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45岁城管副队长连续65天夜间执法猝死

蓝色漂流 收藏 4 40
导读:新快报9月4日报道 昨日早上,广州市整治“六乱”夜间执法队副队长、年仅45岁的李志军猝死家门口。 根据法医鉴定,李志军死于突发疾病,无其它外力作用。今年6月参加单位集体体检时还一切正常的他怎么会突然辞世呢?据他的同事介绍,广州市7月1日成立整治“六乱”夜间执法队以来,李志军连续65天每晚工作到次日凌晨三四点,因此同事推断应该是积劳成疾所致。 “60多天我们天天睡不着觉” “昨晚(9月2日)9时开会时他还发了言,对夜间整治‘六乱’的工作提了几点意见。”说起同事的突然辞世,广州市城管支队

新快报9月4日报道 昨日早上,广州市整治“六乱”夜间执法队副队长、年仅45岁的李志军猝死家门口。



根据法医鉴定,李志军死于突发疾病,无其它外力作用。今年6月参加单位集体体检时还一切正常的他怎么会突然辞世呢?据他的同事介绍,广州市7月1日成立整治“六乱”夜间执法队以来,李志军连续65天每晚工作到次日凌晨三四点,因此同事推断应该是积劳成疾所致。


“60多天我们天天睡不着觉”


“昨晚(9月2日)9时开会时他还发了言,对夜间整治‘六乱’的工作提了几点意见。”说起同事的突然辞世,广州市城管支队直属三大队政委赵金田的眼圈红了。他说,李志军在大队开会时还好好的,想不到我一觉醒来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早上接到李志军妻子的电话后,赵金田和直属三大队大队长王跃进第一时间就赶到了李志军家。赵金田说,2日晚在大队开完会后,夜间执法队的队员就开始行动了,当时王跃进带着一部分队员从永福路上内环,检查各天桥底的情况,李志军则带着另一部分队员巡查荔湾区和白云区的“六乱”情况。“由于前晚突然下起大雨,夜间执法队凌晨零时30分左右就下班了,比平时提前了几个小时。”王跃进告诉记者。


据李志军妻子介绍,李志军大约凌晨1时左右回到家中,喝了一点稀饭就上床睡觉了,但是一直睡不着,又起来看电视。他最后何时上床睡觉,她因熟睡并不知道。“夜间执法60多天,我们是天天都睡不着觉,工作时神经绷得紧紧的,又不时受到一些暴力抗法的人身伤害,回到家有时还心有余悸,每天躺在床上起码上三个小时才能入睡,”一位夜间执法队队员认为,李志军肯定是在半夜3点之后才睡觉的。


早上刚出门突然倒地猝死


昨日早上,李志军按时起床,准备8时之前赶往市城管支队开会。早上7点,李志军先走出家门,准备和他一同出发的妻子紧随其后。妻子刚要出门时,突然听到门外一声重重的闷响,等她赶到门外时,发现自己的丈夫直挺挺地躺在门口。这时,正好楼下的邻居下楼,摸了一下李志军的心跳和脉搏,发现事情不妙,于是赶紧帮助李志军的妻子打了120。10分钟后,120救护车赶到。医生对李志军实行了人工呼吸等多种急救措施,但他始终没有出现心脑复苏。7时45分,救护人员宣布其死亡。随后,白云区公安分局的法医赶到,经过鉴定认为,李志军的死亡无其它外力原因,属于突发疾病。


70多岁老母希望摇醒儿子


“我去到他家的时候,他的母亲正在不停地摇着已经永远闭上眼睛的儿子,希望能把他摇醒。”赵金田告诉记者,他早上和王跃进一起赶到李志军家里时,李志军70多岁的老母亲正在一边拼命地摇着儿子,一边喊着他的名字。“她一看见我就抱着我哭,让我帮她忙,把她的儿子摇醒。”赵金田说,当人们要抬走尸体时,李志军的母亲死死抓住不放,最后,同事们只好把老人家抬到屋里,又把门堵起来,才把他抬走。望着再也不能醒来的儿子被抬走,李志军的母亲老泪纵横,不停叫着“你们把他叫回来啊”!


据同事介绍,李志军生于1962年,湖南人,中共党员,1979年3月参加工作,1987年7月转业到广州市建委工作,1998年进入城管队伍,2002年6月任副教导员,2007年7月1日任夜间执法队副队长。李志军的父亲是广州军区的一位老干部,已去世多年,居住在干休所的老母亲已有70多岁。他家中有妻子和一个女儿,女儿今年刚刚考上省实验中学。李志军的去世,让妻女悲痛万分,女儿早上得知父亲的死讯后,马上从学校赶回家中陪伴母亲和祖母。


同事回忆


李志军工作积极负责,一句话常挂嘴边——


“我没灾没病加点班怕什么”


“李志军身体非常好,看上去很强壮,在城管工作了九年从未请过病假。”市城管支队直属三大队大队长王跃进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同事会突然离去。在同事们眼中,李志军一直是一个乐观积极的人,对工作也非常负责任。


