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寇侵华鲜为人知的故事 - 舍命除狂魔

zhao2365192 收藏 18 14710
导读:抗日战争时期,日军一个大队,侵占了我国某地区的广原乡,并在该乡的丰谷村设立了一个顽固据点。鬼子大队长名叫森木雄一,他出身于日本武道世家,其武功在日本首屈一指。这家伙不仅性情凶狠残暴,而且长的也不像一般日本人那样,个头都不高。森木长的个头高大,体壮如牛,在所有侵华日军中都数罕见。 该大队在丰谷村设立据点后,森木除了命令鬼子兵,掠夺当地百姓的粮食财物等,还特地命令他的部下,在周边各村里,寻找体魄比较强健的男子,抓到据点里来和他比武。比什麽武?哪儿有抓来比武的呀?。说是比武,实际上就是给他当活靶子练拳脚

抗日战争时期,日军一个大队,侵占了我国某地区的广原乡,并在该乡的丰谷村设立了一个顽固据点。鬼子大队长名叫森木雄一,他出身于日本武道世家,其武功在日本首屈一指。这家伙不仅性情凶狠残暴,而且长的也不像一般日本人那样,个头都不高。森木长的个头高大,体壮如牛,在所有侵华日军中都数罕见。


该大队在丰谷村设立据点后,森木除了命令鬼子兵,掠夺当地百姓的粮食财物等,还特地命令他的部下,在周边各村里,寻找体魄比较强健的男子,抓到据点里来和他比武。比什麽武?哪儿有抓来比武的呀?。说是比武,实际上就是给他当活靶子练拳脚玩儿。他命鬼子兵在村里的麦场上,画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圈,他每天没事的时候,就在那里打杀被他们抓来的中国人。森木还声称如果谁能把他打出圈外,可免一死。这更是骗人,周围尽是些荷枪实弹的日本兵,森木早就跟他们说好了,抓来的人不比不行,如果逃跑就地枪毙,一但他的生命遭威胁,要即刻毙杀对方。


这天上午,日本鬼子又抓来了三个中国人,其中一个壮汉被鬼子推进圈内。森木已经等候在那里了,他穿了一身柔道服,正傲气地站在当中。壮汉扫视了他一眼,转身往圈外走。森木见壮汉不陪他打,气急败坏地说:你们,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壮汉当没听见,丝毫不理睬他。森木一下子怒了,嘴里巴嘎巴嘎地骂着。当壮汉刚刚走出圈外时。森木一挥手,马上过去几个鬼子兵,不由分说,几把刺刀就捅进了壮汉的体内,那壮汉几声惨叫后,便倒地身亡。


森木对抓来的另外两个人说:你们的,和我比武,否则,他一指死去的汉子:这就是下场。就这样,又一个人被带进圈内。这是一个30多岁的汉子,名叫黄平,是东村一个杂技班里的人。黄平看看地上被日本兵捅死的中国人,然后他两眼怒视着森木。森木问:怎麽样,打,还是不打。打,黄平硬朗地嘣出一个字。好,哈哈??森木狂笑着说:有其被刺刀捅死,倒不如与我比试比试武艺,或许死个明明白白的,啊,哈哈??。不过,你们,出了圈地不行,出去就死死啦地,明白?。黄平微微地点了点头。森木拉开架子,恶狼般地朝黄平扑了过去。


森木是个经过训练的武士,而这三个被抓来的中国人,都是普通老百姓,况且森木整天有酒有肉地吃喝,而被他们抓来的中国人,有的还饿着肚子哪,怎麽会是他的对手呢?。十分钟过后,黄平就被森木凶狠地打死在地上。接着,第三个人又被推进圈里,结果,仍是惨死在森木那爆烈的拳脚之下。就这样,三个中国人,活活地被森木打死在麦场上。森木还觉着不够尽兴,他命令日本兵把尸体抬走,然后冲日本兵喊道:这三个人全是废物,我无法发挥武功,你们要去精心挑选几个人来,明天我要继续在这里练武,说完大摇大摆地离开了麦场。


