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就在大炮射程之内

忠诚与背叛 收藏 14 340
导读:真理就在大炮射程之内――“紫石英”号事件之回顾 历史进入1949年4月,波澜壮阔的人民解放战争已经毫无悬念。我人民解放军第二、第三野战军的百万雄师云集长江北岸,准备对顽抗到底的国民党政权予以最后一击。国民党政权仍妄想凭借长江天险 , 作最后垂死挣扎。4月中上旬,人民解放军已彻底扫清长江北岸的残敌,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横渡长江的战役已经迫在眉睫 。 慌乱中的国民党反动派猛然想起了他的又一个主子英国。为阻止解放军大军渡江,他们纵容英舰游弋于我国内海和长江,希望以此对即将渡江的人民解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真理就在大炮射程之内――“紫石英”号事件之回顾


历史进入1949年4月,波澜壮阔的人民解放战争已经毫无悬念。我人民解放军第二、第三野战军的百万雄师云集长江北岸,准备对顽抗到底的国民党政权予以最后一击。国民党政权仍妄想凭借长江天险 , 作最后垂死挣扎。4月中上旬,人民解放军已彻底扫清长江北岸的残敌,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横渡长江的战役已经迫在眉睫 。

慌乱中的国民党反动派猛然想起了他的又一个主子英国。为阻止解放军大军渡江,他们纵容英舰游弋于我国内海和长江,希望以此对即将渡江的人民解放军造成军事威慑。

其实在“紫石英”号事件发生前,中央军委对渡江战役中可能出现的外国军队主要是美军武装干涉的情况,是有所防备的。在渡江战役的部署上,特意将二野紧靠三野,渡江后二野沿浙赣路进军,四野迅速南下,以备不测。突破敌人长江防线后,三野十兵团占领江阴、无锡、苏州;九兵团主力迂回到南京以南,指向上海;七兵团沿京杭国道,直插杭州,完成对南京的包围。二野三兵团出徽州,沿浙赣路前进,保障三野侧翼,其余部队摆在浙赣路沿线。这样部署,用意很明显:万一美国出兵干涉,我军有足够的兵力应对。

然而,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中央军委预料中的事还是发生了。

1949年4月20日,国民党政府拒绝接受国内和平条件,***、朱德向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伟大的渡江战役开始了。就在这一天,在南京附近的长江江面上,爆发了一系列相当激烈的水陆炮战,这就是中国历史上颇为著名的中英南京事件,即“紫石英”号事件。


一、先简单介绍一下事件的双方。


参战的英国军舰有四艘,分别是改进型黑天鹅级轻型护卫舰紫石英号(HMS Amethyst),由斯蒂芬斯船厂建造,1943年11月2日建成,二战中舷号为U16,战后舷号改为F116。该舰排水量1475吨,长91.3米,宽11.6米,吃水2.9米,主机功率4300马力,航速20节,舰员192名。武器装备为双联102毫米高平两用炮3座、双联20毫米厄利孔机炮4座、单管20毫米厄利孔机炮4座、深弹投掷器8座。该舰于1957年退役解体。

CO级驱逐舰伴侣号(HMS Consort),由斯蒂芬斯船厂建造,1946年建成,舷号为R76,后改为D76。该舰排水量2530吨,长110.5米,宽10.9米,吃水3米,主机功率40000马力,航速36.7节,舰员230名。武备为单管114毫米炮4座、双联40毫米博福斯机炮1座、单管40毫米博福斯机炮4座、单管20毫米厄利孔机炮2座、四联533毫米鱼雷发射管2座、深弹投掷器4座。该舰于1961年退役解体。

郡级重巡洋舰“伦敦”号(HMS London),由普次茅斯船厂建造,1929年1月31日建成,1939年至1941年进行大规模改造,相当于重建,所有郡级重巡洋舰中只有“伦敦”号接受了这样的改造,改造后的外观接近于斐济级轻巡洋舰,与原来差别甚大。改造后排水量9750吨,长192米,宽20.8米,吃水5米,主机功率80000马力,航速31.5节,舰员685名。武备为双联203毫米炮4座、双联102毫米炮4座、八联2磅乒乓炮2座、单管20毫米厄利孔机炮10座,可载水上飞机1架。该舰战后舷号为C69,于1950年退役解体。

黑天鹅级轻型护卫舰 “黑天鹅”号(HMS Black Swan),由亚罗船厂建造,1940年1月27日建成,二战中舷号为U57,战后舷号改为F57。该舰排水量1300吨,长91.3米,宽11.6米,吃水2.6米,主机功率3300马力,航速19.25节,舰员180名。武器装备为双联102毫米防空炮3座、双联20毫米厄利孔机炮2座、单管20毫米厄利孔机炮2座、深弹投掷器8座。该舰于1956年退役解体。

