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感觉叫悲壮!-崖山抗元的瞬间 zt

兵部左侍郎 收藏 9 407
导读: 大、小熊州,元军攻势如潮。   雨急,伶仃洋内的海浪虽然没有外海那么大,但也是声势夺人。激扬的鼓声中,北元将士站在由藤、高、恩、新四州投降宋军驾驶的蒙冲斗舰上,跃过浪尖,海潮般,一波波涌到岸上。   风猛,射出羽箭都被吹偏了方向,十有八九落入海水里。偶尔一两支射中人体,也刺不透被水湿过的牛皮甲。   这时候,钢弩的优势就体现了出来。这种没有尾羽的弩箭,射程虽然也受到风雨影响,但穿透力惊人,可以直接透过雨幕,将人钉翻在沙滩上。只是,文天祥送来的弩箭,大多数分给了江淮军。熊州守军虽然


大、小熊州,元军攻势如潮。


雨急,伶仃洋内的海浪虽然没有外海那么大,但也是声势夺人。激扬的鼓声中,北元将士站在由藤、高、恩、新四州投降宋军驾驶的蒙冲斗舰上,跃过浪尖,海潮般,一波波涌到岸上。


风猛,射出羽箭都被吹偏了方向,十有八九落入海水里。偶尔一两支射中人体,也刺不透被水湿过的牛皮甲。


这时候,钢弩的优势就体现了出来。这种没有尾羽的弩箭,射程虽然也受到风雨影响,但穿透力惊人,可以直接透过雨幕,将人钉翻在沙滩上。只是,文天祥送来的弩箭,大多数分给了江淮军。熊州守军虽然跟在禁军身后分得了一点,但百余支钢弩,要封锁数万元军的冲击,显然力不从心。


“弟兄们,跟他们拼了!”宋将梁窕射出最后一支弩,从沙滩上拔起刀,向元军冲去,三百多大宋官兵紧随其后。求援信号已经发出去了,但凌震将军迟迟没有回音。有人汇报,四面都出现了元军,凌震将军已经无兵可派。


“将宋军分割开,别让他们阻挡了将士们抢滩!”阿里海牙挥动令旗,沉着地下令。


“长生天保佑蒙古人!”下千户宝音咆哮着,截向梁兆。


两支队伍撞在一起,发出闷雷一般的声响。紧接着,刀剑撞击声,喝骂声,伤者的呻吟,死者临终前的痛呼,还要血喷入空气中的丝丝声,刀卡在骨头中的摩擦声,交织在一起。将雨声和涛声渐渐压成了背景。


梁窕的身材远远比宝音矮小,在狼牙棒的接连打击下,他手中的钢刀很快变成了弧形。虎口处,血顺着刀柄淌下来,在脚下的海水中绽放出一朵朵小花,然后快速被翻腾的海浪卷散了去。


“投降吧,南蛮子!”宝音大声喊道,也不管对方能否听懂他的蒙古话。回答他的是一双凄厉的眼神,梁窕跃起,弯刀割破风雨,画着弧线,割向他没有皮甲保护的脖颈。


宝音拧身,斜撩,“当”地一声,将梁窕连人带刀撩飞。紧接着,他快冲两步,将死命扑上前来救援的宋军击翻,狼牙棒挂着风奔梁窕的天灵盖直直拍下。


“吱!”长枪刺入肋骨的声音令人牙酸,宝音手中的狼牙棒无力地落入了海水中。在他面前,斜跪着的梁窕双手紧握一杆从战死士兵身边捡起来的长枪,刺穿两层牛皮软甲,捅入了对手的前胸。


宝音瞪大双眼,双手紧紧握住枪杆。刹那间,他发现自己的血顺着枪杆在向外淌,染红那双不知道沾了多少人鲜血的手,伴着雨水落入海中。原来,长生天保佑的蒙古人也会死,一个荒凉且滑稽的想法窜入了他的脑袋,随后,膝盖处一软,他栽倒于浅滩上,溅起一片红色的海浪。


