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陵位于西安以东30公里的骊山北麓,南依骊山,层恋叠嶂,山林葱郁;北临渭水,逶迤曲转,银蛇横卧。高大的封冢在巍巍峰峦环抱之中与骊山浑然一体,景色优美,环境独秀。

秦始皇是中国历史上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姓蠃名政,秦庄襄王之子,公元前259年出生于赵国京都邯郸,公元前246年13岁即立为秦王,22岁加冕亲政。自公元前236年至公元前221年的15年中,秦国先后灭掉了韩、赵、魏、楚、燕、齐六个诸侯国,彻底结束了战国群雄割据的历史,在血与火中,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多民族、中央集权制的封建王朝--秦王朝。"秦皇扫六合,虎势何雄哉;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秦始皇--这位叱咤风云的旷世君主,不仅为后人留下了千秋伟业,还留有这座神秘莫测的皇家陵园。

古埃及金字塔是世界上最大的地上王陵,中国秦始皇陵是世界上最大的地下皇陵。

秦始皇陵于秦始皇即位起开工修建,前后历时38年之久,比著名的埃及胡夫金字塔的修造时间还长8年,动用修陵人数最多时近于80万,几乎相当于修建胡夫金字塔人数的8倍。

陵园仿照秦国都城咸阳建造,大体呈回字形,陵墓周围筑有内外两重城垣,陵园内城垣周长3870米,外城垣周长6210米,陵区内目前探明的大型地面建筑为寝殿、便殿、园寺吏舍等遗址。秦始皇陵的封土夯筑而成,形成了三级阶梯,状呈覆斗,底部近似方型,底面积约25万平方米,高115米,但由于经历二千多年的风雨侵蚀和人为破坏,现封土底面积约为12万平方米,高度为87米,整座陵区总面积为56.25平方公里。秦王朝是中国历史上辉煌的一页,秦始皇陵更集中了秦代文明的最高成就。秦始皇把他生前的荣华富贵全部带入地下。

秦始皇陵地下宫殿是陵墓建筑的核心部分,位于封土堆之下。《史记》记载:"穿三泉,下铜而致椁,宫观百官,奇器异怪徙藏满之。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考古发现地宫面积约18万平方米,中心点的深度约30米。陵园以封土堆为中心,四周陪葬分布众多,内涵丰富、规模空前,除闻名遐迩的兵马俑陪葬坑、铜车马坑之外 ,又新发现了大型石质铠甲坑、百戏俑坑、文官俑坑以及陪葬墓等600余处,数十年来秦陵考古工作中出土的文物多达10万余件。在陵园里设立有多处文物展台,展示了秦陵近二十年来出土的部分文物;布置有水道展区,重现当年陵园内科学周密的排水设施;相信随着考古工作的进展,肯定还会有更大的意想不到的发现

在凝重的绿色和高大的墓冢之间,为了让游客身临其境的感受王者的尊荣、王者的威仪,秦始皇陵上演有大型的"重现的仪仗队--秦始皇守陵部队换岗仪式"表演和集"声、光、电"于一体的秦始皇陵陵区、陵园、地宫沙盘模型展示,再现二千多年前神秘陵园的壮观场景,展示数十年来的考古成果,生动直观的揭示秦陵奥秘,展示其丰富内涵。

秦始皇陵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座帝王陵园,是我国劳动人民勤奋和聪明才智的结晶,是一座历史文化宝库,在所有封建帝王陵墓中以规模宏大、埋葬丰富而著称于世。1961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目录,成为全人类共同的财富。2002年秦始皇陵荣膺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

秦始皇第一个走遍中国的旅行家(一)


秦统一六国,秦王赢政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始皇帝,然而您可曾知,在创立中国第一个封建集权制王朝的同时,他还是中国最早的一位大旅行家。秦始皇在一统天下的第2年(公元前220年)便离开都城咸阳,外出巡游。从此以后直到去世,先后出门远游5次。他的足迹西到秦国西陲甘肃陇西一带,东达秦国的最东头山东半岛海边,北行至东起辽宁、西到内蒙九原的长城边境线上,南低长江中下游南部的广大地区。到公元前210年第5次出游时,病死在河北沙丘的旅途中,结束了他生命最后十年的全国之旅。