且说东村里的那个杂技班,那是在日本人侵华之前就有了,日本人侵华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杂技班被迫解散,后来只剩下师父郎重山,和他的两个得意门徒,一个叫黄平,另一个叫黄生,他们两人是亲兄弟。朗重山身材比较瘦小,但很结实。黄生身材也不高,可是非常灵敏。唯独黄平,长了个魁梧身材。


正因为如此,今天一大早,黄平被几个持枪的鬼子看中,给抓走了。郎重山开始不知道怎麽回事,当他打听到是丰谷村据点的鬼子大队长森木,抓人陪他练武,就觉得事情严重了,于是他让黄生在远处,悄悄地跟着鬼子和黄平。所以,刚才麦场上发生的那些事情,黄生都看到了,当他看到哥哥惨死的时候,恨不得冲过去跟森木拼命,可是,那儿周围有十几个持枪的鬼子,他知道,冲过去也是白送死,所以他强忍着悲痛,回到了师父跟前,痛哭着对师傅诉说了,他刚才亲眼所见。


师父听了差一点栽倒,黄生急忙扶住了他,师徒俩人含着泪,相互安慰一阵儿。最后师父对黄生说:这儿不能呆了,日本鬼子整天抓人杀人,我们必须离开这里。黄生说:师父,你走吧,我留下来为我哥哥报仇。师父说,你一个人怎麽报仇?黄生说:我想亲自去跟森木比武杀死这个狂魔。你?师傅吃惊地说,你赤手空拳,怎麽能斗的过森木,不行,我不能看着你去白白送死。可是黄生已经下了决心,一定要为哥哥报仇。师父见黄生决心已定,对他说:你真要去的话,决不能空手去,他们人多又有枪,即使你能打败森木,鬼子也会先下手杀你。你想要报仇,光不怕死还不行,还要用智慧。


第二天早上,在丰谷村据点里,森木吃饱喝足了以后,又穿上了他那身日本柔道服,几个日本兵跟着他,溜溜达达就来到了麦场,其中一个日本兵还给森木拎来把椅子,让他坐下在那里沐浴阳光。森木坐下后,眯着眼睛问那个日本兵:我要的人找到没有?日本兵急忙回答:已经派人去找了。很好,森木说,昨天抓来的那三个中国人,实在是不堪一击,这次我要...。他正说着,这时从远处跑过来一个日本兵,他对森木说:报告队长,那边来了一个中国人,说要和你比武。嗯?森木听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麽?来了一个中国人?跟我比武? 是的,日本兵答道。是他自己来的吗?森木问。是自己来的,日本兵说。


森木听了,眼珠来回地转了一阵子,然后命令道:把他带过来。不大一会儿,两个日本兵带着一个中国人走了过来,这个人正是黄生。


在距离森木十来米远的地方,日本兵令黄生停下。森木看着前面这个年轻人:上穿一件黄白色的中国传统便服,下穿浅兰布裤,腰中扎着一条宽红布带,站在那里,稳如泰山。森木大声地问:你的,什麽人地干活。黄生说:我是来比武的,听说你正发愁没有对手,所以我就来了。森木吐了口气,心想:这麽个小瘦个子,能有多大本事呢?或许来者不善呀!想到这儿,他用手比划着,冲黄生身边的两个日本兵咕噜了几句,一个日本兵立刻抓住黄生的胳膊,另一个鬼子在他浑身上下摸了一边,他是怕黄生带什麽暗器,摸过后没有发现什麽。鬼子围着黄生转了一圈,突然他伸手抓住了黄生的布腰带,猛一使劲给扯了下来。这一下不要紧,只听得?啷一声,一把明晃晃的软剑从黄生腰间弹开,落在了地上。这个...!?鬼子大吃一惊。


黄生挣脱那个拽他的鬼子,就要去拿地上的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被他身边的几个鬼子猛地揪住,他挣扎也无济于事。


