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大富豪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战萍乡(上)

纯净牛奶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9/[/size][/URL] 时间一天天过去,到了10月20日,H八师的先头部队已经和敌人的地方武装交火了好几次,而我要查的事情却还没有任何突破。无线电波无一例外地被丽达这个高级智脑破译,但没一条是对我有用的,被怀疑的人仍像往常一样,没一个有不对劲的地方。   对方要与我打持久战,那我也只有奉陪到底,好在这一切都有丽达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9/


时间一天天过去,到了10月20日,H八师的先头部队已经和敌人的地方武装交火了好几次,而我要查的事情却还没有任何突破。无线电波无一例外地被丽达这个高级智脑破译,但没一条是对我有用的,被怀疑的人仍像往常一样,没一个有不对劲的地方。

对方要与我打持久战,那我也只有奉陪到底,好在这一切都有丽达帮忙,我暂时把心思放在了出境的部队上。

陈连长统帅的先头部队已和敌人的地方武装交火了好几次,每次敌人都打得顽强,敌人躲在早已修好的防御工事里,所有火力全开,子弹和手榴弹就像不要钱的往外扔,打得先锋连很是被动——只能借助现场地形呆在原地对射,好在池大炮的机炮团随后赶到,压制住敌人的火力,为先锋连开辟出冲锋的道路,这才将敌人的地方武装击溃。

在打了几次击溃战后,猎人出身的陈连长忍不住对正在抽烟的池大炮说道:“没想到这里的敌人还真有股子狠劲啊!打得还有点章法,咱们根据地那些个还乡团同他们是没法比的。”

“可不是!那回不是我们枪一放,敌人就吓得屁滚尿流!这里的敌人却跟他*妈的吃了枪药一样,一见我们都他*妈的比我们还玩命,你看见那个碉堡没有!”池大炮指着远处一堆被炸成砖瓦的废墟说道。

“看见了!”陈连长顺着池大炮指着的方向狠狠的看了一下。

“那碉堡被我们轰掉了一大半,可敌人就是呆在里面死活不投降,又费了我四发炮弹才炸成这个样子!你说他们玩命吧!”

“嘿嘿!你还好意思怪人家!要不是你把人家的门给炸垮了!人家早就出来投降了!”陈连长笑话道。

“去你的!少拿我寻开心!呵呵!也是这个理,真有你的。”

“你说咱们这么玩命的打!蒋光头会来多少兵?”陈连长打着商量。

“我估么着至少得来二个师吧!咱这一路上至少打了一百多发炮弹,那炮声震也得震他老蒋几个师来吧!不然咱这本钱可亏大发了。”池大炮的经济帐还不赖!是个会过日子的人。

“咱们这出可是唱的调虎离山!引老虎事小可别叫老虎咬了去.”陈连长很谨慎的提醒道。

“知道了!咱们还是动身吧!”。

“先锋连!出发!”。

嘹亮的军号声在硝烟还未湮灭的战场上响起,年青的士兵们纷纷收拾好装备向远方出发,虽然他们的脸上还残留着泛黑的硝烟,身上还有未曾风干的血迹,但每个人都无比的从容和自信,经历过几场硝烟洗礼后的新兵们全都有了一种老兵般的镇定。

萍乡这座上了H八师作战地图的城市,它位于江西省西部,东与本省宜春市、南与吉安市、西与湖南省株洲市、北与湖南省浏阳市接壤,是一个煤炭业发达的城市更是江西产业工人最集中的地方,光采矿工人就达3.8万人,这可是一支不容乎视的革命力量。H八师拿下萍乡就等于把江西省的西大门给打开了,同时还可以获得广大工人阶级的支持(群众基础好,萍(乡)浏(阳)醴(陵)起义、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秋收起义都是以这里为中心发动的),对于处在波底时期的ZG革命有着无比重要的意义,所以谭为民是铁了心的要把它打下来。谭为民是这么想,可蒋介实却不想他这么干,蒋把他的四个一线师从围剿前线调了过来,同时还命令盘聚在萍乡四周的地方武装和矿区警备队回缩到市区在那里构筑防御工事,等待G军的进攻。谭、蒋两人现在是铁了心,铆足了劲要在萍乡地头上较量一番。

10月20日下午3时分,H八师的先头部队出现在距萍乡8公里的福田村村口,村子里留守的乡丁发现了H军的踪影后,立马点燃了身旁的烽火台然后开溜跑路,烽火台这种古老的通信方式还真不赖,不一会儿萍乡城里的敌人就收到了敌袭的消息。