寻仙求药,首创保健之旅

作为秦国最高统治者,秦始皇在初定天下后的10年间,之所以不辞辛苦地频繁外出旅行巡游,仍有其政治目的,那就是要臣服被灭的东方六国,树立自己的威望,巩固其统治,故到处树石树碑刻文,批判周以来的旧制度,宣扬秦之新秩序,对六国遗民进行示威和安抚。 除此之外,他出巡还有个重要的个人目的,那就是寻访仙人(或者是能和神仙打交道的人),取得长生不老的灵药。从特种旅游角度看,似乎可以称之为保健养生旅游,这也是他多次到山东半岛海滨的原因。像他第一次东行时,为什么在琅琊台一住3个月,原来这里有个方士徐福,上书秦始皇说,东海有蓬莱、方丈、瀛洲3座仙山,上有长生之药,他信以为真,让徐福去寻访,徐福没法交差,便编造出是海中鲛鱼在捣乱,故而去不成。于是他亲自携弩去海上寻杀鲛鱼,从琅琊到荣成都未找到,到了芝罘才射杀一条。后来他又让徐福率领五百童男童女入海求仙,徐福一去再也没有回来,据说是到了日本。 秦始皇在公元前215年到了辽宁绥中,找到了方士卢生,又让他去找仙寻药,后来卢生一伙没法,便走了。秦始皇发现受骗,使众多儒生受到株连,发生了“坑儒”事件,这些使他身心受到伤害,只活到50岁便病死旅途。他妄求长生而进行的访仙求药之旅以失败告终。 2200多年前的秦始皇在晚年马不停蹄的进行了5次远游,累计行走的旅程之长,行经地域之广,耗费时间之多,在中国历史上是极为罕见的,不仅大大超过了后来的隋炀帝、乾隆等皇帝,与民间旅行家徐霞客相比也毫不逊色,不愧为中国古代第一位大旅行家。

秦始皇陵布局之谜


“文官俑”身上的尘埃尚未散尽,青铜仙鹤已翩然临世……屡有奇迹出现的秦始皇帝陵在7000多件兵马俑的“护卫”下,已历经了2000多年的风雨。最新的考古勘探与研究表明,这个困扰人们多年的中国第一个帝王陵园的布局之谜已经解开。


专家认为,秦始皇陵园就象是一座设计规整建筑宏伟的都城,面积约2.13平方公里,整个陵园布局一目了然,可分为四个层次,即地下宫城(地宫)为核心部位,其它依次为内城、外城和外城以外,各各主次分明。

据新华网消息,早在40年前,考古工作者就对秦始皇陵园进行了第一次全面考古勘探,弄清了内外城的构造等,获得了一些基本数据。自上世纪70年代秦兵马俑发现以来,几代考古工作者在秦始皇陵园内外陆续勘探发掘了数百万平方米的建筑基址,600余处各种陪葬坑、陪葬墓及修陵人墓,发掘出5万多件各类文物。但这个规模空前的陵园仍留下许多谜团。


“40年来的最大成就之一,就是现在秦始皇陵园的布局基本清楚了。”秦兵马俑博物馆名誉馆长、秦陵考古专家袁仲一说。袁是1974年参加秦兵马俑考古发掘的第一代考古工作者,几十年来一直致力于秦陵考古研究工作。 他对记者说:"秦始皇陵园,又名骊山园,南高北低,南北落差达85米,是一座南北大于东西的长方形陵园,陵园的城垣由内外两重构成,两座城垣都是呈南北向的长方形,相互套合,呈南北长东西窄的'回'字型,其城墙总长约12公里,与西安的明代城墙长度相近。" 他说,陵园核心的核心是地宫。秦陵地宫位于内城南半部的封土之下,相当于秦始皇生前的"宫城"。对此,《史记》记载其"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其情虽然不清,但地宫之上确实存在一超出正常值数倍的强汞异常区。 其次是内城。内城是秦陵园的重点建设区,内城垣内的地面地下设施最多,尤其是内城的南半部较为密集。地下宫城、寝殿及车马仪仗、仓储等众多的陪葬坑均在内城的南半部。内城北半部的西区是便殿附属建筑区,东区是后宫人员的陪葬墓区。这种布局清晰地说明:内城南部为重点区,北部为附属区。而南北两部设施的内涵,均属于宫廷的范围。 再次是外城,即内外城垣之间的外廓城部分。根据考古资料,其西区的地面和地下设施最为密集。由南向北依次分布着:曲尺形大型马厩坑、31座珍禽异兽坑、48座后宫人员的陪葬墓、三组四合院式的园寺吏舍建筑基址。东区的南部有一大型陪葬坑,试掘方内出土了大批石铠甲及少数车马器,而"百戏?坑则在其南侧不远处。其南、北两区目前尚未发现遗迹、遗物。这种布局说明外廓城的西区是重点区,其内涵为象征京城内的厩苑、囿苑及园寺吏舍。其与内城相比,则显然居于附属地位。 最后是外城垣之外的地区。其东边除了众所周知的秦兵马俑坑外,还有98座小型马厩坑及众多陪葬墓。其西边则有三处修陵人员的墓地、砖瓦窑址和打石场等。其北边发现有藏有禽兽肢体及鳖的仓储坑、陵园督造人员的官署及郦邑建筑遗址。其南边靠近骊山则有一宽约40米的防洪堤。



破 解 秦 陵 地 宫 之 谜


近年,我国开始利用遥感技术、地球物理探测技术以及考古手段对秦始皇陵地下结构的整体布局进行全面无损探查,获取了一系列的新发现:


一、确定秦始皇陵地宫就在封土堆地下。这是我国考古史上首次证实秦始皇陵地宫的存在,探测确认宫位于封土堆地平面下30米左右,东西长约170米,南北宽约145米,呈矩形 ;


二、地宫内存在明显的汞异常。物探过程中发现了大范围、含量较高的汞,且东南、西南强,东北、西北弱,从而验证了《史记》中有关秦始皇陵地宫内“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的记载的真实性。


