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头之死

yayawa18 收藏 22 194

大头之死


大头在2000年元旦过后,没赶上过春节的时候死了。当我回家的时候,父亲告诉了我这一消息时,我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末了,觉得有一点难受,可又不是特别难受,反正感觉怪怪的。就想起了过去和大头在一起的事。

大头的爸爸在农村属于那种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主,所以,二十七八岁了还没说下媳妇,终于那年有一批“流窜犯”到了距我们村四五里路远的一个农场劳教,其中有一部分女犯人是陕北的。陕西流行的一句话是: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意思是陕北米脂的女同志人长得漂亮,绥德的汉子英俊。经人撮合,大头的爸爸认识了一个米脂的女流窜犯,可能是由于属于劳教,犯的罪不重的原因吧,劳改农场竟同意两人结婚,婚后育有一子,因头特别大,所以起名叫大头。大头76年出生在这个世界上,比我小几岁,一天到晚的跟在我后头,像个小跟屁虫。嘴巴挺甜的,加上我又指挥不动别的孩子,他很听我的话,我也很愿意带着他玩。

陕西当地方言说:大啥(头)有宝,提个笼笼(一种竹编的带提手的框子)赛跑,跑到北京,还很轻松!意思是这娃聪明,到时候上学没问题,能考到北京去!果然,这孩子上学后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大家都对他抱有很大的期望。可惜的是,八几年的时候,改革开放了,大头的妈妈回了一趟老家,在西安车站的时候,万紫千红的世界太美好了,一下子把农村那艰苦的,点煤油灯的苦痛比的跟地狱一样。大头妈妈心中那对外面世界的向往已经快熄灭的死灰,又被点燃了。这次回陕北老家,本来只打算住几天的大头的妈妈,在外面竟然有两年多都没回去在农村的家。前面说过,大头的爸爸不是能下苦的人,媳妇一走,他的恶习又重新冒了出来,经常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孩子是绝不管的,大头没了母亲,父亲又不管他。小孩的心里想些什么,谁知道?连生活都没有保障的孩子,学习又怎会好?当然,也有生活极困难,可学业也有成的,这是个例! 大头一下子瘦了,学习也不行了,没妈的孩子像个草,一天衣服脏兮兮的,脸脏脏的,头发长的像个鸡窝,叫人看着都可怜。

生活有时就像一场戏!两年后,大头的妈妈竟然在一个冬日的下午回来了,我看见大头哭着让妈妈滚,接着又搂住妈妈。那场景催人泪下,又亲热异常。在场的人无不动容。这一次,大头的妈妈真是回来过日子来了,可是大头的爸爸不知犯了什么神经,在媳妇回来的当天晚上,摸媳妇的包里装的口红,给熟睡中的媳妇画了一脸,然后又问媳妇死到哪里去了,到哪里卖*去了!语言之恶毒,令人实在难以接受。可这次,无论他怎么羞辱,大头的妈妈就是一个字“忍”。到后来有一天,大头的爸爸犯了浑,竟然让他一个哥们和媳妇睡一个炕上……终于大头的妈妈忍无可忍,在天没亮的时候又一次离开了,这一走,再没回来。大头又恢复了那种脏兮兮的样子。

这一年冬天,大头的爸爸因为偷电线,被判刑八年。可怜的大头更加可怜了,他只好和爷爷、未成家的三叔生活在一起,慢慢的,学坏了。到小学五年纪,上不动学的大头开始在家里混日子,小小年纪竟然结交了不少的大“朋友”,这些大朋友只会教给他一些坏的“手艺”,我当兵走那年,大头嘴里叼着烟卷也赶到武装部送了我一次。那年,他十四五岁。

当兵几年,我再也没见到过他,只是偶尔听父母说他在县城混,靠收“保护费”过日子。我实在难以想象就大头那两下子,竟然能充当起收保护费的角色,问父亲,父亲说大头现在是一个头头。这下我更不相信了,再问,就知道我当兵的那四年,大头彻底学坏了,抽上了白粉。心狠手辣,好勇斗狠,烟瘾犯了,连在县城经商的一个本家叔叔都不放过,经常勒索钱物,只要不从,拳打脚踢,从不手软!我听后,不禁感慨好一阵子。

我结婚前,曾经和对象在县城街道碰见过他一次,他对我倒是很尊敬,依然叫着哥,并说我结婚的时候一定要通知他。我答应了。可就在见到他没几天,我回单位上班后不久,传来了他被三个仇家翻墙进入他租住的小屋,连砍数十刀,又用“热得快”塞入喉咙,残忍杀害的消息。我父亲说那晚大头和一个女子在吸完毒后,沉浸在吸毒后的快感之中,手脚绵软,被砍时没有喊叫一声!送到医院就已经没救了。

大头已死去快七年了,今天写下这篇文章后,我的心情实在不怎么样。对他的死,多数人士认为是好事,为社会除了一害。可是反过来想想,如果大头的家庭不出问题,他或许还是有可能成为北大或者清华的一个学子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