你放心吧。”曹无缘的眼里一下子噙满了泪花,他端起一杯酒站起来说,“兄弟,谢谢了,感激之情无法言说,就让酒来代表吧。”说完一仰脖酒喝了进去。龙有种也站起来,跟着干了一杯酒,然后拍拍了同学的肩膀,示意坐下来……


酒菜用了不到一半,两人就酒足饭饱了。龙有种突然凑到曹无缘的耳边说:“无缘,别看我们这里是乡镇,可什么都有,要不我给你找个小姐搓搓?”曹无缘大吃一惊,“不,不,不,我可不敢,不敢。”“瞧你这个胆,找个小姐都不敢,又不是让你掏钱,我自然能找人买单。”“算了,那玩意我玩不来。”曹无缘忙不迭地推辞,找小姐他可是想也不敢想的。“那我可就不勉强了,知道你老实,这年头就是老实正派人吃亏,难怪你总也发不起来。”龙有种怜悯地看了同学一眼,微微地笑着,拉着曹无缘走出了酒馆大门。

本文内容于 2007-9-4 14:43:48 被百草止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