三、证实墓室保存基本完整。通过自然电场法和核磁共振法,探测发现在墓室和整个地宫范围内都没有含水区,否定了人们所担心的秦始皇陵地宫已经进水坍塌的猜测。 墓室位于地宫中央,高15米,东西长约80米,南北宽约50米,墓室周围有一层细夯土质地的巨大宫墙,夯层厚约6—8厘米,宫墙高度为30米,顶端比秦代当时的地面要高。


四、发现地宫内有东西墓道,秦始皇陵在古代陵墓中独树一帜,在结构等方面均与众不同。秦汉时期古墓一般均有东西南北四条墓道,但秦陵却仅有东西两条墓道。此外,为了保持地宫的干燥,地宫内还存在一个十分发达的主排水系统。


陵区景点


"封土堆"是地面上高起陵冢的俗称,地平以下就是埋藏死者的墓室。秦始皇陵封土由黄土堆积、经分层夯筑组成。整体状如"覆斗",实则由三个大小不等的四棱台几何体堆起,这不是西汉人刘向看到"上崇三坟"的样子。据文献记载,"墳高五十丈",经航测的现高度为51.668米,方形的基部最大,南北长350米,东西宽345米,周长1390米,面积120750平方米。

《史记》载:在秦始皇陵上"树草木似象山。"按等级制度,原来在陵上栽培松柏并植草。今人栽满石榴树,五月花红似火,秋来硕果满枝。这些都有绿化环境、维护生态的作用。

秦始皇陵原来的封土较现存的要高大得多。西汉人说陵基底边一的长度是"周回五里有余",可折合今2087.65米。

由于两千多年来的风雨剥蚀和人为破坏,使基底内缩,在周围变成断崖形状,周长只剩下1390米。这里就是原封土的边界。

为了排除秦始皇陵园内的地面雨水,在地下多铺设有管道。五角形陶水道属于排水的主管道,通高45-47厘米,底边宽40厘米,全长65-68厘米。内部面积都在1100平方米厘米左右,故出水量(立方米/秒)较大。在陵西北有五排五角形陶水道并列穿过内城墙,足见地面迳流量之巨。另一种青石水道,由上、下两块相合,内作曲折的单孔、双孔或三孔,以便减缓流速,防止对出水口地面的破坏。

排洩室内倾水时,用圆筒形陶水道。其上口承接"漏斗",拐弯处用"弯头"。

由建筑中的洩水管和地下的排水管相互衔接,从而形成一套完整的排水系统。


1980年,在这里发掘出驷马立车和驷马安车各一乘。安车在后,为主乘之车;其前,以立车为导。这一组华贵的宫廷乘车,现陈列于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内。

铜车马坑位于秦始皇陵西侧封土边缘之下,坑深7.8米,平面象朝东的“巾”字形。总面积3025平方米。两乘铜车马就出自坑南侧的第5过洞中,马西车东背向陵墓。该坑的四壁及顶、底,系板材套接,形成放置车马的"木椁"。从朽迹和印痕知:木椁长7、宽2.3、高2.2米

所谓"寝殿",就是供奉、祭祀亡灵的礼制性建筑。

秦始皇陵园的寝殿位于陵墓北侧53米偏西的地方。从探测出的台基知,它座西面东,平面接近方形,南北长62米,东西进深57米,总面积3534平方米。主体建筑环以回廊,外侧绕以散水,门开在东墙的南端。

寝殿因毁于秦末大火,建筑结构不明。但由其基础部遗迹、堆积土中大量的建筑遗物及商周时期的考古实例推测,秦始皇陵寝殿当属于单檐四阿式屋面建筑。

陵园修建了多少年?


秦皇扫六合,虎视何雄哉,刑徒七十万,起土骊山隈这脍炙人口的诗句出自大诗人李白笔下,它讴歌了秦始皇的辉煌业绩,描述了营造骊山墓工程的浩大气势。的确,陵园工程之浩大、用工人数之多、持续时间之久都是前所未有的。

陵园工程的修建伴随着秦始皇一生的政治生涯。当他13岁刚刚登上国王宝座时,陵园营建工程也就随之开始了。古代帝王生前造陵并非秦始皇的首创。早在战国时期诸侯国王生前造陵已蔚然成风。如赵肃侯"十五年起寿陵"(<史记>;还有平山县中山国王的陵墓也是生前营造的。秦始皇只不过是把国君生前造陵的时间提前到即位初期,这是秦始皇的一点改进。陵园工程修造了30多年一直至秦始皇临死之际尚未竣工,二世皇帝继位,接着又修建了一年多才基本完工。

