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不少饭局,我很无奈于必须陪吃,或是为了尽人情,或是为了还人情。比如,这天,我就接到了“阿黑”的电话,必须接的,他是我在十年前认识的。那时,两个弟弟在老家因为与人打架,其中一个被抓,关在派出所里,我十万火急回去救人,发动了所有能动用的关系,通俗地说,就是中国特色的“后门”,有官方的,有转折亲的,最后居然是这个叫阿黑的大哥摆平一切。


从此以后,只要我老家方圆几公里内有人被警察抓走或者要升学升官,都会找我开后门,因为觉得我神通广大,门路多,还是小有名气的“省里的人”……有些沾亲带故的或者我读书时候借给我家钱的,即使家里的母鸡下不了蛋都会来找我去开后门。


在被动中,我也确实成功地开了许多后门。惭愧地说,现在,我的朋友圈里,百分之六十是因为在各种开后门的事业中认识的,患难见真情啊!


是的,人家帮助你开后门,有一天,别人找上门要你帮助他开后门,你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或厚着脸皮去做。这是交情,又何尝不是交易?


这不,阿黑的两个双胞胎儿子今年参加高考,他曾经建立起来的人脉该是发挥作用的时候了。这个生意人是开各种后门起家的,他太了解关系意味着力量、成功、发财和尊严……于是,他在某酒家订座后,就开始打各路“神仙”的电话,我是其中被邀请的一个。


酒桌上什么鸟都有,个个都长着一张很牛的脸。我有种窒息感,一个都不认识,除了阿黑。上菜了,碰杯了,气氛开始活跃起来,大家七嘴八舌地出谋献策。其中有一个是某大学的系主任,几乎没有间断地在接手机,后来干脆躲在卫生间里打电话,就在酒过几巡之后,他才痛苦万分地像个严重便秘分子似的皱着眉头出来。我笑问:“最近一定是你最忙的时候……”他终于现出人形,诉苦说:“现在都是通过计算机网络录取招生,分数线没有达到的,即使有通天本领都难。可是习惯了开后门的群众,根本就不信你,我的电话,几乎都是在解释:没有后门!……”


饭吃了很长时间,但是事情还是没有办妥,因为阿黑孩子的分数只可以上“本三”,而这类学校几乎是到处拉拽生源,根本就用不着开后门……阿黑大哥不信这些,我看出他的失落与失望,他以为大家在搪塞。他的脸更黑了,我有些可怜他,他没有文化,而仅有的一点文化居然也是已经很落后的“后门文化”。可以说,咱们中国人都有一颗火热的开后门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