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山林 1 烽火山林15

周天平 收藏 6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9/[/size][/URL] 丘学星远远的已经看到了军绿色蓬布盖着的运兵卡车和一长溜停在路两边的越野车。路上还设了警戒,手里端着81大杠的武警,此时扬起了手,要求他靠边停下! “我是丘学星,应该你们的首长要找我!”他把车停下,对武警说,其中的一名武警点头说:“市刑侦大队的首长的确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9/


丘学星远远的已经看到了军绿色蓬布盖着的运兵卡车和一长溜停在路两边的越野车。路上还设了警戒,手里端着81大杠的武警,此时扬起了手,要求他靠边停下!

“我是丘学星,应该你们的首长要找我!”他把车停下,对武警说,其中的一名武警点头说:“市刑侦大队的首长的确在等您!请和我来!”

武警把他带到村中间的一个大晒谷场,场上停了一辆指挥车,和一辆技术车,周围用警察的警戒带隔开了村民和车子。战士让他在原地等一下,自己上前到指挥车门口喊了声“报告,丘学星返回,现在外面等待!”车上马上下来了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了上来,分别和他握手,一个是市刑侦大队的黄元队长,穿着全副武装的是武警支队队长马声昌。两个人领了他上了指挥车。

丘学星看到了桌面上的一把54手枪和两个弹夹和弹壳,分别装在证物袋中。他接过黄元队长递过来的水,没有喝,指一下桌面上的东西,说:“你们发现了什么没有?”

“有三到四个人的指纹;一个弹夹里还有一枚子弹,枪和子弹的确是靶场被盗的!”黄元队长说。他看了一眼眼睛红肿的丘学星,关切的问:

“挺的下去吗?”

丘学星点点头,努力的把悲伤压了下去,才开口:“两个弹夹,都是7发装弹,不是8发满装的,我也检查过...我家里...三个人身上的弹着点,两枪连发,点很紧!”两个人都是玩枪的老鸟,脸色更加凝重了。他接着介绍着自己掌握的情况:“据村里人说,三个人里面,有一个人隔壁马岭村叫韦六,这个我相信黄队长已经想村里的人了解过的,但是以我对韦六这个人的了解,他是个会做欺行霸市敢顶风做车匪路霸的人,可是却不是一个敢找人带枪上门来找我...报仇的家伙!”他拿起说喝了一口,可是涌上来的悲哀,却让他被这口水呛着了,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黄元上前给他拍着后背,看到他抬起了头,连忙把自己带着怜悯的目光转开,耳中听他接着说了下去:

“我追踪着韦六的面包车痕迹在龙潭附近发现了些线索:应该是匪徒把车推下了深潭里。我想,你们可能要派人下去打捞!另外,我在一个小路上也发现了一些新的脚印!”

丘学星深吸口气,伸手抹去嘴角的水滴,顺势也抹去了眼角的泪水,他挺了挺腰,接着说:“我村的主任也死在现场了,现在我是这个村的最高行政干部,我会组织村民,给各位最大的支援!”

一直没有说话的马声昌站了起来,向他伸手,说:“谢谢!我们武警追捕和搜山的部队需要水!秋季的天气太干了!还要三到四个向导,熟悉马岭和你们村这附近山林地形的!”丘学星握住他的手,说:

“好,我马上组织人给你们准备好可以携带的装水容具!向导也没有问题!”他转头黄元队长说:“同志们应该还没有吃饭吧?等一个小时!”黄元队长向他也伸出了手,手握在一起。

“搜山队,各小队长集结队伍!”马声昌跑下指挥车,大声吼了起来,黄元也召集起了自己的手下,站在武警队伍身后——搜山行动,统一由马声昌队长指挥!

集结完毕的队伍,全副武装站在晒谷场上,寂静无声,可是每个人的脸上,都可以看到肃穆和冷峻。

马声昌站在队伍前,一米七这样的声高,可是发出的声音,半个村子都可以听的到:

“同志们——”全体“刷”一声立正,队长马上接着下去:“血案已经发生,我们武警的职责,就是上山去,把那几个王八蛋给我搜出来!制止下一个血案的发生!”停顿了一下,他接着说:

“匪徒是用枪的老手,所以,我要求搜山队伍,每个人,必须要穿上防弹衣!注意交叉掩护,保护好你们的向导,也要保护好你们自己!现在,检查你们的装备,5分钟后出发!”

丘学星已经找到了向导,4名30岁上下的村民,被分配到了4个搜山队中。3个队的人乘卡车跟着向导向龙潭方向开进,一个队留做预备队。

看着已经出发的队伍,丘学星终于让自己松了下来,他慢慢的蹲在地上,抬头看着无云的天空,说:“水秀,妹妹,你们要在天上看着,看着警察把坏人都抓住......”泪水再次从红肿的眼睛里流出。

没有人来打扰他,也没有人知道要怎么劝他,对一个家破人芒的男人而言,什么语言的安慰,都是苍白的!

韦柳英看着自己丈夫的兄弟,转身,到了小买部,在一次按下了自己丈夫的手机号码,可是话筒里传出来的,还是那一句:“您拨打的用户现在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在拨........”



沙子岭的山路,要比先前走过的山路好走很多,因此,才是下午5点这样,阮雄和自己的队员已经到达了丘家村林场范围的螃蟹岭——此刻,他们就站在两座林场的残破界碑边。

“你说中国武警已经追上来了没有?”一边在制作自己的伪装衣,武青一边问武氏强,他接着说:“我故意留下的几个脚印,应该可以吸引他们从龙潭方向追踪的!”

“小鬼,现在很会动脑子了,呵呵!”武氏强伸手过来要拍他的头,他一下就躲开了,皱着眉头说:“别拍!拍傻了,我就不能和你们一起了!强哥的你的手掌可是很厉害的,一掌断石,我怕!”

三个人都笑了,却都压抑住了自己的笑声。

“龙潭方向到这里,以我们轻装行军都花了7个小时,中国武警的大部队,搜索前进,要仔细搜遍一座山林,要更加多的时间,足够我们办完事情,从容的离开了!”阮雄说。

“还是队长的声东击西厉害!”武青笑眯眯的说:“我现在更加明白,您为什么要我们一定要深读中国人写的孙子兵法和三十六计了!”

“好了,穿上伪装,出发!”阮雄象从前开始行动那样,目光和自己的队员对视,点一点头,发出了命令——他知道,自己的目光,可以给自己的队员以什么样的力量,就象,他也知道,他也可以从的队员的目光中看到自己想要的充分的信任一样,那种信任,是自己可以把自己的后背,交给自己的队员的信任!

在迈出第一步的时候,阮雄对抬头看了一眼没有云彩的天空在自己心里说:“青花,这次行动,我特别想你,特别需要你的保佑!保佑我,保佑我的队员,他们一个是你的弟弟,一个和我一样,深爱着你的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