纵观陵园工程,前后可分为三个施工阶段。自秦王即位开始到统一全国的26年为陵园工程的初期阶段。这一阶段先后展开了陵园工程的设计和主体工程的施工,初步奠定了陵园工程的规模和基本格局。从统一全国到秦始皇三十五年,历时9年当为陵园工程的大规模修建时期。经过数10万人9年来大规模的修建,基本完成了陵园的主体工程。自秦始皇三十五年到二世二年冬,历时3年多是为工程的最后阶段。这一阶段主要从事陵园的收尾工程与覆土任务。尽管陵墓工程历时三十七八年之久,整个工程仍然没有最后竣工。当时历史上爆发了一次波澜壮阔的农民大起义。陈胜、吴广的部下,周文率兵迅速打到了具陵园不足数华里的戏水附近(今临潼县新丰镇附近)。面临大军压境、威逼咸阳之势,二世这位未经风雨锻炼的新皇帝惊慌失措,召来群臣商讨对策。他,一幅丧魂落魄的样子,向群臣发出"为之奈何"的哀求。这时少府令章邯建议:"盗已至,众疆,今发近县不及矣,骊山徒多,请赦之,授兵以击之。"二世当即迎合,并让章邯率领修陵大军回击周文的起义军。至此尚未完全竣工的陵园工程才不得不中止。

总之,陵园工程由选点设计、施工营造到最后被迫中止,前后长达三十七八年之久,在我国陵寢修建史上名列榜首,它甚至比埃及胡夫金字塔修建的时间还要长8年。


陵墓为何选在骊山之阿?


战国时期一些国君陵园的营造往往都少不了平面设计图。秦始皇陵园的营建按理也应该有平面规划图,而制图之前先要选择墓地。我们知道秦始皇执政于都城咸阳,为什么陵园却要选在远离咸阳的骊山之阿?

查阅有关典籍,最早解释这个问题的是北魏时期《水经注》的作者郦道元。他说:"秦始皇大兴厚葬,营建冢圹于骊戎之山,一名蓝田,其阴多金,其阳多美玉,始皇贪其美名,因而葬焉"(《水经·渭水注》)。此说在学界延袭千余年,并且被认为是最早的、最权威性的观点而深信莫疑。《水经注》的解释单从表面上看似乎不无道理,然而仔细回味起来秦始皇当年作为一个13岁的孩童能否知道蓝田的美金与美玉还是个问题。即使知道,当年选择陵墓位置恐怕也不会按照一个徒俱空名的国王个人意志来决定。所以这个问题似乎应该从当时的礼制及陵墓的设计意图方面寻找答案。

首先,陵墓位置的确立与秦国前几代国君墓的位置不无关系。秦始皇先祖及太后的陵园葬在临漳县以西的芷阳一带,秦始皇陵园选在芷阳以东的骊山之阿是当时的礼制所决定的,因为古代帝王陵墓往往按照生前居住时的尊卑、上下排列。《礼记》、《尔雅》等书记载。"南向、北向、西方为上"。"西南隅谓这奥,尊长之处也"。东汉《论衡》一书记载得更明白了:"夫西方,长者之地,尊者之位也,尊者在西,卑幼在东……夫墓,死人所藏;田,人所饮食;宅,人所居处,三者于人,去凶宜等。”即在芷阳的宣太后也希望其陵墓能葬在她丈夫与儿子之间,即"西望吾夫,东望吾子"似乎亦是按长者在西、晚辈居东的原则。秦始皇先祖已确知葬在芷阳的有昭襄王、庄襄王和宣太后。既然先祖墓均葬在临漳县以西,而作为晚辈的秦始皇只能埋在芷阳以东了。作壁上观若将陵墓定在芷阳以西,显然有悖于传统礼制。可见秦始皇陵园选在骊山脚下完全符合晚辈居东的礼制。

其次,陵墓位置的选择也与当时"依山造陵"的观念相关。大约自春秋时代开始,各诸侯国国君相继兴起了'"依山造陵"的风气。许多国君墓不是背山面河,就是面对视野开阔的平原,甚至有的国君墓干脆建在山颠之上,以显示生前的崇高地位和皇权的威严。春秋时期的秦公墓也受这种观念的影响,有的"葬西山",有的葬在陵山附近。战国时期的秦公墓依然承袭了"依山造陵"的典范,而秦始皇陵墓造在骊山之阿也完全符合"依山造陵"的传统观念。它背靠骊山、面向渭水,而且这一带有着优美的自然环境。整个骊山唯有临潼县东至马额这一段山脉海拔较高,山势起伏,层峦叠幛。从渭河北岸远远眺去,这段山脉左右对称,似一巨大的屏风立于始皇陵后,站在陵顶南望,这段山脉又呈弧形,陵位于骊山峰峦环抱之中,与整个骊山浑然一体。