国军在萍乡城里的最高指挥官姓汤名为,绰号汤黑子,你可不要以为这人是从非洲来的喔!他可是正宗本地人,人还长得挺文静的,只是那个心如同安源矿洞里挖出来的煤一样黑,平日里坏事可没少干,也不知是底下那个人先给他起的,因为叫得顺口、贴切,久而久之也就传开来。此人在萍乡这块土地上可谓是活得有滋有味,每天小酒喝着,大把大把的钞票赚着,看中街上长得标致的大姑娘还可以把着,但这几天他却觉得像是活在了水生火热之中——浏阳的谭为民要来打他了。

汤为对谭为民这个人还是很清楚的,毕竟是邻居嘛——萍乡和浏阳隔得很近,走大路的话也就是个四五天的路程,原本以为谭为民是小打小闹成不了气候,当时大围山游击队顶多就三四条破枪,可万万没想到这段时间谭为民竟时来运转,短短三个月之内就拉起了一支三万多人的队伍,不但打败了湖南省的土皇帝何健,还大闹了长沙城,听说最近还开了一个卷烟厂,生产了一种叫白沙牌的香烟——那烟还真好抽,比铁盒哈德门强上好几倍,搞的远在南昌的老蒋都睡不着觉。就这样一个牛人竟打起了他的主意,你说他能不烦吗?

汤为这人还是很有心机的,知道所有鸡蛋不能同时放在一个篮子的道理,早在谭为民同何健开打的时候,他就把自己的三分之二的身家和三房姨太太转移到了上海,只要瞧见势头不对就准备两脚抹油开溜到上海法租界当寓公。本来这次他听到消息后就想跑路,虽知老蒋给他下了死命令:城在人在,城亡人亡!另外还派了四名特工来监视他,所以只好硬着头皮呆下来“为国尽忠”。

“请问马处长,蒋委员长的援兵什么时候能到呀?”汤为在收到H八师到了福田村的消息后,忙低声下气的向身边一刻不离的特派员问道。

“快了!只要老兄顶上半天,国军四个一线师立马赶到!”特派员马处长心中暗骂,你这个傻瓜,这都不懂!国军的政策就是先把你们这些地方杂牌系拼光然后再来捡现成。

吃了马处长的定心丸,汤为才算稍许安心。为了给前线士兵打气,也为了给自己的小命多上一份保险,平时一毛不拔的汤为开出了天价:打死一个H军士兵,赏大洋100元,打死一个官,赏大洋500元。前线的将士们一听这消息全都勇字当头,蹲在战壕内擦枪试弹专等赚钱。

一个多小时后,H军的先头部队终于出现在敌人的第一道防御阵地前,这让早已等得不耐烦的敌人兴奋不已,一心只想着发财的敌人不等H军靠近就纷纷扣动扳机,一时间敌军阵地上的枪声砰砰兵兵的响个不停,好不热闹!

“停!停!全他*的给我住手,打个鸡*毛!这么远就开枪顶个屁用!连共军的毛都够不着,再打下去,老子这边的火力配备全他*的给共军摸走了。”管着这一片防区的歪脖子连长早期参加过北伐,略懂一点打战的门道,知道共军是在试探火力。

经歪脖子连长一喊,敌人的阵地立马变得安静下来。

“一群败家子!你们以为子弹不要钱的吗!”陈连长趴在一棵小树下,边骂边按照机器人教官教的方法用笔在本子上标注着敌人的火力点。

十分钟后,陈连长口中的这群败家子遭到了浪费子弹的报应,一发发带着死神气息的炮弹像长了眼睛一般在敌人的头上炸开了,随着弹片像花儿一样绽放,敌人身上的部件和枪枝全都抛到了半空中,随后又像雨点般落了下来。

“难道这就是教官口中的地毯式轰炸吗?池大炮什么时候这样大方过?”望远镜里的镜头让陈连长很是震撼,难怪池大炮最近总是偷偷的笑。其实池大炮还真没想过可以这样敞开了打,如果不是谭师长为了造势吸引敌人给池大炮开绿灯,你就是给池大炮三个胆子他也不敢这样大方,要知道游击队以前连几粒子弹都当宝贝一样供着,大炮这家伙更是被谭队长当成了命根子,想打炮那得他亲口批准了才行,还必需两发炮弹就要放倒一个目标,不然就会被扣上一顶败家子的帽子,这才导致游击队以前打的炮弹总是希希拉拉的,那像今天这样可劲的造啊!