梁窕脸色煞白,摸索着,从海水中捡起宝音用过的狼牙棒,转身,冲进了北元士兵群中。


狼牙棒所过之处,带起数片碎肉。


混战中的宋军见己方将领勇猛,士气大振,呐喊着,向梁窕靠拢。周围的元军士卒纷纷走避,攻击阵型被戳出一个窟窿。


“嗨!”梁窕挥棒砸碎一个西夏人的脑袋,然后兵器脱手,掷到对面冲过来的蒙古武士的面孔之上。脚尖斜挑,从地上挑起一把单刀,接在手中,平推,将一个汉军士卒扫去半截。


两杆斜刺递过来的长枪刺向他背后露出的空门,两名穿着大宋号铠的小兵舍弃对手,一齐扑上,长枪被挡出圈外。两名士兵也被追上来的对手砍中后背,倒在海水里。


梁窕回身,怒吼,将两个使长枪的新附军士兵先后砍翻,然后以左臂轻伤的代价换了一个探马赤的命。战靴横扫,将另一个探马赤军的脖子踢歪成直角。


闪电裂空,电光照耀下,宋将梁窕宛如凶神下界,每一次出击,必然夺去一个北元武士的生命。


如林刀枪中,宋军士兵亡命博杀。


一个宋兵被刀砍中,倒下前的瞬间,他扔出手里的钢刀。盘旋的刀锋被雨点打得冰冷,呼啸着,从一名北元士兵的喉咙处扫过。


血,喷向空中,和雨水一同落下来。宋兵哈哈大笑着倒地,死之前,还带着轻蔑的笑容。


一名宋军小校扔掉刀,把与自己捉对厮杀的元军百夫长双腿紧紧保住。元军百夫长的刀如剁菜般,剁透他的铠甲,剁碎他的脊骨。他却死不送手。一名宋军士卒看准机会,将长枪从侧翼捅入百夫长小腹。


两个低级军官同时跌倒,永远抱成了一团。


一个蒙古武士用包了铁的皮靴,踩住了宋兵的脑袋,用力将他的头向泥沙中踩。血夹着气泡,烟一般散向水面。蒙古武士残忍地笑着,用力,在用力。突然,他的笑声僵在了脸上。


泥沙中的宋兵,抓出把刀来,砍断了蒙古人的脚踝。


没了脚踝的蒙古武士惨叫着,倒进水里。宋军士兵从海水中摇摇晃晃地爬起,然后,又摇摇晃晃地扑倒,压在断了脚的蒙古人身上,二人在海水中翻滚,厮打,厮打,翻滚,终于,一块消失在血海深处。


一命换一命,岛上的守军势单,很快被冲破防线,分隔开来。但这些没读过圣贤书,不识字,不会著书立说的士兵们,却不像每每能发表长篇大论,慷慨激昂一番的大人物般,见势不妙就争先恐后的投降。而是用生命坚守着最后的职责。


雨中响起铜盆的敲击声。


几个身穿丝衣,胖胖的乡绅从岛上冲出来,菜刀,扁担,镐头,铁镇尺,千奇百怪的武器拿在手中,冲进元军大队,绝决如扑火的飞蛾。


“啊—!”书生受伤后的喊声,与他的身体一样软弱。但软弱的身躯却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手中镇尺抛了出去,砸碎了一个蒙古武士的鼻子。