总之,秦始皇陵园的位置既符合晚辈居东的礼制,也体现了"依山造陵"的传统观念。


陵园工程的组织与管理


秦始皇陵园工程最高督造者为丞相。丞相之下设有一个由许多官署组成的管理机构。它们是怎样组织和管理这项巨大的土木工程呢 陵园工程的管理机构,上有丞相作为工程管理的总负责,下有中央一些官署直接参与组织管理与施工。秦代哪些官署参与了陵园工程的管理?史书并没有明确记载。过去只知道汉代是由"东园匠"负责为陵园制作陪葬品的。史书虽然没有记载秦代哪些官署负责陵园工程,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秦始皇陵园出土的一批金文和大量的陶文资料为我们探讨这一悬案提供了丰富的实物文字资料。从目前发现的兵器和其它铜器上刻铭来看,秦代中央主要铸铜官署“寺工”和“少府”都参与了陵园青铜器金银器等陪葬品的制作。寺工官署主要负责铸造陪葬的青铜兵器"少府官署”则负责和参与了陵园其它青铜器、金银器陪葬品的制作。为陵园负责烧造砖瓦房的中央官署机构有"都司空、左司空、右司空、右水、左水、寺水、大水、北司、宫水等十个之多","每个官署内都设有许多工师具体主管砖瓦的烧造。现已发现的工师由已达48人"(袁仲一《秦代陶文》)。烧制砖瓦房的还有地方官署和民间制陶作坊。专门为陵园制作兵马俑陪葬的有来自中央官署的雕塑大师,有从都城咸阳抽调来的雕塑大师,也有来自民间帛作坊的雕塑大师和一大批从事辅助工艺的工匠和助手。 "左右司空"不仅负责烧制砖瓦,可能还参与了整个工程的组织与管理。我们知道司空很早就是管理土木工程的。《汉书·百官公卿表》曰:"禹作司空,平水土。《通典·职官》曰:"周礼,司空为冬官,掌邦事,凡营城起邑,复沟洫,修坟防之事则议其利,建其功,四方水土功课发尽,则奏其殿最而行赏罚。"秦代由于大兴土木工程,不仅在中央设有左右司空,在郡县和邦国同样设有司空,分别以郡司空、县司空、邦司空称之。《云梦秦简》释文注曰:"司空,官名,掌管工程,因当时工程多用刑徒,后逐渐成为主管刑徒的官名。"秦始皇陵园这样大型的土木工程由左右司空参与管理与组织是完全可能的。

陵园工程不令有一套完整的行政管理机构,同时它还以立法开工管理工程。从《云梦秦简》可知秦代土木工程立法涉及的范围相当广泛,立法十分严密,法定准则又非常明确。就拿人员征调来说,秦律明确规定必须按时征发徭役,按时组织输送被征调的人员,按时到达服徭役的场所。否则,如果耽误了征发徭役对于当事人员要处以罚1甲的处理。被征调人员如果迟到3天到5天要受到训斥,迟到6天到10天,罚一盾,迟到10天以上,罚一甲。秦律对耽误征发徭役和征调人员迟到的处罚是够严厉的。秦代一甲约值几百钱,一个股徭役者干一天才能得到8钱报酬。这样折算,为一甲就相当于一个人无尝地干数百天工日,罚2甲则干的工日更多。再从人员组织管理来说,秦律针对不同身份的人制定了不同的管理方式。如私家奴婢及刑徒在服劳役黄奇意每20人编为一组,每组派刑徒主管一人,负责监管刑徒,逃跑的要加罪。如果刑徒主管人员不够时,可以把劳作三年以上的刑徒减刑派为刑徒主管。爵位在公士以下的人居赀劳作期间不必空囚服,也不必戴刑具。关于工程管理秦律也有法定程序和法人主管,秦代工程还有法定的质量和验收标准。秦律明文规定,所筑墙垣一年之内不得发生质量问题,如果不满一年发生墙坏现象,主持工程的司空、主管该 墙的君子有,并且令原来修墙的人员重新修筑,所费的工日不得算入服徭役的时间。秦代工程还有法定的呈报程序。呈报工程之前要预算准确的工程量。工程量估算的法定标准是施工在预定期限的前后各两天内完成为合法,超期两天以上或提前两天以上都要追究法委责任。估算工程量的法人代表是主管工程的司空与匠人。工程由他们两人共同估算,否则是违法的,工程量估算超过法定标准要追究其法律责任。秦代工程还有法定技高一筹空员,一般由行政主管、司空、技术主管、匠人和君子组成工程的法定领导,工程的估算、施工、质量均由他们负责,并承担法律责任。

总之,秦始皇陵这项巨大的土木工程有一套完整的行政管理机构,并辅之以立法管理的。


谁是陵园工程的主持者


始皇陵园工程浩大,用工人数之多,费时之久在中外历史上都是罕见的。而这项巨大土木工程的督造者是谁呢? 《史记》明文记载的只有李斯一人,始皇三十七年,李斯向始皇帝汇报陵园工程时声称,"丞相臣斯昧死言:'臣将隶徒七十万人,治骊山者,已深已极……'"可见李斯曾以丞相身份主持过陵园这项规模巨大的工程。大约自战国晚期由主持国王陵墓工程营造已成为惯例,如中山国王陵墓的主持者就是由相邦 主管。秦国丞相李斯主持秦始皇陵园工程无疑也是继承了这一制度。然而李斯任丞相已是始皇三十五年的事了,别具匠心秦始皇死只有3年。那么在此之前陵园工程的主持者是谁呢?有人认为?quot;吕不韦被罢官之后直到秦始皇统一中国,这段时间秦国的相邦由谁担任,史无记载,最高负责人,我们也无从查考,但从秦始皇陵园出土的陶文可知,这段时间由左、右司空具体负责"。其实根据当时丞相主持陵墓工程的制度,我们完全有理由说,在李斯之前的几位无疑也主持过陵园工程,其中有丞相状、丞相王绾、丞相隗林和相邦吕不韦,还有右丞相冯去疾。这些人先后都以丞相身份主持过陵园工程。不过在主持陵园工程中作用较大的两位承相还要数吕不韦和李斯了。

