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章海外扬名 第五节不做逃跑将军

ddtt 收藏 7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进入前线的刘二才也不向营部请示也不跟手下商议,把鬼子受伤的坦克队当成死老虎打,他还顺着钱瑞走过的路把部队展开在鬼子坦克队左侧的废墟中,他打算一个人把鬼子八辆坦克包圆,张顺带着三连的兵在张学义的身边就坐不住了,他不想看着别人把好东西打光。

“哥,好东西不能让他们全吃进去,我的兵一枪没开呢,那边有一辆受伤的坦克,还有三辆撞着墙继续前进的,你帮我击伤前进的坦克,我把他们包圆。”张顺打算也捞点油水,要是胜仗全被别人打了他脸上没光。

“好吧,我费点事给你收拾另外三辆,现在这三辆距离咱不近,你向他右侧迂回的时候小心点。”张学义亲自接过反坦克枪收拾正在破墙而过的三台九七式坦克,营部所在的破房二楼正好不容易暴露,枪管也不伸出去枪就在物资里对着墙上的大洞,正好偷袭鬼子,他连发六枪打掉了三台行进中的坦克,张顺一看坦克趴了窝他带着三连从屋子后边的残破街道上向鬼子迂回。


“你的手下真积极。”赫留金说完继续拿望远镜观战,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营部后边来了两辆黄包车,拉车应该都躲起来了怎么还出来做生意?

长沙城内不光一个苏联人,还有一个苏联驻重庆大使馆的武官助理也在,此人是个身材高大的俄国女军官,她从住处出来好不容易找来两个黄包车,她坐着车把自己拿的东西装在另一辆黄包车上匆忙赶到长沙城东北角。

拉车的到了地方一起把一支大木头箱子从车上搬下来,张学义一回头看后院来了人,带着大箱子,他看见俄国女人就问身边的赫留金,“是来找你的吧?”

“也是来找你的,这是我妻子,她也在中国工作,她是在执行命令而已,帮我把一件东西带给你。”

“什么东西?”张学义睁大眼睛问,说话间箱子被打开,一门崭新的九七式20毫米自动炮露了出来,配套的还有不少弹药,大箱子里还有小弹药箱,另外还有一挺DP机枪以及十个弹盘和一些散装子弹。

“你说子弹不好供应,不过现在苏联还有直飞中国的飞机,飞机是解送外交官员的,不轨我们情报部门也用专机运输一些你急需要的东西,我又给你带来一挺新机枪,还有狙击步枪所需要的弹药。”

张学义赶紧命令手下人把自动炮搬到高处,这样可以打远处的目标,自动炮估计是三九年苏日边界冲突(诺门砍事件)中缴获鬼子的。

“这是前几年我们跟鬼子发生冲突缴获的,其实作战威力不如我们的十四毫米反坦克枪,不过我们缴获他们的武器没什么用。除了给军工部门做研究留几门以外,其他的没什么用,这就是我跟上级要来的一门,现在他归你。”赫留金知道与其给重庆政府援助还不如给他呢,至少当过义勇军的骨头硬,从不丢弃好武器,也不轻易失败,给国军用这一两门炮有个屁用。

“太感谢了,实在太感谢了。”张学义说话的时候宪兵拿苏式反坦克枪把三辆坦克的主炮和驾驶舱全给打坏,张顺的三连从鬼子右侧包抄上去。


宪兵特勤营虽然精锐,可惜中国工业不行,一二连的机枪虽然型号不一样但起码一个班一挺还挺厉害,比其他连一连三挺要厉害的多,可三连没机枪,一个机枪都没有,只有九支配备弹鼓的M1928冲锋枪,另外还有十几支普通型的M1928冲锋枪,都是国产的质量也不是很稳定。

