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影片揭秘抗战胜利后残留日军在华作战

抗日战争胜利之后,一支打着太阳旗的军队继续烧杀劫掠,企图阻止中国的解放



由日本老兵奥村和一讲述二战后在华作战经历的纪录片《蚂蚁部队》7月22日在日本上映,并引起巨大反响,观众被“我们像蚂蚁那样被战争的铁蹄践踏”的侵华日军的阴暗过去所震撼。



阎锡山收编侵华日军



该片揭示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二战结束后,一支日军部队被上级命令继续留在中国作战,2600名官兵被编入阎锡山的部队。在与人民解放军的作战中,该部队有550人阵亡、700多人被俘。



为了进一步了解这段历史真相,《国际先驱导报》寻访到了对此做过深入研究的山西大学历史系教授叶昌纲。“抗日战争胜利后,某些侵华日军仍然留恋‘大东亚共荣圈’的迷梦,不甘失败,以种种形式继续残留在我国的北京、长春、青岛、上海、杭州、汉口以至海南岛等地。”叶昌纲告诉《国际先驱导报》,“这些残留日军在我国解放战争时期,都在不同程度上卷入国民党发动的反共战争,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残留山西的日军就是一个典型。”



据叶昌纲介绍,早在苏联出兵中国东北、美国向日本投下原子弹之前,日军就已经产生了“赖”在山西的想法。日军认为山西无论在政治、经济抑或地形、资源方面都具有脱离其他省区而独立的条件,“如果战后日军残留山西,与控制山西的阎锡山势力相结合,把山西置于独立体制之下是完全可能的”。



据叶昌纲介绍,当时的侵华日军山西派遣军司令官澄田睬四郎和参谋长山冈道夫都有此想法。但真正出面运作此事的是日伪山西省政府顾问辅佐官城野宏等人。希望借助日军抢夺抗战果实的阎锡山也迫切希望日军能“残留”山西,所以当1945年8月15日到来之后,“阎日双方便迫不及待地将日军残留山西问题提到了议事日程”。



双方一拍即合,城野宏即命日伪军就地驻防,确保占领区,迎接阎锡山的到来,“万勿将防地让给共军”。



当然,并非所有在山西的侵华日军都愿意留下来,其实大部都已“归心似箭”。城野宏想尽各种方法劝说名义上已经成为战俘的日军及在华侨民继续留在中国,他极力宣扬所谓复活军国主义的可能性、日军残留山西的目的和意义,要日本人“卧薪尝胆,为了复国而残留”。他甚至派人到河北和北京,煽动那里的日本人残留山西。



《蚂蚁部队》一片称大约有2600名官兵被编入阎锡山的部队,据叶昌纲研究,实际上,截止1946年春,阎锡山留用的日本人除了军人以外,还有技术人员和家属,共约6000人。另外还有大量日伪军也被阎锡山收编。据《山西文史资料》记载,阎锡山对所留用的日本士兵,不但发双饷,而且在后来一律晋升为少尉或中尉。



对解放军使用毒气弹



阎日合流使得中国境内在抗日战争胜利之后出现一种匪夷所思的现象,即日军投降一两年了,依然看得到打着太阳旗的日军在活动。



残留日军多次配合阎锡山部对解放区大肆扫荡和袭击,但在战场上,这支士气低落的部队屡吃败仗,随着解放军逐渐转入战略反攻态势,日益吃紧的残留日军甚至建议阎锡山和蒋介石应从日本募集十万名“义勇军”。



据叶昌纲介绍,残留日军的一切企图随着1948年6月人民解放军发动的晋中战役化为泡影。在这次战役中,阎日混合军被歼达7万余人。加上在山西临汾和忻州两地被歼灭的,残留山西的日军死伤、被俘过半,几近覆灭。



剩余的残留日军作垂死挣扎,甚至惨无人道地对解放太原的解放军使用了名为“联二苯”的毒气弹。但随着太原的解放,最后的残留山西日军彻底覆灭。城野宏等日军高层军官一一被俘。



一只自我揭露的“蚂蚁”



《蚂蚁部队》的主人公是一名叫奥村和一的侵华日军普通一兵。他于1944年应征入伍,随即被送到中国山西。影片显示,在那场战争中,杀人是侵华日军新兵的必修课,只有动作利落才算合格,才能晋升。奥村和一第一次杀人十分害怕,他不知道自己杀的什么人,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被杀死。他浑身发抖,闭着眼睛,用剌刀剌死三名无辜的中国人。奥村就这样被训练为合格的战争机器。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后,奥村成为残留山西日军的一员。



1947年,奥村和一被解放军俘虏。上个世纪50年代被释放后回到日本。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当他要求日本政府进行战后补偿时,当局却以“因个人的志愿留下,随意继续战争”为由拒绝给予战后补偿。战后,对这一严重违反波茨坦宣言的阴谋,日本政府一直保持着沉默,残留军人被视为逃兵,回国后也受尽歧视。



为了让“山西残留”的历史真相大白,奥村把日本政府告上了法庭,而且将自己亲身经历拍成纪录片,以揭露日本军国主义的罪行。



影片在7月22日上映后场场爆满,很多人甚至买了站票进场观看。奥村在首场放映结束后走上前台与观众见面。他对观众说:“很多人认为二战已是遥远的过去,但对于每个家庭来说,那或许就是祖父祖母们的亲身经历。年轻的一代可以去询问自己的祖父母,尝试接近这段历史。不管历史是什么样的,都不应该被遮遮掩掩地封存起来,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把正确的历史告诉后代,否则自己死不瞑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