大炮持续射击了5分钟,当炮声停止后,敌人的第一道防御阵地像是被推土机狠狠碾过一样没有一块是完整的。

冲锋号响起。。。。。。

H八师的一个营,呈散兵队形冲了上去。

三十米、二十米、十五米、五米。。。。。。敌人仿佛是睡着了,防御阵地死一般的寂静。

没有任何抵抗,当H八师第三团不费吹灰之力的蹬上了敌人的防御阵地时,这才发现大部分敌人早已被打成了碎片,只有少数敌人落了个完整的尸体,不过这些尸体无一例外的全是裸体,炮弹爆炸产生的强烈的冲击波把他们身上的衣服全给硬生生的震裂,这让随后赶上来的陈连长唏嘘不已。

为了能一口气拿下萍乡且吸引蒋委员长的眼球,下了狠心的谭师长硬是把他的大半个家底搬了出来,一共派出了四个加强团、一个机炮团共计一万零好几百人。这次来的全部都是战斗力最强的部队,其中两个加强团全部是装备的AK-47(要知道我总共才给了大哥4000枝AK-47),另外两个团更是全德械团,平均一个班就有二挺英国布伦式轻机枪,火力不可不谓之猛!

萍乡的外围敌人这次是倒了八辈子大霉,成了这支利剑的第一块磨刀石。

随着第一道防御阵地毫无悬念的被H军攻破,敌人开始荒乱的收缩兵力退守第二道防线。敌人这次为了应付H军的进攻,一共朝浏阳方向布置了三道防线,第一道防线由各村的还乡团和地主的私人武装防守、第二道防线由矿区警备队以及当地警察组成的部队共同防守,第三道防线则由汤为的私人卫队——一千多号人防守。

看到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从第一道防线退了回来,二道防线的敌人不免有了一种兔死狐悲的感叹,虽然守第一道防线的人都是拿去送死的炮灰,但也未免死得太快了点把!十分钟不到就死得只剩下十几号人,接下来就要轮到自己了,在那种变态的炮火下自己又何尝不是炮灰呢!妈的!有这样的炮火还叫H军吗?

在敌人的咒骂声中,H军的炮火开始了发威了,不过这次是试探性开炮,完全是为了引出敌人的火力点来。

敌人的阵地上除了H军打过来的炮弹爆炸声和几个运气实在是背到家的家伙发出的惨叫声外就再也没有其它的声音了,看来敌人这次学乖了,楞是打不还口骂不还手,准备沉默到底。

你不打枪不暴露火力点,并不说明H军拿你没办法,池大炮又拿出开头的那一招“地毯式轰炸”。

密集的炮火形成的弹幕在敌人的阵地上徐徐推进,H军用大炮把敌人的阵地从左到右,从右到左的来回犁了一遍。

看着前面被炸成浮土的敌军阵地,H八师二团团长刘飞禁不住骂娘,这个挨千刀的池大炮咋就不记得给步兵兄弟们留口饭吃,要是每次都像这样给炮兵包圆了,那他们步兵干脆改行当运输兵为炮兵背炮弹算啦!

池大炮现在正爽得很,他才不会顾忌谁在背后骂他,反证这一切都由谭师长兜着。想当年自己每打一发炮弹都要听师长大人在耳朵边唠叨个三两天,现在好不容易逮了个机会出来单飞,那能轻易浪费呢!最好能打上他*娘的三天三夜,先过足了瘾再说!要知道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哪!

池大炮拼命的挥动着手中的小红旗,每挥动一下就有无数颗大口径炮弹落在敌人的阵地上。他这是摆明了要赶尽杀绝。

池大炮这边发了狠,敌人那边可就倒了大霉,无数的敌人甚至连哼都来不及就被撕成了碎片。

战斗都打成了这样,完全是一边倒,敌人的士气一下子跌到了谷底,再也没有人会去惦记那可笑的花红了。这时没有挨到炮弹的敌人,纷纷爬起来,屁滚尿流的逃了回去。

看到敌人都炸没了,池大炮这才不解气的放下了手中的那枝小红旗。

步兵兄弟们开始冲锋了,H八师二团团长刘飞带着一群至今没放一枪的步兵弟兄们冲锋了。步兵弟兄们手里端着AK-47从头冲到尾,愣是没有发现一个可以开火的目标,气的他们大骂炮兵们不够意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