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大富豪 正文 第三十章 惊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9/


“嘀嘀!!嘀嘀嘀!!。。。。。。嘀!”虽然现在已经是午夜但H军独立八师师部的机要房内仍在不时的传出阵阵单调的电报声。

“快!立刻把这份紧急电报亲手交到谭师长手里!”收报员刚放下手中的笔就紧急的对值班机要员张虎说道。

张虎暗自嘀咕什么电报这么急?电讯连打成立起到现在还没见过收报员这么急过。不过想归想,命令还是要值行的,张虎没有说话很自觉的把电报拿好后就立马扛上枪朝不远的师部跑去。

五分钟后,H军独立八师师部。

“什么?怎么会这样?”谭师长看过机要员送来的紧急秘电后,脸色顿时暗了下来。

“什么电报?我看看。”一旁的李政委见情况不对忙站起身来打探。

“你看看!一个好端端的党中央根据地竟变成了这般模样!”谭师长的声音大得吓人。

“中央部队自10月16号开始撒离中央革命根据地向西转移,命令你部向江西方向运动,牵至敌人主力,掩护党中央安全转移。前敌指挥部3号令、10月16日。”李政委念完电报后的脸也沉了下来,做为从根据地主力部队出来的人,他对中央根据地的实力是很了解的,H军完全可以同前四次一样打得敌人屁滚尿流,可万万没想到根据地的第五次反“围剿”竟然失败了,而且还败得那么惨,连首都瑞金都要被迫放弃。

堂上两人对这突入而至的坏消息感到难以接受,全都默不出声,心事重重起来。

一个多小时过去后,李政委的脚下已摊了一大堆烟头,吸完烟盒里的最后一根烟卷的他开始站起身来,朝谭师长走过去,拍了拍谭师长低垂的肩膀说道:“老谭!不必伤神了,小心身体,革命的道路从来就是不平坦的,未来的路还很长。其实只要仔细想想,这样的结果早在王名这个书呆子挂帅时就已经注定了,这样的惨痛结果是让人难以接受,可它的出现并不是完全没有益处的,至少它证明了王名的那一套“共产国际”并不是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斗争中的灵丹妙药,反观只有老首长的那一套“农村包围城市”、“游击战16字方针”才是我们战胜敌人的斗争法宝。我们不要在这个问题上思前想后了,还是想想怎么配合中央首长们安全转移尽量减少总部的损失。”

李政委的一番话说到了谭师长的心坎上,两人随后振奋起精神,走到军事地图前开始了如何进军江西的构思。。。。。。

第二天上午也就是10月17号,我终于从香甜的睡梦中醒了过来,瞧着身边正在春睡的小谢顿时阵阵幸福的感觉充满心头。我忍不住想去吻她,但一想到昨晚把她折腾的够戗,便忍住了这个美好的想法,悄悄起身,走出门外。在院子里我亲自从井里打了三桶清凉的井水把自己洗了个透心凉,真爽啊!

顶着秋日的太阳,整理好的我走出了大院,准备向根据地的朋友们问个好。

“王先生!上午好!”我刚把大门打开就听到门侧传来一阵清脆的童声。

“噢!是二小啊!今天怎么不去上课跑到我这来了,是不是想吃喜糖啊!”我面带微笑的说道。

王二小把肩上扛着的特别版AK-74扛了扛,笑着对我说道:“不是的,谭师长今天一大早就传令我们儿童团跟其他培训班一起暂时休课啦!说是有急事!我们儿童团也被动员起来被派到根据地各个村口去放哨、传信,因为我和你熟师长就把我派到你这来了。”

“是这样啊!行!我现在正要出去走走,你也别跟着我了就在院子里找个地方随便休息一下,等小谢阿姨睡醒了你就告诉她我这个新郎倌出去回礼去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自然会回来的,对了!这还有些喜糖你先吃!”有个传令兵还真是好!这下小谢不用胆心我到那去了。

安顿完王二小,我开始轮个儿拜访昨天那些拼命想把我灌醉的“亲朋好友”们。

“陈连长在吗?”我在特务连的门口问道。

“王先生他不在!出去了!”哨兵对我的映象还是很深刻的毕竟他身上背的的枪是我供给的所以很礼貌的回答道。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我又点不死心。

“这个就不太清楚,他们值行特殊任务去了,三天半个月的都说不定。”

“是这样啊!不打扰了!”人家有任务,没办法!我直好选择下一个对像。

十分钟后我来到H八师炮团门口。

“池团长在吗?”我向H八师炮团大门口站岗的哨兵问道。

“王先生是你啊!真不凑巧,俺们的池团长带部队出去了,说什么也得三天半个月才会来,你要有事也找他也得等几天再说。”

。。。。。。无语!走人!

“张团长在吗?”连吃二回闭门羹的我又来到了三团的大门口。

“不在!”哨兵回答的很干脆。

操!又是一个有任务的,这帮家伙是不是串通好了,怕我今天来找他们麻烦!好,你们等着瞧!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咱就比耐心!

