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7/


藏传佛教高僧大德——阿旺罗桑嘉措(年代:1617年—1682年国籍:中国)


阿旺罗桑嘉措,是第五世达赖喇嘛。1617年(明万历四十五)出生于前藏山南琼结地方,属琼结巴家族,父名都杜绕登,母名贡噶拉则。其家系山商地区的一个封建主,也是帕竹地方政权属下的贵族,日喀则就是帕竹地方政权封给其家族的领地,他家世袭日喀则宗宗本职务。


1616年四世达赖喇嘛云丹嘉措去世之后,藏巴汗禁止寻找转世“灵童”,经过四世班禅罗桑却吉坚赞多方斡旋,最后才得以在他的主持下认定五世达赖。1622年,经过班禅罗桑却吉坚赞的认定和主持下,六岁的阿旺罗桑嘉措才被迎入哲蚌寺供养。1625年,拜四世班禅罗桑却吉坚赞为师,受了沙弥戒。1637年又请四世班禅给他受了比丘戒。没有多久,他就担任哲蚌寺的第十五任赤巴,兼色拉寺第十七任赤巴。自五世达赖以后,历代达赖即为哲蚌、色拉两寺的当然赤巴,别人不得充任,故后来两者的寺主,均由达赖兼任,达赖另派堪布一人代表他去管理寺政。


当时西藏为噶玛地方政权统治时代,由第巴管理政事,噶玛噶举和藏巴汗对黄教采取压迫摧残的政策。大约在1630年左右,第悉藏巴-丹迥旺布利用土默特部的拉尊和珲台吉发生内讧的机会,发动了一次反黄教的高潮,致使五世达赖不得不避往山南。但是,黄教当时在西藏地区和青康一带,甚至蒙古各地也很普遍,经过了自宗喀巴以来近180年的发展,取得了广大藏族群众的拥护,黄教受噶玛噶举的极力压迫,也不得不采取对抗办法。1641年,五世达赖和四世班禅商议,派人赴青海密招固始汗率兵进藏,推翻噶玛地方政权的统治,遂拥立五世达赖喇嘛建立“噶丹颇章”政权。然而实际上,西藏地方完全受固始汗的控制。固始汗之后为其子孙达颜汗(1654—1668年在位)、达赖汗(1688—1701年在位)、拉藏汗(1701—1717年在位)所控制。只是在经济和宗教方面给黄教寺院集团及其政府(噶丹颇章)以实惠而己。


五世达赖喇嘛在固始汗支持下,“噶丹颇章”政权建立之时,正是明朝末年,内地兵荒马乱,明王朝即将崩溃,以五世达赖和四世班禅为首的黄教寺庙集团,为了巩固其已取得统治地位,争取中央王朝的支持,加强和中央王朝的联系。于是,五世达赖、四世班掸和固始汗经过协商,决定和在东北盛京建立的清朝政府建立联系,遂于1642年,派遣伊拉古克三呼图克图为代表,前往沈阳。次年到达盛京(沈阳),清太宗亲皇太极立即率领亲王、贝勒、大臣等出城迎接。皇太极还亲自对天行三跪九叩之礼,这意味着西藏人的到来是出自天意的安排,是上天护佑清朝的表现,因此要感谢上天。入城以后,皇太极又亲自到伊拉古克三等的住处去看望。伊拉古克三等朝见皇太极,呈上达赖喇嘛和西藏各方面的信件时,皇太极又站起来亲自接受。伊拉古克三等在盛京停留了八个月,受到盛情款待(见《清太宗实录》卷六三、六四)。伊拉古克三于1644年返回拉萨时,清太宗给达赖、班禅和固始汗等都写了回信,并称赞达赖喇嘛“拯济众生”,“扶兴佛法”,还赠了厚礼。


1644年,清军入关,顺治帝即位,即派人入藏邀请达赖喇嘛进京。但是,五世达赖接到清朝的邀请后,只是向顺治帝献礼、问安,没有作出应邀动身的反应。此后,清朝又在1648、1650、1651年接连派遣专人三次进藏,敦促五世达赖前来内地。1648年,五世达赖曾向进藏邀请他的清朝官员推托说:“我今不往,然我必欲往,当于卯年(1661)送马匹,辰年(1652)前来。”(见《清史稿-藩部八》、《蒙藏佛教史》)。


1652年正月,五世达赖在清朝官员的陪同下率随行人众三千人,自西藏启程,前往内地。1653年阳历元月十五日(顺治九年腊月十六日),五世达赖到达北京。顺治帝以“田猎”为名,与五世达赖(“不期然”而相会于南苑猎场。顺治帝在南苑会见五世达赖时,赐坐、赐茶、赐宴,待以殊礼,当天由户部拔供养银九万两(见《蒙藏佛教史》上)。


五世达赖居留北京期间,一直住在安定门外清朝专门为他建造的西黄寺中。


五世达赖在北京停留了两个月后,便以“此地水土不宜,多病,而从人亦病”为由,向顺治帝提出返藏的请求,顺治帝当即允许他返藏。1653乍2月20日,五世达赖喇嘛离开北京时,顺治帝除赐贵重厚礼外,还命和硕亲王济尔哈朗、礼部尚书觉罗朗丘等人在南苑德寿寺为达赖饯行。当年5月,五世达赖达到代噶时,顺治帝派出以礼部尚书觉罗郎丘和理藩院侍朗席达礼为首的官员,携带满、蒙、藏、汉四体文字的金册、金印赶到代噶,正式册封五世达赖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


五世达赖返回拉萨以后,次年(1654年)亲赴扎什伦布寺,看望四世班禅(时年八十三岁)。四世班禅和五世达赖为师徒关系,情感甚洽。因此,五世达赖执政后,对四世班禅非常尊重,曾两次亲往扎什伦布看望(第一次在1642年)。


此后,五世达赖以内地带来之金银,在前后藏各地新建了十三座黄教寺院,称为黄教十三“林”。同时,又给全藏所有黄教寺庙规定了常年居住的僧数、制订了黄教大小寺院的严格们制,如寺庙内部的组织机构,僧官的任免制度,喇嘛的学经程序,寺内纪律仪式等等。


五世达赖到了晚年,不大过问政事,一切由1679年委任的第巴桑结嘉措(1653—1705)主持治理。他专心著作经典。其著作共有三十余卷,其中主要的有《相性新释》、《西藏王臣记》、《菩提道次第论讲议》等最为出名,传播甚广。1682年,在布达拉宫病故,享年六十六岁。