可这些武器对张顺来说简直就是神,三十支冲锋枪装备一个连,那是什么火力,那可以压制一个连的敌人,射程虽然不足但打巷战足以。

三辆九七式中型坦克不能动,一个中队的鬼子利用六挺歪把子机枪掩护坦克,怕坦克被敌人彻底破坏,张顺就是干这个来的,他们从废气的房屋里架好步枪,端好冲锋枪潜伏在鬼子前后左右,张顺提着苏联人送的波波沙激动的了不得,大喊一声:“给我揍他们,让他们滚出长沙滚出全中国,去你妈的。”他叫喊着伸出冲锋枪扫射鬼子,其他三十支冲锋枪也响个不停,带弹鼓的就当是机枪,射手恨不能把一百发子弹一口气打出去。

歪把子机枪企图还击,可在弹雨之中那个鬼子能活下去,谁碰机枪谁死,步兵中队连掷弹筒也来不及用就被压制,掷弹筒手和机枪手死伤严重,他们连支壮胆的步枪都没有,步兵有的趴摸手榴弹企图还击,结果胸口被一串子弹打红脑袋耷拉着就不动,有的蹲在地上还想安装枪榴弹还击,刚拿上榴弹没插到九一式枪口掷弹器上胳膊和胸口以及腹部挨了几发七点六三毫米子弹,鬼子一下就仰面倒下,有的急着拉枪栓想射击,M1928冲锋枪以超速的火力把鬼子拉枪的胳膊打断,手指手背全部被打成碎肉飞得到处都是,子弹撞击到坦克和钢盔上叮当乱响。

“打的好,给我杀光他们。”张顺换上弹鼓跑出掩体,一轮胳膊把一捆手榴弹扔到坦克后边,坦克发动机一下被炸的烟火四起,黑烟升起很高,地上倒着的六十多个步兵已经不能战斗,剩下的鬼子的拿着机枪狼狈逃窜,中队的重火力全部被带走,只留下不多的几支步枪和许多尸体。

宪兵三连杀到坦克附近,众人纷纷扔出手榴弹摧毁三辆已经坏了的坦克,密集的爆炸摧毁了坦克的发动机,油箱燃烧起来坦克成了火球。


“三连成功了,真过瘾。”张学义看着三个火球翻腾着燃烧,黑烟直冲天空,自动炮向郊外继续射击,鬼子战车兵听到国军在用他们的反坦克炮,鬼子目前最好的坦克是带三十五毫米装甲的九七式中型坦克,可九七式20毫米自动炮正好可以击穿这么厚的装甲,自动炮的炮声和十一辆燃烧的坦克提醒鬼子坦克无力夺取长沙,重炮联队弹药箱已经空了,外围的国军还在四处纠缠。


“该死的,该我们动手,狙击手把敌人给我赶回去,不管他们拿什么武器,都不许他们呆在城里。”尾野大佐看了看十几个精锐狙击手,他们的伪装服已经换好,头盔换成头巾,身上有反光的东西都没了,脸上都涂抹上很多灰。

步兵们都是三人战斗组,一个拿着带九一式掷弹器的步枪手掩护使用九九式机枪射手,拿着百式冲锋枪的步兵作为全组的尖兵,特种部队里最低军衔的都是伍长(相当于下士),一般狙击手都是曹长(相当于上士)机枪手是军曹(相当于中士),一百来个兵都是服役三年以上的都是从三七年就参加战斗一直活到现在,战斗力相当高,特种部队身后站着许多化学兵,他们的九二步兵炮后全是成箱的化学弹,很多兵背着最先进的一式氰酸毒气手榴弹,该手榴弹威力巨大,一般过滤型防毒面具无法过滤下去该手榴弹释放的毒气,国军即使有防毒面具也难以抵挡此类毒气。

