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侵华的“美女蛇”

tianjian6998 收藏 4 421
导读: 侵华日军女谍在日特务机关中,当时确实是一支不可睥睨的特种部队。她们的武器不是枪弹和沾满血腥的刀刃,而是靠绝代的容貌、人尽可夫的肉弹、机敏多变的处事手腕,以中日两国的军、政、财界为大舞台,斡旋于中国许多大城市要员的身前人后。许多骇人听闻的事件背后,几乎都能觅到她们活跃的魔影。 侵华日军女谍的机构有公开和地下两种,其性质和目的都是一样,唯其方式略有差异。如北平公开的“家庭妇女工作训练班”、上海地下的“国际侦察局”。前者以拉拢执政、在野要人的眷属,通过一些时尚的教学,达到联络感情,进而套取

侵华日军女谍在日特务机关中,当时确实是一支不可睥睨的特种部队。她们的武器不是枪弹和沾满血腥的刀刃,而是靠绝代的容貌、人尽可夫的肉弹、机敏多变的处事手腕,以中日两国的军、政、财界为大舞台,斡旋于中国许多大城市要员的身前人后。许多骇人听闻的事件背后,几乎都能觅到她们活跃的魔影。


侵华日军女谍的机构有公开和地下两种,其性质和目的都是一样,唯其方式略有差异。如北平公开的“家庭妇女工作训练班”、上海地下的“国际侦察局”。前者以拉拢执政、在野要人的眷属,通过一些时尚的教学,达到联络感情,进而套取情报的目的。其中以北平市东华八宝胡同的“石川交通团”最为典型。被查明的就有国民党政府亲日派代表人物殷汝耕妻子殷慧民,北洋奉系军阀张宗昌日籍八姨太等人。这两人为其组织担任交际、广交社会名流和政府、军界要人,以石老娘胡同4号为接头点。其组织实际就是姨太太间谍团,日别动队队长青龙一郎负责保护其一切公开活动。



而地下的秘密组织中的女谍,活动更为猖獗。她们大都在日本受过高能训练,有一定的学识和才能,甚至粗通中国南北各地方言,穿中国服装,了解中国人生活习惯。学成之后,被派到中国各大政治军事中心区域,充作娼妓,或散布于各大舞场充当舞女,勾结国民政府要人以及熟悉党政军情形的在野人物,大耍“美人计”。日军在上海的“国际侦察局”,就是其中一个劣迹昭著的女谍组织。广东、福建以及天津都设有类似机构。


日军女谍活动能量以及在侵华战争初期所提供的情报,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她们在当时的侵华日军中,地位显赫,有的甚至直接受控于日军参谋总部,她们的每一个笑靥,几乎都喷射出使人窒息的毒汁。


在众多的日军女谍中,被称之“男装丽人”的川岛芳子尤为突出。她诱使已废皇后婉容逃离天津,充任东北安国军司令参与热河作战;特别是1932年“一·二八”事变中,她的行为更让人瞠目。她受命参与了事变的全过程,是川岛芳子谍海生涯最为活跃时期。1948年她因汉奸罪被处极刑,其主要罪状均与这一时期活动有关。1932年日军在东北得手后,为了转移世人视线,关东军板垣指令日方上海使馆武官辅佐官田中隆吉,借机挑起事端,川岛芳子便充当了马前卒的角色。在中国工人与日本日莲宗僧侣间,两边唆使,致使事态扩大,导致战火爆发。事变发生后,她或以社交名媛身份,秘密拜会19路军军长蔡廷锴,探明蔡欲决一死战的意志;或穿士兵军服,女扮男装,只身潜入吴淞炮台,核实了该炮台的火力配置,使日本派遣军参谋长田代皖一少将手上有了这份情报;她通过舞会,得以结识行政院院长孙科,从孙口中抢先得到蒋介石欲下野的消息;也还是她通过国民党政府中央政治会议秘书长唐有壬,探知上海国民党系统银行濒于破产,国民党政府希望停战的情绪日益增涨。这些情报从川岛芳子手中大量泄向日本,加上国民党政府坚持不抵抗政策,中国主权又一次被出卖的《淞沪停战协定》得以出笼。而川岛芳子在唐有壬以泄露情报罪受到追究之际,她竟能将唐藏匿在自宅中长达半月之余。当孙科受到蒋介石弹劾时,是她悄悄将孙科送上日本欧洲航线的客船,离开上海去了广东。据有关资料记载:“仅川岛芳子在华发展、培养、拉下水的女谍达370余人,每月仅活动经费一项,就多达15万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