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战场前,妈妈对我和哥哥说的一句话!

作者: 红色球雷


我和哥哥同一天参军,分在同一个部队,中国王牌炮师---“炮一师”。85年下半年部队频繁地进行野外拉练、试炮、通讯接立训练......进入一级战备后,战友们哪里都不能去,信也不准寄.我和战友们待在军营里看电视正在转播中美女子排球比赛,突然参战命令下达了,战友们按照备战训练要求紧张有序地整装、集合、出发......满载大炮和炮兵的军列疾驶在三湘大地上,在衡阳站停了三十分钟又继续往广西边境前线开去,过了清龙鸡还有十分钟就将进入湖南省境内的最后一站永洲火车站[原冷水滩火车站].闷灌车厢里的炮兵们突然激动起来,原来炮一师有八百名永洲籍士兵,永洲城区就有蛮多参战的炮兵,首长们的神经也崩紧了.营部医生走到我面前跟我套近乎:“家住在火车站旁边?”部队对每位战士的情况了如指掌.“嗯!”营部医生北方人很威武,他说:“等会下车我陪你见妈妈”“谢谢”我感激地说.


我们炮一师分梯队赶赴前线,每一趟军列一批梯队,四小时一批梯队,我在第二批梯队.下午五点钟,军列缓缓地进入永洲火车站停稳.站台上人山人海,武警 、铁警、公安维持秩序。我一眼看见妈妈两手提着东西在人群里张望我叫喊一声“妈妈”向妈妈走去。营部医生紧随我身后,寸步不离。“崽呀”妈妈放下东西双手死命抓紧我,妈妈眼睛红肿,也许看见有军官在旁边,一直强忍不让眼泪掉下来。


“哥哥呢?”妈妈焦急地问。


“不知道哥哥在几梯队?”大我一岁的哥哥是炮一师汽车兵,我走得急没办法联系哥哥。不时有战友家人打听情况,这些家人从宁远、道县、珠山赶来,在火车站待了一天。我劝妈妈回家等哥哥,反正军列四小时一趟,家离火车站近赶得及!妈妈说不放心,怕万一睡过了见不到哥哥.军列在永洲火车站停三十分钟,军医怕耽误时间叫我走.


妈妈拿来十条烟[零陵烟厂出品的九嶷牌]递给我说:“上前线了,机灵点!春节回家妈妈煮好吃的菜等你和哥哥”妈妈哭了!


春节前夕,我们对中越边境靠茅山阵地进行猛烈炮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