吕不韦是秦始皇时代的第一位相邦。当秦始皇年幼时,仅处于名义执政阶段,而吕不韦已是历任两朝的相邦,又号称始皇帝仲父“委国事大臣”。所以,当时的吕不韦已成为秦国的实际执政者。虽然他名义上是相邦,而事实上他的权力已达到集相邦与国王于一身。始皇陵园工程正是在这个时候开始的,从陵园位置的选择到陵园的整体规划,从调配人力、物力到陵园的施工,作为陵园工程的第一位主持者吕不韦无疑起了关键的作用。在他任相邦的9年时间内,为整个陵园工程的营建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李斯是继隗林之后升任丞相的,那时陵园工程正什大规模营造时间。而李斯作为客卿、廷尉一直受到秦始皇的信任和赏识。早在吕不韦被罢免、秦始皇亲政时"朝廷中李斯用事"。全国统一后,李斯以廷尉的身份参与了秦始皇建立和巩固封建帝国的一系列重大决策。在他任丞相之前及参与了陵园工程的主持。当他接任丞相后就正式主持了这项工程,在整个陵园工程的大规模修建和扩建方面,李斯先后作为陵园工程参与主持和主持者身份,无疑起了重要作用。所以史书唯独记录了李斯为陵园工程的主持者,尽管这与李斯后来一直处于受宠的位置有关,但也从侧面反映了李斯在陵园工程后期阶段所起的重要作用。

秦代丞相是皇帝之下的最高行政长官,由丞相主管陵园工程充分体现了国家对陵园工程的高度重视。由丞相主持陵园工程既可以直接把皇帝的意图及时地落实到工程之中,也便于从全国抽调人力、物力,以保证工程的顺利进行。另外在最高督造者丞相之下还有许多官署组成一套完整的行政管理机构,具体实施陵园工程的组织管理。

秦陵风水的传说


骊山以它特有的温泉和风景而闻名于世。西周末年的周幽王与爱妾褒姒主曾在这里演出了一场兴起烽火戏诸侯的历史悲剧,从而葬送了西周王朝。相传秦始皇生前在骊山与神女相遇,游览当中欲戏神女,神女盛怒之下,朝他脸上唾了一口,这样秦始皇很快生长了一身的烂疮。虽然这是一个神话故事,但隐隐约约可以看出秦始皇与骊山似乎有些缘份。他的墓地也选在骊山之旁。秦始皇为什么特别迷恋骊山这块风水宝地呢?

古人把墓地的选择看作是一件造福于子孙后代的大事,尤其象秦始皇这个企图传之于万世的封建帝王自然对墓地的位置更加重视。他之所以要安葬在骊山之阿,据北魏时期的郦道元解释:"秦始皇大兴厚葬,营建冢圹于骊戎之山,一名蓝田,其阴多金,其阳多美玉,始皇贪其美名,因而葬焉。"郦道元的观点受到学术界多数学者的肯定。不过笔者曾著文提出过异议。在笔者看来秦始皇陵选在骊山之阿一是取决于当时的礼制,二是受"依山造陵"传统观念的影响。现在从风水角度来看秦始皇陵也不失为一块理想的风水宝地。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已兴起了依山造陵的观念。后来人们选择墓地又特点重视依山傍水的地理环境。"立冢安坟,须籍来山去水。"(见《大汉原陵秘葬经》)依山傍水被古人视作最佳风水宝地。至于这个观念始于何时,无从考起。笔者曾以为秦始皇陵是依山造陵的典范,现在看来这个结论不够全面,也不甚确切。应该说秦始皇陵是"依山傍水"造陵的典范。秦始皇陵园南依骊山,北临渭水,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实。然而在秦始皇陵的东侧也有一道人工改造的鱼池水。按《水经注》记载:"水出骊山东北,本导源北流,后秦始皇葬于山北,水过而曲行,东注北转,始皇造陵取土,其地于深,水积成池,谓之鱼池也。……池水西北流途经始皇冢北。"可见鱼池水原来是出自骊山东北,水由南向北流。后来修建秦始皇陵时,在陵园西南侧修筑了一条东西向的大坝,坝长1000余米,一般宽40多米,最宽处达70余米,残高2至8米,它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五岭遗址。正是这条大坝将原来出自骊东北的鱼池水改为西北流,绕秦始皇陵东北而过。此外,在陵园东侧,在川流不息的温泉水经过。据《水经注》记载:"在鱼池水西南有温泉水,世以疗疾"。《三秦记》曰:"郦山西北有温泉。"可见当年的温泉与西北的鱼池水相对应。由此不难发现秦始皇陵的风水特点是,南面背山,东西两侧和北面形成三面环水之势。"依山环水"不正是秦始皇陵特意选择的风水宝地吗?