由以上可以看出,四艘英舰总吨位达1.5万吨,除 “伴侣号” 驱逐舰外军参加过二战,实战经验丰富,火力非常强大,仅102毫米以上火炮就有32门,另外还有中小口径火炮38门。

指挥这次战斗的是人称“拼命三郎”、时任第三野战军二十三军军长的陶勇(1912-1967)。参战的解放军部队为:第三野战军特种兵纵队所属炮兵第3团、炮兵第6团、炮兵第1团和23军、25军所属的炮兵部队。据说对岸的国民党军第51军也曾经参加过对英舰的炮击(这点未得到证实)。


二、事件经过


1949年4月20日清晨大雾弥漫,大战将至,长江江面十分平静。9时许,大雾渐渐散开的时候,在泰州以南的江面上出现了一艘外国军舰,配属第二野战军第8兵团第20军渡江作战的三野特纵炮兵三团(隶属于叶飞任司令员的三野十兵团)7连的观察哨首先发现了这艘军舰,7连观察哨马上向团部报告:“发现敌舰一艘,炮口对向我北岸阵地。”经辨认这艘悬挂米字旗的军舰正是英国轻型护卫舰“紫石英”号。

我军即将渡江,英舰却横在长江防线上,其威胁的意味不言而明。为保证渡江战役的顺利进行,我军立刻鸣炮示警,勒令英舰“紫石英”号离开。“紫石英”号舰长斯金勒少校却对此置若罔闻,不顾我军鸣炮警告,命令“紫石英”号强行逆江而上还将舰炮瞄准北岸。尽管此时离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还有五个多月,但历史已经翻到了新的一页,斯金勒等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在我国内河横行的英舰气焰如此嚣张,我军将士义愤填膺,三野特纵炮兵三团炮兵终于首先开炮。双方展开激烈的炮战。“紫石英”号中弹受伤后,挂起了白旗,被迫停在镇江附近的江中。20日下午,停泊在南京江面上的军舰“伴侣”号前往救援,也被解放军炮兵击伤,连中5弹后,仓皇逃离。英国远东舰队副总司令梅登中将(总司令布朗特上将此时在伦敦)闻讯后,亲自带领远东舰队旗舰、万吨级重巡洋舰“伦敦”号与护卫舰“黑天鹅”号从上海前来全速赶来增援。21日上午,英舰行至江苏泰兴县口岸江面,此处为三野东路军十兵团二十三军防区。

而在此之前的21日凌晨,中路军在安庆芜湖一线已渡过长江天险,21日下午是十兵团的渡江时间。二十三军军长陶勇请示十兵团司令员叶飞是否向英舰开炮。叶飞接电话后,开始以为是即将要起义的国民党海军林遵舰队。叶飞问陶勇:“这些军舰是不是挂的规定的联络信号旗?”陶勇回答说:“挂的是花花绿绿的旗。这些军舰老在我们正面长江上不走,妨碍我军渡江,有点不怀好意,是否把它打掉?”

按惯例,对外舰还击要请示上级,可渡江战役马上就要打响,没有多余的时间等待指示。叶飞当即命令前沿哨所升起信号,警告它迅速离开,否则就开炮轰走。

二十三军炮六团接到命令后,对英舰发起警告。但英舰没有任何反应,还将舰炮一齐对准解放军阵地,气势汹汹。于是,叶飞下令开炮。炮六团和部署在沿岸阵地上的炮兵都投入了炮战,解放军炮火之猛、射击之准确令人咂舌,有外电报道称“解放军炮兵犹如进行了一次精彩的实弹演习”。炮战中“伦敦”号指挥台被击中,但仍继续西进。在靠近“紫石英”号时遭到炮一团的猛烈轰击,“伦敦”号、“黑天鹅”号无法接近“紫石英”号,只得返回上海。此次事件中,英国海军死亡45人,其中包括“紫石英”号舰长斯金勒,失踪1人,伤93人。我二十三军亦有不小的伤亡,炮战中伤亡官兵达252人,其中202团团长邓若波牺牲。

炮战后,三野司令部打电话询问叶飞,是谁先开的炮。叶飞回答:“英国军舰先开的炮。”叶飞随后与陶勇通话,通报了野司的查问。陶勇正为自己手下爱将邓若波的牺牲而悲痛,对野司查问有些不满,气冲冲地说:“有什么好查的!”于是叶、陶二人签订了“攻守同盟”,都说是英国人先开炮。建国后二人谈起此事,心领神会地一笑了之。