我掉过头,什么人也不去找了,反正今天是铁定见不了面,还是去看看手下的弟兄们,记得那帮家伙在婚礼上可是没放过我这个当大哥的,光每人就和我干了三大碗,说什么哥俩好啊,一口闷啊!感情深啊,一口吞啊!这不摆明就是了要出我的丑吗!

推开梁山分队的大门,里面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没让我瞧见,向路过的村民一打听,我才知道这些人一大清早全出门了。

一个个都挺能耐的是不!我就不信找不到你们这些人!我挑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小心的掏出可视通信器从里调出几个小时前的卫星图像,仔细的翻阅起来,没多久一条长长的行军队伍引起了我的注意。。。。。。

显示器上的图像很清晰,我很容易就认出在前面开路的人是陈连长,他身后跟着一伙尖兵,个个都是操枪端炮的。我粗略数了一下,光这支队伍的先头部队就有三千多号人。他们这是去那呢?糟了!他们走的这条路是通往江西,定是去苏区保卫党中央去了。

看着这支没有多少作战经验的队伍没多久就要和几十万敌军进行艰巨的战斗时,我心里就是一阵阵的难受,毕竟我对这支队伍是有感情的,他们可以说是在我哺育下成长起来的,我对他们的底是再清楚不过了,虽说装备的武器比同一时期的国军要好上一点,但队伍里面的新兵太多了,有很多连战场是什么样都没见过,这样的新兵队伍打打顺仗还可以,一但碰到硬仗,攻坚仗只怕就不灵光了。

为了能更好的了解这支队伍的一举一动,我通知丽达要它调两颗智能卫星二十四小时跟踪这支孤军深入的队伍,一有敌情马上通知我。

交待完一切,我快步向H八师师部走去,希望大哥能听我劝说把这支还在成长的队伍调回来,江西省的那潭深水还不是他能趟的。

我来到H八师师部,在那里我见到了两位正在看作战地图的首长。

他们对我的到来感到很是意外,按理我这个新郎倌应该和小谢呆在新房内亲亲我我的,不是跑到他们这来喝茶的。

“你咋就这么快起来呢?”谭师长感到很意外,昨天不是把这家伙给灌得一塌胡涂,咋就醒得这么快呢!

谭大哥还真是有趣得很啊!把我灌醉了,还问我为什么醒得这么快。我没正面回答他,只是装着生气的问道:“陈连长和池大炮他俩跑那去了?昨天把我灌醉了,今天就想闪人,没门!”

“呵呵!你找他俩啊!他们被我派出去了!”谭大哥见我不是找他这个始作甬者“报仇”当下松了一口气,笑容可掬的说道。

“你把他们给派出去了!什么时候能回来?”

“这个谁也说不准,快则十天半个月,慢则一两个月”

“什么事要这么久啊!我可真有点等不及了!”我在慢慢诱导他。

“他俩出去接人去了,你还是先回去看着新娘子,他俩一回来,我保证第一个通知你。”谭大哥跟我打马虎眼,没打算把这次作战行动告诉我。

看着大哥那掩饰的很好的表情,我说不出一句话来,沉默了片刻后我起身向他告辞,掉头走出了师部那道只有在打仗时才会加双岗的大门。即然人家不愿告诉你,你又何必自讨没趣呢!算了!咱还是不过问了,俗话说得好臣不密则失身,君不密则失国,几人不密则成害!像这样关系到一万多号人命的要事,谭大哥不对我这个“商人”说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就好比我不告诉他自己是另一个时空的人一样,看来只有另寻他法了。

带着满腔的心事我回到了住处,小谢早已醒来,正和王二小拉着家常。

俩人一见我回来,都笑着问我拜访的情况如何?答案自是“寻隐者不遇”。

众人闲扯了一会儿,他俩见时候不早了,纷纷起身张罗午饭去了,整个院子里只留下一个心事重重的我。

吃过中饭后,我找了个借口独来到村外,在村外地里的一个稻草堆躺了下来。

在那里我把GMD第五次“围剿”和H军长征的时间、路线、重要事件都细细的过了一遍,我发现H军在过两个地方的时候是损失最惨重的:一是过湘江由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到3万人,二是爬雪山和过草地H军非战斗减员多达四分之一。我如果想帮助H军又不暴露身份同时能取得最大的效果,就只有从这两个地方入手了,打定主意后我离开了稻草堆。

