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马扬刀战倭兵 跟你一起打鬼子 血战阳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

阳原从抗战开始就经过了好几次战火的洗礼,这里的老百姓早知道了战争的残酷,而且给他们时间带走值钱的东西,工作并不是很难做。铁血队告诉他们两天以后回来,老百姓拖家带口的离开了阳原。何平要把战争对百姓的伤害尽可能的减少到最底点。

东门的鬼子守军发现铁血队只是不断的用炮火轰击城门,并用冷枪打那些漏头的伪军,好像并不急于攻城。守备的日军中队长也和日军指挥部是一个想法:铁血队围城只是为了让城外的大部队回来而已。

何平得知刘虎得手以后,再也不和这些小鬼子过家家了。一通猛烈的炮火开始轰击城墙,其中还有两门意大利山炮的吼叫。小鬼子忙的戒备起来,鬼子中队长判断,这次铁血队不是要动手拼命就是要撤退了。他从电报里面得知武田大队长已经带兵赶回来了。无论怎么样,这都是铁血队的最后一次进攻。那中队长在铁血队炮击结束以后忙的组织防御,他摆好阵型以后拿起望远镜,铁血队的阵地并没有动静。看样子铁血队是要撤退了!那中队长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候,一片杀声传来,从他的身后!望远镜里面的铁血队员也冲了上来。那小鬼子马上组织兵力反击,妄图在何平还没有冲过来的时候解决刘虎等人,他认为这些人只不过是铁血队提前潜伏的小股人马而已,他的第一次反击,很快失败了。看着不断冲上来的铁血队员,那鬼子明白过来了:阳原已经失陷。

自己只不过是对方口袋里的包子,能活到现在只是因为铁血队还没到“吃饭”的时间。刚刚投诚的伪军开始喊起话来,战场上的伪军逐渐放弃了抵抗。剩下的几十个鬼子依靠在城墙的拐角处,妄图负隅顽抗。刘虎哪里会给他们拼命的机会,一声令下后,一百多颗手雷飞了过去。鬼子的队形马上被炸乱,刘虎等人就像虎入羊群。鬼子的脑袋犹如成熟的苹果一般,一颗颗的跌落下来。

何平只参加了打扫战场的工作。拿下阳原以后,何平一边派人统计战果,一边在组织防御工事,等待武田的到来。一百三十多鬼子去陪河野打牌去了,伪军只有二十人死亡,大部分都识相的很,投降或投诚。抗日战争胜利以后都有很多伪军没受到制裁,最关键的原因就是这些人“识相”,日本人来就当伪军,日本人走了就接受改编当国军,国军败退了就衣服一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控诉国民党统治的黑暗,马上加入正缺少士兵的共军。打仗的本事这些人不怎么样,保命他们还是有绝招的。

何平第一件事情就是处理这些伪军,他和刘虎一样对这些人没什么好感,但是还是选择性的留下了三十个身体条件好的伪军,就安排给一中队吧,何平对我党的政治工作是很有信心的,交给周世香吧,这段时间由于周世香本身的才能,和何平有意的安排,早已是名正言顺的中队长。

武田已经快到阳原城了,这时候他得到了驻守皇粮坡的日军遭到铁血队袭击的消息,张婧和靳戴,也动手了!皇粮坡还有三百多日伪军驻守,其中伪军一百多人,日军两百多人。武田利用村庄,炮楼,山岗,布置了一个三角型的防御,用他的想法,无论铁血队进攻哪一部分,都会得到其他日军的增援。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靳戴居然向三个驻点的敌人同时发起进攻!这是绝对不明智的,会让铁血队伤亡大增。靳戴知道,但他更知道时间现在对铁血队的可贵。大同和张家口的小鬼子已经出来了,民兵的阻击对于训练有素的鬼子兵来说只能是延缓一下行军速度。自己必须用最短的时间消灭皇粮坡的敌人,然后和大队长一起歼灭阳原城下的鬼子。早一点结束阳原的战斗,就多一分主动。

靳戴看出鬼子在村庄里面的兵力是最多的,有一百五十人左右,山岗上大概有一百多人,炮楼里面驻守着五六十人。靳戴请张婧带两百人围攻山岗,马高岗带一百人与村子里面的小鬼子鏖战。自己带着三百多人和四门步兵炮攻击炮楼。旧炮楼早被铁血队给炸了,就是刘虎一开始问候武田家人的那个。新的炮楼也不是很结实,几发炮弹过去,炮楼就倒塌了几处,里面的小鬼子一看靳戴没有攻击的意思,只是不断的轰击。再也坐不住了,大日本皇军可不能就这么窝在炮楼里面被炸死!