与他同在夜间执法队执法的一位同事告诉记者,作为执法队的副队长,李志军在执法巡查中一直做“前锋”。“日常巡查时他总是坐在最危险的车头位置,发现情况第一个冲下车。”他的一位队友说,当队友们辛苦了一夜,第二天白天在家休息时,他常常要拖着疲惫的身躯赶到单位,了解当天的工作要求。“最令我们感动的是,他虽然是领导,却总是会为我们服务。”一位执法队员说,执法队巡查需要的对讲机、饮用水、路线图等,李志军常常都是亲自为队员们准备。


“我没灾没病的,加点班怕什么。”王跃进告诉记者,这句话李志军常挂在嘴上,直到离开人世。


“8月29日我还和他一起在夜间执法,想不到……”王跃进说到这里,眼圈有些红,“一个锅里掌勺,一个碗里喝酒的人,说没就没了。”


王跃进告诉记者,那天晚上执勤时,队员们发现元岗某处摆了很多大排档,李志军就下车带着队员们一家一家地向档主做工作,直到所有档主都把档口收回了,他才上车。


一位队员告诉记者,李志军执法时尺度把握得非常好,通常都会顺利说服违章者。“遇到暴力抗法时,他也非常善于处理。”一位队员告诉记者,前不久夜间巡查无证洗车档时,洗车档老板情绪激动,朝城管人员猛泼脏水。李志军上前,首先出示执法证,指出他们的违章行为,有理有据说服违章者,让其自己收起了洗车工具。前几天,夜间执法队队员凌晨两三点巡逻时,发现了50多个非法烧烤档,档主们不停向准备执法的城管队员扔酒瓶、砖头、瓦块,李志军让城管队员用头盔组成盾牌挡住来袭物,队员们得以毫发无伤地躲过一劫。“他总是坚持礼貌地劝解引导,从不动怒”。


王跃进说,作为单位年纪最大的成员之一,李志军任副科六七年,从未因职务向组织提过要求。评“文明标兵、荣誉党员”时,他总是固执地不参选,把机会让给别人。记者在三大队办公室的“行政执法工作量化榜”上看到,由李志军带领的五中队,立案、结案数遥遥领先于其他分队。


李志军为何没轮休?


领导称就他们“18个人负责整治广州‘六乱’”


人手不够如何轮休?


昨日,广州市整治“六乱”夜间执法队副队长、年仅45岁的李志军猝死家门口,去世前他曾连续两个月每天都在夜间执法。记者采访夜间执法队队员得知,这样队员们每天都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身心压力,以致长期失眠,不少队员积劳成疾。


18人负责整治全市“六乱”


“夜间执法真的是‘苦差’,队员们的生活规律都被打乱了。”一位夜间执法队队员告诉记者,和其他的夜班工作者不同的是,城管夜间执法队的队员们常常处于紧张状态中,因为暴力抗法随时都会发生。


“这种紧张给我们带来的最大问题就是睡眠问题。”一位队员告诉记者,自从自己参加了夜间执法队后,每天凌晨回到家就会非常疲劳,但躺在床上却难以入睡,起码要两三个小时以后才能睡着。


据市城管支队直属三大队政委赵金田介绍,夜间执法队的队员们每晚10时开始上班,在广州路段巡视,直至第二天凌晨4时结束,如果遇到下雨,则会早点结束。


说起李志军一连工作60多天未休息,赵金田很无奈,他说:“我们也想队员们能轮班休息,但夜间执法队一共就只有18个人,要负责整个广州市的‘六乱’整治,本来人手就不够,如何轮班啊?”


为何不安排两批人进行轮班呢?赵金田表示,大队也曾考虑过,但如果白天夜晚交替上班,队员们的生物钟更容易打乱,而且白天的执法队员人手也不够。


上半年暴力抗法伤284人


而最让队员们头痛的是,暴力抗法使他们的人身安全常常得不到保障。根据广州市城管支队的统计,1月-6月,市城管支队队员共遭遇暴力抗法事件430宗,公安介入处理248宗,其中284人受伤,61人轻伤,7人住院治疗。


“队员们非常辛苦,有时也很危险,但看到近期整治后,广州的‘六乱’有了很大的好转,大家都觉得很欣慰。”市城管支队直属三大队王跃进队长告诉记者,近两个月来,执法队发现的“六乱”黑点已有99%得到了很好的整治。


王跃进透露,前不久夜间执法队发现了四个“六乱”黑点,工作到凌晨3时才将其清理完,结果国家“暗检组”来广州暗访广州“创卫”情况时,正好检查了其中的两处,而经过整治后,这两处也顺利过关。


李志军简历:


男,1962年2月出生,籍贯湖南,中共党员。1979年3月参加工作,1987年7月转业到市建委工作,1998年进入城管队伍,2002年6月任副教导员,2007年7月任专业执法队副队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