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两巨坑一日夺两命 死得很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8岁曹磊的尸体停留在其溺死的池塘边。 记者刘可实习生李宗泽摄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余永胜的父亲守在儿子的尸体旁痛苦不堪。 记者刘可实习生李宗泽摄影


奥一网讯 14岁的贵州男孩余永胜面朝下,静静地浮在花都新华镇东莞村一水塘水面上。不远处,他的父母已经哭倒在地。前日下午,他和几个小伙伴到村头一个挖煤形成的大水坑里戏水,顽皮的他脱了个精光,跳进水里,从此一去不回。


煤矿坑:溺死14岁男孩


昨日上午11点,花都区新华镇东莞村内,一足球场大小的水塘边围满了村民,民警在现场拉起了警戒线,同时有人用竹竿伸入水中来回拨弄,搜寻溺水的贵州男孩余永胜。余永胜的父母兄弟就站在一旁,神色悲戚。突然,一个男孩的遗体在距离岸边两米的地方被发现,孩子全身赤裸,面部朝下,家人们从身形上看出死者正是余永胜,顿时大哭,其母当即瘫倒在地。


记者注意到,从水塘周围的痕迹看,水塘明显是用大型挖掘机挖成的,岸边的泥土中混有黑色的煤渣。死者的叔叔余先生称,该水塘是一个废弃的村属露天煤矿坑,一年多前停止开采后,巨大的矿坑再也没有回填。雨水填满坑后形成了这个大水塘,塘水最深处可能有20多米。去年夏天,这个水塘已经溺死过一个男孩,但水塘一直没有被填平,也没有警示标志。


余永胜的父亲老余说,暑假期间,余永胜每天都和小伙伴在村里玩,家里也不怎么管。前日晚11点多,他发现余永胜还没有回家,四处打听也没有音信,找到平日里和余永胜一起玩的几个小孩,也都说不知道。他着急了,发动了所有的亲戚朋友在村里寻找,一直找到昨天临晨。老余急了,回想起当天上午还看到余永胜和几个小孩在村口打扑克,于是他去找这几个孩子,反复询问。几人刚开始还嘴硬说不知道,随后经不住大人的“逼问”,一个小孩吞吞吐吐地说,余永胜下午去塘里游泳,下去了就没有上来。


记者随后在村里找到了和余永胜一同游泳的孩子小雷(化名)。小雷起初怎么也不承认当天见过余永胜,后来才断断续续说,前日下午,他们几个孩子一同前往大水塘游泳,余永胜是第二个下水的,结果跳下去之后便没了踪影,他们几个吓得赶忙跑回村里。小雷说,父母多次警告过他们不许去玩水,因为害怕被打,他们都不敢跟别人说余永胜出事了。记者在现场看到,出事的水塘距离村口一个小卖部只有五十米,距离余永胜的家也不过百米,但这些孩子却选择了沉默。


昨日下午,为了向村委会讨个说法,家人拒绝将余永胜的遗体送往殡仪馆,双方为此一度爆发冲突。余永胜父亲说,坑是村集体挖的,必须有人为儿子的死负责。


工地水坑:吞噬8岁男童


在余永胜出事的当天,8岁的湖南男孩曹磊也溺死在花都区狮岭镇振兴村一片工地中的水坑里。记者昨天下午1时赶到现场时,曹磊的遗体已经被打捞出水,身上盖着几片芭蕉叶,他的父亲瘫坐在不远处,身边放着曹磊的拖鞋和衬衣。水塘约30平方米,塘水呈深绿色。有村民说,这个水塘是个旧的鱼塘,也有的说是个废弃的取土坑,总之已经有五六年历史了。


曹磊的父亲称,曹磊也是前日下午失踪的,家人找了一夜也没找到。昨日早晨,突然有警察找上门,称孩子可能找到了,他跟着到了水塘边,一看到脱在岸边的衣服和拖鞋,就知道儿子出事了。他告诉记者,曹磊平时都是跟着一帮大孩子玩,除了在网吧里混,就是四处乱跑。曹磊失踪那天晚上,他曾找过这帮孩子,结果他们就是不承认见过曹磊,到昨日,这帮孩子干脆躲了起来。


■律师说法谁挖坑,谁负责


广州市大同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朱永平将此案的责任简单归纳为“谁挖坑,谁负责”,他认为,不论是矿坑还是取土坑,挖坑者都应当预见到可能产生的危险,却又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在事件中应该负主要责任;同时,孩子的父母对孩子缺乏监管,应付次要责任。孩子的父母可与当初的施工方协商赔偿问题,协商不成则可以诉诸法律。


■心理专家解读自我保护,人之本能


两起溺水事件中,两群孩子在目睹同伴遇险后,既不施救,也不呼救,而是选择了逃离现场,隐瞒整件事。


广东晴朗天心理咨询中心的心理专家袁荣亲告诉记者,实际上,孩子们的反应源于人类自我保护的本能。首先,在事发现场那种紧张危急的状况下,作为一群涉世未深的孩子,在恐惧和自我保护心理的双重作用下逃跑,这很正常。事后,出于对大人惩罚的恐惧,孩子们又选择通过撒谎来自我保护;大一些的孩子,还会因为当时自己未能施救,进而担心遭到道德上的谴责,也会以沉默和逃避来保护自己。


袁荣亲说,自我保护是一种本能,特别是孩子,这种本能更为强烈。问题是,我们日常的教育中,缺乏关于“诚实”的教育,使得孩子们更倾向于通过撒谎来保护自己,而不是将实情说出来。此外,学校和家长不要总是通过恐吓来教育孩子,更应该教会他们应对各种危机的方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