“我们是无敌的,长官请放心。”南次郎背着一支冲锋枪准备打头阵,他感觉敌人虽然可以消灭十辆坦克但是很难消灭他。

“出发吧,注意安全。”尾野大佐熬成特种部队长官,不用再拿命换前途,他目送手下的士兵冲进长沙城。

城内的ZB26机枪的连续射击声不断,鬼子伤兵不断的被抬出城,一支守城的国军拼死抵抗,尾野大佐拿望远镜看着自己的部队,三十多个狙击手占领房顶后用九九狙击步枪不停的压制射击,沙袋后的国军机枪手一个又一个倒下去,隐藏在街道尽头的三十节重机枪已经没人操作,十几个机枪手被狙击手把脑袋打开花,狡猾的ZB26射手丢下助手的尸体带着机枪藏了起来,十几个抱着毛瑟步枪的国军倒在街上,三十多个端着冲锋枪的鬼子特种兵依靠着廉价的火犁支援突破城东的防线向着城区快速挺进,跟在冲锋枪手身后的步枪手早把尾翼枪榴弹安装好,就等需要的时候忽然开火把企图拿手榴弹阻挡他们的国军炸倒。

墙头上忽然冒出个脑袋,刚刚从营部领了几个手榴弹的宪兵向着街道上的鬼子投弹,忽然一声金属的碰撞声之后,宪兵的德式钢盔被击穿,拉响的手榴弹掉在几米外,墙头上的宪兵摔在地上不动,钱瑞看了一眼有惊讶,鬼子枪法好他早知道,偶尔死一个人也不奇怪。

背着电台的特种兵拿着送话器喊:“我们已经进城,敌主力丢弃阵地和伤兵撤离,狙击手控制前方八百米内的区域,行动很顺利。”

尾野大佐听的十分清楚,果然特种部队一出山效果不错,他可以对上边有个交代。


宪兵趴到墙头继续投手榴弹,可精确的子弹几下把十几个人从墙上打下来,之后三十枚九一式枪榴弹落在院子内爆炸,钱瑞知道遇到强敌,不密集的步枪射击声中就有二十人阵亡,之后是密集的轰炸,敌人绝对不是一般的部队,估计是精锐部队,他还没想明白呢院墙忽然发生爆炸,爆炸后的烟尘中可以看到墙被炸出个大洞,他一下急了眼,拉响手榴弹扔向洞口。

刚用炸药炸开墙的鬼子打算一口气冲进来,把院子里的敌人全消灭,可迎头一个木柄手榴弹炸伤他们几个人,鬼子的冲锋枪手也一起闪身掏出九八式木柄手榴弹和九九式手榴弹使劲往院子里扔,有顺洞口扔的有从墙头往里扔的,院子里的宪兵马上拿起战友尸体上的武器弹药早早撤离,手榴弹空炸一气没炸着人。

南次郎走进院子里,看着被击毙的宪兵,宪兵一直是精锐部队,另外德式钢盔也是王牌部队的标志,他没见着活人,没缴获一件武器,看来跟自己过招的这支部队不是好对付的,他搜索一下后从宪兵身上摘下领子上的军衔,这个可以拿去立功。

“他妈的,怎么回事,怎么会有如此多的枪榴弹,那冒出一群狙击手?”钱瑞边跑边问身边的人,现在跟着他的人有不少人身上背两支步枪,还有两份手榴弹袋和牛皮子弹包,这些多余的都是从阵亡士兵身上拿来的。

“死的那些兄弟都是从全面抗战那年一直打到现在的,全是兵油子,居然会损失这么多人,我看来者不善,应该小心对待。”一个排长也感觉到不对头,很少有人能从宪兵面前找到便宜。

宪兵一连在城东遭遇敌人后伤亡不小随后撤离,鬼子的特种部队打开一条路以后其他部队开始向城内涌动,城东北角的战斗也进入白热话,鬼子补给车队抵达炮兵阵地,重火炮又活跃起来,虽然坦克损失了但进攻部队总兵力太多,死得那点算什么呢,不就是两个宪兵连么,火焰喷射手打头阵,一个个挨个烧房子,把宪兵拿火赶出来。