秦代"依山环水"的造陵观念对后代建陵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西汉帝陵如高祖长陵、文帝霸陵、景帝阳陵、武帝茂陵等就是仿效秦始皇陵"依山环水"的风水思想选择的。以后历代陵墓基本上继承了"依山环水"的建陵思想。

陵墓内果真有飞雁吗?


秦地宫内有哪些珍贵的随葬品?千百年来由此引发了许多神奇的传说故事。地宫飞雁就是一个十分迷人的传说。

《三辅故事》记载,楚霸王项羽入关后,曾以三十万人盗掘秦陵。在他们挖掘过程中,突然一只金雁从墓中飞出,这只神奇的飞雁一直朝南飞去。日月星移过了几百年,到三国时期,(宝鼎元年)一位在日南做太守的官吏名曰张善,一天,有人给他送来一只金雁,他立即从金雁上的文字判断此物乃出自始皇陵也。这个神奇的传说有没有历史依据?近年来有的学者著文指出:"这虽然是个传说故事,但说明秦陵内的文物曾经流失于外,并且远达云南以南。至于说金雁制作精巧,不但好看,而且还能飞,这也是有可能的。因为在春秋时期,著名工匠鲁班已经能制造出木雁,在天空中飞翔,直飞到宋国的城上。几百年后,秦国的工匠能制造出会飞的金雁,这是可信的。”(武伯纶、张文立《秦始皇帝陵》,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3月)那么,这个传说故事究竟可信不可信?

在中国这个历史上不甚看重科技的国度内,假若在2200多年前就能制造出会飞的金雁,这在中国科技史乃世界科技史上都是一个罕见的奇迹。然而,金属飞雁的可信程度确实令国人捏把汗。假若你仔细推敲一番,立即就会看出这个传说的破绽之处。试想一个金属物体在空中飞翔并不象放风筝和轻气球那样简单易行。后者由于质量轻,它借助于自然界的风力就可以在空中飞翔,然而对于一个金属物体来说,它如果没有机械动力单靠自然界的风力,不要说空中飞行恐怕连起飞这个基本的难题也无法解决。2200年前的中国何以能解决金属物体的飞行动力问题呢?再进一步分析,假设秦代有能力制作会飞的金雁,那么金雁埋入地宫之后将会不停地自动飞翔,一直在地宫内飞行了近一千个日日夜夜。当项羽打开地宫的墓道时,这个自动飞翔的金雁又沿着地宫的墓道顺利地飞出地面,然后又越过秦陵南侧数千米高的山峰飞往遥远的南方。如果这个奇闻不是闲聊文人编造出来的说,那么,金雁的控制与指挥系统恐怕连今天的电脑也望尘莫及了。所以,我们可以肯定说秦陵金属飞雁的传说没有丝毫的可能性,具有现代科技意识的中国人切勿轻信这个传说了。

金雁传说的辨误问题到此应该结束了。然而进一步来说古代文人编造的这个传说故事在历史文献上有没有一点蛛丝马迹呢?笔者查阅了汉代有关的文献记载,发现在司马迁和班固的记述中有一句:"黄金为凫雁"的文字,显然两位史学大师记载的是墓内有用黄金制作的"凫雁",而古代文人很可能由此又演义和"创作"了飞雁传说的故事。

陵墓高度知多少?


冢墓可以说是墓主身份的标志,也是封建皇权的象征,最早在南方比较流行,如楚国的一些贵族墓大都有封土。秦国封土墓的出现似乎略晚一些。以往学者认为是自惠文王开始的。《云梦秦简》出土后方知秦国封土墓不是始于惠文王,而是从秦国第一位从事封建改革的国君秦献公开始的。之后的秦孝公、惠文王及历代国君竟相仿效,而且封冢的规模愈来愈大,封冢越修越高。秦始皇陵规模和高度在先秦国君和两汉时期的帝陵中当是首屈一指的,那么始皇陵究竟有多高呢?

史学大师司马迁是第一位记载秦始皇陵高度的学者。他在《史记》中说:"坟高五十余丈"。按当时每尺23厘米折算约为115米。司马迁记录的数字是随意估计的呢还是有一定的依据;从司马迁一贯的治吏态度、文字风格来说他绝不会凭空想象。司马迁为撰写《史记》曾跟随其父游全国各地,搜集了大量的历史传说、民情风俗等有关资料。临潼始皇陵具当时的都城长安不到百余里,想来他一定会涉足秦陵进行现场考察。"坟高五十八丈"的记载完全有可能出自司马迁亲自考察的结果。再从两千所来水土流失因素考察,司马迁的记载也是可信的。

本世纪初两位外国学者记录了秦始皇陵的高度,1906年日本足立喜六先生考察后记载,"陵高76公尺"917年法国维克托·萨加伦先生考察后指出"它有150英尺高,底座四边,每边有1000英尺长"。这两位先生的是实际测量数字是目测数字现在不得而知,总之他们先后考察的时间相距11年,而所记的高度相差30余为。本世纪60年代初,陕西省文管会王玉清等先生测量的结果"高度为43米"(陕西省文物管理委员会《秦始皇陵调查简报》,《考古》1962年第8期)。20年之后,1982年笔者在8341部队工程兵的协助下,利用精密水准仪再次测量了陵墓封土,测得结果:"坟高55.05米,中间第二台阶高38.44米。"