“紫石英”号事件的发生纯属偶然,中共中央并没有发出过向英舰开炮的指示。知道“伦敦”号前来救援的消息后,中央认为英舰并非有意与国民党勾结阻拦解放军渡江,完全是一个偶然事件,22日指示总前委可以允许“伦敦”号营救。但当得知“伦敦”号、“黑天鹅”号与解放军之间发生了新的炮战,且解放军方面有252人伤亡后,中央的态度有了变化。***亲自起草了新华社4月22日《抗议英舰暴行》的社论,指责“英帝国主义的海军竟敢如此横行无忌和国民党反动派勾结在一起,向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挑衅,闯入人民解放军防区发炮攻击,英帝国主义必须担负全部责任”。23日,***指出:“对紫石英号的方针,必须英方承认不经人民解放军同意擅自侵入中国内河是错误的这一点,才能释放,否则决不能释放。”(《***年谱(1893-1949)》下,人民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第520页)23日,中央军委向前线部队发出了英舰“如敢再犯,则打击之”的指示。1949年4月3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言人李涛就英国军舰“紫石英”号向我人民解放军挑衅被击伤事件发表声明,严正抗议英国军舰这种干涉行径和暴行,要求英国政府承认错误和赔偿,外国的“军舰、军用飞机、陆战队等项武装力量,迅速撤离中国的领水、领海、领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战史》,解放军出版社1991年,第345页)李涛强调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和人民政府,不能接受任何外国政府的任何带威胁性行动。

一场因“紫石英”号事件而引起的中英外交纠纷,一时间成了国际舆论关注的焦点。

三、谈判


英舰为什么在那种敏感时刻进入长江呢?

原来,在1948年11月,英国驻华大使拉福?斯玳文逊在征得国民党政府同意后,请求英国远东舰队派一艘军舰停泊在南京附近水面,其本意是为在出现紧急情况时救助大使馆及英联邦国家侨民。但斯玳文逊的这一行为颇具冒险性:1943年中英新约已经废除了英国军舰在中国内河的航行权,在解放军渡江前夕英舰这种带有挑衅性的航行,显然会引起解放军的愤怒。而此时的美国政府,业已撤退了停泊在南京的军舰。况且这样重要的一件事,斯玳文逊事先并没有告知英国政府。在“紫石英”号事件发生当天,英国内阁召开的紧急会议,对斯玳文逊未经内阁同意私自调派军舰向大使馆运送和平补给品表示了不满,认为英舰在国民党溃败,在没有取得长江北岸军事力量占绝对优势的解放区政权安全通行保证的情况下,派军舰进入长江水面,这是极不明智的举动。

斯玳文逊当然知道此时长江水域十分危险,即将爆发大规模战役,他也对英国远东舰队副总司令梅登表示了自己的不安。但梅登无视解放军的战斗能力,不以为然。梅登认为,解放军的炮兵不过是小米加步枪,是不会主动对英舰开炮的,即使开炮也不会对英舰的强大火力构成威胁。 “紫石英”号遭解放军炮击搁浅后,梅登派军舰前往救援,但未成功,冲突有升级的危险。此时的斯玳文逊与梅登,才意识到事件的棘手。

长江上的炮声震撼了世界,也震动了英伦三岛。消息很快传到了伦敦,朝野顿时哗然。英国前首相邱吉尔则发出了狂妄的战争叫嚣,要求政府“派一两艘航空母舰到远东去实行报复”。英国首相艾德礼发表声明,蛮横地宣称:英国军舰有合法权利开进长江执行和平使命。

保守党要求政府报复解放军,但政府采取了冷静的克制态度,英国政府根据梅登做的较为客观的报告,认定事件并非是中共高层有意为之,完全是一次偶然事件,所以英国政府连抗议都没有提出,而是坚持通过谈判来解决。但英方并不觉得自己侵犯了中国主权,因为他们认为已征得国民党政府的同意,因此艾德礼拒绝作出任何道歉。

中方也注意到了英方的反应,对前线部队向外国军舰开火作了专门的规定,要求部队没有中央的命令,不得向外国军舰开炮。中央军委也确定了通过谈判来解决问题的方针―――只要英方承认“不经我方许可擅自进入人民解放军防区,且与国民党兵舰及南岸陆军勾结在一起,向我军进攻”。

鉴于被困的“紫石英”号官兵供应短缺,英方十分焦急,希望早日与中共高层直接会谈,但由于双方没有外交关系,中方不承认英方外交人员的身份。英方通过各种渠道与解放军高层接触,均未成功。中方把这一事件定性为地方问题,坚持由双方前线军队指挥官协商解决,但英方不愿进行低层次谈判,希望进行高层外交界谈判,但无结果。

握有主动权的中共中央并不愿意在这一事件上陷入没完没了的纠纷。中央军委作出了让步,决定将认错、道歉、赔偿等问题与“紫石英”号开走修理问题分开处理。艾德礼首相与海军部都准备接受这一方案,解决紫石英号事件的时机似乎已经成熟了。