这时,森木怒气冲冲地走过去拣起了那只软剑,他用剑尖指着黄生恶狠狠地问:你的,刺杀地干活?黄生冷静地回答:我也是练武之人,身上常带这个。巴嘎,森木吼道:你们良心大大地坏了,死啦死啦地。说着一剑刺向黄生心脏,这一剑刺得太狠了,从黄生后背上刺出的剑头有半尺多长,他一声哀叫,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巴嘎??,森木余怒未消地还在骂。片刻之后,他命令日本兵把尸体抬走。然后回到椅子旁重新旁坐下,身边的鬼子急忙递上一支雪茄烟,给他点着。森木使劲吸了几口烟,心想:这个中国人是干什麽的呢?他正琢摸着,忽然刚才那个鬼子又跑了过来:报告大队长,那边又来了一个中国人要和你比武。


什麽?森木一听猛地站了起来问:又来了一个中国人?是的,鬼子兵回答,就在那边。幺西,森木微微地点了点头说:把他带到这边来。哈依,鬼子兵一点头,转身去带人。 森木站在那里拧眉寻思起来:怎麽又来了一个中国人?往日都是抓中国人来比武,而且,抓来的人都是被逼无奈,才跟他动武的,今天这两位却都是不请自来,莫非是我抓人比武的事,激怒了哪个武林高手不成,嗯,我得防着他点儿。


他正在寻思的时候,两个鬼子兵就把那个人带了过来。森木一看,原来是一个六十多岁的小老头,个子虽然不高,但是看上去,身体非常结实,像是个武艺之人。


森木问老头儿:你的,什麽人的干活?老头儿说:我是本地人,听说太君私下里找中国人比武,正好老朽对武功略知一二,所以特地来领教领教。森木问:刚才来地那个人是谁,你的认识?老头儿回答:刚才来什麽人我不知道。森木冷笑一声说:那好吧,不过,比武要赤手空拳,带家伙地不行,你们明白?老头儿点了点头。森木一挥手命令鬼子道:搜他地身。两个鬼子在老头儿身上搜摸了一遍,也没发现什麽。一个鬼子特意在他腰间摸了摸,然后刷地把他的上衣扒了下来,老头儿穿着一个坎肩站在那里。


鬼子一看,他腰间也缠着个宽布带,立刻用刺刀顶在了老头胸前,命令道:腰带的解开。什麽?老头不解地看着鬼子问:解腰带干什麽?鬼子怒道:废话的不要,快快地解开。没办法,老头儿把腰带解下来了。鬼子夺过腰带查看了一遍,什麽也没有,鬼子兵瞧瞧森木,把腰带扔在了地上。


森木站在圈子中间对日本兵说:他的,可以过来了。两个鬼子让开路,老人从容地走进圈内。森木在椅子上坐下,他朝老头儿一招手说:你的,这边来。老头不快不慢地走到森木近前,森木轻蔑地说:你可知道,这个圈对你们中国人来说,是可进不可出的,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可以破例放你走。老头儿嘲讽地回敬道:怎麽,我一个小老头儿,就把你吓成这个样子啦? 什嘛!?森木听罢,噌地站了起来,他右腿往后猛一抬,就把身后的椅子踢飞到圈外,他咬牙切齿地说:那好吧,我就让你领教领教。森木说完,伸手就去抓老头儿的脑袋顶,不料老头儿一闪,森木抓空,他右胳膊猛然抡起,啪地一声,狠狠抽了森木一个大耳光,森木被打的原地转了三百六十度,没容他定神,老头左胳膊已抡开,紧接着又是一记耳光,把个森木打的原地又返转了一圈。


森木对鬼子兵早有命令,除非他的生命遭到威胁,否则,只有在圈内的中国人被他打出,或者自己跑到圈外时,他们才可行动。森木虽然挨了两记大耳光,但也算不上是威胁生命。所以圈外的鬼子虽然跃跃欲试,但因为没有森木的命令,谁也不敢擅自采取什麽行动。