二连三连围绕着破坦克打起了主意,鬼子不断派出救援部队抢回坦克,刘二才、张顺带兵不停的阻击敌人,这咬着劲儿打消耗也开始增加,先是各班从营部领回来的手榴弹全打光,接着是子弹射速过快的冲锋枪把牛皮弹匣包里的梭子全空了,拿冲锋枪的不敢继续开枪,机动打击鬼子的机枪组早就歇着去了,班排长提着盒子炮指挥着步枪手向靠近的鬼子射击。

“连长,弹药接济不上。”

刘二才背着空波波沙冲锋枪拿手枪刚把几个翻墙的鬼子打翻在地,他回头问:“不是我们一直派人从营部领东西么?”

“营部已经没子弹,您听,一直是苏联人送的那挺机枪在开火,我们连已经没了弹药,就剩一些手枪和步枪子弹,机枪手早没事干了。”排长焦急的拿袖子擦着汗,盒子炮的枪管还冒着青烟儿。

“你看看面前鬼子的尸体,真他娘的过瘾,怎么上边不多给弹药。”刘二才张罗着撤离,身边的排长说:“我们是精锐的宪兵,弹药基数都比一般部队大,换一般的部队早接不上子弹了。”

“这他妈还多给了呀,还是不够用,撤吧,真他妈的丧气。”刘二才带着伤亡过半的一个连带着遗憾撤了回去,缴获的五十支步枪也一起带回营部。

张顺打仗浪费弹药更快,他早就先行一步赶在二哥之前回到营部。


“怎么都回来了”张学义正在指挥机枪射击,反坦克枪早就转换角色当大口径狙击枪,专门收拾抵近射击的狙击炮和步兵炮,自动炮早就把弹药消耗光。

“都没弹药了,人员伤亡过半,闪得慢了就都回不来了。”张顺坐在空弹药箱上拿帽子煽着凉风,现在不撤已经不可能,营部只有成堆的空弹药箱,人不足开战前一半。

不太习惯正果军生活的张学义把一个老排长叫到一边,“通常没弹药去那要呢?”

排长听完了心说话天那,这家伙居然真是胡子出身,以前还以为他说着玩呢,排兵布阵也有一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古今中外物理化学什么都懂,还会说洋话可他怎么就不懂正规军的规矩呢,弹药还能去那要,跟上级部队的军需和后勤要呀,“我们是直属机动部队,一般直接去战区司令部开条子(公文)然后去军需处就可以。”

“现在派几个人去战区司令部开条子吧?”

排长听完差点没坐地上,排长说:“长官,鬼子一进城战区司令部早撤了,现在城内除了我们几乎没什么成建制的部队,现在鬼子从其他方向进了城,军用物资也早转移走,没地方补充。”

“跟一群胆小鬼在一个战区,我倒霉到家了,传命令下去带着缴获的东西给我撤。”张学义也亲自抬着DP机枪从营部撤离,残兵败将跟着他一起向城西转移,一路上没到国军在跟鬼子战斗。


长沙城内仍然有不少国军在抵抗,鬼子的化学战部队用氰酸手榴弹攻击房屋,许多宁死不降的国军中毒气身亡,日军特种部队用枪榴弹开道狙击手压住阵角,端着百式冲锋枪背着九九式手榴弹的突击队在九九式机枪的掩护下顺利占领郊区和市区外围,日本第四师团也进抵长沙附近,长沙周围集结了,第三第六师团与国军七十四军继续苦战。

张学义带兵放弃城东北角以及城东的防线,带着部队一口气跑到能看到长沙西郊的地方才停下来,他包下一座客栈,把剩下的一百多官兵以及伤员全安排进来,经过一天的苦战他人手太缺了,他自己花钱让客栈准备好酒好菜和洗澡水,隔着湘江休息他感觉很安全,再往西就是岳麓山了,估计城里的有钱人和官员全跑那去了,反正他自己不走,鬼子无非占了半个城,还没有彻底占领长沙,也没有在长沙四周设防,可以说城西边还是比较安全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