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童年回忆录—1地震南逃记 》- 封楼帮

俺家在北京,记得地震那年,母亲要参加医疗队到邢台抢险救灾,家家都住地震棚,没人照顾我和姐姐。就让姐姐带这我,两个小孩自己坐火车到苏州姑姑家暂时避一下,那年姐姐才12岁,那时侯好人多,妈妈就把我们托付给同坐的人照顾,要是在现在估计谁的家长也不敢。一路上老听叔叔给我们讲故事。到了苏州站,是姑姑坐姑父的212吉普车来接的我。

姑姑一家住在苏州军分区,在苏州西百花巷里,和奶奶住在一起。记得这是自母亲回去坐月子升下俺之后,第二次来苏州。上次俺4个月大的时候就和父母回北京了。

姑父是老红军,湖南人,爬雪山,过草地时还是个红小鬼,解放后出产的〈〈保密局的枪声〉〉和〈〈黑桃皇后覆灭记〉〉就是根据他当时在上海工作经历所编剧的。当时在苏州军分区好象是个军级,我们一到和他家的四个表哥表姐就玩到了一起。姑姑家住在一个二层洋楼里,奶奶年纪大住一层,我们一去就和她住在一个屋里。

记得房前有一片菜园,种的都是辣椒,因为姑父是湖南人,每天都要吃辣椒,而苏州的辣椒又不够辣,就托人从老家带来湖南的辣椒籽自己种。门口有棵大石榴树挂着一百多个大石榴,7-8月时已经快熟了。后门外有一口井,买来西瓜往网兜里一系用绳子顺到井里,下午睡醒觉一吃,那叫一个凉,当时没冰箱,别提多美拉。每天中午吃饭前,都要和表哥们一起从井里提水泼山墙降温。井口非常小,只够一个桶的大小。因为我是北方人开始不会打,急的直绕着井打转,他们把桶放到井里晃动两下绳子水就满了,后来我用笨办法把水桶倒过来往下扣,也能打到水,别提多高兴拉。到现在俺也想不通,那麽小的井口,他们咋忽悠的。

有一次晚上看完电影〈〈平原枪声〉〉后到旁边楼里高大哥家聊刚看的电影,他爸是个团长,说道兴头上,他拿出一把三八大杆的刺刀来还带着刀鞘,我个头小,插在腰里都拖到地,要是再配上枪,可见当时鬼子拼刺有优势。

一次姑父去上海看病,回来时在道边勤务兵买了两串螃蟹才四毛钱,三十几只,那是我第一次吃那麽多螃蟹,也是第一次学会吃螃蟹,如何掀盖,如何去腮,如何挑出秦会等,当时姐姐害怕螃蟹,站在旁边看一只都没吃,现在长大了,每次到九,十月买螃蟹会家看父母时都把我的蟹黄分给她。她现在一到十月美名其曰去看姑姑,实际是找表哥表姐们吃大闸蟹。

大人中午都午睡,我每天都谁不着,看着那棵石榴树,心理别提多痒痒。终于有一天我趁他们都睡觉时,拿个板凳到树下摘。因为我的个子小,够的着的都没熟,奶奶睡醒打屁屁。

哎呀,一不留神又改顺口溜了。奶奶和我说还有十几天就要熟了,到时分给院里人一起吃,

当我终于盼到摘石榴哪天,跟奶奶把石榴给大家送去,大家都夸我懂事时,特别的自豪,才懂得有快乐要学会大家分享。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到了我和姐姐要回家的日子了,我抱着奶奶的腿使劲的哭,含着眼泪上了火车,没想道那一别,竟是我和奶奶的永别。那童年的记忆,奶奶的教导。


本文内容于 2007-9-6 22:27:27 被甜月亮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