10月17号,江西庐山牯岭的子夜,月色澹泊,树影婆娑。

通往官邸的河东路掩映在高大的黑松林里,更显得婉蜒盘亘,寂静幽深。

两乘滑竿在逶迤的山道上徐徐行进,一群官员、军警簇拥左右。

蒋介实和宋美玲分坐在滑竿的竹藤椅上。

蒋介实身板笔直,沉着面孔,脸上的肌肉如间刀雕斧凿一般,虽显生硬,但透着力度。

宋美玲则有些倦怠,时尔顾盼松林,时尔望望淡月。秋风萧瑟,枯叶飘零。她搞不懂,这个时候上庐山做什么。

宋美玲想起丈夫近几个月来为剿灭苏区共党风尘仆仆,奔波劳顿,日渐憔悴,心中升起一丝恻隐之情。

蒋介实和宋美玲刚在“美庐”别墅下塌片刻,贴身侍者就报告军统头子戴立上门求见,一旁的宋美玲很不高兴,但蒋介实却不顾夫人反对同意了。

蒋介实之所以马上同意会见这位得力的属下,实是因为他这段时间心绪高涨,多年的准备,如今终见胜利的曙光,心头大患的G军被自己的一百多万大军打得落荒而逃,成了丧家之犬,放眼整个中国能和自己叫版的也只剩下几个地方军阀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自己早已想好对付它们的办法,连像生命力顽强的像“小强”一样的G军都被自己打趴了,那些乌合之众根本就不值一提。

很快戴立在侍者的指引下走了进来。

“校长好!”戴立穿着黑色的中山装笔挺的站在上位者的面前。

“雨浓,来了,坐。”

戴立刚把半个屁股坐在皮质的沙发上,侍者就熟练的把茶水和晚点端了上来。

“雨浓,先喝口水吃点点心,再汇报。”上位者胧络人的功夫可不是一般的高,果然戴立面露感激之情。

戴立略微吃下一点点心后向上位者汇报道:“校长,我方打入G匪内部的银狐发来密电,大围山的G匪派出约八千人的部队向我江西萍乡方向进犯,意图破坏我方的第五次“围剿”行动,这是电文。”

蒋介实接过戴立毕恭毕敬递上来的电文,阅微过目了一下,就当场下令道:“电令驻扎在江西吉安和泰和两处的8纵队指挥官,要他速派出13师、28师、96师、98师向萍乡地区进发,戡乱剿共!同时电令萍乡地区的地方部队作好防匪准备。”

看着侍从关上大门出去传令后,蒋介实对戴立表扬道:“雨浓啊!这次你又为党国立了一次大功!你们军统局做得很啊!这才是我的好学生吗!我会要子文再给军统局拔款60万,让你们再扩充一下人马和装备。”

“谢谢校长表扬!这是学生份内之职,学生一定紧记校长教诲!为党国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己!”戴立见时间不晚了,恭敬的退了出去。

敌人的大规模异常调动没有瞒过卫星的眼睛,很快丽达就把这个消息通知了我。

还真快啊!蒋介实的鼻子也太长了点吧,这么快就被他嗅了气味了,他该不会是有先知先觉的特异功能吧!4个一线师全部调往萍乡还真是踩到点子上了。

我很惊讶于敌人的反应,这样的反应透露出一丝不寻常的气息——敌人知道了H八师的作战计划。

谭大哥和李政委对这次作战计划捂得很严,连我这个帮了他们大忙的党外人士都要隐瞒就别说其他人员啦!敌人是通过什么渠道获得这么重要的消息的呢?

我带着满脑子的疑问吃起小谢为我亲手做的早餐——一大碗热气腾腾的热汤面,里面还打了两个鸡蛋。

别说,老婆的手艺还真不错,面条做的是咸淡适口,味道是真不错,再加上我真是饿了,一大海碗的面条我一会的工夫就吃下去了。

这一大碗香喷喷的面条吃下肚子后,整个人都舒服起来了,头也不疼了,肚子也鼓起来了一些。我放下了手中的大碗和筷子,目光转到了小谢和王二小身上。

俩人正笑嘻嘻的看着我,原来我吃面的速度太快了,用她俩的原话说就是恶狗掏食。

我做了个耸肩的动作,示意:没办法,老婆大人的手艺太好了!

小谢自是明白我的意思,脸上洋溢出温馨的笑容。

她俩吃完后,就跨出院门逛街去了——今天是根据地赶集的日子,可以买到许多平时买不到的东西,另外小谢打算买两只乌鸡为我补补身子,算是犒劳我晚上的操劳。

院子里静静的,我躺在竹背椅上,开始想问题起来。

是不是部队在行军的过程中惊动了敌人?不可能,那时部队还没有跨出根据地大门,那条路可是通往江西的好几个地方,敌人没道理知道目标是萍乡。

是不是敌人破译了H八师的密电?这个猜测可能性有点,不过根据丽达传来的这个时期的档案显示,敌人是很少能破译H军的密电,反到是H军对敌人的密电了如指掌。(苏区保卫局的钱壮飞就是这方面的高手)

难道是H八师内部出了奸细?这种可能性很大,谁是奸细?他是怎么打进来,又是怎样把情报传出去的呢?

各式各样的问号在我的脑海里翻腾起来。。。。。。

即然知道这次作战计划的人并不多,我何不从这几个入手呢?定下策后,我回电给丽达要她二十四小时监视H八师驻地发出的电波,破译密码,另外加派卫星监视被怀疑的对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