五十多鬼子在小队长的指挥下,一个个嚎叫着冲了出来,靳戴带着三百多人依托工事,这样的有利条件靳戴要在平时根本不会放弃!现在却不一样,靳戴下令停止射击。那些小鬼子一会就冲到靳戴面前八十米左右,靳戴这才下令射击。三百多条枪,吞吐着火焰,仿佛是魔鬼的舌头一样舔食着那些日本人的生命。这对魔鬼来说却是一顿丰盛的早茶,五十多个鬼子的生命在片刻间被它吸食。

这时候,山冈上的小鬼子被张婧围了一个严实,一通小炮过后,铁血队的神枪手开始和上面的鬼子兵比试起了枪法,其实那时候鬼子兵的枪法是很不错的,要是公平较量还真说不好谁赢。可是铁血队有狙击镜帮忙就是另一个结果了,半小时的对射以后,鬼子再也不敢伸头出来。冲锋手开始匍匐前进,向山冈上爬了上去。

村子里的指挥官一看,指望山冈上的鬼子是不可能的了。于是这小鬼子对马高岗的阵地发起了冲锋,他只有这一个选择!冲炮楼?炮楼这时候已经被炸塌大半,冲出去的日本兵处于绝对的劣势。况且那里有三百多铁血队员。冲山冈?那更不现实,张婧有能力阻挡他的攻击。靳戴会随时分兵支援,马高岗更会打他的屁股。所以他选择冲开马高岗的防线,利用山头和炮楼纠缠铁血队主力的时机突围而去!

马高岗完全按照靳戴的意图来打:只给鬼子大量的杀伤就可以了,并不需要硬把鬼子拦截在这里,那会让铁血队伤亡大增!村里的鬼子在死伤六十多人以后冲开了马高岗的防线。张婧这时候也冲上了山冈,血腥的肉搏战正在山冈上展开。

靳戴却没有去支援她,会合马高岗以后,两人带着三百多队员一路尾随那股向阳原逃窜的鬼子追杀。山冈上就交给张婧吧。张婧冲上山冈的时候,扫眼观察了一下战场上的情况,还有七十多个鬼子和伪军。一边的一个小鬼子看张婧是个女的,马上想来拣个便宜,一刺刀就杀了过来。张婧腰身一转,紧挨着鬼子的枪向小鬼子靠了过去,那小鬼子忙的收刀后退。张婧这时候才一刀从下往上撩出来,那鬼子后退的速度哪里能躲过张婧的这一刀,肚子马上被划开一条口子,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流淌出来。张婧转身不再理他。

小鬼子这时候依然未把一个女人放在眼里,直到又有三个鬼子死在张婧刀下的时候,才想几人合战张婧,哪里还有这样的机会。铁血队已经冲上来八十多人,一对一的和鬼子砍杀。情况危险的队员总是能够得到远处队友的手枪支援。几分钟以后,山下的铁血队员都已经冲了上来,山上的敌人已经无力抵抗!二十分钟过去以后,山顶上除了十几个伪军投降,三个鬼子伤兵被俘外,其他的敌人全被消灭。张婧马上组织十几个受伤的战士押送伪军和鬼子返回营地。自己带着剩下的一百多个铁血队员向阳原开去。

这时候,阳原的武田已经到了城下,武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根本不相信铁血队能打下县城,可是城楼上晃动的身影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一定要在联队赶来之前把阳原拿回来!武田心里暗自想,只有这样,才能使得自己避免处分。

“大队长,鬼子的炮火非常猛烈,我们守西门的部队伤亡很大!”商越一头扎进何平的指挥所就汇报了这个战况。何平想想说道:“我想把鬼子放进来一部分。”商越想想说道:“是个好办法,可以让鬼子的炮火有所顾忌。不过就是危险了一点。”何平点点头:“命令马高柱,马上放开西门,把鬼子放进来!”接着说道:“胡序的炮兵准备,一但鬼子冲进来两百到三百人,马上给我轰击城楼附近!不要心疼炮弹,打完了从武田那里拿。”又说道:“一但炮击结束,马高柱马上依托西门附近的一切可用建筑物,掐断城外鬼子和城内鬼子之间的联络。我和虎哥带大队人马先消灭了冲进来的敌人!”