但英方的反应太迟缓了。6月23日,但英内阁对这件事进行讨论后并没有作出结论,只是授权外交大臣霍尔与海军大臣贝文协商后做出决定,当霍尔与贝文磋商完毕,已经有些晚了。英国人傲慢的迟迟未作出答复,中共方面有些恼火,认为老牌帝国主义是在刻意怠慢。在7月5日的新一轮谈判中,根据中央的决策,中共代表康矛召坚持英方必须在换文中写上“未经允许”、“侵入中国内河”并明确承认“基本错误”。

英国内阁对此坚决反对,由于双方立场相去甚远,谈判陷入了僵局。


四、“紫石英”号逃跑


由于谈判毫无成效,“紫石英”号准备逃跑。7月30日夜,沪宁杭地区有一次大的台风经过,这是逃跑的极佳时机。“紫石英”号代理舰长克仁斯未经英国政府许可,事先也未向斯玳文逊等人请示,临时决定率舰潜逃。“紫石英”号强行靠近此时正好驶过镇江水面的中国江陵解放号客轮,以此作为掩护。当解放军发炮警告其停驶时,“紫石英”号悍然开炮,并撞沉木船多艘,逃出长江。

事实上,中共方面对“紫石英”号的逃跑,持默许态度。在无法获得英国政府的认错和道歉的情况下,中共中央不愿因此耗费过多的精力,下达了仅限于解放军前线高级指挥员知道的“紫石英”号逃跑时“沿江部队可不予拦截,而在事后发表声明予以谴责”的秘密命令。但中方认为,如英国采取武力威胁方式,那就决不能让“紫石英”号逃跑掉。中共中央后来命令,如果英舰接应“紫石英”号或“紫石英”号擅自逃跑,则给予坚决打击,但在打击“紫石英”号时不要将其击沉。“紫石英”号逃跑后,中方反应平静,除了予以谴责,此外再无进一步反应,也不提及英国外交部在“紫石英”号逃脱后发表的声明中所说的“仍然准备在适当的级别上讨论4月事件的责任问题”。一场引人注目的国际纠纷,就这样以英舰逃逸而结束。


五、结束语


“紫石英”号事件引发的军事冲突虽然规模不大,但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在英国,紫石英号事件被视为大英帝国在中国实行了百年的炮舰政策的最终收场,也被视为列强时代在中国的终结;在中国,则象征着即将登上中国政治舞台中心的中国共产党人捍卫国家主权坚如磐石的决心,也昭示了即将成立的新中国的外交政策,中国人民忍受屈辱外交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曾几何时,帝国主义的军舰在中国的内河横行霸道,想撞就撞、想打就打,无人敢管,那是何等的威风凛凛。1926年英舰炮轰四川万县、1927年英美军舰联合炮轰南京、1928年日军在济南悍然袭击北伐军,不顾国际法残酷杀害国民政府外交官蔡公时,制造了骇人听闻的五三惨案,蒋介石含痛忍辱绕道北上……帝国主义列强公然武装干涉中国革命,中国军民死伤惨重,却无人敢出来与之理论。那时节中国不过是列强们的殖民地,这真是弱国无外交!

然而在战火中成长的中国共产党的军人却是铁骨铮铮,他们不怕鬼、不信邪!你敢来,我就敢打!在与英舰炮战之后,我军指战员说:“先开炮又怎么了?打便是了!长江是中国的,英国军舰凭什么把开进来?英国佬滚出中国去!”真是豪气干云大长中国人的志气!

两党两军在同样遇到帝国主义列强武力干涉时,所采取的作法真有天壤之别。

严格的说,我军炮击“紫石英”号等英舰却有不妥之处,毕竟英国军舰没有向解放军宣战。虽然我方不承认南京政府签订的条约,但万全之策仍然是先通过外交渠道先礼后兵为宜。不过话又说回来,即使这么干傲慢的英国人也不会主动撤退,只是开打的时候更占些理罢了。那一次连打了三回,轰了四条英国军舰,英国舰长就死伤了三个,远东舰队副司令都险些被打死,英国人叫骂了一番,也只有无可奈何了。最后还是解放军睁一眼闭一眼,重伤的“紫石英”号才得以挟持一艘客轮从长江奇迹般的出逃,也算没丢尽皇家海军的面子。据说蒋介石得知此事后沉吟良久,说:“造反起家的***胆大包天!”

说句心里话,那时节中国被洋人欺负了一百多年,这硬气一回虽然莽撞,却是干对了。后来解放军开到青岛,勒令美军撤出海军基地,美军就撤了;解放军攻打上海,江上的美英舰队哪里还敢做武装干涉的准备,真应了那句话“真理就在大炮射程之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