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杀鬼妙招:挑逗日军“狗咬狗”

rustsunny 收藏 29 1815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44年的秋天,王树声被中央军委任命为河南军区司令员后,就着手组建豫西纵队。纵队由四个支队组成。一、二支队由华北抗日前线的部队抽派,并已先期进入洛阳以西地区展开了工作。三、四支队从延安的留守部队中抽调,分别由八路军第三八五旅第七七O团和警备第一旅第二团组成。其余还有大批干部随队出发,充实到一线,准备到各地发动群众,建立政权。告别延安,也告别新婚的妻子杨炬,王树声踏上了南下的征程。跨太岳,转太行,王树声率领南下纵队日夜兼程,直插豫西。此时,日军闻风而动,派出大批部队围追堵截。王树声一面指挥部队急行,一面组织掩护,心中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按期到达预定地点,完成中央的战略部署。经过一个多月的艰难跋涉,来到了晋豫交界的中条山下。


部队来到山脚下已是傍晚,可军情紧急,王树声咬咬牙发出了“连夜过山!”的命令。天空下起鹅毛大雪,冷风呼啸中,一队人马穿行在中条山上的羊肠小道上,虽然走得很艰难,但一步一步仍在坚定地往前走。深夜,部队登上山顶,还没来得及休息,中央来电:“黄河冰封,速渡勿迟!”王树声当即决定:立即下山,天明前抢渡黄河。还在牛山腰时,黄河震天动地般的咆哮,就远远地传来。当大家来到河边,举目望去,波涛汹涌,一个个巨大的冰块,从上游直冲下来,互相挤压碰撞,令人胆寒。前有冰河挡道,后有追兵,情况万分危急。王树声立即命令后续部队抢占岸滩有利地形,节节设伏;侦察分队全部出动,寻找船工和船只,其余部队做好战斗准备。



就在大家万分焦急的时候,黄河突然出现一座冰桥。原来,这里三面环山,一面临水,黄河上游的冰块冲到这里,越卡越多,形成冰桥,但很快就会被冲垮,必须抓紧时间过河。一时间,王树声指挥着千军万马就这样迅速通过了黄河。等日军追到这里,面对滔滔河水,也只有望河兴叹。当地的老百姓都这么说:自古到今,黄河只冰封过三次。一是刘秀,面临进退维谷时,走的是这冰桥,过罢,冰桥就开了。而今是怎么了,先是王震过去了,王树声也过去了。真是“天顺民心,而神助于人!”老百姓的苦日子恐怕是熬到头了。

王树声一下子插进豫西,牢牢控制了伏牛山、嵩山各个要道,在“四点”、“两线”间发动民众,建立政权,积极主动地打击敌人,为日后我军的大反攻建立了坚固的“桥头堡”。


登封,是中州大地一座千年古城。它雄踞中岳嵩山脚下,北扼颍河上游,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日军进犯中原后,登封就成了日伪军的大本营之一。日军军团长龟田中将准备对王树声部进行大规模的“扫荡”。面对猖狂的敌人,王树声冷静地告诉大家:“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发动群众,扩大抗日根据地,不与敌人硬拼消耗。对付日伪军的扫荡,可以分两步走。第一步,以嵩山为依托,跟敌人兜圈子,消耗疲惫敌人;第二步,诱敌深入,择敌一路,在运动中消灭敌人。”王树声指挥部队在山里和敌人兜起了“圈子”,等大部敌人过去了,专打敌人补给队,对孤军深入的小股敌军,就不客气地“照单全收”。我军越打越壮,敌军是越打越少。


面对我军的“麻雀战”,日伪军变得谨慎起来,不再像开始那样横冲直撞。针对敌人稳扎稳打、不贸然挺进的变化,王树声召集各路将领开会,分析敌情,研究对策。“是夜,3路八路军神不知鬼不觉地跳出了敌人的封锁线,向日伪军的重要据点登封疾进。


“登封被包围了!”消息传到正指挥日伪军”扫荡“嵩山的龟田耳朵里时,他惊得差一点蹦了起来。龟田来不及多想,马上收拢了部队,回师登封。紧赶慢赶,总算看到了登封城的影子。夕阳已落山。龟田掏出望远镜一看,插在登封城头的太阳旗还在夜色渐暗的上空摇曳,龟田发出了一声冷笑,马上命令部队停止前进。他要在天黑以后,也神不知鬼不觉地撒一张大网,把包围登封城的八路军围起来。。。。。。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八路军派出的侦察员回来报告说:“鬼子已经开始在拉‘网‘。”



王树声听罢,说:”按计划行动!“顿时,登封城的四周响起了激烈的枪炮声。城内城外的敌人,就这样被夹在中间的八路军挑逗得互相打了起来。等敌人热热闹闹地打得火热的时候,八路军又悄悄地撤了出来,让他们痛快地打吧。打了快有半宿,龟田这才发现不太对劲,结结实实上了八路军的大当,赶忙叫停火。垂头丧气的日伪军,在打扫战场、撤回登封的时候,城外突然响起了八路军嘹亮的军号声。原来,八路军在王树声的指挥下,在登封城外,拉开了一张更大的”网“,把日伪军全网在里面。此时,筋疲力尽的日伪军已是强弩之末,弃城而逃,登封解放了!



王树声,原名王宏信,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军事家。1905年5月26日生于湖北麻城乘马岗区项家冲。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家乡领导农动。1927年11月参加麻城起义,任工农革命军鄂东军第二路分队长。后任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大队党代表、支队长、团长。

1931年11月任红四方面军第十一师师长,在黄安战役中率部抗击国民党3个旅的援军,保证了兄弟部队攻克黄安。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向平汉铁路以西转移,他率第七十三师殿后,屡挫追兵。到大巴山后,又奉命抢占两河口,为红四方面军入川打开通路。1933年7月任第三十一军军长,1934年任红四方面军副总指挥,参与指挥了反“三路围攻”和“反六路围攻。”



1935年3月参与指挥嘉陵江战役后参加长征。1936年10月奉命西渡黄河,参加西路军。1937年3月西路军失败后,他率小部队转入祁连山打游击,苦战3个月,队伍被冲散,最后只剩他一人辗转回到陕北。抗日战争时期,历任晋冀豫军区副司令员、代司令员,太行军区副司令员,河南军区司令员,组织地方武装,开展抗日游击战争。解放战争初期,任中原军区副司令员、第一纵队司令员兼政委。



1946年参与指挥中原突围,率左路军进入武当山区,开辟鄂西北游击根据地,任鄂西北军区司令员、鄂豫军区司令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湖北军区司令员、中南军区副司令员,指挥清剿国民党残余武装和土匪。1954年任国防部副部长。1955年任人民解放军总军械部部长,同年被授予大将军衔。1959年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1972年任军事科学院第二政委。他是中共第八至第十届中央委员。1974年1月7日在北京病逝。


3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