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童年记忆

我的童年是在部队大院度过的,自打出生就被军绿色包围着一至到七岁,看着王朔的《动物凶猛》、《看上去很美》,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和最近热播的电视剧《血色浪漫》很是能引起共鸣。

我爸所在的部队驻地在河北省元氏县,好像名叫空军四航校一团,现在家里还有一个白搪瓷荼缸,上面写着部队番号:空军86134部队(用不着保密,部队早撤销了)。机场里都是些螺旋桨飞机,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一个初级飞行教练基地。

那时住的是一个很大的院子,走不到尽头的高大院墙里座落着一排排房屋,每家都是两间,门前对着的菜地种满了各种蔬菜,夏天我最喜欢钻到菜架下摘带着露水的西红柿吃。房子南边有一块空地常用来放电影,我们也在那里玩老鹰抓小鸡和老狼老狼几点了。再往南是个废弃的花园,杂草丛生蛇蜂密布(蛇都是无毒的倒没什么,马蜂可就不一样了,自从吃过一次亏后,我就再也没招惹过它们),靠墙立着一个水泥了望台,这是大院男孩子消夏的好地方,运气好的话,可以看见一朵朵伞花从天上飘下来,真是羡慕那些空降兵。

我曾经尝试用雨伞体验一把自由落体,刚从立柜往下跳雨伞就整个翻了上去,敦的脚生疼,真是驽马之材不堪重用。雷军他爸给他做了一个小降落伞,用手抓着能从桌子上平安落地,这小气鬼从来都不让我玩,还他妈哥们儿呢。

我们还常玩的地方就是和大院隔一条街的部队机关,那绝对是一个练胆的地儿,且不说站岗士兵黑黢黢的脸膛,明晃晃的枪刺,单就操场来说,上面摆着的各种叫不出名字的旋转器材,保证能让你一上去就晕,操场下面密布着蛛网一样的地下通道,我只在大孩的带领下胆战心惊的走过一遍,当时人小腿短跟不队伍,举着自制的火把,望着黑漆漆的防空洞肠子都悔青了,末了脑门上还磕了一个大包做纪念。

平时没有战士训练的时候,我们这群孩子就占领了操场,跳沙坑,翻矮墙,走平衡木。那时候刚刚开始实行计划生育,每家最少有两个孩子,绝对不会发愁没有玩伴,我们玩的大多也是一些集体项目。

撞拐,又叫斗鸡。拐起自己的一腿,双手抱住,单脚跳跃互相碰膝盖,顶倒对方或让其所抱脚落地为赢,战斗过程中不允许用手推,可两人单挑,也可多人群斗,最后保持不败者为将军。前两天看电视说国家专门为撞拐举办了一场大赛,起了个新名叫“脚斗士”,是我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体育项目,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要提前注册上得多少人给我送钱啊。

骑马大战。就是一个背一个的捉对厮杀,上面的骑手伸出双手近身肉搏,下面的战马迂回机动合理冲撞,同心协力才能取得胜利。骑手和战马要达到配合默契,一般要经过数十场的的战斗,而搭档一经固定很少发生拆帮,可见真正的兄弟情谊一定要经过血与火的洗礼。

捉迷藏。人多时可分为两队,一队找一队藏,人少时一人找,其它人藏。游戏开始时先由找的蒙上眼睛并开始数数,一般会数到五十,而其他人则在他数数期间迅速藏匿起来。数完后,找的就会到处寻找那些藏的,如果找到了一个,其他人都可以从藏身之处显身出来,再由被找到的代替找的继续玩。有一次我连藏了几次处都觉的不保险,后来钻进烧垃圾的大烟囱里,弄了一身黑灰,还把新买的帽子给丢了,到家免不了一顿“五指山”。

地雷爆炸。在一个划定的范围内,一人追,其他人跑,快要追上的时候,跑的说一声“地雷”便可以摆出千姿百态的造型,就是不能动,需要同伙过来拍一下,然后嘴里喊着“爆炸”,才恢复了自由。和这个游戏相似的还有木头人。一帮孩子手拉手转圈,一块说“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说话不许动”,说完后摆出各姿势固定不动,谁先动谁输。

打沙包。最少要三个人玩,两个人来回扔沙包,其他人在两人之间奔跑,若被沙包打着就得下场,直到场上同伙接住沙包,才能继续上场,术语叫“救上来”。直到中间的都被一一击中下场,一局才算结束。两方面队伍要斗志斗勇耍心眼,扔的时快时慢虚虚实实,躲的窜蹦跳跃闪转腾挪,非常有利于训练敏捷能力。

弹玻璃球。规则是先用球在地上压出互有距离的三个凹坑(专业用词叫“窑”),距坑约五步远在地上划线为界,玩的人在线后各出一枚球,接顺序轮流弹,谁的玻璃球先进完三个凹坑,再击中别人的球就有权将其收归囊中,这其中虽讲究团队配合,但个人技术尤为重要,我天生就不是玩这游戏的料,弹球时不会用劲外号“小挤勾”,小孩们最愿意和我玩,每次都能赚的盆满钵溢。

攻城。这个游戏比较没有技术含量,也是分两队,一队站在沙堆上守城,另外一伙人攻城,上面的人死乞百冽往下推,下面的人生拉硬扯往上攻,常玩的通身是汗乐此不疲。

伙伴少的时候可以玩翻绳、拍泥窝、打弹弓、扔飞镖、滚铁圈、拍烟标、磕子弹壳、竹筒呲水枪、挑冰棍儿棍、鸡毛蒜皮(用石子下的一种棋),实在一个人了还可以玩竹蜻蜓、抽陀螺,但是绝对不能和女孩们玩过家家、跳绳、蹦方块什么的,这属于严重的立场不坚定,被一块玩的知道后会遭到长时间的孤立,由此可见组织上对革命队伍纯洁性有多么看重。

还没等我长到学坏的年纪,我们一家就离开了部队大院,虽然童年的记忆是断断续续支离破碎的,我始终认为那是有生以来度过的最美好的时光。王朔说有故乡的人可以把所有美好回忆留在那里,我现在身在故乡,可儿时的嬉戏场景常入我梦中,真是应了那句话“直把他乡做故乡”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