这两记耳光打得十分干脆,可是打恼了森木,他嗷嗷地狂叫着扑向老头,一下子抓住老头儿的两个臂膀,把他举了起来猛力向远处扔去,周围几个鬼子见状举起了枪。如果这下老头儿落到圈外,就会即刻被他们乱枪打死。

眼看老头儿就要落下时,只见他身子在空中一旋落在地上,只差一点,没有落到圈外。森木又朝老头儿冲了过去,老头儿站起身来时,已经没有退路了。他急忙迎着森木往前走了两步,脚下还未站稳,就被森木再次抓住了两臂,将他往外扔,但这一次,老头儿急中生智,反抓住了他的手臂,所以他没被森木扔出去。恼怒的森木,又反抓住老头儿右手腕,顺势往回一带,另一只胳膊用力一压老头儿的肩,他呀地一声怪叫,就把老头儿右臂给扭脱了臼。老头跌跌撞撞地走了几步险些栽倒,他现在只有一只胳膊能动啦。


此时的森木,觉得稍稍出了口气。但是,他并未因此暂停攻击。而是一步跨到老头儿身后,伸手要抓他,老头儿忍着剧痛瞧准机会,用左臂反身猛力一挥,森木没料到这一招,左脸又被老头儿手背狠抽了一下子。啊??,森木被打的后退了一步。他恼羞成怒,也不顾脸了,而是猛地扑过去,两手抓紧老头儿,举起就往地上狠摔。如果朝远处扔,老头儿凭借自己的技巧,或许还能防护一下。可这次是被向下摔去的,老头儿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重重地落在了地上,他挣扎着动弹了几下,仰坐在地上站不起来。


老头儿双唇紧闭,腮邦鼓了鼓,就感觉嗓子眼发咸。森木穷追不舍,他狂叫着跳到老头跟前,抬起右腿,狠命朝老头儿的肚子蹬去。这一下,被蹬上就是必死无疑,但是就在森木抬起腿,正要蹬下时,老头儿起身抬头猛一用气,一口血痰嗖地飞向森木,正中森木左眼上,他下意识地用手一捂眼,那只抬起的腿也就收了回去。


这时,老头儿歪坐在地上,用手使劲地按住腹部,胸脯在一起一落地动着,两只腮邦又鼓了起来。森木用手抹了几下粘在眼睛上唾沫,但这只眼睛仍然模模糊糊看不清楚,巴嘎,他气急败坏地骂着,一只眼紧闭,另一只眼大睁,再次抬高了右腿,朝老头儿的胸部狠狠地踩下去,与此同时,老头儿丹田一用力,冲着森木的脑袋又狠狠地吐了一口,一个圆圆的,红红的东西直奔森木脑门飞去。森木的脚也踩到了老头儿,脑袋门也被那个东西击中了,他嗷的一声,仰面栽倒在地上。此时,那老头儿也口吐鲜血,躺在地上断了气。圈外的几个鬼子兵一看不对劲,纷纷冲过去,他们来到森木跟前一看,只见森木的脑门上,裂开一个口子,正往外咕咕地涌着鲜血,他翻着白眼已经毙命了。一个鬼子,从地上捡起击中森木脑门的那个东西一看,大吃一惊,原来是一个实心的铁球。


击毙森木的老头儿不是别人,正是黄平黄生兄弟俩的师父郎重山。郎重山平日里练就了一招绝技,叫卧龙吐珠,他能把一只铁球吞进胃里,再运气把铁球吐出,并用它击碎数米开外的砖石。


昨天,朗重山见徒儿黄生,决意要去找森木报仇,他也决定不走了。他想万一黄生杀不了森木,他就是舍命也要灭掉这个杀人狂魔。所以今天,他暗自跟随黄生,来到了丰谷村,当他发现黄生被杀后,就吞下了那枚铁球,挺身而出。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终于出其不意地将森木当场毙杀。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