“疯子,一群疯子!”张弘范立在一块礁石上,看着一个个衣着光鲜的百姓,前仆后继地冲到军中送死,摇头长叹。


这些百姓都是家境富庶的一方士绅,放弃了偌大家业田产,跟在大宋行朝身后行走天涯,吃尽了苦头,到了最后,居然还不肯放弃心中的执念。


这让他很不理解,张家的家学,是依附强者,抛弃弱者。从他的祖父那代就是如此。明知道没有希望守卫,还去守卫的事情,张家不会做,也做不到。


“要马上解决守军,否则拖延到天黑之后,进攻崖山的阻力更大!”副都元帅李恒附在张弘范的耳边建议道。


“嗯!”张弘范点点手,示意自己身边的一队铁甲武士加入战团。


风雨中,刀枪碰撞声更急。宋将梁窕浑身是血,带着十几个人,杀进张弘范的视线。


“兀那南蛮子,空有一身好武艺,却不知道天命在元么?”一杆樱枪从雨中扎出来,拦住梁窕的去路。樱枪后,一个身穿银盔,银锁甲,脚踏描金战靴的武将用汉语质问。


“去你奶奶的天命,老子知道,当人好于做狗。回去问问你爹,你是蒙古人还是汉人!当四等人的滋味是否好受!”梁窕喝骂道,钢刀急劈,逼得银甲武将接连后退。


银甲武将被骂得面红耳赤,大怒,稳住身形,枪枪欲取梁窕性命。左右北元将士同声呐喊,纷纷上前相助。


“哼!”梁窕鼻子里发出声冷哼,以寡敌众,毫不退缩。以他为中心,渐渐杀出一个圈来,圈里圈外,全是北元将士。不一会儿,他身上被创四处,同时也要了三个北军士兵的性命。


“珪儿还是经验不足啊!”战团外,一块礁石上,张宏正笑着对身边人说道。随即,弯弓,射出了一支冷箭。


人群中的梁窕突然晃了晃,跪倒在海水里。血顺着他的右目流出,淌了满脸。一支穿越风雨飞来的利箭,在他眼眶中微微颤抖。


手握长枪的张珪不敢刺下,箭杆上,他分明看清楚了几个金字。这是他叔叔张宏正的描金长箭,只有他张家的人,才摆这种谱。只有他张家的人,才有这种雨中伤敌的准头。也只有他张家的人,才这么无耻。


“小子,你是张弘范的儿子吧!”梁窕以刀强撑身体不倒,喘息着说道。


银甲将军张珪面红耳赤,一刹那,他无法为自己的家族和血统而自豪。风雨中,他看到自己对面浑身是血的宋将艰难地从红色的海水里站了起来,一手提着刀,另一手,从眼眶里拔出了长箭,挥舞着,向自己冲了过来。


一阵寒意,从脚跟一直涌上头顶,全身的毛发跟着一根根直竖。张珪不知道躲,也不敢躲,眼睁睁地看着宋将冲到了自己面前。


无数根长枪捅进了宋将身体,周围士兵一拥而上,将宋将梁窕高高挑起,甩入了大海。


更多的大宋将士冲了上来,雨声和涛声已经压不住两军将士的喊杀之声。矮小单薄的大宋士卒提着刀,迎向了比自己高大得多,粗壮得多的元军勇士。近岸处的海水迅速被血染红,被起伏的大潮卷动着,向内海散去。黑色的云,白色的雨、蓝色的海,红色的浪,天地与海洋之间,一个个不屈的英魂手牵着手,唱出最后的挽歌


傍晚时分,元军攻下小熊州,守岛宋军一千五百多人,全部战死。一路追随大宋行朝而来,被安置在小熊州上的百姓四百余户,不愿意再次落入敌军手中受辱。一些男人用握笔的手,拿起菜刀、扁担,与冲上岛的元军以死相拼,战死在沙滩上。


女人们领着孩子一路南撤,最后被阿剌罕率部逼上了岛南端的一处断崖。正在阿剌罕高兴地计算着,这次又能收多少好看的女子进入自己的帐篷,收多少孩子作为家生的奴隶的时候。令他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风雨中,他看到一个女人领着七八岁的孩子,抱着几个月大的婴儿,冲南而拜,然后,孩子和母亲一起跃进了大海。


紧接着,他看到了第二个母亲,第三个,第四个……


母亲,孩子,少女,老妪,衣裙飘舞,宛如穿透雨幕的白鸥般,扎向大海。


李恒、张弘范、张珪、阿里海牙,阿剌罕全愣在了当场。“咯、咯、咯”,有人听见自己的牙齿,在不停地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