城外的武田在一番猛烈的炮火之后又一次发起了攻击,这是他的第三次冲锋了。前两次他得到的只是八十多具日军的尸体。这一次的冲锋却是异常顺利,鬼子很快登上了城墙并炸开城门,武田马上命令一个中队的日军和一个中队的伪军立即攻击进城!他从望远镜里看到城墙上的铁血队员被杀的逐渐退却。武田的心里松了一口气。

武田马上命令部队准备巷战,城楼上的鬼子对武田发出了占领城楼的信号,武田带着他的大队人马准备入城。眼看着就到城门口的时候,炮弹拖着长长的尾音向武田头上袭来。武田也是久历战场的老兵了,忙的一掉马头向后逃去。

一发发炮弹在城门附近落下来,鬼子马上被炸开了锅!一轮炮火过后,武田发现城门的附近到处都是被炸死的日本士兵,有些只是胳膊和腿还能找到。他还发现了一件事情:城门口的日军已经无法再向城内推进!铁血队依靠着民房和树木对城门口的日军展开阻击。自己已经派进城里的两百多人此时能传给他的只是一片喊杀之声。

武田明白了铁血队的用意,马上组织队伍对那些依托民房阻击的铁血队展开攻击。这是一场标准的巷战!无论是进攻方还是防守方,既要依托民房攻击,又要摧毁民房。即便是残砖断瓦下面也可能有要命的子弹射出。这时候发挥极大作用的却是以前总客串冲锋手的爆破队员,身上的手雷显示出超强的威力!平时练就的精准的投弹本领在这时候总算有了充足的用武之地,那些躲在死角的鬼子兵,往往是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炸死。

鬼子给我们最大的威胁却是榴弹枪!那东西可以直接发射手榴弹,也同样给马高柱的队伍造成很大伤亡。一小时激烈的战斗过后,何平终于将冲进来的两百多敌人全部歼灭!根本就来不急重整队形,那边的马高柱带的两百人已经只有六十多还可以战斗了。况且若是和鬼子拉开距离,那鬼子的炮火就能充分的发挥作用!何平喊道:“兄弟们,把鬼子再赶出城去!”

这时候铁血队员已经都知道手榴弹的妙用,从身边鬼子的尸体上和牺牲的队友身上搜集起手榴弹以后就跟着何平杀了过去。武田看见何平的大队人马杀来后,心里知道自己的那两百多人完了。小鬼子依然不甘心自己的失败,武田继续指挥着士兵对铁血队占据的房屋展开攻击,而铁血队也试图将鬼子给逐出城去。

巷战,一向有绞肉机的称号。何平和武田心里都明白,想要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必须付出惨重的代价!房子的上面是铁血队员,下面就是日本兵。当日本兵费力的消灭了房顶上的队员爬上去以后,却发现又有铁血队员从房子下面对他们发起进攻!

日军的狙击手和铁血队的神枪手,成了主宰生命的人,他们的子弹无情的打在那些攻击者的头部,心口。然而,对死亡的恐惧早就被两边的冲锋者抛到了九霄云外,面对面的端枪对射,子弹射击完了就拼刀子,刀断了就拉响手榴弹同归于尽!

战况进入了胶着状态,每一座房子,一段街道,甚至一堵墙,一堆瓦砾都会成为双方激烈的争夺点。杀到最后,每一脚都必须踏在尸体上面,有自己人的也有敌人的。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鬼子拼命,那是因为那些鬼子根本不能用人的标准去衡量他们,他们是禽兽,禽兽不如!我们的队员不退,那是因为他们知道,有很多东西比他们的生命更珍贵,值得他们维护,值得他们牺牲!