(秦陵《关于秦始皇陵封土建筑问题》,《考古》1983年10期)。不过这两次实测所得数据仍然有些出入,究其原因,当是两次测量所取测点不同的缘故。通过这些不同时期的数据可以看出至本世纪陵封冢高度仍然保持在50米以上。这不是说历经两千余所它的高度下降了二分之一强。如果按照每三年下降10厘米估算,两千余年也要下降60余米。所以我们可以自信地说司马迁关于"坟高五十余丈"的记载客观地表述了当年封冢的高度。这个高度比汉代帝陵最高的茂陵还要高三倍。在中国古代帝陵封冢中没有任何一座坟墓可以与之相比,称中国历史上帝陵封冢之最。

地宫被盗的传说


秦始皇陵的收尾工程尚在进行之际,公元前209年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农民起义爆发了,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关东各地纷纷响应。由周文率领的一支浩浩荡荡的起义军不久便打到戏水附近,(戏水位于陵园东北的新丰镇附近)距陵园不足10华里。这时数十万修陵人员只好遵命放弃未完成的陵园工程,跟着少府令章邯阻击起义军,摇摇欲坠的秦王朝在掐扎中维持了不足一年的时间便告覆灭。随着秦王朝的覆灭,秦始皇陵的厄运也就降临了。

最早光顾秦始皇陵园的是楚霸王项羽。关于项羽盗掘秦陵的情节和盗掘程度史书记载不尽相同,甚至前后出入较大。司马迁在《史记》中记载项羽掘始皇陵一事是极其严谨的。在他所有涉及陵园的记载中只字未提项羽近代陵一事。只是在刘邦与项羽在战前对骂时,刘邦列举了项羽的十大罪状,其中一条就是"掘始皇帝冢"。此话出自项羽的对手刘邦之口,是否确有其事连司马迁撰写《史记》时也无法断言,只好客观地永远了刘邦的原话。后来班固在《汉书》记载此事时也是比较慎重的,"骊山之作未成,而周章百万大师至其下矣。项籍焚其宫室营宇,往者咸见发掘,其后牧儿亡羊,羊入其凿,牧者持火照球羊,失火烧其藏椁。自古至今,葬未有盛如始皇者也。数年之间,外被项籍之灾,内离牧紧闭之祸,岂不哀哉"。班固这段话同样也不是他本人的发明,这段话出自汉成帝的大臣刘向安下心来的上谏书中。当年汉成帝营造延陵,不久又改变计划营造昌陵,"营起昌陵,数年不成,复还归延陵,制度泰奢。"面对成几次改变陵址,浪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刘向劝谏成帝应当薄葬,反对厚葬。他在谏书中既列举了薄葬典型又谈到厚葬的恶果,其中秦始皇就是他着重叙述的一个厚葬的例子。作为一篇论说文的谏书,作者的主观动机及感情色彩是显而易见的,其中涉及的历史事例未毕完全确切。即使如此作者对项羽盗掘始皇陵的记述也是有分寸的。项羽只是"焚其宫室营宇,往者咸见发掘""数年之间,外项籍之为,内离牧之祝。"可见刘向的谏书中谈到项羽焚烧地面上的宫宇宫室,并没有断言项羽盗掘秦陵。总之从《史记》、《汉书》这些原始记载中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初步结论:项羽带兵挖过始皇陵。总之从《史记》、《汉书》这些原始记载中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初步结论:项羽光顾始皇陵,纵火焚烧了陵的园的"宫室营宇",但无法断言项羽带兵挖过始皇陵。然而到了北魏时期郦道元作《水经注·渭水》时,他的记载与《史记》、《汉书》就不大相同了。他这样写道:"项羽入关发之,以三十万人,三十日运作物不能窜,关东盗贼销椁取铜,牧羊人寻羊烧之,火延九十日不灭"其实这段记载的内容一部分来自《汉书》,始牧羊人寻羊烧之;而另一部分则空无一人不同于《汉书》,如"项羽入关发之,以三十万人,三十日运物不能穷。"显然郦道元的记载做了人为的发挥,字里行间充满了虚张色彩。

《史记》的作者司马迁距秦亡一百多年,《汉书》作者班固别具匠心秦亡二百年,郦道元具秦亡四百多年,按理具秦朝时间愈近记载应当愈细。可是司马迁只是通过刘邦之口,以"掘始皇帝冢"一笔带过;班固也是通过刘向之口,说项羽"焚其宫室、营宇"。可见这两位史学大师对于项羽是否盗掘秦陵一事,态度十分慎重,未置可否。然而后来的记载则肯定的说:"项羽入关发之,以三十万人,三十日运物不能穷。"这里连挖墓的人数、挖出的东西运了多少天都记载的一清二楚。这就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怀疑,郦道元的依据何在?另外,《汉书》及《水经注》中牧儿烧其地宫的说法恐怕也不足为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