双方的战士如痴如醉的厮杀着,在街道上比刀,在瓦砾上摔跤。直到周围都是满眼血红的自己人方才摆手!这简直就是一场疯子和疯子之间的战斗,一个铁血队员在掐死一个日本兵以后,想去支援旁边处境危险的队友,想站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双腿已经被炸掉了,他依然拿起身边的一把枪一刀刺向他能够的着的一个小鬼子,那小鬼子轻松向前避开,然后回身一刀。

两个小时的激烈拼杀过后,双方大规模的冲锋再也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冷枪的较量。何平这时候整理了一下身边的队伍,只有一百多人跟在周围了。当然还有隐蔽在一边的百多神枪手。还有依然活着的躲在残存的瓦砾和房屋拐角的一些冲锋队员。

何平要用这一百多人,给武田致命的一击!那边的武田也是一样的伤亡惨重,不过他还不如何平,他身边现在还不到两百人了!本来双方的死伤都差不多,可是由于战斗的惨烈早就吓跑了同行的伪军,武田凭空的少了一百来人。武田做出了疯狂的决定,他不再顾忌城内士兵的死活!他要轰平阳原城!

武田刚下定主意,就发现远处一队人马从身后开来!武田忙的拿起望远镜,认出了那正是自己留守皇粮坡的军队。大概有七十多人。他们怎么会来这里,武田管不了这么多了,他只知道,现在这样一支部队。足以改变战场上自己的不利局势!

局势是要改变了,那七十多鬼子本来是想到阳原以后,武田能救他们一命的!靳戴和马高岗带着三百多人就跟在他们身后。武田也看见了。“八哥呀路!”武田一声怒骂,骂归骂,命可不能不要。武田急忙命令部队撤退!向南边退去。武田带着身边的几十个人就跑。那些从皇粮坡一路跑来,本指望武田能救他们性命的鬼子,马上跟着武田逃跑了。城楼上和城内的一百多残存鬼子被他们卖给铁血队了。

靳戴让马高岗带一百多队员杀进城里和何平他们会合。自己带着两百多人一路追击武田去了。一小时以后,阳原的战斗结束。张婧也带队赶了过来,靳戴追击一阵以后,确定武田远去,带兵回城。何平一面清扫战场,一面统计伤亡数字。同时让张婧探听两个鬼子联队现在的位置。

片刻,伤亡数字和战果都报了上来:歼灭日伪军八百多人,一百多伪军投降。铁血队伤亡五百多,其中大部分是巷战中阵亡的。打阳原和皇粮坡加起来才损失一百多人。物资当然缴获不错,足够补给这次战斗的消耗。

张婧跑进来:“张家口的鬼子现在离我们只有十几里路了!”何平忙的问道:“大同的小鬼子呢?”张婧说:“不知道什么原因,大同的小鬼子前进速度非常慢。现在才出大同县。”一边的胡松云这时候说道:“这是刚才恒山发来的电报,我一直没找到你。”

何平一看,原来是八路军帮他拖住了大同的鬼子,当下放心不少。胡松云又说道:“这里还有一份电报是傅长官发来的。”何平一看,是傅作义知道了鬼子的行动计划,问何平要不要突围,要不要支援。何平问道:“什么时候发来的?”胡松云说:“也是两小时以前,我找不到你们,那时候乱的很。”何平苦笑说:“要是他早一天问我,我们就不会伤亡这么大了。”

商越忙的上前说:“现在必须改变计划!我们没能力正面抗衡鬼子的一个联队。”何平问道:“有什么还意见么?”商越犹豫一下说道:“办法是有,不知道大队长愿意不愿意?”何平问:“说吧。”商越慢慢的说道:“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把鬼子联队放进城里来。”刘虎马上喝道:“这不行,我们打不起第二场巷战。”商越从口袋里面掏出火柴,点燃后,就放在众人的眼前。何平等人沉默了,这确实是最好的办法!可是,阳原也将被付之一炬。这里可是近五千户人家的县城。烧了,老百姓住哪里?何平想想说道:“我们拿枪就是为了给老百姓保家的,这方法绝对不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